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安山林
    一路跑出安山林,叶朔感到些许胸闷,但并无大碍。可一旁的顾问手捂胸口,表情痛苦。

    “顾问,你还好么?还撑得住么?”叶朔心急如焚。

    “嗯。我……我还好……”顾问已是气若游丝,努力维持着一星神智不散,“叶朔,你……你没事么?”

    叶朔皱皱眉:“我好像真的没什么事。算了,先不想那么多,玄天派就在前面了,你再撑一下!”

    顾问含糊答应着,叶朔却没有注意到,顾问的一只手已经悄然垂下,从他肩上无力滑落。

    百草堂!百草堂!玄天派内,叶朔背着顾问一路狂奔。

    “叶朔?”此时的百草堂因时值午后,大部分的弟子都去用饭了,只剩一个女弟子俞若珩看守。对于这位近日在门派中大出风头的新晋弟子,俞若珩显然也是早有耳闻。

    但看到他一脸慌张的冲进来,背上还负着一个面上黑气弥漫的人,也是大吃一惊,赶忙迎上前来,一路帮衬着将顾问扶到床上躺好,仍不忘询问道:“你们到哪里去了?他这是怎么搞的?”

    “你先看看他的情况,详情待会再说。”叶朔连喘了几口粗气,凑在床头瞬也不瞬的紧盯着顾问。

    显然顾问的情形看起来确实刻不容缓,俞若珩也不敢怠慢,连忙翻看着顾问的眼皮,又取出一件模样奇特的白玉色灵器,贴在顾问的脸上仔细检测。那灵器从顾问的额头缓慢滑送到胸口,那温润的白玉色竟然亮起刺目的紫光,最终更是直接发出了一声尖锐的长鸣。俞若珩原本轻松的神色也渐渐变得凝重,秀丽的长眉也是越拧越紧。

    “喂,他到底怎么样了啊?你不要只是照来照去,快救救他啊!”叶朔的心情也随着俞若珩的表情变化七上八下。

    “如果我没有检测错的话……”俞若珩终于开口了,“他这是中了天魔化气散,可是天魔化气散极难调制……”

    “天魔化气散?什么是天魔化气散?”叶朔心里更是不安,听名字就知道这绝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先等一下,眼前的情况恐怕不是我能处理的,我还是请四师伯过来看看。”俞若珩翻手取出一块传音玉简联系四师伯,直到传音玉简微微闪烁了几下,证明消息已传达出去,俞若珩才似松了口气,转过头向叶朔解释。

    “这天魔化气散,是一种入体极快,且难以被排出体外的剧毒。主要是扰乱体内的气,让中毒者灵气紊乱,也就是说中毒的人境界越高,越痛苦。这天魔化气散早已在定天山脉销声匿迹,为何如今又突然出现?”俞若珩眉头微皱。

    叶朔默默听着,焦急之余却也暗暗称奇。方才毒雾弥漫之时,分明是他和顾问都深陷其中,要说中毒也该是一起中毒了。为何如今顾问毒素发作,如此痛苦。而自己却并无异状?如说是由于自己的等级太低,顾问岂非也和自己一样,都是蓄气一段的实力?他独自百思不得其解,但即是询问俞若珩,也必然不知,最后只得胡乱寻了个理由:兴许是顾问吸得比较多。况且比起两人中毒深浅,还是另一事更值得关心:“凡有毒药,则必有对应解药。既然已知是中了天魔化气散,你快想办法帮他解毒。”

    俞若珩摇摇头,神色凝重:“若是有救,我又怎会不医?实在是这种毒非药石之力所能化解,恐怕……你也要做好心理准备才成。”

    “什么心理准备?我才不要做什么心理准备!”显然即使叶朔再迟钝,也已体会到了俞若珩话中的隐藏之意,声音不自觉的抬高,“你是不是需要钱才肯救人?那好,这里……还有这里……这些灵石是我这些年全部的积蓄了,都给你,这总该够了吧!若是不够,还差多少你说!”叶朔说着,把从怀里七拼八凑掏出来的灵石重重拍在桌上。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会拿人命来赚钱么?”俞若珩不免恼怒,“把你的灵石收起来!我都已经说过了,不是我不救,实在是此毒根本无药可解……”

    “好,那就算是你的医术不行,你就再找其他有能力的人过来!我就不信偌大一个百草堂,连一个能解天魔化气散的人都找不出来!”叶朔平日里待人处事,一向都是彬彬有礼,极少刻意树敌。

    但如今牵涉到了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说话时也不由得带了几分火药味。

    “是啊,所以我刚才已经传讯给四师伯了!四师伯是这百草堂的掌权人,如果连她也无计可施,那我可以担保,这整个玄天派中也再找不出第二个人可以!”被人当面指责医术不好,俞若珩一向挂着温和笑容的俏脸上,此时也飞快的升起一丝愠怒。“如果你真的是为他好,在四师伯到来之前,就闭上嘴巴给我安静的等着!”

    “……对了,颜雪梦!如果颜雪梦在这里的话,凭她那出神入化的治愈术,一定可以救顾问的!”叶朔忽灵光一现。

    “你那朋友真要是如此了得,你尽可以传讯给她啊。”俞若珩不悦道。

    “如果我联络得上她,现在我还会在这里?”叶朔心烦意乱。

    “你……!”被连番顶撞,俞若珩愈发不悦,最终似是忽然下定了什么决心般,道:“除非……”

    “咳咳。”正在这时,一声清咳在门口响起,打断了俞若珩未说完的话。缓步走入的正是一身蓝衫的四师伯,四师伯是众长老中唯一的女性,约莫五十上下,是位慈祥和蔼的奶奶。

    “四师伯,我朋友他……”叶朔正要上前说明情况,四师伯一摆手,淡淡道:“详情我都已经听若珩说过了。”朝着躺在床上的顾问扫了一眼,“她没有骗你。这天魔化气散,的确是没有解药的。但是,也未必就一定会致人死命。在灵界大陆的历史上,也不乏心性坚韧之辈,凭着过人的毅力,能生生扛过去。这毒素在体内,会随着时间流逝而逐渐消解,灵力则会不断净化毒素。到时此消彼长,天魔化气散的毒总有一天会被驱尽。”

    “扛过去?”叶朔从这个回答中总能感到一股深深的不靠谱味道,迟疑着问道:“那得扛多久?”

    四师伯叹了口气,不太确定的答道:“十几年吧……”

    叶朔当即暴怒:“这是解决方法?!”

    此时楚天遥略有些无奈的声音从门外响起:“我一不在就惹事,还好意思发脾气。

    ”

    “啊,楚师兄!”叶朔就如同看到了救命稻草,连忙奔到楚天遥身边,“楚师兄,你到哪里去了?你知不知道我们……”

    “我到哪里去不重要。”楚天遥说道:“我不是吩咐过你们好好修炼么?你们不留在极意峰好生修炼,又是跑到哪里给我胡闹去了?”

    “不是这样的,楚师兄你听我说,这事不能怪我们。”叶朔叽里呱啦的把事情说了一遍。从两人最初收到战帖起,一直说到安山林中的大战,最后下总结道:“总而言之,我们都是中了碎星派的计!而且最后他们看明的打不过,竟然还暗中放毒,实在可恨!下次要是再见到,我绝不会再那么轻易放过他们了!”一想到都是碎星派害得顾问现在昏迷不醒,叶朔就恨得咬牙切齿。

    “碎星派的事慢些再说。”楚天遥面色犹疑的转向四师伯:“四师伯,顾问师弟究竟伤势如何?”

    “唉,自然是很严重啊!”四师伯摇头叹息,抬起把脉的手,“毒素已侵入心脉,扰乱气血。”

    “是这样么?”楚天遥双眼中闪过一道意味不明的寒光,“但是据我所知,这天魔化气散的毒性是随着境界高低而逐步递增,对低阶弟子几乎无效。顾问师弟才只有蓄气一段,竟至中毒如此之深,你们不觉得这很奇怪么?”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哪有闲心想这些。”叶朔难得顶撞楚天遥。

    几人刚就此事开始争吵,最后因顾问的痛苦呻吟而停止。

    “顾问!”叶朔立刻扑到病床边,一脸焦心。

    楚天遥也走到顾问身边,若有所思的打量着他。

    “吱呀”一声,门被打开,了尘道长大步跨入房间。

    叶朔和楚天遥赶忙上前行礼。

    “了尘道兄,想不到连你也被惊动了。”四师伯无奈摇头。

    “是啊,顾问说到底也是我的徒儿,我能不过来看看么?”了尘道长神色凝重看着四师伯,“御尘师妹,你就实话说了吧,此毒可有解药?”

    四师伯迟疑了一下,终是回答道:“非是我见死不救。这天魔化气散,配置便是极为不易,解毒过程则更是繁琐。远的不说,首先它需要的解药数目也达到了一个惊人的数目……”

    “那究竟需要多少?”了尘道长追问。

    “二十一味。”

    “二十一味!”叶朔纵然早有准备,仍是被这个数目震得大吃一惊。

    “啊!我没救了!”顾问半死不活躺在床上,口齿不清地呼喊着。

    “你们倒也不用过于绝望。全部的药引子加起来虽然需要21种,但是有16种在我百草堂中本就有所储备。除此之外,还缺5种。这其中有4种很难找,另一种……”

    “另一种相对好找一些么?”叶朔仿佛看到了希望,忙问道。

    四师伯摇了摇头:“另一种极其难找,甚至它在灵界大陆上到底存不存在,都还没有定论。所以天魔化气散才会被认为是无药可解。”

    顿时房中一片沉默。

    “顾问你不要放弃,我一定会救你的!”叶朔紧握双拳。

    随即众人开始制定计划。

    依四师伯所言,现在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在黑密林中的冥影氤幽花,至于究竟在黑密林的何处,却无人知晓,加之黑密林怪象丛生,是个凶险之极的地方。

    即便如此,叶朔也决意前往。

    与此同时,碎星派内也并不祥和。

    “你说那天魔化气散是焚天派所放,欲要嫁祸给我碎星派。当时中毒昏迷的,还有一名是玄天派的新晋弟子?”一名消瘦的长老正在盘问。

    “千真万确!”阮石恨恨的点头。一想起那日发生的事,他就气不打一处来。一向只会算计别人的他,这还是第一次被人算计得这么惨!

    “你也说你曾经记录下了焚天派弟子的谈话。很好,那证据呢?”长老脸色平淡,伸出一只手。

    “这……”阮石气焰一滞,最终仍是垂下头,老老实实的答道:“那两件物证都已经落到了焚天派墨凉城手中。如今只怕已经销毁殆尽了。”

    “哼!那就是没有证据了?”长老重重冷哼一声,“此番你们技不如人在先,自作聪明在后,如今竟还敢在我面前砌词狡辩!来日若是玄天派向我讨要说法,我是否也这样向他们解释?”

    “就算几位师弟真有不是,我碎星派自有门规论处!也轮不到他们来越俎代庖!”阮石恨恨说道。

    “那还用得着你说?”长老横了他一眼。“再不济也终究是我碎星的弟子,我当然不会自降身份,将他们交给对头门派处置!但是犯了错误也定要受到惩罚!那几个涉事弟子,我都已经关了他们禁闭。总算他们态度良好,都已经乖乖认了错,只有你依然在这里给我嘴硬!现在也立刻下去,滚。”

    “天辰长老,我……”阮石还像有话要说。

    “够了!”天辰长老重重一掌拍在木椅靠手,“你作为师兄,未能及时约束师弟,犯了错又不敢承担,本想给你留几分面子,看来你自己不要。禁足三月,在此期间断绝一切修炼资源,自己好生反省!”

    “天辰,你是在质疑我的儿子么?”一个威严的声音忽然传来,一个身穿墨色袍子,腰间绑着深紫色祥云纹犀带,身材壮实的男子,从容不迫地大步踏进殿内。

    “阮威兄。”天辰长老拱手为礼。

    “父亲……”阮石走上前叫了一句,阮威一摆手:“你先退到一边,此事让爹来处理。”

    阮石只好默默退开几步。

    “天辰,此事前因后果,分明是玄天派无故先来招惹我碎星派,而使诡计陷害我们的又是焚天派。你不去寻这两派的麻烦,却只懂得关起门来教训自家弟子。若是传扬出去,岂不让同道中人笑话我碎星派软弱可欺?”阮威怒目圆睁。

    “此事我自然相信是焚天派搞鬼,但如今阮石又拿不出证据,依阮威兄之意,此事我们又该如何解决是好?”天辰长老冷冷说道。

    阮威哼了一声:“那还不简单?一赖到底,给他来个死不认账!我们固然无法指证焚天派,但玄天派又如何能指证我碎星派?两个蓄气一段小鬼的随口一句话,又济得起什么事!他们难道还能为了两个新晋弟子的一面之词,与我碎星开战不成?”

    “话虽如此……”天辰长老还是隐隐忧虑。

    “好了,依我看此次的涉事弟子就不要关禁闭了。他们也是一心为维护师门荣誉,不但无过,反而有功啊!与其处罚他们,还不如让他们将功赎罪。再找机会报复玄天派。”阮威看了眼阮石。

    “玄天派!可恶,我不会让你们好过……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在阮威与天辰长老交谈时,阮石心里暗暗的发着狠。

    “不过当时是我亲眼看到……那个叶朔一点事都没有,但那顾问确实是中毒了……同样是蓄气一段,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的差别?其中定有古怪……”阮石暗想。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