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天魔化气散
    为了寻找黑密林中的冥影氤幽花,叶朔和楚天遥准备一番就动身出发。

    临行前齐玎莎又是吵闹了一番央告同行,却被楚天遥冷着脸拒绝。叶朔在一旁默默看着,他不知是否自己的错觉,总觉得今日的楚天遥和平时有些不大一样,身上多了什么让他看不懂的东西。就连一向爱说爱笑的齐玎莎,似乎都为他的异样气场所慑,乖乖的垂着头退下去了。

    一路上,二人都各怀心事,气氛显得很尴尬。初踏入黑密林,笔直高大的树木遮住了绝大部分阳光,只有斑驳稀疏的光线透过树木的枝叶照射进来,使得整片林子格外地神秘诡异。有时,这里静谧得如同一切都沉睡在死亡的恐惧中,而有时,鬼怪的身影与令人毛骨悚然的叫声让人产生到了阴间的幻觉。粗壮参天的诡异植物,色泽妖娆的无名昆虫,一切的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的不同寻常。

    “唔……楚师兄,你为什么不答应玎莎师妹同行呢?”虽然这里环境诡异,但是叶朔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比起黑密林的恐怖,楚天遥的不言不语更让他不安。“有她跟着的话,一路上少不了说笑,那也更热闹得多啊。”叶朔寻找话题好打破两人之间的沉默。

    “此番仅为寻解药而来。速去速归就是,要那许多无谓之人滋扰作甚?”楚天遥脸色阴沉,说话的语气更是叶朔从未听过的冷漠。并且从出发开始,他就一直只是冷着脸大步流星的走在前面,丝毫也没有停下来等一等同门师弟的意思。叶朔为了跟上他,便得一路小跑。

    如果这里换做是另一人,在楚天遥这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下,也该知趣的闭上嘴才是。但在叶朔身上,却似乎偏有一股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韧劲。正是这样随和乐观的性格,在他顶着一片不待见的眼光成为新晋的核心弟子后,很快就融入了那一群师兄弟们的固有群体。曾经那些对他或唾弃、或畏惧、或怀疑的敌意,也都转化成了一双双真诚接纳的双手。由此叶朔也相信,每个人都是有感情的。只要以真心换真心,就一定能够与所有人和睦共处。

    但是今日,这一切似乎都行不通了。

    “楚师兄,你是在为我和顾问偷溜去安山林的事生气么?”再一次的尝试无果后,叶朔开始思考,自己最近是不是做错什么事了。但思来想去,除了境界未能如期突破外,日常的修炼一向循规蹈矩,甚至有几次都是超额完成。要说唯一一件出格之事,或许就是私自接下与碎星派的战帖了。要不是为此,也不会害得顾问中毒,现在连累楚师兄也要陪着自己去找解药。这么一想,他会生气也在情理之中。

    “楚师兄……?”

    “够了!”楚天遥忽然语气极其生硬的打断了叶朔的喋喋不休。“这与你无关!你现在该想的是如何尽快找到解药,而不是尽去操心旁人闲事!修炼中尤忌杂念过多,师父和几位太上长老都对你寄予重望,你若是整日就这般不思进取,又如何对得起他们?”

    叶朔被楚天遥的这一顿无名火发得莫名其妙。但是这一次,他就是再迟钝也看得出楚天遥的心情相当不好,可以说随时都濒临在爆发边缘。自己此时要再主动招惹,实不亚于点燃了连接火药桶的引线。只能默默将想说的话咽回肚里。本来他还很想向楚天遥请教一下有关玄天秘法的修炼诀窍。昨日他拿着玉简回房后,就一直在闭关苦思,但平时惯用的参悟方法在此时仿佛都失了效用。就连将玉简贴上额头,除了如常的冰凉触感外,也无法接收到任何讯息。

    “算了,毕竟是玄天秘法。要是这么简单就让我参悟透了,玄天派那些一辈子都没参悟透的列祖列宗,恐怕会从坟墓里跳出来掐死我。”最终叶朔也只能这么自我安慰着,暂时把玉简收了起来。

    叶朔又开始想心事,忽然一阵沙沙作响,密林中从四面八方涌出了好多有半人高的巨型蜘蛛!

    见状楚天遥冷着脸退到一边。

    “啊,楚师兄,你还是不出手么?”叶朔看着眼前虎视眈眈的蜘蛛大军,苦着脸问道。

    “怎么了,你不是很厉害的么?玄天派最耀眼的新星,如今更是玄天秘法的唯一继承者,若是连几只蜘蛛都对付不了,岂不贻笑大方?”楚天遥丝毫没有插手之意。

    咦?叶朔心里一惊,为什么他会知道自己得到了玄天秘法?又转念一想,自己与楚天遥都为了尘道长的弟子,了尘道长将此事告知楚天遥也无可厚非,只是此时他难免有些愧疚,于情于理楚天遥也应该比自己更适合玄天秘法。

    叶朔心烦意乱,看着那朝他爬来的蜘蛛,也不去想什么灵技了,直接蓄气一个灵力光刃轰去,那群蜘蛛别说是逃跑,连尸体都没剩下,直接化为缕缕烟尘。光刃刮过的四周树木也是烧成了焦炭。

    叶朔把那一群蜘蛛都解决了,转头看向楚天遥。然而楚天遥根本没给他好脸色,只是冷冷的甩下一句:“收拾一群小怪也要这么久,回去以后加强锻炼。”就继续走了。这么久?果真楚师兄是因为玄天秘法在生气,叶朔心中无奈。

    看着前面楚天遥大步流星的身影,叶朔默默跟在后面。我是不是应该去道个歉?叶朔心里想着,没注意到楚天遥已经停下了脚步,一不留神就撞了上去。

    “天苍兽!”楚天遥瞪着眼前那凶威凛凛的异兽,震惊失语。这一路上他光顾着跟叶朔,或者说是跟自己赌气,竟是全然忽略了,他们来的地方是黑密林!而黑密林,正是当年杨云珠殒命之处!

    黑密林中,虽然危机密布,但一向没有天苍兽出没的传闻。当年宫天影和安云遭遇的那一只,没有人知道它是从何而来,也没有人知道它袭人后,为何会忽然退去,又是退往何处。至少在这几年来,黑密林中依然是风平浪静。

    而在当年的惨祸发生后,玄天派长老们为了防患于未然,曾经专门将门派弟子聚集到一起,向他们展示了各类凶兽的图鉴,那是为了让他们日后下山习练时,如果看到图鉴上的这些凶兽,不要招惹,立刻以最快的速度逃跑。而在放到天苍兽的图鉴时,全场除了宫天影和安云,就属楚天遥是看得最认真的一个。

    那天苍兽的外形,从那幽蓝的毛发,那尖锐的利爪,以及那凶恶的面目,早已经深深的烙印在楚天遥心里。

    而对于这害得心目中最崇敬的天影师兄一蹶不振的罪魁祸首,他也不止一次的想着,如果有朝一日给自己碰上,必然要竭尽全力除去这个祸害!

    这么多年来,除了日常的修炼之外,他也曾隔三差五的独自前来过这黑密林。但无论是精心布置下陷阱,随后就埋伏在一旁,苦候个三日三夜;又或是故意在林中与山野精怪大战,爆发出惊人的灵力波动,此兽都似是早有预见一般,从来不曾在他的面前出现过。但却偏偏是今天,这个他没有任何准备的日子!

    与天苍兽面面相对,楚天遥发现,预想中的激动和愤怒并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似乎,他在隐隐约约的期待着什么……

    天苍兽一声大吼扑向二人,楚天遥想都没想就向一旁退开,只留叶朔一人站在原地,显然没有想到楚天遥会留他一人直面天苍兽。

    “楚师兄,这可是天苍兽啊!你不会也要我一个人对付它吧?这可早就超出试炼的范畴了啊?”叶朔刚才也听楚天遥脱口而出的“天苍兽”,而这个有些熟悉的名字,与自己的某段记忆迅速验证,就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答案!但随即,一股浓重的绝望深深袭上心头。连当年的宫天影全力出手,尚且收拾不下的太古凶兽,凭着自己一个蓄气一段的弟子,又能有何作为?莫非今日出师不利,在它尖锐的利爪下,又将再添一条亡魂?

    楚天遥只将自己的身形隐在一片密林之中,并无任何回应。叶朔见状,心急如焚但也无奈,情急之下只能咬咬牙,两手迅速结印。

    “炎咒?火龙卷!”

    但这凭空蹿起的火焰对天苍兽而言似乎只是开胃小菜,还不够塞牙缝。

    天苍兽张开大嘴,口中仿佛有种吸力,火龙卷直接被它一路吸了进去。

    叶朔看的目瞪口呆,还没有接下来的动作,只见天苍兽口中凝聚出一个更大的火球,直面朝叶朔喷出来。叶朔反手一挥,周身浮起一层灵光盾。滔滔烈焰立马隔绝在外,此时天苍兽一击不成大为恼怒,猛向前冲用蛮力突破灵光盾,一爪子把盾内的叶朔抽得飞了出去。

    叶朔一路撞断了几棵树,还没稳住身形,天苍兽再次袭来,叶朔也毫不客气抽出萝卜横档其中,能量兵器名不虚传,阵阵灵力波如波涛涌动,天苍兽在波涛内横冲直撞却也无法伤到叶朔。

    可即便如此叶朔也无法撑太久,他已隐隐感到双臂的撕裂感,若是再如此僵持下去,他的双臂早晚会断裂!

    “楚师兄……!”叶朔再次喊道。

    阴影里的楚天遥依旧冷眼旁观。

    “如果叶师弟被天苍兽杀死就好了。”

    “如果叶师弟被天苍兽杀死就好了……如果叶师弟被天苍兽杀死就好了……”

    “!!”

    意识到自己脑海中正在涌动的念头,楚天遥被吓了一跳。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难道这才是我的真实念头么?不,我绝对不能这样想,我何时竟然变成了这种人!?

    “封狱剑,出!”

    快速挣扎一番,楚天遥还是决定出手。

    “万剑诀!”

    天苍兽威力不可小视,楚天遥一来就是大招,电石火光间,千万把长剑正面击中天苍兽,一阵炫目。

    然而一阵剑光过去,天苍兽看起来只是身体震了下,并无什么大碍,反而似是惹怒了它,天苍兽一阵咆哮。

    “可恶,竟然毫发无损!楚天遥眸色一厉,手中聚集起一团灵力,在封狱剑上迅速凌空抚过,剑身上也笼罩起了一层强大的灵力光罩,“今日就以天影师兄的独门绝技,斩你这孽畜!”

    一道幽紫色暗影自封狱剑上腾起,如一条灵蛇般在剑身上游窜而过,在半空中凝聚成形,接着就以势如破竹之势,向天苍兽当头斩去。

    “暗影千重斩!”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