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秘辛
    卓逸王看着眼前忽然出现的妖艳女子,仿佛清晰的看到了天与地同时在眼前塌陷。海水倒流,无尽的冰山碎裂在了他的心里。颤抖着抬起一只手,似乎是想去触碰她,最后仍是颓然垂落。第一次,他畏惧去面对眼前的真相,他宁愿自己只是做了一场不夜的噩梦,梦醒之后,依然是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是你……为什么会是你?最后站在我面前的人竟然是你!……是我的眼睛坏了,还是我的心坏了?”顾不得身边隆隆作响的炮声,听不到满街那疯狂的残杀呼救声,双眼凝定成一线,在这个炮火连天的战场上,一切的背景都被自动忽略,只剩下那一道硕果仅存的真实。

    芷泠掩唇一笑:“怎么,朝夕相处,如今连自己的枕边人都认不出来了么?我可以向你担保,你看到的的确就是我。至于你是哪里出了问题,我又不是医师,我怎么会知道呢?”

    蜘蛛女王看到这昔日恋人重逢的一幕,却是丝毫不存怜惜之意,此时发出了戏谑的笑声:“没错,她就是我的契约主人。如果想让我退出这个国家的话,你就先杀了这个小美人?”

    “不……不会的……一定是有哪里搞错了,一定是这样的!芷泠,你有苦衷的对吧,告诉我你是有苦衷的!只要是你说的,我就相信!嗯?”卓逸王仍在垂死挣扎。僵在半空的手,无人来牵,就如同他那一颗被人丢弃,末了又被狠狠践踏的真心。最终似是忽然被他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是了,你莫不是被人迷了魂?你现在……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芷泠巧笑嫣然:“我没有被**,我们曾经发生过什么,我都还记得一清二楚。你不信的话,我就来说给你听。”

    她娓娓道来,声音清如银铃。然而她每说一句,卓逸王的脸色也就更难看一分,到最后更是枯败成了一片绝望的死灰!

    “主人,这妖女一开始接近你便是没安好心。你如今悔悟也还不晚!待我杀了她!”一旁的天苍兽却是沉不住气了,双眼间凝聚起一个紫色光球,一点点将周围的天地灵气都聚拢至一处。

    “天苍兽,这是他们之间的事,要你在这里横插一脚作甚?怎么,你也想对我的契约主人出手么?”蜘蛛女王想要制止。

    “滚开。”天苍兽却是冷冷回道,“以卑劣的手段欺骗我主人,如今更害得我紫楚国损失那许多将士,这万死难赎的祸根,我今天杀她是杀定了。你这臭娘们若是再不闭嘴,我也不介意同样对你动手。”

    蜘蛛女王也傲然道:“你以为本王怕你不成!”

    正在他们对峙的时候,一直失魂落魄的卓逸王忽然拦住了天苍兽:“不,天苍兽,你回去吧。这是我跟芷泠之间的事,无论结果是怎样,我都希望由我自己来了断。”

    “主人……”天苍兽并不情愿。

    “够了,我说的话还没有听懂么?回去!”卓逸王咆哮着,猛地手印变动,受契约之力束缚,天苍兽的身形渐渐虚化……

    “主人,你放我出来啊!你若是仍然顾念旧情,最终后悔的只会是你自己!你会后悔的!”天苍兽疯狂的挣扎怒吼。最终还是抵不过契约之力,消失在一片虚无中。

    卓逸王一个恍惚。同样的话,当初右丞相也曾经对他说过。是啊,芷泠在自己身边这么多年,行止不是没有露过破绽,但是自己却一概的选择了忽略,甚至主动堆砌起最华丽的借口来为她开脱。如今想来,曾经这一厢情愿的行为究竟有多么荒唐到了愚蠢!后悔么?或许是的,可是即便如此,他却只能沿着这条后悔的道路一去不返!

    当卓逸王重新抬起头面对芷泠时,那些狂躁的急流已经被他强行压到了心底,那双如墨玉般的黑瞳之中,涌动的依然是芷泠曾经最熟悉的一片柔情。

    “既然你说,这些过往你全都记得,那么,你怎么还狠得下心来伤害我?你难道忘了,我们初次相遇的那片丛林,你的眼神慌乱了我的初心;你难道忘了,那条我们曾并肩走过的小路,那片我们无数次泛舟其上的碧湖?大雪纷飞的冬夜,我们依偎在壁炉边,你枕在我的膝头,长发绕过我的手心,是那般的柔软;春暖花开的季节,我们在草地里放过风筝,你说风筝是最接近天空的东西,把我们的爱情写在风筝上,让天上的神灵看到了,就会保佑我们长长久久。

    你曾经说过,我们是最不像国王和王后的人,是啊,当年我紫楚国的哪一条街道上,没有留下过我们的足迹?我还记得,你最喜欢吃街上的白萝卜丝饼,我就最喜欢看你吃得满嘴油光发亮,却仍然笑着,闹着,吵着要往嘴里塞的可爱模样。我第一次知道了,原来我也可以只是一个普通人。跟你在一起之后,我渴望的就只有作为普通人最平凡的幸福!还不止是如此,你一向是最爱漂亮的,那些请裁缝专程来给你赶制的新衣,都还堆放在王宫的衣柜里;你亲手种的花,昨天又开了一朵;你亲手养的鸟儿,如今都已经会飞了,今早还没有给它们喂食……你真的舍得离开我,离开你熟悉的这一切么?!”

    听着卓逸王如此深情的话语,叶朔却是气不打一处来,就在刚才异兽来袭之时,无辜的人们绝望的眼神,惨烈的呼救,叶朔还历历在目。卓逸王身为紫楚国国君,在国家遭受灭顶之灾时,竟还只顾儿女私情。

    蜘蛛女王嗤笑道:“这小子都到这份儿上了,还认不清现状,真是一个可怜的傻瓜。”

    卓逸王充耳不闻,取出了一个纯色水晶的后冠:“就算这些你都可以不记得,但是这后冠是我请来各地的巧手匠人,花费了重金打造,就在今早刚刚完工。我一直准备着,等到平定了苍平国,就要亲手把它戴到你的头上,正式册封你为紫楚国的王后!你也将是我卓逸,这一生唯一的爱妻!芷泠,回来吧,回到我身边!以前的所有,我们统统都不必再提。我不管你究竟是为了什么目的来到我身边,我都不会再追究,我只在乎,我今后的人生是否还能拥有你的陪伴!我太了解你了,你灵力平平,家中又无闲财,你究竟是拿什么跟蜘蛛女王做了交易呢?不管那是什么,一定都是很珍贵的东西,为什么你要把自己逼得这么辛苦呢?看到你流泪,我会心疼;看到你受伤,我会比你更痛!回到我身边来,让我照顾你,有什么事,我们一起承担!好吗?”

    卓逸王转向蜘蛛女王道:“蜘蛛女王,她当初付了你多少报酬,我愿出双倍。

    请你与她解除契约,还她自由!”

    蜘蛛女王冷笑道:“区区财帛,本王若是想取,周边各国应有尽有,凭此怎能令我动心!你还不知道吧,你这小美人儿当初来找我签订契约,提出的报酬可是……”

    “不准说!”一向云淡风轻的芷泠忽然转头急叫道。

    “请你告诉我!”卓逸王却是坚持道,“不论芷泠答应了你什么,我替她还!”

    “哼哼,只怕你还不起。”蜘蛛女王嘲笑道,“这可就太难为你了……”

    “不准说!不准说!”芷泠歇斯底里的大叫道:“我以契约主人的身份命令你,闭嘴!”

    “你竟敢命令本王!好大的胆子!”蜘蛛女王身上华光缭绕,言灵咒语已经生效,她无法说出契约的消息,只能愤怒的咆哮。

    芷泠不再理会,只是冷冷的看着卓逸王,眼里的涟漪已经冷定成了一潭死水:“你说你要守护我们的爱情,你凭什么?”张开双臂四面一指,“就凭这片残破的国都么?”

    卓逸王身子巨震。在芷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知道两人是真的结束了。那么久以来,都不过是自己一个人在坚持,一个人的自作多情。如今,也终于到了划上句点的时候。只是,那一丝如影随形的心痛是怎么回事?

    “我懂了。你根本就不是我认得的芷泠,我认得的芷泠已经被你杀死了……很好,那么今日之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卓逸王周身猛然爆发出一阵强大灵力。只是他还有一句心底的话未曾出口。

    只是,我绝不希望,死的那一个会是你。

    卓逸王说着要出手,却是并未有何特殊的动作。反而是芷泠清楚卓逸王的实力,如临大敌,掌心暴射出一个光球。以她的实力,光球的威力足可忽略不计,击在卓逸王身上几乎连一点皮肉伤都没造成。但是卓逸王却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这一次的攻击,真正碾碎的是他的心。

    那曾经心高气傲的一国之君,一度高高在上的卓逸王,此刻双膝跪倒,单肘撑地,就以这样一个屈辱的姿势匍匐在敌人面前。另一手紧握成拳,一次又一次狠狠的捶击着地面。他所有的骄傲已经支离破碎,内心中一道道悔恨的急流如铺天盖地的浪潮般,一次又一次的将他淹没。愧疚感更是如一头盘踞心头的异兽,反复的冲撞、咬啮着他的良心。是自己葬送了这个国家,是他的一场春梦,将一切都陷入到了毁灭的深渊里!

    当卓逸王跪倒在地的时候,王宫已经被凤暮山成功占领,并且在发出胜利的宣言。那一字一句经过灵力加持,传遍了国都的角角落落,四面八方的百姓也都在高呼:“苍平国!苍平国!”整个国家都沉浸在了新一代开国盛典的欢庆气氛中,却没有人再记得他这个失意的国君了。

    卓逸王心魂俱碎,王朝更替,江山易主,曾经全心信任他、愿意陪他奋战到底的忠臣,不是死在了他自己的手中,就是倒在了敌人的铁蹄下。而那些幸存下来的,见风使舵竟是如此之快!自己前一刻还是他们口中歌颂的国君,这一刻就是十恶不赦的千古罪人!当自己的名字再次在这世间流传,所收获到的若非仇恨,便是幸灾乐祸的漠然。天地茫茫,却无一人是自己的朋友;偌大世间,他已落得孑然一身。口中断断续续的发出了几声破碎的苦笑,既是笑他自己的失败,更笑这个黑白颠倒的世界。而后笑声逐渐扩大,牵动得喉咙都是隐隐作痛。笑声越来越惨,伴随着糅合其中,已近嘶哑的低低呜咽。直到笑得血泪长涌,而后竟忽然站起,大张开双臂,天地间无尽的煞气对着他汹涌而来!

    此时他的身体就仿佛一个无底洞,在这无边的煞气浪潮下一次次冲刷,却依旧屹立不倒。

    “凤暮山,芷泠,既然你们不让我好好的活,那大家就一起去死吧……我的国家早已经毁灭了,连带着这个人事全非的国都,连带着你的新生政权,大家一起同!赴!黄!泉!”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