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朝天无路
    “找死!”面对卓逸王的垂死反击,蜘蛛女王却是面显不屑之色,抬手一挥,一道道丝线自她张开的五指间爆射而出。半途忽然由虚凝实,边缘逐渐锐化,最终直是凌厉有如刀锋,远远看去,就如同一根根银白色的狭长骨刺!

    “噗”“噗”“噗”

    随着一声声空洞的闷响,骨刺接二连三的从卓逸王空门大开的要害穿透。每一次的收缩,都会带出一串暗紫色的血花,显然那骨刺中竟还同时伴有剧毒!在最初的一波攻击中,卓逸王还能强行稳住身形,但随着攻势愈发密集,他的身体已经被洞穿成了一具中空的支架,再也无力撑持。双臂还定格在迎风招张的姿势,脚底便是一翻,整个人已是直挺挺的朝后倒了下去。蓝天白云在眼前一掠而过,最终都被朦胧在了一片金星闪烁的黑暗中。

    “砰”的一声,卓逸王的身子重重砸在了地上,腾起一阵薄薄的烟尘,很快也就消散殆尽。

    这曾经将战火的硝烟烧遍大地的一代枭雄,当他倒在战场上的时候,却也不会比任何一名曾经牺牲的小兵多占有一块土地!

    卓逸王倒下了。紫楚国最后的屏障倒下了。

    回荡在紫楚国境内的,只有那一声声响彻云霄的欢呼:“苍平国!苍平国!”

    那是标志着一个新兴王国诞生的号角,也是只为胜利者演奏的凯歌。

    几个时辰后,紫楚国王宫,不,现在应该是苍平国王宫,曾经的帝王被五花大绑的押上了殿。

    此时殿中只有凤暮山和几个议事大臣。凤暮山一看到卓逸王,就快步迎上前。

    “放开他,你们怎么这样对待本王的贵客,还不快给卓逸王松绑?”随后又转向卓逸王,假意赔罪道:“卓逸兄,我这些下人无礼,让你受苦了。得罪之处,还请千万不要见怪啊?”

    几名小兵上前松绑,而卓逸王始终高昂着头,满眼不屑。

    凤暮山笑道:“卓逸兄啊,怎地弄到了这般田地?想当日你初任紫楚国君之时,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无异于众星捧月,那是何等的威风!料不到朝夕间变生肘腋,竟惶惶如丧家之犬。小弟心肠最软,真禁不住的为你难过。”

    卓逸王恨恨的道:“虎落平阳被犬欺,不错,我认栽了!”

    凤暮山脸色微微一僵,随即又恢复如常,大模大样的坐到了宝座上,手指轻轻敲击着靠手上镶嵌的宝石,悠然道:“紫楚国一向国力强盛,这宝座造得也是如此奢华。当年或许你就是坐在这里,俯视着我们这些蝼蚁小国的吧?那时的你高高在上,又怎么会考虑那些被你践踏、被你蹂躏的所谓‘敌国’人民的心情呢?你更加不会在乎,有多少人曾因为你发起的这场战争,失去了自己的家园,妻离子散!风水轮流转,如今终于有了机会,让我也能在上面坐上一坐了!而我在这里俯视的第一个人就是你,已经沦为阶下囚的你!你说,这是不是非常有意思呢?”接过一名侍卫递上的犀角杯,杯中还晃动着琥珀般的琼浆玉液,折射出令人心醉的光芒。浅浅抿了一口,挥手屏退从属,依旧是悠然自得的打量着身前的卓逸王。

    “凤暮山,你说得不错,能够驱使魔兽,同样是你的本事。这一战,我败得无话可说。但你我同为执刀者,你根本没有资格站在自明正义者的立场上,来指摘我的是非!”尽管此时的卓逸王实是不愿再向凤暮山说任何一句话,但有些事若是不当场说清,他势将死不瞑目!

    “是么?我没有资格么?!”凤暮山的情绪忽然也激动起来,“当初你穷兵黩武,害我家人死于战火!我没有资格吗!?”

    “事到如今,再争论谁是谁非已经没有意义。”卓逸王的声音非常疲惫,“我的生死如今就掌握在你手中,你转眼就可以实现你那自诩为‘正义’的制裁。在此之前我只想问你一句话,你……究竟对我夫人做了什么?”

    是的,与其说卓逸王相信,不如说他正在逼着自己相信。

    一定就是这样的,芷泠一定是有苦衷的,既然她没有被**,那么也许是凤暮山拿住了她的家人在威胁她……虽然依自己对她的了解,芷泠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可是这么多年,自己对芷泠真正的了解,究竟又有多少呢?

    “你的夫人?”凤暮山眼神一凝,随即张狂大笑:“你还有夫人么?不,应该说,你从一开始就不曾有过夫人!”

    卓逸王无心去追究他的话中深意,薄唇紧紧抿成一线,鼻中逸出一丝嘲弄的冷笑:“果然啊……我就不该问你。一只嗜血的畜生,你又怎能指望它对人类讲仁慈?罢了,你要杀我,现在就可以动手。但是如果你还敬我是与你交战多年的一个对手!请给我一个较为体面的死法。”

    凤暮山此时也已经恢复了冷静,面上又浮现出了惯常高深莫测的笑容:“这一件事,如今可并不是我能决定的啊——”

    正当卓逸王再度不屑冷嘲时,凤暮山就似是忽然响起了什么,打了个响指:“这样吧,卓逸兄,我先让你见一个人。”说着轻轻击掌。

    “什么人?”卓逸王忽然警觉起来,四面张望,心脏如擂鼓般咚咚狂跳。“莫非是芷泠?这狗贼是想让芷泠来亲手杀了我么?”

    门打开了,走进来的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少年,面容稚嫩,那双本应澄澈的大眼睛中,此刻却疯狂的燃烧着两团仇恨的火焰,如同要将他眼前所见的一切都焚灭成一片火海。

    “你……”卓逸王初时只觉这少年眼熟,待他走得近些,忽然惊道:“你是右丞相的儿子!”

    凤暮山已在向那少年发问:“子兮兄,看清楚了,果真便是他么?”

    那名叫未子兮的少年扫了卓逸王一眼,随即就咬牙切齿的点头道:“不错!逼得家父当众自尽,这昏狗就是烧成了灰,我也认识!”

    凤暮山赞许的一笑,道:“很好,那我就把他交给你了。

    要怎么处置他,你说了算。”

    未子兮缓慢走到卓逸王面前,两个响亮的耳光劈头盖脸就对他抽了下去,打得卓逸王嘴角同时淌下两行鲜血!

    未子兮随即又取出一根长鞭,对着卓逸王狠抽:“卓逸!你这个不辨是非的昏君,我父亲一片忠心为朝廷,为紫楚国,你却因迷恋那妖女,将他害死!今日叫你紫楚国亡国灭种,这也是你该遭的报应!”

    “咳……咳,怎么,你也跟凤暮山勾结在一起了么?”卓逸王艰难的喘息着,“你父亲……在世之时,将他的一生都献给了紫楚国,如今你却引狼入室,犯我河山,你这是在糟蹋你父亲的心血!你以为他会为你这样的复仇方式感到高兴么?来日九泉之下……”

    “啊啊啊!!住口!住口!你没资格提到我父亲的名字!”听卓逸王提到右丞相,未子兮更是势如癫狂,鞭子抽得更狠,“来日九泉之下,我自会向父亲请罪!但是在此之前,我先要你这昏狗血债血偿!”

    待他抽得累了,又到一边拿下了摆在兵器架上的长刀,一刀一刀对着卓逸王狠狠刺下。

    “你觉得很疼么?我父亲当日就是这么疼!”

    卓逸王自觉有愧于右丞相,始终在默默隐忍。但未子兮的动作不仅未见止歇之势,反而愈演愈烈,最终卓逸王也忍不住仰头叫道:“凤暮山,你要还是个男人,就痛痛快快一刀杀了我!别这么零零碎碎的折磨人!”

    凤暮山端坐王位,始终是如看戏一般欣赏着这场凌虐。直到听得卓逸王的嘶哑叫喊,才微微一笑,道:“你误会了,现在要跟你过不去的,可并不是我啊。”视线投向另一侧:“子兮兄,你意下如何?”

    未子兮一连做了几次深呼吸,望着卓逸王的眼神忽然划过一抹极致的狰狞,转而躬身道:“禀大王,属下倒有个建议。卓逸王罪孽深重,如果就这么杀了他,太便宜他了,不如就废去他的灵脉,将他关押在阴湿之地,并以粗大锁链捆缚,再请阵法大师来布置一个阵法。这阵法的功效么,只要符合以下几点:能够自动吸收天地灵气,加持锁链,同时也让他无法再吸收天地灵气为自己疗伤。这王宫地底有个囚牢,一向用来关押即将处刑的犯人,倒是非常符合我的设想,大王若是有兴致,属下可引大王前往一观。此外,就将他的眼睛挖下来,悬挂在城墙上,他越是盼着我苍平国覆灭,我就更要他见证大王千秋万代的辉煌!这才是对他最好的惩罚!”

    凤暮山听得不住点头,最后更是大笑着拍了拍未子兮的肩,转向卓逸王道:“卓逸兄,你看见了,这主意可不是我想出来的。要怪也只能怪你自己,谁让你偏偏得罪了一个孝子呢?”又向未子兮道:“子兮啊,可真是有你的!我即刻吩咐下去,依令执行!不过至于挖眼那一套,太过血腥,我不喜欢。不妨就留着他的那双眼睛,让他可以亲眼看看,自己这一生,究竟活成了怎样的一个悲剧!一时想不明白没关系啊,反正他还有千万年的生命,可以慢慢的用来悔恨。”说着,两人又是一起开怀大笑。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