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万古愁
    “这一件事,倒是可以说的。”沉默许久后,卓逸王的回答也令楚天遥和叶朔都松了一口气。

    “要说原因么,也许就该归咎到你的特殊体质上了。你的体质在这灵界大陆上,至少是在我曾经见过的人当中,都可说是史无前例!如此强大的体质,就如同是一个密封的珍宝库,又岂是那些世俗的、任何人可以随便习得的寻常秘法有资格开启得了?通俗些来说,就是你现在练的那些低级秘籍根本就满足不了你!你要想真正有所长进,恐怕最少也得修炼吞云级秘法才行!”

    吞云级秘法,据说是一种可与玄天秘法相媲美的秘法,与玄天秘法不同的是,吞云秘法种类繁多,修炼者本就是各有所长,修炼秘法起来也是因人而异,因而不会出现像玄天秘法一般,众人对着一套秘法死钻牛角尖却徒劳无功的情况。

    “不过这吞云级秘法,一向都是可遇而不可求。”见两人都被自己的话震得目瞪口呆的样子,卓逸王也是忍俊不禁。眼里第一次升起了一丝玩味的笑意:“何况就算当真寻到了吞云级秘法,你也未必就能够顺利修习。这其中可还存在着一个不大不小的难题。”

    “啊?您不是说以我的体质只能修行吞云级秘法么?现在怎么又说我不能修行了?这……”叶朔摸不着头脑。

    卓逸王暗自觉得好笑:“傻孩子,这吞云级秘法作用的仅是你的体质,却并非你的悟性啊!你的灵脉的确需要吞云级秘法才能打通,但即便是就将这吞云级秘法放在你的面前,你是否又真能看得懂?寻常人接收知识,往往都需要依照初级、中级、高级的顺序,循序渐进。而你连初级秘法都不曾掌握,便要直接修炼高级秘法,你觉得,这会是一件容易办到的事么?”

    叶朔起初由于终于找到症结而衍生的开心已经完全被冲淡了,此时他苦着一张脸:“那怎么办?初级的学了没用,高级的学不了,那不就成了个死循环?”

    卓逸王呵呵一笑:“这世间从来没有什么真正的死循环,不过是你尚未寻到解决的方法罢了。

    灵界大陆上处处都存在着平衡,以你如此逆天的体质,若是再不施加任何制约,你岂非就可以横行无忌、所向无敌了?如此一来,你要让其他的修灵者怎么办?他们不就注定沦为了你的陪衬?不过,你也不要太灰心,虽然你所走的道路会比其他人更曲折,但来日的成就也将会比所有人更耀眼!只要你可以寻到方法,完全开发出你的体质中所隐藏的一切潜能,从此便将化龙腾飞,跻身入灵界大陆上的一线强者之林。即使是站在这片辽阔土地的巅峰,也是指日可待!”

    叶朔的心情依然不曾好转。如今对他来说,能否站在灵界大陆的巅峰还太遥远,他最迫切需要考虑的,还是该如何克服“循序渐进”的惯例,进而修行吞云级秘法。否则可就真有几分“入宝山空手而回”的味道了。

    叶朔还在沉思,卓逸王忽然脸色苍白,喷出一口鲜血,气息迅速萎靡。

    “老前辈!你怎么了?”叶朔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

    “我已经解除了与天苍兽的灵魂契约。从今以后,你就是自由的了……”卓逸王的目光投向天苍兽,那目光中竟似隐藏了万千复杂深意。有悲伤、有不舍、有感激。

    天苍兽也已感到了,它就像被人抛弃一样,烦躁的用爪子刨着地。

    “前辈,你为什么要和天苍兽解除契约呢?”叶朔不解。

    卓逸王则是似乎不愿意回答的样子。过了一会才说:“比起我的事,你不是要寻那冥影氤幽花么?你顺着岩壁往上看,就在这个山洞的石壁顶上,你想要的解药就在那里。”

    叶朔顺着卓逸王的指示看过去,果真一朵小花出现在他的视野中。只是那小花的外表太普通了,叶朔进洞的时候扫了它一眼,只当是随便什么小野花,并么有太过注意。没想到,这就是那冥影氤幽花!竟如此其貌不扬。

    叶朔道谢之后就跃上石壁,采摘冥影氤幽花。

    还没触及到冥影氤幽花,一股巨大的反冲力忽然从他指尖上震动开!冥影氤幽花四周闪动着一层暗黄色的华光,是结界!

    叶朔避开反冲力,反身跃下。

    结界?为什么会出现结界?的确一些奇花有时为了避免外界侵蚀,会有自御措施,让人无法采摘到它。但是,那层暗黄华光分明是结界,这意味着那层保护并非是冥影氤幽花自己产生的,而是有人以人为手段加上去的!

    叶朔犹豫了一下,还是继续上前,并未用什么灵技,直接简单粗暴的凝聚起一个灵力光刃,以疾风之势,向那结界轰去,凌厉的光刃直接生生轰爆结界!看来也不是很难,叶朔再次跃上石壁。

    就在他把冥影氤幽花摘掉的那一瞬间,突然山洞内的灵力波动一阵混乱!

    整个山洞都开始剧烈的摇晃起来,巨大石壁裂开道道极深的裂缝,并且不断地扩大,大块大块的石头从上方掉落,烟尘腾飞!

    叶朔忙架起灵光盾,过了好一阵这山崩地裂般的震动才停歇。叶朔环顾着洞中的情况,并未注意卓逸王,待他确定岩洞内再无异常时,才转身面向卓逸王,此时的卓逸王全身都渐渐笼罩上了一层朦胧的光彩,“前辈!你怎么啦!”叶朔惊讶,是因为刚才的震动才会变成这样的吗!?

    “哈哈,你眼中只看到了阵法,却不知道那冥影氤幽花正是这阵法的阵眼啊!正因于此,它才被那对狗男女加持了结界,以防某一天会有外人突然闯入,触动了阵法,让我有机会恢复自由!两千年了,我与这阵法的存在相辅相依。我憎恨它,但我也无法摆脱它,因为我的生命正要靠它维持!没有比这更令人厌恶的事了!如今,我终于大仇得报,夙愿已了,终于可以彻底脱离这千年的束缚了!真是令人感到高兴啊。”

    卓逸王虽然语气无比高兴,叶朔却是听着很内疚,“前辈你为什么不早点说这花跟你的生命相连呢?如果你早说的话,我也不会非取不可了,还可以想别的办法啊!”他心里非常自责,他本就是个心地善良的人,无论卓逸王是不是真的由衷感到解脱,毕竟这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因为他的原因将要死去。

    叶朔无比悔恨,甚至想把花再装回去。

    卓逸王淡然笑道:“你以为自己杀死了我么?不,相反的,正是你拯救了我啊!是你解脱了我在仇恨中桎梏千年的灵魂,如今更是你取下了悬挂在我头顶的枷锁,虽然此生已尽,我却可以毫无牵挂的重入轮回,到时,也许又是一段续写的精彩。这也就是我为何要提早解除灵魂契约的原因了。如若不然,当我身死之时,天苍兽作为灵魂奴仆,也会跟着灰飞烟灭的!这么多年了,我无子无女,一个人囚居在这冷冰冰的山洞里,只有它始终伴着我,就仿佛是我的孩子,我的一个老朋友一样!将来如果可以,我希望你们也能代我多照应它。”

    天苍兽一向冰冷的双眼中,第一次流露出了一种人性化的悲伤。默默的走到卓逸王身边,用头轻轻蹭着他已经开始变得虚无的双腿。

    叶朔低下头,答应了卓逸王。

    卓逸王欣慰的点点头,也垂下一双手,轻轻的抚摸着天苍兽的头。还没等他的手落到天苍兽头上,整个人就化为了无数光点散射到空中。那些光点在金光折射中,隐隐约约似乎凝成了一个老人的身影,安详的合上了眼睛,朝着天空缓缓上升。

    天苍兽的眼睛到处捕捉着山洞中的光点。当一切恢复如初的时候,光点已经尽数湮灭成了一片虚无。

    天苍兽一动不动的站着,宛若一尊石雕。

    “喂,小子,我们来建立契约吧。”许久之后,就在叶朔以为天苍兽不会开口的时候,他的脑中忽然响起一阵传音。

    叶朔一下没理解它的意思,怎么平白无故,就要和我建立契约?

    “老主人曾经欠了你一个人情,虽然他没有明说,但当时的我尚自与他灵魂相连,自然明白他的所想。如果让我自己挑选,我绝不会选上你这个无能的小子,但既然是老主人的遗愿……也罢,我就暂时做你的契约魔兽,在你遇到生死危机时,我会救你一次。就算是替老主人还清了人情,从此两不相干。”天苍兽的态度很烦躁。

    “这……前辈临终前说过的,你是自由的了,还是去你自己想去的地方吧。”在叶朔心里,明明是他自己欠了卓逸王一个大人情,于是赶紧推辞,手忙脚乱的解释着。

    面对叶朔的反应,天苍兽暴怒:“你这小子哪这么啰里啰嗦的!我说签就签,这也是由得你来质疑的么?你再这么麻烦,信不信我直接一巴掌拍死你?”

    叶朔赶紧妥协,同时暗暗吐槽:“不是说要替老主人还恩情的么,那还对我这个新主人这么凶巴巴的。”

    “你心里不爽是不是!”叶朔的想法被天苍兽听到了,又骂了一句,接着吐出一个黑紫色球体,悬浮在两人之间,催促叶朔道:“快点!爱来不来!!”

    叶朔一脸无奈,“来什么啊?我不懂啊……”

    “结出灵魂契约的手印,然后烙印在魂珠上!这么简单的事,你都不会吗!?”

    叶朔还是原来的表情:“我不会啊……”

    此刻天苍兽已经要气得崩溃了!

    楚天遥一直在边上冷眼旁观,原本他也听不到之前叶朔他们的传音,但是看到天苍兽吐出魂珠时,见多识广的他一下子就明白这是在干什么了。激动地浑身都颤抖了!

    这可是天苍兽啊!若是能得到如此强大的契约魔兽,何愁天下不可去得?是啊,那卓逸王一死,天苍兽也就没了主人,为何我就没想到重新与它签订契约?不过看这情况,它似乎是属意叶师弟了?该死!那小子到底是撞了什么大运!

    而听到叶朔说自己不会结印。楚天遥心脏狂跳,一个非常大胆的想法冒了出来。按耐着强烈的激动,缓缓走上前,说道:“若是叶师弟不会结印,我可代为示范。”

    只要在假装示范的过程中,迅速把灵魂烙印刻上去……过程虽然会有些冒险,但一旦成功,天苍兽已经成了我的灵魂奴仆,自然不可能再对我不利!只要能如愿得到天苍兽,就算是当场与叶师弟翻脸,也尽可无所顾忌了!

    不错,如此一来,叶朔将来能不能在灵界大陆混得风生水起他是不知,但最起码,眼下他在玄天派,终于可以站在绝对的巅峰了!师父将再也不能小看了他,师父会知道,究竟谁才是当之无愧的精英,谁才是值得他倾心栽培的弟子!

    叶朔对他这些小算盘全然不知,只是一副“楚师兄你这可帮大忙了”的眼神看着他。

    楚天遥又在心里将过程反复演练一番,才走上前,抬手结印。

    哪知天苍兽却忽然没了耐心,咆哮一声,双眼中直接射出两道光芒,牵扯住叶朔的双手。叶朔竟然就被动的开始结印起来!

    天空中浮现出一个四环缠绕的标记落在了魂珠上,发出金光后又缩小,变成了符合魂珠的体积,烙印在魂珠上了。接着魂珠被天苍兽吞回体内,契约完成。天苍兽化为一道流光钻进了叶朔眉心。同一个位置叶朔眉心也出现了一个菱形的红色印记,而后逐渐没入他的皮肤。

    “这样我以后就可以随时召唤你出来战斗了么?”叶朔一边体会着建立灵魂契约后的新奇感,一边尝试着用念头与天苍兽交流。

    “你想得倒美!”叶朔脑中响起一阵滚滚雷鸣,是那天苍兽的咆哮,“我早已说过了,救你脱离一次生死危机,此后就两不相欠。你平时的战斗,我一概不会插手,因为现在的你根本就没有召唤我的资格!接下来我就要进入漫长的睡眠期了,如无必要,不要来打搅我,就算你打搅了我也不会理你。除非有一天,你成长到了让我认为值得认你为主的时候,我才会真正履行你我之间的灵魂契约。所以如果你想让我听命于你的话,就努力修炼,争取尽早让我认可你吧!”

    叶朔连忙回应道:“这是自然,我必然会让你认可的!”

    “是是是。”天苍兽还是那么不耐烦:“你这家伙怎么话这么多。还有那颗定魂珠,拿去对付蜘蛛女王的那个,也一并炼化了吧。对了,你身边的那个小子,你多提防一些。”

    “提防?为什么?”叶朔不明白为什么要提防楚天遥,询问着天苍兽,但天苍兽已经没有回应了。

    此时叶朔不免想到顾问,顾问也曾和他说过同样的话。若说提防,从本命烙印那时起,他就有些戒备了,但他也不是喜好捕风捉影的人,此事静观其变好了。

    随后叶朔把注意力放在定魂珠上,在定魂珠上滴血认主,定魂珠的相关信息顷刻涌入脑海。原来之前定魂珠一直是以卓逸王的强大灵魂之力温养,卓逸王死后,定魂珠就变得黯淡无光。叶朔要想重新使用,还需要重新用灵力日积月累的温养很长一段时间才行。

    叶朔暗暗叹息。原本以为是得到了两个强大的杀手锏,却不料都是沉睡的杀手锏!

    而在叶朔转身准备离开山洞的时候,却没有注意到楚天遥盯着他手中魂珠的目光。那是一种充斥着嫉妒和怨恨的目光。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