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天苍兽之主
    转过几个街角,叶朔敏感地捕捉到空气中弥漫的一丝草药味。由于之前和天苍兽对峙期间已把所带丹药用尽,这一路叶朔也处处留意着,希望能尽快找到一间药坊。

    果不其然,再向前走去,草药味愈发浓烈,前方的街道也开始热闹起来。热闹的源头则是一家名叫“天下第一”的药坊。

    这家店好大的口气。叶朔心里暗想。

    “天下第一,是当这灵界大陆除了定天城就再没别的地方了么?”果真,这名字引起了楚天遥的不屑。

    话虽是这么说,楚天遥还是不得不踏入店门。这家药坊看来是城中最大的药坊了,当务之急还是要尽快购置好丹药。

    “天下第一”药坊从外面看起来不大,之内却是别有洞天,不但面积极广,东西纵横面都是摆放着整齐的储药柜,想必是根据不同药味的属性特制的柜子。

    越向里走去,药味便越是大,让人忍不住想打喷嚏,楚天遥匆匆购置了恢复体力和灵力的丹药后,正要离开,视线忽而瞟到了一个奇特的水晶小瓶。

    “这是……可以温养灵魂的药液!”楚天遥的双眼猛然瞪大。杨云珠的灵魂如今就栖居在他的定天宝珠中,但是毕竟时隔多年,想来已是衰弱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何况随着离开黑密林越来越远,这一缕魂魄可就当真成了无主孤魂,若说不知何时就会彻底消散,也是毫不为奇。

    而楚天遥,自然是绝不允许这种事在回到玄天派之前发生!因此这一路上他也都在苦苦琢磨,该用何种方式稳固杨云珠的灵魂。如今看到这药液,实不啻于久旱逢甘霖。

    “老板,请问这药液,当真可以温养灵魂么?”楚天遥按耐着激动向老板询问,“那若是已经失去肉身,只剩下灵魂,这药液也可以起到同样的效果?”

    “那是自然!曾经有个大家族长年在我这里购置这种药液,以供奉他们那位陨落多年,只剩下一缕残魂的家主,那位家主到现在不但依然活蹦乱跳的,而且还能发挥出巅峰时期一半的战斗力呢。

    这可不是我吹牛,这件事在这定天城传得沸沸扬扬的,你随便到外头打听打听,包管都能给你说得绘声绘色!”那老板一见主顾上门,连忙一改慵懒之象,口沫横飞的介绍起来。

    “那怎么卖?”楚天遥显然也是真的动了心。

    “嘿嘿,药当然是好药,所以价钱么,也就稍稍贵了那么一点。”老板干巴巴的笑着,一边把放在另一边的标价牌推了过来。

    “竟然要二十万灵石!!”楚天遥眼皮狠狠一阵抽搐。虽然他也预感到价钱便宜不了,但是这个数目还是远远超出了他的承受范围。二十万灵石,就算是把他卖了也付不起啊!

    “怎么了,天遥?”杨云珠敏感的发现了楚天遥的灵魂波动,柔声道:“如果这药液太贵重的话,那还是不要买了吧,我想我还可以再撑一段时间的。你已经帮了我很多,我怎么好意思让你再破费?”

    “哪里的话,只要是能对云珠师姐有好处的东西,不管多少钱我都会买下来的。”楚天遥说道。二十万灵石或许是一个大数目,但是跟禁咒的价值比起来,也不过是九牛一毛。只要能够将禁咒弄到手,任何的代价他都愿意付出!

    楚天遥又看了看两旁架子上摆放的药材。那些能炼制这种药的药材,每一种的价格虽然不能说便宜得令人发指,但好歹也说得过去,只是一旦炼制成成品的药剂,这价格也就翻了几翻。

    此时他回想起进城时,叶朔说过的“想当炼药师”的话,当时自己还曾经不屑一顾,如今倒也是真正开始后悔起了为何不曾考虑过朝这条路线上发展。

    只因修炼道路向来最忌一心多用,那些兼顾修灵和辅助职业的人,往往都因为学杂不精,最终在两条道路上都未能有太高的成就。而一向专注于正统修炼道路的楚天遥,自然不会去考虑这些旁门左道。

    而另外,资源的稀缺也是一个大问题。

    毕竟玄天派中从来没有精通炼药之术的长老,而至于邻近一些大城市中,声名在外的炼药大师,一个个也都是傲得没边,若是没有大人物介绍,或者送上一笔巨额的拜师费用,是根本得不到他们正眼相待的。

    楚天遥正想的出神,忽然人群中一阵吵杂。

    “快看,那不是云星大师么!”

    “真是云星大师!想不到他竟然也会来逛坊市!”

    “陪着他的可都是这定天城中有头有脸的人物吧?除了云星大师,也真没有其他人有这个面子啊!”

    听见人群的议论纷纷,叶朔和楚天遥循声望去,就见被人群簇拥的是一位身躯魁梧,身穿一件黑色素面杭绸长袍,腰间绑着一根白色鸟纹犀带的中年人。那中年人步伐稳健,双目炯炯有神,神态悠然自若。

    而他身边的簇拥者们个个眼中都闪烁着崇敬的光芒

    “这云星大师是谁啊?怎么这么有派头?”叶朔好奇的询问着。

    这时轮到一旁那店老板吃惊了:“这位小哥,你不是本地人吧,要不怎么连云星大师都不知道?他可是这定天城中最受人追捧的人啊!

    不仅本人是一名劲气级的强者,更是一名五品的炼药师,连这城中炼药师公会的会长,都与他交情甚好,对他执礼甚恭。这一次他炼制的一瓶五品丹药,更是将要在即将召开的拍卖会上作为压轴重宝。就连他的徒弟,也在不久之前的炼药师大会上夺得了冠军,这就更是令他名声大噪!一时间请他帮忙炼药的,替子侄来求拜师的,或者是纯粹慕名来拜见的,都是络绎不绝。

    而云星大师为人也非常平易近人,跟那些眼睛长在头顶上的炼药师不同,他从来也不摆架子,所以更是非常受人爱戴。

    那边现在陪着他的,一个是药剂商会的会长,一个是这坊市的老板,另一个是也是这城中数一数二的富豪!这云星大师,真担当得起大师二字啊!”

    “唔。”叶朔点了点头。无论这云星大师再怎么有名都好,那也是别人的事情,他也从未想过去与这云星大师拉交情,因此只是好奇了一下,也就不再关心了,继而连忙询问道:“那你可曾听说过九曲玄阴丹么?”

    另一边,云星大师正在听着身边几人的连番追捧,时而谦逊的答复几句,面上神情始终波澜不惊。

    “云星大师,听说您从九幽谷采药回来了,我专程在满月楼订了一桌酒席给您接风!”

    “是啊,单说此次岚儿夺得炼药师大会的冠军,这也是值得庆贺之事!云星大师可千万不要再推辞了,要不然就是看不起小弟。”

    “这也是名师出高徒。是了,云星大师,小弟不才,有个与岚儿年岁相仿的女儿,您瞧,不妨让他们年轻人认识认识?”

    云星大师正有一句没一句的敷衍着,目光忽然在一旁的叶朔身上一顿。

    “好强的灵魂力量!此子若能入我门下,加以妥善培养,来日必是可造之材!”

    这徒弟选师父,师父同样也要选徒弟。对于一些重金来求拜师的,一个个领上来的徒弟资质却都是惨不忍睹,盛情难却之下,云星大师也只能在炼药师公会的补习班里帮他们寻了一个位置。

    而他现今唯一的徒弟祈岚,要不是灵魂力量极为出众,即使他家族中送上的礼金再多一倍,他也是不会收下他的。只是祈岚是大家族出身,性格一向有些心高气傲,此番在炼药师大会一举夺魁后,这份傲气就更是一发不可收拾,日常的练习也开始不上心了。

    这孩子如果不能及时调整心态,云星大师几乎可以断定他的成就也只能止步于此。但究竟是自己一手培养起来的弟子,也不忍心当真见他从此止步不前,若是能寻来一个与他旗鼓相当的弟子,两人相互激励,或许情况就要好得多。今日一见叶朔,几乎是立刻就起了收徒之意。

    但神识仔细再一扫,云星大师脸上兴奋的神色却逐渐黯淡了下来。

    “灵力波动竟然只有蓄气一段?这也实在太低了一些。”云星大师唯恐弄错,又仔细探测了好几遍,得到的依然都是相同的结果。

    虽然要学习炼药术,灵魂强弱和天赋才是最重要的,对修炼境界并没有硬性要求,但众所周知,灵魂力量一向是随着境界的提升而同步增长的,也就是说境界低的人,灵魂力量再强也强不到哪里去。而且以叶朔的年龄,还处在蓄气一段也实在太低了。

    “不过他的灵魂力量竟然如此强大!”云星大师叹息之余也不禁暗赞。当初刚收下祈岚时,他的实力是处在蓄气五段,但是叶朔以蓄气一段的实力,灵魂力量却远远是祈岚的几倍还多,那么等他真正的成长起来,灵魂力量又该有多么强大?

    “嗯,先在他身上留下一道本命烙印好了。日后等他的境界提升上去,我再真正的收他为徒!”这样想着,云星大师的心情又好了起来。心念一动,一道精神烙印已经悄无声息的漂浮进了叶朔体内。

    “云星大师,您怎么了?”周围的人注意到他心不在焉。顺着他看的方向看过去,只看到一个不起眼的小子,并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人。

    “呵呵,没事,没事。好了,继续走吧。”云星大师摆手笑道。

    在云星大师的灵魂印记飘进叶朔体内时,叶朔几乎是立刻就有所感应了。

    “又是一道本命烙印?搞什么鬼,我的体内又不是客栈,犯得着都往我体内跑么?”叶朔默默检测了一下,有些哭笑不得。“这灵魂波动……是刚才那云星大师!奇怪了,这样的大人物在我体内留下烙印干什么?以他的实力要是想对我不利,我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啊。”

    试探着用灵魂冲击了一下,果然纹丝不动,这也没有办法,毕竟实力的差距明摆在那里。叶朔叹了口气,只能如法炮制,也在烙印四周布下了一道禁制,这才轻呼出一口气。

    街道的另一头,云星大师的脚步忽然停下。

    “竟然禁锢了我的本命烙印?”云星大师的眼中充满着难以置信之色,“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他发现了……嗯,这一手灵魂封锁也玩得挺妙,现在他的气息,还真是一丁点都感应不到了……还真是一个有趣的小家伙啊。”轻轻捋须,云星大师心中对叶朔的评价又上升了几分。

    “九曲玄阴丹,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那老板反复想了很久,最后肯定的摇摇头。

    “那我们去别处找。”叶朔听了转身要走。

    “等等!”那老板叫住了他们,“我就实话说了吧,我经营药行多年,一些数得上名字的药材,总还是叫得出来的。这九曲玄阴丹既然我闻所未闻,你们就是到其他药铺去找,只怕结果也会是相同的。”

    “那怎么办?”叶朔一筹莫展。

    那老板沉思了一下,道:“你们倒是可以到几日后举行的拍卖会上去看看。这拍卖会分为两轮,第一轮是任何人都可以参加的普通拍卖会,竞拍规则是价高者得。而另一轮则是只有凝气级以上修士才可参加的内部拍卖会。

    在这个拍卖会上,会出现很多外界极难见到的奇珍异宝。在这个拍卖会上,拍卖者多半需要以物易物。也就是说如果你拿不出对方想交易的东西,就算有再多灵石都没用。”

    “内部拍卖会啊……”楚天遥心中暗潮涌动。他越来越清楚的认识到,在玄天派作为特级精英弟子的聚气级实力,在外界根本就什么都不是。无论如何,尽快的提升实力才是根本,而眼前就正摆着一条捷径……

    “楚师兄,那在拍卖会之前,要不我们先逛逛坊市吧。”叶朔提议道。这次下山,他可谓是大开眼界,既然拍卖会还未开始,他还想在这坊市中兜兜,就当是长见识。

    二人离开店铺,又在城中坊市兜兜转转。

    路过一家小店时,叶朔忽然看见那小店门口放着一个奇特的碧绿色小球。而就在叶朔手掌即将摸上那小球时,一道紫色寒光突然出现,然后如电芒般的迅速打在叶朔手背上,发出一道清脆的声响。

    “谁打我!”叶朔回头。

    一道尖利的冷笑声,蓦然响起。

    “这还真是冤家路窄啊!玄天派的小崽子,你说是不是?”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