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坊市
    “赚钱,赚钱。”繁华的街道上只见两人步履匆匆,一名一身素衣的清俊少年双手枕在脑后,一路念叨着这个同样困扰了很多人的词,最后更是仰天长啸一声:“到底有什么办法可以赚到钱啊!”

    “你已经念叨了一路了,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楚天遥皱着眉扫视着两旁的路人,那一道道探究的视线显然是连他也一道包含进去了。虽说他自小没少受过旁人的注目,但这两种情景可是截然相反。“我已经想过了,就到这城中的武馆去碰碰运气,正好此地修灵者往来众多,武技兴盛,也一向是名声在外。”

    “武馆?啊!”叶朔似懂非懂的说道,“我好像听说过,这个是不是就叫上门踢馆?我们要打进武馆,两个人干翻所有人,再逼他们交出钱来么?可是这样好像不大好吧?”

    “你想到哪里去了!”楚天遥一脸黑线,“我的意思是,定天城中会定时举行一些擂台大赛,承办方就是城内的各个大小武馆。如果能在擂台大赛上脱颖而出,拔得头筹,就能得到一笔不菲的奖金。作为修灵者,要赚钱自然也要用修灵者的方式。”

    转过几个弯,前面就是一家武馆,门口“极限武馆”的招牌金漆闪亮。

    叶朔连忙跑进去询问。

    “擂台大赛啊,有的,有的。”门口擦地的小哥笑容可掬,“只是二位来得可不巧了,本届的擂台大赛上个月刚刚结束,如果再想参加,就要等一年以后了。”

    一连问了几家都是相同的结果。由于擂台大赛一般是统一在相同的时间举行,所以他们也只能放弃这一方法。

    “唉,如果我会炼药该有多好啊!随便炼上几瓶丹药就有大把的灵石入账。”叶朔用羡慕的眼光打量着街边的一家药铺里,老板正恭恭敬敬的将一个鼓囊囊的储物袋捧给一个中年大汉,口中一叠连声的奉承着:“尊贵的炼药师大人,这是一千灵石,您收好了。大人今后如果再有丹药出售,希望还能优先光顾我们嘉致药铺啊。

    ”

    那中年大汉掂了掂储物袋,满意的点了点头,扬长而去。

    “你要是炼药师,那就不是你发愁怎么赚钱,而是别人排着队给你送钱了。”楚天遥没好气的道,还不忘泼一盆冷水:“可惜你不会炼药。”

    “嗯,实在不行的话,不如我们就当街卖艺吧——”

    叶朔的脑中依然在天马行空,忽然握拳狠狠一击掌心:“对了,我们可以进行上古神兽天苍兽的巡回展览啊!让天苍兽表演杂技,像什么踩皮球啊,钻火圈啊之类的,然后我就负责收门票。这可是活生生的上古神兽啊!一定可以收钱收到手软!如果想提出什么特殊要求,比如跟天苍兽握个手啊,或者是骑在它的背上绕城一圈啊,票价就再翻一倍!这样一来,一定很快就可以凑足拍卖的钱!”他越想越是兴奋,当真开始在脑中呼唤起天苍兽来。

    楚天遥站在一边无奈的看着,也没有阻止他。

    过了好一会儿,叶朔睁开眼,失落的摇了摇头:“天苍兽不理我!”

    “废话,天苍兽要是会为这种事回应你就有鬼了。”楚天遥又无奈又可气。一想到自己求而不得的天苍兽,在叶朔心目中竟然只相当于一个高等的马戏班子,他心里就是一阵又一阵的吐血。但紧接着想到那高大威猛的天苍兽在众人面前摇头摆尾,做出各种滑稽姿势时,忍不住也是露出微笑。

    “那怎么办?难道我只能委屈一下自己上了?”叶朔倒是并没有沮丧多久,很快就把念头转到了另一个方向。

    “你自己上?你要表演什么?”楚天遥疑惑。

    “这个……”叶朔冥思苦想,“对了!就表演‘融合灵技’如何?这好像也是我目前唯一拿得出手的灵技了啊。”

    楚天遥皱了皱眉:“你没听说过,被人知道了的底牌就不再是底牌了?竟然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表演自己唯一的杀手锏,我也真是服了你。

    ”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要怎么办?又不能去偷去抢!”叶朔抓狂。

    “依我看,你不如与天苍兽解除灵魂契约,再带它去灵兽院,那边的人一定会把你当祖宗供起来的。再不然就把你的大萝卜卖了,虽然造型是滑稽了些,好歹也还是能量兵器,应该能卖出几个钱。”楚天遥很没同情心的说着风凉话。

    “楚师兄你别开玩笑了,那怎么可能呢!”叶朔哭丧着脸,“说到卖东西……卖东西……唉,我这里倒是有一件东西勉强可以卖,只是我当真要把它出手了么?”说着一边拿出卷轴仔细端详。

    “什么东西?”楚天遥劈手夺过,只匆匆扫了一行,双眼猛然瞪大:“这……!你从哪里弄来的?”

    “就是在找到冥影氤幽花的那个山洞里。”这件事倒也不必隐瞒,叶朔老老实实的将经过叙述了一遍。听得楚天遥心里又是一阵阵的吐血,这小子也实在好运,简直就是好端端走个路,都能被宝物砸到头!

    “怎样,楚师兄,这卷轴能卖出个好价钱么?”叶朔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这种心法在目前的灵界大陆上已经不流通了,也许就是个一文不值的废物,只有自己还捡回来当块宝。

    “这太能了!”楚天遥看着这卷轴,“是了,同样是要卖,与其寻个不识货的老板一次结清,倒不如送到拍卖会上拍卖,那才有可能赚到真正的大数目!”

    “那都听你的。”叶朔反正也不懂,大大方方把卷轴交出去。

    “这卷轴先让我研究几天。”楚天遥也顾不得跟叶朔客气了。远古失传的灵魂心法?要是能把这心法学会,他的实力一定还能有一个突飞猛进的增长,恐怕在七大门派比试会前,再突破个一段两段都是有可能的。

    “啊?那你得修炼多久啊?”叶朔倒不是舍不得,他唯一担心的只是夜长梦多,希望能尽早把灵石拿在手里,毕竟这一次的拍卖会,事关重大,绝对不容有失。

    “还是今天就去卖了吧!这心法口诀我都背得出来,改天我另外抄一份给你就是了。”

    “抄一份?现在还哪有人用那么土的办法?”楚天遥不屑的取出一块玉简抛给他,“刻录到这里面给我就是了。”

    “喔。”叶朔老老实实的摆弄着玉简,“可是该怎么刻?”

    楚天遥极力让自己不要跟他一般见识:“神识融入其中,同时在脑中把口诀默想一遍,就与你平时修炼相符,无非是过程一为‘吸收’,一为‘释放’罢了,明白没有?”

    “明白了,我试试吧!”叶朔开始尝试。

    半晌递回玉简,楚天遥接过,神识融入其中。

    “……纳阴阳之气,运转周天……市场上的小白菜又涨价了……三魂合一体,五气尽归元……九曲玄阴丹会竞拍出多少灵石呢……搞什么鬼!怎么会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看到后来,楚天遥的眼角都是一阵抽搐。

    “啊?”叶朔看着楚天遥的表情,“这些都是我刚刚无意中想到的呀!怎么,在刻录过程中,是完全不能走神的么?那我再刻一遍吧!”

    “算了。”楚天遥脸色僵硬的移开玉简,“凑合着能看就行了。”

    一路左拐右拐,走到一个空旷地带,前方就是会场了。

    这拍卖会场和叶朔想的不同。在这定天城中叶朔见识到了各式各样的建筑,或宏伟或朴素,又或是样貌奇特实在看不出来是间屋子,可这拍卖会场居然在湖底!

    这湖是一个规则的正圆,看样子不是自然形成的,东南西北各有一条支流,通向外面的护城河。湖面平静如一块巨大的镜面,倒映着天空,没有一丝波澜。

    还好来拍卖会场前先找人问了问路,知道这湖边有一条通道通向湖底的拍卖会场,否则,叶朔真心会觉得去会场的路是跳进湖里,然后游进去。

    叶楚二人走在长长的通道中,通道很宽阔,足足可以与定天城内的中央大街相媲美,通道两侧雕栏玉砌,又加以镀金装饰,显得华贵无比,通道内灯火通明,照着宛如白昼,本以为只是点了灯,叶朔走近才发现那散发着温润光芒的珠子竟是一种鱼类的眼睛。

    越往里,通道的斜度越是大,不知走了多久,二人才看到一道青铜大门。叶朔估摸着他们已经走到了湖底。青铜门前32个守卫一字排开,个个一身黑衣劲装,目光锐利。

    正中间则是一名穿着火暴衣衫的迎客侍女,见有人走来,便迎上前去。“先生,拍卖会尚未开始。”简单的话语却透着一股丝毫不加掩饰的撩人妩媚感。

    “我们,我们是来做价格评估的。”叶朔都有些结巴了。

    “好的,请跟我来。”

    跟着侍女进入青铜门,大量的光照射进来。

    是阳光!

    不是在湖底吗?怎么会有阳光?叶朔抬头望去,在他的头顶,有朵朵白云,也有不知明的巨大鱼类悠闲的摆着尾巴,又有大群聚成一团的鱼群四处穿梭,仿佛是鱼儿在天空中嬉戏。

    与叶朔之前想的阴沉沉的地下会场不同,这拍卖会场的顶部竟覆盖着一层透明的水晶盖,会场的其他建筑都建在这水晶盖下,俨然一个深藏湖底的地下城市。叶朔看得叹为观止。

    绕过一个木质的低矮建筑,是栋两层高的小楼,四周种了一些苍翠的植物,显得整栋建筑充满古韵。

    那侍女引领着两人走上二楼,轻轻叩了叩门扉,便对叶朔做了个请的姿势。

    叶朔推开木门,走进去,顺手关上门,小楼里的采光比他想象的好。

    “请坐。”小屋中坐着一个白发老头,随意的指着桌前的椅子,“想要拍卖什么?”

    叶朔拿出卷轴放在桌上。

    “卷轴?”

    听得卷轴碰着桌面的声音,老头略微一愣,抬起头来,目光停在卷轴上,眼中闪过一抹诧异,小心翼翼的拾起卷轴,拿过一块晶莹剔透的器皿来,那器皿似有放大功能,卷轴上的每一道纹路都能看的清清楚楚。老者细细看着卷轴,浑浊的双眼猛然大睁,一道浓重的诧异之色飞快闪过!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