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云星大师
    那老者在这鉴宝室任职多年,经他之手鉴定的宝物没有一千,也有八百,照说什么奇珍异宝没见过,早已是见怪不怪,如今竟能令他震惊至当场失态,已足能证明叶朔手中的卷轴诚然非凡!无论如何,这一次的鉴宝之行,可以肯定绝不会是空手而归了。

    “你……此物你是从何处得来!”拍案而起,老者双手颤抖的捧着卷轴,指骨因过分用力,都隐隐泛起了青白之色。下一刻就圆瞪着双眼,向叶朔急声发问。

    “这个……”叶朔倒是被他问得心中有些没底起来,虽说发现卷轴的过程本身没什么不可告人,但这老者是否会觉得以他的实力,不会有能耐得到如此贵重的宝物,怀疑他是用某些不正当的方式弄来的?又或者这卷轴本身就是自拍卖场流传而出,被有心人盗取,又机缘巧合的遗失在了那个洞穴中,被他拾到?再不然莫非对方见财起意,打算独吞宝物,再杀人灭口?一时间叶朔脑中浮现出了一连串危险预警,这在从前,都是习惯了只凭喜好行事的他、绝不会去考虑的问题,或许也当真应了“关心则乱”四字。

    正在叶朔脑中千头万绪,那老者见他久未答腔,倒先了然一笑,温言道:“倒是老夫问得唐突了。只不知这同类之物,小兄弟手中是否还有存余?”一面缓缓轻抚着白须,重新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前来拍卖场的客人三教九流,所拿出的拍卖物中,也有不少是通过不正当的手段得来,再不然多半也是有其他的难言之隐。拍卖场开门做生意也不是第一天了,本着金钱至上的初衷,只要出售之物能在会场上拍出高价,工作人员通常也不会向客人追究宝物的来源。老者会在惊震之余脱口而出,这也只能归咎于他是大失常态所致了。

    叶朔想了一想,这倒是可以说的,也就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没有了。这一份还是我在一处险地中偶然所得,后面的部分就算是有,或许也是散落在灵界大陆上的各个角落吧。”

    老者微微颔首,继而摇头叹息:“唉,可惜,可惜啊!这是一份自远古流传下来的心法残卷,其中还记载了当今大陆上十种特殊职业的起源。

    虽说修灵者在不断发展,修炼方式也在不断发展,但其中有些神奇的修炼方法,却是随着年深日久,早已失传。万万没有想到,当代竟有古籍还能重现于世!这对于任何一个领域的修灵者,都足以作为镇宗之宝,更是那些大的宗派势力打破了头也要争抢之物!若能集齐全套,必然是价值连城啊……”

    “那……如果是残卷,就没有价值了么?”叶朔听那老者连叹可惜,紧张得冷汗都掉下来了,屏着呼吸询问道。他并不关心这宝物集齐全套后会有多么珍贵,他在意的只是眼前这一关能否安然度过,能否在拍卖会之前筹到足够的资金,去拍下九曲玄阴丹!

    楚天遥在旁听得暗暗皱眉。稍微有点头脑的人也该知道,既然是集合起来价值连城的东西,就算被打散到只剩其中一个部件,也绝不致落魄到了分文不值。若是遇上黑心些的商家,听了叶朔这外行话,只怕早已是趁机开出一个超低价,再转手大捞一笔了。

    那老者这才回过神来,双手下压,微笑道:“不用担心。我说可惜,只是可惜我拍卖场未能得到一回拍卖全套宝物的福分。记得前一次拍卖那一套顶级法器,还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啊。再回想起那时的情景,人人哄抢竞拍,价格几乎是像坐着炮弹一样一路往上飙。几个最有竞争力的买家更是寸步不让,连会长都不得不几次亲自出面维持秩序。那派热火朝天的气氛,真是让人身体里的血液都沸腾起来了啊!”老者滔滔不绝的说了一长串,看到叶朔还瞪着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自己,也知道是扯得远了,将手一挥,不动声色的又将话题带了回来:“不过就算是古籍残卷,想来动心的买家也绝不在少数,一定也能卖出个好价钱。唔,待我看看……拍卖底价或许可以设置在一百万灵石左右,而经过竞拍,再加上一些适当的运作,我想,应该能在一百五十万到二百万灵石左右成交。”

    叶朔眨了眨眼睛,没有说话,似乎是在犹豫。

    “怎么,你嫌太低?”老者脸色一沉,“小兄弟啊,这个价格可不低了啊!你看,首先这心法只是残卷……”作为一个职业鉴宝人,他的收入也是会随着所收宝物的价格而有所涨动。这成交价的具体数额,他当然无法确保,而他眼下最担心的,就是叶朔会因质疑价位过低,而改变主意不在这里拍卖了,那他可就白白少了一笔横财。

    因此他几乎是竭尽所能,将自己的专业知识发挥了个十足十,口沫横飞的向叶朔讲解着这个价格是多么的物有所值。

    “嗯……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个价格是高是低。”在他说得口干舌燥之后,叶朔还是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垂下头闷闷的说了一句。“我只知道,如果是在菜市场上买小青菜,已经足能把所有的小青菜买下来了,不对,应该是把整个菜市场买下来了。但是放在拍卖会上,我就不知道还够不够看了。拍卖场上往年的其他物品,大概都可以拍到什么价位呢?”

    “你倒是早说啊!”老者一拍大腿,不过只要不是嫌弃价格低就好办了。心下一宽,更加卖力的讲解起来:“往年的成交价……这当然也要根据宝物具体的珍贵程度,再加上主持拍卖师的能力,高低不等。有时观众席上也会出现一些恶意竞价行为,那些真正需要的人没法,也是财大气粗,不得不花了几乎翻倍的价格买下来。对于这种做法……我们倒也是乐见其成的。不过除去几件价格最高和最低的,普遍的成交价大约至少也是在五万灵石到三十万灵石之间。但若是出现了一等一的异宝,比如上次拍卖顶阶法器的那一趟,这价格……”

    “就比如九曲玄阴丹这样的宝物呢?”见老者又要搬出顶级法器的辉煌,吹嘘得没完没了,叶朔连忙打断了他,想了想最终还是小心翼翼的将此行的目标报了出来。

    “九曲玄阴丹么……”老者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此物是由九种奇花异草所炼制而成。也并不是如何稀奇之物,炼制起来也并不难。要说贵重,也只贵在那九种奇花异草资源稀缺,一般都只出现在极险之地,等闲极难寻见,要凑齐九种实属不易。碰巧此次的拍卖会上倒是正好出现了一枚。成交价,大约能拍到十五万灵石左右,也就算很不错了。”

    “十五万灵石……”叶朔弯曲着五指计算了一下,又与前一个数字仔细对比:“嗯……这样马马虎虎也买得起了。好,那就成交吧!”

    老者瞬间喜上眉梢,仔细的将卷轴收起后,又掏出一个储物戒指放在桌面上推了过来:“这是定金,一共两万灵石,都在这里面了。

    ”

    “定金?”叶朔听这数量忽然低了这么多,发起急来:“为什么是定金?不要定了,已经定下来了呀!我肯定是要在这里拍卖的,你还是直接把全款给我吧。”

    楚天遥已经郁闷得想一头撞死了。

    “小兄弟,看来你还不太清楚这拍卖场的规矩?”老者也是忍俊不禁。

    “嗯,不太清楚,有什么讲究么?”叶朔认真的点了点头。

    “客人将拍卖物交给我们之后,如果确认达到了拍卖价值,我们就会首先向客人支付一定数额的定金,代表我们已经将这东西买了下来,以免有些客人在拍卖前忽然反悔,在我们已经对拍卖物进行过大量宣传后,这种做法无疑会令我们蒙受很大的损失,因此,倒宁可在拍卖前吃一点小亏了。交易成立之后,直到拍卖之前,宝物都会被寄存在我们这里暂时保管。而在正式拍卖之后,拍卖所得数目,除卖场将抽取一些手续费外,其余金额全归卖家本人所有。因此结清付款,也是拍卖会结束以后的事了。”老者笑眯眯的解释道。刚刚做成了一笔大生意,自然神清气爽,就算叶朔再多问几个蠢问题,他也都能用绝对耐心细致的态度解答。

    “这样啊,那如果我在拍卖会上拍到了其他的宝物,拍卖结束之后,我是否可以用这一件宝物拍卖所得的钱,来支付另一件宝物的价钱?”叶朔最关心的也是这个问题,毕竟现在的他,除了那一点微不足道的定金,依然身无分文。

    “没有问题啊,反正结款和支付都是在拍卖会之后举行,你完全可以同时办理两种手续。当然前提是你拍卖所得的金额,足够支付另一件宝物的价位。”老者还是笑容和蔼。

    “这个,应该够了。嘿嘿,你刚才也说够了的。”叶朔干笑着抓抓头皮,“好,那咱们这就成交吧!”

    “嗯,这定金一共是两万灵石,你仔细清点一下吧。”老者不忘叮嘱道。

    “好的。”叶朔一挥手,登时哗啦啦之声响成一片,大把的灵石转眼就堆满了桌子。

    “你这是干什么?”老者显然很惊讶。

    “不是你让我仔细清点一下的么?”叶朔无辜的摊了摊手,“不把灵石都倒出来,怎么清点啊?”

    楚天遥再也看不下去,忍着吐血的冲动,向老者拱手道:“实在不好意思,我这位师弟初次下山历练,对常识所知太少,给您添麻烦了。”

    “没事,没事。”老者摆摆手,转身向叶朔讲解道:“这储物戒指方便得很,你只要先滴血认主,随后神识融入其中,稍一探测,即可知晓确切数目,倒是无需如此麻烦的。”

    叶朔只能干笑着照办。

    “你们拍卖的物品的价值,已经达到了拍卖场的贵宾等级,这是你们的席位号,三天后的七时三刻,拍卖会正式开始,可别迟到了!”老者从柜台中取出一块由绿色翡翠制作而成的卡片,递给叶朔。

    两人这才转身出门离开。

    “叶朔?”一道刚要跨进大门的身影当即隐入拐角。等两人已经走远,才指着其中一人的背影,低声向身侧的另一人道:“父亲,那个就是叶朔。”此时他的正脸逐渐从暗影中显现而出,正是碎星派的弟子,一直对叶朔怀恨在心的阮石!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