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生财之道
    老者在一旁笑嘻嘻的嗑着瓜子,看到阮威这副和自己之前相似的模样,不由暗暗偷笑。

    “这是……自远古流传的功法秘典!”阮威还没从惊愕中省过神来,捧着卷轴的双手都是不住颤抖。

    “远古?”一旁的阮石虽然看不出这卷轴的珍稀之处,但任何东西,只要是同这“远古”二字扯上关系,都自然会变得贵重无比。暗中传音道:“父亲,这卷轴很值钱么?”

    “值钱?岂止是值钱!”阮威的传音中都带着不可遏制的震撼,“我这么给你解释,你垂涎已久的那件能量兵器,跟这卷轴比起来,根本就连渣都不如!”

    “什么?!”阮石连日来的心思尽在此处,自然很清楚能量兵器有多珍贵,如今父亲竟然说,能量兵器跟这卷轴比起来连渣都不如?那这卷轴到底是什么宝物?惊愕过后又不禁咬牙切齿:“老天真是不公平,到底让叶朔那个小子撞了什么大运,怎么什么宝物都跑到他手里去了?拿出来的宝物一件比一件价值连城!?”

    阮威一面依旧将那卷轴翻来覆去,做出看得爱不释手状,急向阮石传音道:“这是远古的修灵功法总纲,也就是如今职业衍变的万法之本、万源之始!可惜现下只是残卷……若能集齐全套,在这邑西国也能捅破了天!不过就算只是残卷,一旦流到拍卖会上,也必然能够炒出天价!到时候那些大势力一定会撒钱撒得手软,根本不是我们能买得起的!只不知那小子手中是否还有剩余的几卷……”

    老者吐了一口瓜子皮。他当然知道眼前的两父子正在传音交流,却也无意阻止。

    “他拿出来鉴定的就只有这一卷?他确定要拍卖的也只有这一卷么?”阮威的下一句忽然向着自己发问。

    “如果他一次拍卖的真是全套秘典,现在坐在这里跟你说话的,也就不会是我了。”老者慢悠悠的道。言下之意很清楚,假如真有这样的大生意,以他的身份是负责不起的,恐怕到时就该是这拍卖场的老板亲自到场处理了。

    阮威暗叹自己糊涂:“那么他要买什么?”连这样逆天的宝物都舍得拿出来拍卖,那么他想拍的那一件宝物就必然更是逆天了,一时间连阮威都升起了好奇心。

    “先生这话问得稀罕了。客人想买什么,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我又怎么会知道呢?”老者笑眯眯的道。

    “别啰嗦。”阮威喝道,“你好好回答,灵石绝不会少了你的。”

    “你就是给再多的灵石,我不知道的事,也还是不知道呀。”老者慢吞吞的搓着双手,若有所思。

    阮威狠了狠心,直接解下腰间的储物袋,财大气粗的朝桌上一撒:“把你们之前的交谈内容,原模原样的再给我重复一遍,连一句都不要遗漏。”

    修灵者因常年修炼各种功法,需要背咏大量典籍,以至记忆能力潜移默化的不断提升,记忆力通常都很好,何况这还仅是片刻前发生之事。因此只要对方愿讲,阮威的要求倒也不算是强人所难。

    老者盯着满桌闪闪发亮的灵石,默不做声的抬起双臂,将灵石全拢到自己怀里。接着才抬起头:“那位小兄弟刚一进来,就对我说……”

    “……他问我这个拍卖的成交价是高是低……”

    “……比如上次拍卖顶阶法器的那一趟,这价格……他直接打断了我,问道:‘就比如九曲玄阴丹这样的宝物呢?’……”

    “……那以后他几乎就字字句句,不离九曲玄阴丹,也是在听我说了九曲玄阴丹的成交价格后,才像松了一口气一般,立刻就答应了交易。照我观来,他想要拍下的宝物,十有**,就是九曲玄阴丹!”

    那老者口沫横飞的一番讲解,听得阮威脸都黑了。这哪里是不知,分明是为了要引他掏钱,故意而为。

    到了这一步,连阮威都隐隐有些肉痛了。这几乎是问一个问题就要敲一笔灵石,他怎么偏偏就撞上了这么个贪财的奸商?

    “九曲玄阴丹,这是什么玩意儿,从来没听说过啊……”阮石在脑中搜索良久,也是找不到有关这九曲玄阴丹的任何讯息,不得已开口发问道:“这九曲玄阴丹有什么用?”

    “说到这九曲玄阴丹么……”老者端起桌上的一杯水,喝了一口润润喉咙,道:“大致有清热解毒、预防感冒、利咽之功效。主要用于治疗温毒发斑、舌绛紫暗、烂喉丹痧等疾病。大致就是如此,也算不得什么特别珍奇的东西。”

    阮石越听越是神情古怪,这几种功效,怎么看都不是叶朔会用得上的啊?狐疑道:“老先生,您可是还漏了什么没说?”

    老者脸一板:“要我说年轻人就是性子急!我还没有说完,你就开始胡乱插嘴,现在还怪我没有说完整?”利用着阮石打躬作揖赔不是的间歇,又是好一番搜肠刮肚,终于想起漏下的一条:“还有一种说法,据说此物性属阴寒,能渡元固气,是制成天下间罕见的奇毒‘天魔化气散’解药的一味药引子!”

    “就是这个!”阮石眼前一亮,传音道:“父亲,您可还记得,此前安山林一役,曾有一名玄天派的新晋弟子中毒昏迷?那人就是这叶朔的朋友,名叫顾问,他要寻这药引子,一定也是为了救治顾问!好极了,咱们一定要将这九曲玄阴丹抢拍下来,让他救不成自己的朋友!”他恨极了叶朔,哪怕仅仅是让叶朔因友人之死而哀痛欲绝,也能从中享受到一种扭曲的快感。

    “竟然是九曲玄阴丹么?”阮威的嘴角缓缓掀起一丝笑容。“那倒也大可不必花这笔冤枉钱。阿石,你还不知道,日前虚无极掌门曾经同时向碎星、破月两派传下命令,要求此次在定天城拍卖会上,不择手段助焚天派拍下九曲玄阴丹!

    这九曲玄阴丹的药性与夏枯草相近,你说夏枯草给玄天派摘了,如今虚无极定是想以此物代替,作为他晋阶敛气级的辅助!到时这出钱出力的事,自然是焚天派那些弟子们出大头。

    虚无极这次也真是给逼得狠了,竟然连‘不择手段’四字都用出来了……不过,既然讲明是‘不择手段’么,那么我们倒是可以遵照他的命令,好好的大展一番手脚了啊……”在阮石尚未理解之前,飞快的取出冥灵玉珠,向那老者道:“我想将这卷轴刻录下来,行是不行?”

    老者忙不迭将卷轴抢回:“这如何使得?这可是重要的拍卖品啊!如今拍卖会尚未举行,万一给你散布到市面上,还有谁会来参与竞拍?不行,不行,这一个绝对不行。”

    阮威急切道:“我只刻录第一页,并且,我可以担保绝不向外泄露。这样,你开个价吧。”

    老者还是老样子:“这不是开不开价的问题!这涉及到拍卖场的规矩和利益啊!若是给别人知道,我们拍卖场如此不按规矩办事,私下出售客人和拍卖品的资料,信誉一失,将来还有谁敢来我们拍卖场?”

    阮威咬了咬牙,取出一个储物戒指,当场解除认主,没好气的扔在桌子上:“你看看这些够不够。”

    “哎呀,我都已经说过了,再多灵石都是不行的……”老者一面说着,却仍是指尖飘出一滴鲜血,很快就融入戒指中。随后神识一扫,瞬间喜上眉梢,面上却依旧维持着不情不愿的表情:“那好吧,不过记得只能是第一页啊!一出了这个门,也绝不能说影像是从我这里流出来的。”

    “知道了!你还真是啰嗦。”阮威肚里骂翻了天,同时将卷轴摊平,手中持着冥灵玉珠悬浮在上空数尺高度。玉珠散发出一层柔和的紫色光芒,将卷轴尽数笼罩在内,细看还能见到一层层细小电纹如刷子般在页面上不断过滤,随后大量的文字凭空从纸上浮起,在半空中形成投影,又呈三角状缩小,被吸入到了上方的玉珠中。

    “先生走好啊,欢迎日后再来。”老者在背后笑眯眯的送客。阮威则是肚子里一连串的腹诽。

    “为何要刻录下这卷轴的第一页,有什么深意么?”一出了拍卖场,阮石就忍不住问道。他可是亲眼见到父亲为了最后的这一笔交易,几乎一次就掏光了此行的大半积蓄。

    阮威哈哈大笑:“你看不出来么?嗯,这定天城中禁止斗殴,何况那叶姓小子身上是否真有剩余的秘典,谁也不知,没必要为了一件不确定的事冒这个风险。但是,我们不做,不代表我们也不能找别人做。我要将这小子身怀重宝的消息卖给黑市,到时不用我们动手,自然会有人去对付他!如果他身上当真还有秘典残卷,那我们再动手也不晚……这一招,就叫做‘打草惊蛇’!”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