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灵魂窥探
    “怎么都不说话?”叶朔等了一会儿不见二人应答,又再次开口道:“大家无仇无怨的,你们不惜违反城规来偷袭我,总得有个理由吧?我知道你们背后一定另有主使者,只要你们交待出这个人是谁,我自会放你们一条生路。”

    两人对视了一眼,还是没有人先开口说话。

    这时,黑衣傀儡师的衣袋内侧忽然发出明灭的光芒。叶朔眼神一动,不顾那黑衣人的愤怒挣扎,直接探手一阵掏摸,取出一块传音玉简来。此时那玉简的表面不断透发出一层淡黄色的光泽,显然是接到了新的未读讯息。

    叶朔打量了那人一眼,毫不犹豫的在玉简中注入灵力,就听到一声雷鸣般的咆哮轰然炸响,隔着一层玉简,都能感受到传音之人不加掩饰、呼之欲出的极致愤怒。

    “黑鹰,你这个废物!你说任务失败是怎么回事!那个小子身上到底有没有心法残卷?!”

    这声音嘶哑苍老,叶朔仔细分辨,身旁所识的人中,并无任何一人与其相符。

    只是此人的传音中似乎另具有一层灵魂压迫,在叶朔修习过远古心法,灵魂力量空前强大后,骤然听闻,仍是禁不住的心头掠过一阵寒意,仿佛有夹带着冰碴的飓风不间断的在向自己吹着。但这不适感仅持续了片刻,很快灵魂海洋中自动散发出一股暖意,将这阵极寒驱逐而去。

    但再看那两名黑衣人,在这声音的震慑下,却是已经噤若寒蝉,不住打着哆嗦了。

    既然正主自行现身,叶朔也就懒得再理会那两个黑衣人。手持着传音玉简,下一刻就尝试着注入灵魂力量,也传送了一道讯息过去:“你是谁?”

    这条讯息传出后,对面立时如石沉大海,再也没有任何回复了。

    好不容易才寻到的线索,就这么放走了么?叶朔皱了皱眉。

    不成!下一刻,他已经紧紧握住传音玉简,大量的灵魂力量如海浪般疯狂的灌入玉简,很快就搜寻到了那一道声音主人的灵魂烙印。

    “以玉简为媒介,逆向锁定他的所在位置!”叶朔也不知这一作战策略是从何得来,似乎这就是他早已驾轻就熟的能力一般,或许还得归功于那份远古心法。

    神识反复摹刻下,那道灵魂烙印已经被分解成了零散的光点,而叶朔自己的灵魂力量也在此时化整为零,将每一道魂力都贴附在一片灵魂光点上。接着游离的光点如同被一道无形的丝线拉扯一般,从各个角落各自朝正中聚拢而来。

    当灵魂烙印重新拼合完整的一瞬间,如同一双用灵魂聚成看不见的眼睛,穿梭了空间,在那神秘老者的心中张开,并能代入他的视角,短暂的打量四周的环境。

    四周环境一片幽暗,像是处在一个密室中。

    还未容叶朔详细观察,那神秘老者就似是察觉到了他的窥探一般,灵魂中猛地爆发出一股强烈波动,这股斥力几乎是立刻就将那叶朔以灵魂聚成的双眼打散,叶朔的灵魂力量也被强行抽离,重新灌注回他自己的意识中。

    面前景物翻卷扭曲,那间阴森的密室已是消失不见,眼前的依旧是熟悉的蓝天白云,和那两个黑衣人惊骇欲绝的脸。

    “被察觉到了啊……”叶朔叹了口气,“不过,我已经记住那股灵魂力量了!只要再花费一些时间,一定可以找到的……”一面神识再度逸出体外,一寸寸的在定天城中探测过去,街角,小屋,城区,坊市,坊市中的每一家店铺……尤其是不放过任何一处密闭的小房间。

    “近了……近了……能行!我能感觉得到……是的,就是这个方向……”

    那两名黑衣人瞪视着叶朔手中的传音玉简,虽然他没有明说,但精通各种暗杀隐匿之术的二人自然很清楚他在干什么。

    再这样下去,给他顺藤摸瓜的寻到黑市据点也只是迟早的事而已。

    二人双眼中都袭上一抹深沉的绝望,接着就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般,被面罩遮挡的齿关微一吞吐,很快就双眼暴突,周身也隐约出现了一种不自然的涨动之势。

    “那两人有动作了。”楚天遥提醒道。

    捆缚两人的雷咒与水咒是叶朔施放出的,与他灵魂相连,无需楚天遥提醒,此时这两人的变化自然是被他第一时间所感知到。

    还以为是对方要进行兽化变身,叶朔也不得不暂时停止了灵魂探测,暂时朝一旁退避。

    但下一刻,他就意识到,自己是多此一举了。那两人并非是要做什么绝死反击,而是悄无声息的将自己送上了死路。

    他们竟咬碎了口中暗藏的毒丸,一时鲜血自眼耳口鼻中不住涌出,身体在黑衣中飞速萎缩。

    没过一会儿,那两人已是完全化为了脓血,连一块骨头的碎渣都没剩下来,只余两件空荡荡的黑衣,如同无主孤魂一般,随风飘动。

    就在两黑衣人的灵魂气息完全消散的那一刻,叶朔手中的那一块传音玉简,和黑衣幻术师衣中的玉简,一起哗啦啦的碎成了满地晶莹。

    自然,其中暗藏的那一道灵魂烙印也同时被抹除了。

    四面被结界封锁的空间也顿时如水幕一般,渐次滑落,重新显现出的依旧是繁华的街道。

    如果有路人刚好途经此地,都绝对不会想到,就在不久之前,此地刚刚爆发过一场以命相搏的大战。

    “真是可惜,就差一点点就可以把那幕后主使揪出来了。”叶朔心有不甘。接着注视着那两件空荡荡的衣服,想到它们的主人死无全尸的下场,忍不住便是叹了口气:“他们这又是何苦?我又没想过要他们的命,犯得着为那幕后人做到这一步么?”

    叶朔也看得出来,这两人匆忙自尽,为的就是防止他根据灵魂烙印,继续追查下去。

    而他们刚刚被自己制服时,却是并未立刻寻短。

    从那玉简中收到的消息看来,是那名黑衣人此前曾传讯向对方求助,也许他们始终都是抱着希望,等待着援兵到来,然而直到最后一刻,他们都是未能等到主人派来的援兵。

    显然,由于任务失败,他们在主人的眼中已经势成弃子。而就算是这样,这两枚弃子为了掩护主人,也不惜舍弃自己的生命。即使是作为敌人,叶朔此时也不免有些同情他们了。

    “这一手出神入化的空间封锁,以及这失败后立时服毒谢罪的作风,再加上他们的雇主曾经提到的心法残卷……”楚天遥沉思了一下,道:“依我看,十有**,他们就是黑市的人!”

    “黑市?”叶朔一怔。虽然他对城中的规矩所知甚少,但作为长年混迹在菜场中的买菜行家,听多了街头巷尾的传闻,他自然也对黑市这个庞然大物有所了解。只是以他的生活圈子,倒也从未有过什么生意需要与黑市打交道。可以说,黑市距离他一直非常遥远,他更是从未想过,有朝一日黑市的人竟然会主动找上门!

    “可是他们为什么要找我呢?”叶朔还是百思不解,“我跟他们向来不曾有过任何交集,刚刚那个雇主的声音,我也可以肯定是完全陌生的,会不会是找错人了啊?”如果连黑市找错人都能惨遭池鱼之殃,那自己的运气可就真不是一般的坏了。

    “应该是冲着远古心法来的。”楚天遥若有所思,“如果我没有猜错,是拍卖场将你的消息卖给了黑市,并且,他们怀疑你身上另有残余的卷轴,也想借此机会,一并据为己有!”他们是第一天来到定天城,前脚刚从拍卖场出来,后脚就遭到了黑市的尾随偷袭,要说不是拍卖场弄的鬼,恐怕都不会有人相信!

    “什么?!”叶朔心中虽然也隐有怀疑,但经过楚天遥证实后,仍是感到难以置信:“他们可是大规模的正经商行啊!怎能如此不讲职业道德?”

    “哼,职业道德又怎样,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些大商行背后照样没有多干净。”楚天遥倒是很看得开。随后又似等着看好戏一般斜睨着叶朔:“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既然源头已经找到,是否直接杀去拍卖行寻他们算账?”

    叶朔想了一想,滔天愤怒缓缓平息,摇了摇头。

    “不,拍卖会在三天后举行,既然我们要参加他们举办的拍卖会,如果在这当口上跟他们发生冲突,万一他们怀恨在心,从中作梗,不肯老老实实的把九曲玄阴丹交给我们怎么办?就算当真要算账,也不急在这一时。”

    楚天遥倒是有些意外:“哦?看不出来,你何时这般有大局观念了?”

    “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眼下一切以救治顾问为最优先,至于我的个人荣辱,可以先放置一边。”叶朔答道。

    楚天遥听后不免惊叹,之前在玄天派,叶朔时常给他一种不谙世事,一根筋的印象,没想到这才下山没多久,他的心性就有了那么大的成长。

    叶朔走到那空荡的衣服旁,掏默一阵,取出两个鼓鼓囊囊的钱袋,在手中抛接了一下,为其中的重量满意的点了点头。

    楚天遥不由皱眉:“这也是不拘小节?”

    叶朔大大方方承认:“是啊,算上刚刚拍卖场付给我们的定金,这些钱加起来,应该可以买得起之前‘天下第一’药坊的润魂浆液了。”见楚天遥面色古怪的看着他,忍不住笑道:“楚师兄,你就别掩饰了,你刚才都不惜拿封狱剑交换了,我知道你是真的很想要那润魂浆液了。”

    之前在坊市上,当那老板报出天价后,楚天遥曾经脱口而出:“那么以物易物如何?”并当场取出了封狱剑。

    封狱剑是他第一次下山完成任务之后,了尘道长亲手赠予。此物对他而言,不但是一件战斗不离手的兵器,更是一种纪念。

    只是由于云星大师忽然出现,引得坊市中一片喧闹,他的声音也轻易的被淹没在了一片欢迎云星大师的浪潮中。等到人群散尽,他却是无论如何都没有勇气再说一次了。本以为无人知觉,没想到却是被叶朔听到了。

    “而且,那润魂浆液应该是为云珠师姐购买的吧?那我就更是义不容辞了!”

    此时杨云珠的声音透过灵魂,在他心中响起:“叶师弟,还是不必了吧?怎好让你和天遥为我破费?何况你们就要参加拍卖会了,这笔钱说不定还能派得上用场。手上的底金越多,底气也才越壮啊。”

    叶朔回应道:“云珠师姐,我已拜师入门,你是我师姐,这一次就算是我送上的一份见面礼吧!况且在拍卖会上,我需要的也仅是九曲玄阴丹,只要手上的钱足够支付这一物也就足够了。其他的东西就是再好,跟我也没有什么关系。”

    听了叶朔的话,杨云珠心下一阵感动。想到之前自己因为感受到天苍兽的气息,而对叶朔产生惧意与疏离,又是一阵愧疚。

    “好,叶师弟,那这笔钱就算是我借你的。”最终楚天遥也不推辞,下了决定。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