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小波折
    人流熙攘的大街上,阮威和阮石正是一身蓝衣,疾步而行。忽然传音玉简发光,阮威翻手取出,匆匆扫了一眼,脸上随即显出一丝不屑的冷笑。

    “集气级?我起初说他是蓄气一段不假,但我也告诉过你,他是通过高明的敛息术隐藏了实力。你不是自己判断那小子的真实实力不低于凝气级么?竟然派两名集气级去对付凝气级,我看你真是脑袋被门挤了!这是你自己的决策失误,与我何干?”

    “你!”鹜先生被气得身体都止不住的颤抖。尽管如此,他却是有苦说不出,毕竟当初也是自己为了多收取一笔赏金费,才假称目标是凝气级高手,实际上他根本没把对方当回事。

    如今若是公然质问,必然掀出自己恶意抬价,这究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万一他们在外头大肆宣扬,这黑市的招牌可就给自己扫了。但要他将这么大一个闷亏不声不响的埋头咽下,他也实在没有那么好的气量!

    黑市的资源并不是家族提供,都是他自己在市面上网罗好手,一兵一卒的训练起来的。每培养一个顶尖杀手,所花费的都是一笔海量资源,一想起这次的损失,他就怄得心都在滴血。

    “无论如何,这总是你提供的资料不够完整,才会发生这样的事,你必须负责赔偿我的损失!”

    “赔偿你的损失?”阮威一声冷哼,“那我问你,心法卷轴到底得到了没有?”

    “你还有脸说!”不提这个还好,一提之下鹜先生就更是暴怒,“那小子身上根本就没有心法卷轴!你全凭推测……”

    “哦?”阮威不慌不忙的注入讯息,“既然没有得到心法卷轴,那就是你们的任务并未完成。你还敢来找我赔偿损失?我还要叫你退还我的赏金,以及赔偿我贻误工时的赔偿费!你要知道,此事就算你们不做,我同样可以出钱找别人做。但正因你们办事不力,等那小子离开了定天城,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你自己说,你该不该负这个责任?”

    “阮威!你无耻!”鹜先生破口大骂,“你全凭推测,这任务根本无法完成!……”

    “就算是无法完成,难道不该是在最初交易时,就经由您老明断么?当初既然是你判断失误,出了黑市的门,那就对不住,财货两讫,怎容食言?”

    离开了那间阴气森森的密室,阮威自然不会再给鹜先生任何面子。

    就算自己在对方那边留下过灵魂烙印?无所谓,那玩意儿弄不死人。这从如今鹜先生只能空自发火,却不能采取任何行动来令他痛不欲生,就已经表明得很清楚了。

    “阮威,你不要嚣张,我知道你是定天山碎星派的长老!你今天要是不老老实实把款子给我送上,他日我定会亲自到碎星派登门拜访!我要当面向贵派掌门去讨,还要问他如何让这样的人做长老,我要你从此在碎星派颜面扫地!”

    面对鹜先生咬牙切齿的威胁,阮威依然是不屑:“如果鹜先生当真大驾光临,敝派上下当然欢迎之至。只不知,黑市一向是在见不得光的地方做生意,几时也有胆子,敢公然站在太阳底下了?”

    这一句讯息送出,阮威就收起了玉简,无论鹜先生再如何暴怒咆哮,也不再回复了。

    “哼,那个老狐狸,想敲我的竹杠,他还早了十年!”

    “父亲真是英明神武,神机妙算。”阮石跟在阮威屁股后面,狂拍马屁。

    自从被黑市的人盯上,叶朔与楚天遥再也没了兴致逛坊市。

    去药坊匆匆买回了润魂浆液,就一路径直回了所住的客栈。

    可即使回了客栈,叶朔也没能好好休息。本来探得了九曲玄阴丹的消息,也有了去拍卖场的本金,一切都是顺顺利利,但现在却突然半路杀出黑市的人,之后还不知会遇上什么刁钻麻烦的事情。

    只要一刻拿不到九曲玄阴丹,叶朔心里的石头就一刻落不下地。

    在客栈几乎足不出户呆了三日,终于等到了拍卖会开始的日子。

    天还未亮,叶朔就已经出发。走到那熟悉的湖边时,还没有多少人。稀稀拉拉的人群在湖边三三两两驻足着。显然会场还没有开门。

    “没想到有人和你一样心急。”楚天遥从后面跟上来,“拍卖会场的座位号已经定下了,来得这么早也没有用。”

    “我知道。”叶朔望着已从湖面升起大半的太阳说道,“没有想到这里的日出这么美。”他没头没脑回了这样一句话,反倒让楚天遥不知怎么接话下去,索性走远了,不再理会叶朔。

    叶朔独自一人蹲在湖边,静静地出神。只希望,此行一切顺利。

    嗯?望着水面的叶朔忽然感到一阵奇特的灵魂感应,不像是人,而是某种生物的,并且,是在这湖中。

    叶朔仔仔细细查看着湖水,湖水清澈透明,能一眼望向几百米深,然而里面却是连条鱼也没有。

    奇怪。叶朔深信自己的灵魂感应不会出错。

    正当他换了一个角度时,突然发现,通过阳光的折射,有一种近乎透明的生物在湖中游动着。它们好似轻纱一般,不加留意,根本不会被注意到。透明纤薄的身体在水中优雅的浮动着,好似月下起舞的仙子。

    这种生物他还从来没有见到过,叶朔看得啧啧称奇。

    “叶!朔!”就在此时,一声爆喝从他背后响起。

    叶朔都不用回头,光是听声音就知道来人是谁了。当初叶朔还觉得碎星派的付清老是阴魂不散的缠着他,现在看来,老是阴魂不散的缠着他的应该是焚天派的……那个谁才是!

    想不起他叫什么了,叶朔也不准备去想,直接不理他,站起身来离开。

    “呵呵,是不是看到爷怕了。”郭阳云拦在叶朔身前,“我说,这九曲玄阴丹你想也别想!迟早是我的囊中之物。”

    本来,叶朔是真的懒得搭理他,郭阳云对他而言,就像走路时沾到裤腿的垃圾,甩掉都来不及。但是听到了“九曲玄阴丹”,叶朔顿时没有往日待人平和的态度。

    “滚开。”叶朔平静的双眸中隐隐透着怒火,“不要再妄想觊觎九曲玄阴丹,否则你会付出代价的。”叶朔尽量克制自己的情绪,在真正拿到九曲玄阴丹前,他不想节外生枝。

    “哼。”定天城中不准私斗,郭阳云也不会傻到真的去和叶朔动手,只是他一看到叶朔就心里不爽,想狠狠戏耍他一番。

    正巧叶朔站在湖边,郭阳云心生一计,几乎是立马跳到叶朔跟前,抬起一脚就往叶朔身上踹。

    郭阳云这一脚虽然快,但叶朔早已注意到了,他本能的朝后一退,但后面正是深不见底的湖水!

    随着重心下降,叶朔的衣服几乎要贴上水面了。躲不掉了吗?叶朔叹了口气,那就只能对不起一下岸上的人了。

    只听“轰隆”一声,岸上的某处地方忽然湖水倒灌,一道水柱冲天而起,而后再次落入湖中。这一切发生在片刻间,岸上的人还未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就被水花溅了一身。

    然而这场人造雨的罪魁祸首,叶朔却一滴水也没沾到。

    原来当时叶朔眼见自己要掉入水中,一想到到时浑身湿透的自己就觉得心烦,当下心念一动,“风!”叶朔使出风咒,一阵强力的飙风自他体内涌出,吹响湖面,叶朔由此接着风的反力从湖面弹到岸上,并在周身施加了一层灵光盾,不让水花溅到自己。

    但岸上的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尤其是郭阳云,由于离湖面最近,他浑身湿透,就像刚从水里捞上来的,狼狈不堪。

    “都是这小崽子干的!”郭阳云指着叶朔大喊。

    叶朔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这些无辜路人,当时他心里一急,没有掌握好力道,似乎有些用力过猛了。

    “那边的小子!你想怎么办?我们还等着去参加拍卖大会呢!”已经有人向叶朔发难了。

    “这……”这叶朔的确没有想过,他脑子快速转动着。对了,现在的自己已经能够熟练的操控五灵元素,不如使用火咒,将它攻击的力道控制住,把岸上人们的衣服烘干怎么样?

    想到这里,叶朔连忙把想法说了出来。

    有人表示同意,也有人不屑。更有一个穿着锦衣的汉子嘲讽道:“小子,你以为你是谁。说得到容易,你能做得到!?呵,我是第一个不信!”

    叶朔懒得和他理论,只是默默的召唤起了空气中游离的火元素。

    岸上的人湿透的衣服,开始逐渐升起一层层水雾,衣衫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干。看来是方法奏效了,叶朔暗想。

    而那锦衣汉子显然也注意到了,可大话都已经说了出去,为了保全自己的面子,锦衣汉子故作不屑道:“这有什么了不起!是个人都可以做到!我也可以!”说完,他开始双手结印,喝道:“火咒!……啊!”

    那锦衣汉子身上先是窜出小小的火苗,而后忽然变成了一道火龙,火龙顷刻席卷全身!

    “噗通!”锦衣汉子惨叫着跳进了湖里……看来想要控制灵技的释放力道,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去远处遛了一圈的楚天遥正巧回来了,他疑惑的看着叶朔问道:“怎么有人掉进湖里了?”

    “可能他太热了吧……”叶朔耸了耸肩,“不说这个了,楚师兄,拍卖会快开始了!”

    不再理会路人,叶朔与楚天遥径直走向通道的门口,拍卖场为了保证客人的安全,会每人发一套从头包裹到脚的黑袍,可以自己选择穿或不穿。

    叶朔和楚天遥自然是选择穿上了。

    通过长廊,叶朔再一次来到了湖底。拍卖会即将开始,青铜门前不再是站着一排彪形大汉,而是站着整齐一划的美貌侍女。侍女们虽说算不上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但也姿色过人。穿着雪纺纱衣,腰肢扭动,看得让人心生邪念。

    检查过了座位号,其中一位最为貌美的侍女走出来,一路恭恭敬敬带着叶朔在湖底建筑群中穿梭。走过一片低矮地带,来到一个巨大的圆形会场,侍女做了个“请”的手势将他们带到了席位上。

    看到那宽敞舒适的椅子,叶朔毫不犹豫地坐了下去,果真这拍卖场真是财大气粗。看了看前方,并不是所有会场的椅子都那么宽敞的,离拍卖台越远,座位越是不好。

    而叶朔的座位几乎是紧挨着拍卖台的。

    “请问,我的座位……”叶朔刚想开口,一旁的侍女像是看出了什么,但是又很吃惊:“先生是我们拍卖会的特级贵宾啊!”

    我什么时候成了特级贵宾?叶朔心里疑惑,难道是因为自己在这儿卖出了御魂心法?这么想倒也不无道理。他们说我是贵宾我就是贵宾吧,叶朔可不想跑到远离拍卖台的普通席位上,去人挤人。

    在侍女退下后不多久,拍卖会场突然灯光一灭,只留拍卖台上一束银光。

    要开始了!叶朔的心也跟着紧张起来。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