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拍卖会开始
    “作为一年一度的拍卖大会,各位远道而来的朋友们想必已经期待已久……”台上的白发拍卖师眉飞色舞。

    不过这些客套话,叶朔根本没兴趣听。可这拍卖师却是像专程在和叶朔作对一样,东拉西扯讲了一堆,从上一届的拍卖会盛况讲到上上届拍卖会盛况,还有上上上届最高价卖出了什么东西。

    过了许久,那白发拍卖师这才说道:“我宣布,定天城拍卖会,现在开始!”

    经过这白发拍卖师一通废话的轰炸,反而让叶朔静下来心。既然心急也急不出什么,不如既来之则安之。

    拍卖会前期大都只是一些小物件,并没有特别引人关注,直到开场许久,气氛才渐渐开始热烈。

    “这一套阵法棋盘,是有名的阵法大师‘弘深大师’花费数年苦功,精心推演而成。依据阵旗排列方式的不同,所能产生的阵法效果也不同。目前已知共有108种阵法组合,有兴趣的炼器师朋友,买一套回去尝试研究一下也是不错的。

    而其他的修灵者朋友,这阵法在战斗中,可是一种相当不错的辅助道具,在困敌和自保方面都有奇效,紧要关头说不定就让您多了第二条命!千万不可错过!”

    拍卖师说完,台下立刻有人竞价。

    加价声不绝于耳,但绝大多数人只是稍稍往上加一点,显然这套这一套阵法棋盘还没有值钱到让人哄抢的地步。

    “这一套傀儡,是有名的傀儡大师‘茂学大师’的心血结晶,傀儡师朋友绝对不容错过!这套傀儡材料特殊,刀枪不入,水火不侵,质量绝对有保证,并且敌人绝对难以破坏。不单如此,傀儡内部仿造人体,构建出了上千条脉络,操纵时只要灌输灵力,便可以瞬间沟通所有的脉络,使傀儡像真人一样活动起来,操作简单,容易上手,且省去了初学者操控引线的障碍,大家还在等什么,千万不要错过啦!”

    拍卖师依旧大声吆喝。

    台下群众也很配合的连声加价。一派火热气氛。

    一连拍卖过数件商品,拍卖师开口必称“这是某某大师的作品”,而台下也果然掀起一阵又一阵的竞拍热浪。叶朔双手托腮,却是听得昏昏欲睡。

    “唉,为什么介绍拍卖品的时候,一定要把制造者放在首位呢,难道不应该把重点放在拍卖品本身的优势上么。”叶朔哈欠连连,他本来还想强打起精神继续听听,奈何这几天他总是神经紧绷,今天早上又起得特别早,实在有些撑不住。这拍卖场昏暗暧昧的灯光更是加剧了这一情况。

    “有道是人的名,树的影,那些外行的买家,根本就无法判断一件商品好与不好,这时如果在商品前面加一个名人头衔,哪怕此人是他闻所未闻,只要听到那‘有名的大师’称号,就会觉得质量有了保障,也才敢放心购买,价格才能水涨船高。只是一种充分利用‘名人效应’的销售手段罢了,你看看他们拍卖出来的价格就知道了,那些买家的确很吃这一套。”楚天遥略带几分不屑的解释道。

    “唔,可是我倒是觉得,这是一种很不负责任的行为啊……”叶朔上下眼皮直打架,但还是强撑着回答楚天遥。“如此一来,那些买家到底是冲着拍品本身去竞拍,还是仅仅被一个虚无的头衔牵着鼻子走呢?”

    楚天遥则有些不耐烦:“行了,这也不关我们的事。修灵界一向强者为尊,在你默默无闻的时候就是蝼蚁,要打抱不平,也先把自己的实力提升上去再说!何况那些人既然能得到大师称号,想来也的确是有一些实力的,他们的追捧者也不是瞎子。”

    “呼呼……”楚天遥一通说完,叶朔却没有回他话。想来是觉得自己说的很有道理,所以叶朔才不再反驳了。楚天遥心里这样想着,却在望向叶朔的位置时,发现叶朔已经闭上眼睛,舒服的睡了起来!

    “叶!朔!”楚天遥努力克制自己想要打人的冲动,“你怎么睡了!”

    “嗯……师兄,等九曲玄阴丹出来了,记得叫我。

    ”叶朔含糊不清地说着。

    “……”楚天遥再也不想理他了!

    才两件拍卖品拍走的时间,叶朔就自动醒来了,他的体魄异于常人,无论是灵力还是疲劳度都恢复的十分迅速,刚才的一下休憩,已让他精神满满。

    醒来的叶朔四处张望着,“楚师兄,你怎么了?”叶朔注意到楚天遥的异样。

    “那边的两个人……”楚天遥的眼神一直停留在坐在他们右前方的两人身上。那两人虽然也是一身黑袍,且拍卖过程中极少出价竞拍,但楚天遥总是隐隐约约的觉得这两人带给他一种说不上来的熟悉之感。直到前一刻他才终于弄清了这种异样感的来源:“我认得他们修炼的功法!那应该是破月派的人,不会有错……”

    “破月派?”叶朔皱了皱眉,“我听师父说过,他们和焚天派一样,都是玄天派的敌对门派。”正式晋为核心弟子后,了尘道长闲暇时也曾向他说起过不少的忌讳,以及七大门派之间的分布关系,如今的他,倒也不至于两眼一抹黑了,什么也不懂了。

    “嗯,不知道破月派的人来这里干什么。不过如今焚天派的人也是在这定天城,郭阳云也曾说过,虚无极对九曲玄阴丹的竞拍下了死命令,没准他的这些爪牙们也不会安分。也或许这破月派出现和九曲玄阴丹并无相干,但无论如何,总还是小心为上……”

    “也是。”叶朔点点头。

    拍卖会前期实在没有什么吸引叶朔的东西,他也就好奇的东张西望,最后把目光定格在了右首的一名少年身上。这少年几乎每次拍卖,都会举牌加价,最终却总会在即将拍出结果之前适时的收手,以几百灵石之差与拍卖品失之交臂。叶朔在边上看着,都是止不住的为他可惜。

    “这位兄弟,你的运气还真是不好啊!竟然连拍了这么多件都没抢上!”当那少年再一次在临门一脚时错过了某件号称不买后悔的商品时,叶朔终于忍不住拍了拍他的肩,感叹道。

    “啊?”那少年对有人来跟他搭话显然很意外,半天才反应过来,神色有些不自然的干笑了两声:“哈……哈,是啊。”

    “不是我说,修炼讲究‘贪多嚼不烂’,这拍卖也是一样。”叶朔见那少年支支吾吾,更料定自己的判断不假,于是自说自话的摆起了师长架子:“你要是每件东西都想要,身上又没有足够的灵石,这只会导致你每一次竞拍时都会心有顾虑,最终就什么都拍不到。这人啊,太贪心是不好的,你到底有没有一个固定的目标呢?还差多少灵石?如果不是太多的话,我可以先借你一点。”

    “这个……不用了吧……”那少年冷汗直流,“其实……其实我是这拍卖场的……”

    “嗯?拍卖场的什么?”叶朔好奇的凑过身子。

    一旁的楚天遥却已经听出了端倪,冷哼一声把他拉了回来:“别再跟他废话了。他是这拍卖场雇来的托。”

    “你是拍卖场的人?”对于“拍卖场雇来的托”这几个字,明显叶朔把重点放在了“拍卖场”上而不是“托”上,“那你知不知道一些拍卖场的内幕!?我听说他们会和黑市做交易?啊,当然这只是听说!”

    “我……这……”那托少年被叶朔问的一愣一愣的,半天回了一句:“我不知道啊。”

    叶朔看了看这少年有些傻愣的模样,显然以他的级别是不会知道拍卖会场的暗中交易了,也就没有在继续追问,反而对这托少年说道:“放心,我不会把你的身份说出去的,但是你得帮我一个忙,你和你的同伙,不能在拍卖我想要的物品时胡乱加价,否则……”

    “好好好!”托少年忙不迭地点头。

    “你也开始学会威胁人了?”楚天遥摇了摇头。

    “不。”叶朔一本正经的说道,“这叫给自己减少竞争对手。”

    “此丹名为‘五行灵紫丹’,出自着名的炼药大师云星大师之手。云星大师的名头,想必在场诸位都是听说过的。”拍卖师介绍还未说完,台下已是人声鼎沸。

    果真叶朔也被吸引过去了,他刚进定天城的时候就与云星大师打了个照面,更何况他体内还有云星大师留下的本命烙印,想到这个叶朔就有些哭笑不得,这云星大师难不成是想收自己当徒弟么。

    还记得那天定天城里的人对云星大师的拥戴,叶朔也正想看看云星大师炼出来的丹药究竟有多厉害。要是真有传闻中那样厉害,那是不是……可以让云星大师直接炼出天魔化气散的解药来?叶朔脑中忽然有了这样的想法。

    “这‘五行灵紫丹’的功效可不得了,众所周知,天地万物皆由五灵元素组成,而各大灵技皆有五灵元素相对应,每修炼一种灵技,都需要不同的功法,若要提升灵技,则也需要不同的丹药。

    可这‘五行灵紫丹’却不同,无论是修炼何种灵技,都可用这‘五行灵紫丹’进行提升!这‘五行灵紫丹’可以说是打破了各大灵技之间的壁垒!

    这可是云星大师潜心多年研究而得出的成果啊!”

    拍卖师这话一说,台下一片夸赞声。

    “不愧是云星大师!”

    “这真的是只有云星大师才能炼出的丹药啊!”

    “这倒是有点意思。”叶朔心里想着,不过早在对战天苍兽时,他就已经悟出了五灵元素的相容性,之后的战斗更是能够把灵技中的各种元素融合在一起,所以对他而言,这云星大师潜心多年研究而得出的成果,他早就已经得出过,并不会像台下其他人那样大惊小怪。

    台下众人将云星大师夸完一通后,就连忙带着炽热的眼神望着“五行灵紫丹”。拍卖师一见这情景,也心下了然,笑眯眯的眼中划过一丝狡诈:“当然了,此丹药当前只有一颗,价格自然是……”一挥手:“拍卖底价,五十万灵石!”

    这回轮到叶朔吃惊了:“五十万灵石?”在“五行灵紫丹”之前的拍卖品,大多都起价一两万灵石,最贵的也就六万灵石,更别提一开始那些只有几千起价的拍卖品了。看来这云星大师的名头确实响亮。

    台下买家却并没有感到这样的起价有什么不妥,纷纷开始加价。

    看着“五行灵紫丹”的价格一路上涨,叶朔撇撇嘴:“要是我也会炼丹就好了,说不定这‘五行灵紫丹’还能早问世一些。”

    “六十万灵石!”身边的托少年已经开始尽心尽责的工作了。

    “七十万灵石!”听得这猛然飙了十万的价格,叶朔微微抬头,略感惊诧的目光停留在了一名坐在他前面的黑袍人身上。这人的声音听起来,明显年龄不大。

    这七十万灵石的价格爆出来后,许久没有人加价。

    看来这“五行灵紫丹”要被前面的那少年买走了,叶朔心里想着。

    “七十五万灵石!”有人再次开始加价,而且声音坚定,显然是志在必得。

    “八十万灵石。”那少年毫不犹豫的继续加。

    “长老,一枚五行灵紫丹,出价八十万已经相当高了,再朝上加价,可就有些不值了啊?”那中年人身旁开始有人低声劝说。

    “八十二万灵石。”那中年人沉吟半晌,报出了最后一个价格。

    之后那少年却是再也没有加价。

    “八十二万灵石,成交!”拍卖师敲了敲桌上的锤子。

    看到这熟悉的一幕,叶朔眼中陡然被一抹兴奋填满。凑上前自来熟的拍了拍那少年的肩:“兄弟,你也是这拍卖场雇来的托?你的技术可真不错!价格加的恰到好处。我边上也有一个你的同行,你们是一起的吗?”

    在他这一番兴致勃勃的询问下,前方那少年却是回过头,两道冰冷的视线自黑袍下放射而出,眸中满是杀意。

    “唉,听说有的托被揭穿后都会恼羞成怒。”叶朔回到座位中,拍了拍身边托少年的肩,“你的这个同行不太好惹啊。”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