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天香魔骨
    “众所周知,这‘天香魔骨图’是灵界大陆的一处天成险地,‘天澜秘境’的内域地图。持有此图者,在‘天香魔骨域’中虽不敢说是畅通无阻,但至少也是来去自如!”

    那拍卖师在台上口沫横飞的介绍着,“并且图中另附有诸多机关注解,以及隐藏宝物的开启地点,可以说5年后天澜秘境开启之时,今日成功拍卖下此物的朋友,一定会是最大的赢家!那么,想必大家都已经等不及了吧?那我也就不多废话了。起拍价,三十万灵石!”

    “我出价,四十万灵石!”几乎是在他话音刚落,台下立时就有人紧跟着喊价。

    “四十五万灵石!”另一位络腮胡子的大汉也不甘示弱。

    “五十万灵石!”一名坐在角落里,面容阴冷的年轻人冷哼了一声,也不慌不忙的举起手中的号码牌,同时张开手指,做出个五的手势。

    “天香魔骨图……”阮威按了按腰间的储物袋,“根据我的了解,此物应该是这场拍卖会的压轴大戏啊!怎么这么早就拿出来拍卖了?算了……反正无论如何,不计血本也定要拍下来!先由得他们去争,等那些人都争得差不多了,我再出手就是……”

    “怎么回事?!”原本呈烂泥状瘫在椅子上的郭阳云猛然坐直,焦急的翻看着手中的拍卖品介绍册,“下半场第五个拍卖的,应该是九曲玄阴丹才对啊!怎么变成了那个什么图?在我打瞌睡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九曲玄阴丹现在怎么样了!”

    一想到回焚天派后,虚无极若是知道他由于贪睡,错过了九曲玄阴丹的拍卖,定然会把他碎尸万段,挫骨扬灰,他就忍不住狠狠打了个寒颤。

    “大师兄放心,我们一直盯着呢,九曲玄阴丹还没有拍卖,可能是临时调整了顺序。不过那天香魔骨图,可同样是难得的宝物啊?大师兄,咱们也出价吧!”晋鹏宽慰了一句,紧接着又忍不住把目光闪闪发亮的投向拍卖台上的天香魔骨图。

    “是啊!以前听掌门提到过天澜秘境,这天香魔骨图的价值可丝毫不亚于九曲玄阴丹!如果能顺利拍到此物,那可是锦上添花啊!大师兄快出价吧,再不抓紧就来不及了啊!”高畅也着急的拉着郭阳云的衣袖。

    “哦。八十万灵石!”郭阳云还没回过神来,就在两名师弟的鼓动下匆忙报出了一个高价,这才来得及细问道:“此话当真?不过掌门什么时候提到过那个图了?我怎么没有印象?”

    “这……可能当时大师兄又在打瞌睡吧……”晋鹏一脸黑线,“这天香魔骨图……”他无奈的开始向郭阳云介绍。

    “刚才出价的……是焚天派的人没错!师姐,怎么办,这天香魔骨图我们还拍不拍?”破月派的一名男弟子低声向身旁的女弟子询问道。

    那女弟子稍一沉思,就咬了咬牙,断然道:“拍!此番那九曲玄阴丹无论如何都不能让给焚天派。既然如此,得罪他们一次是得罪,得罪两次也是得罪!还是先把这地图拍到手再说!况且这一次墨凉城不在,焚天派来的只有以郭阳云为首的那几个窝囊废,就算拍卖会结束以后他们想来寻衅算账,咱们也未必便怕了他们!”

    “八十五万灵石!”那男弟子得了女弟子鼓励,也开始出价。

    “唉,这天香魔骨图,看来还真是个好东西啊。”叶朔虽然对天澜秘境不甚了然,但是从那拍卖师方才的介绍,以及场中众人的热切反应,这是在之前的拍卖中都没有出现过的,连云星大师的丹药都比不上,对这宝物的珍贵性也是可见一斑。

    此时他正一手托着号码牌,另一手死命按住自己想要举起号码牌的手:“真是好想买,但是买了这个,就买不起九曲玄阴丹了,就没办法救顾问了,不能买,不能买,忍住……忍住!”

    对于修行不足的人而言,即使拥有了这“天香魔骨图”,虽能躲过一些奇险要地,但还是无法敌得过天澜秘境内的各色妖物,要这图纸何用?若是强者,自然能在天澜秘境内畅通无阻,来去自如,要这图纸何用?

    楚天遥对叶朔的纠结反应不屑。

    这小子果真是个穷光蛋!看他那寒酸样子,也想要这“天香魔骨图”,还是先把他自己给卖了看看能值多少钱吧。不过看他那副想要买又买不起的模样,真是解气!

    祈岚对叶朔的纠结反应不屑。

    这时那名自称是“被拍卖场雇来的托”的少年也回来了。

    “诶,你到哪里去了,怎么现在才回来?”叶朔立刻热情的转头跟他搭话。在上半场的拍卖会上,因为没出现什么让他感兴趣的东西,他几乎一直在跟这个托探讨“托的学问”,短短一上午工夫,已经建立起了深厚友情。

    当然楚天遥被他们两个在耳边叽里呱啦说个没完没了,烦的不胜其扰,不断地告诫自己,冷静,冷静,冷静!

    “嗯,刚刚出去四处兜兜,放松放松,顺便买了几罐茶水。给,你要不要?”那托少年一边说着,冲叶朔晃了晃手里的茶水。

    “好啊!”叶朔不疑有他,开心的接了过来。

    祈岚的嘴角不易察觉的划开了一抹笑容。

    这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中。刚刚他一从拍卖场负责处出来,又在走廊中溜达了一会儿,盘算着如何才能不让叶朔拍到“九曲玄阴丹”。

    祈岚平日里研习炼丹制药,还没搞过算计人这种歪门邪道。寻思半天,只想到一个下三滥的手段。不过有总比没有好,下定决心,祈岚忙去拍卖场里专门卖一些卖零食和茶水的小商店里,买了几罐茶水。

    往回走的时候刚好碰见那个托少年,祈岚就给了那托少年一笔钱,让他回去的时候,把茶水交给叶朔。

    当然,那茶水里自是加过一些“佐料”。为求稳妥,不让人怀疑,他还专门给自己也准备了一罐。

    “记好了,白色这罐是他的,红色这罐是我的。你重复一遍。”祈岚把托少年拉到一边。

    “喔……白色这罐是你的,红色这罐是他的。”

    “不对!”祈岚一挥手,一串亮蓝色火花在那少年手上炸开,你怎么那么蠢,难怪只能当个托!

    “会痛的这只手里这罐是他的。不痛的手里这罐是我的,这下懂了吧!”

    祈岚的回忆结束,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叶朔痛苦倒地,捂着肚子大叫的场面了。哈哈,光是想想就能笑出声。

    “你呢?”那托少年向楚天遥示意。

    楚天遥正眼也没看他,只是冷冷一摆手以示拒绝。在他一贯的认知中,跟这种职业的人多说一句话,也是跌了自己的身价。

    “唔。”那托少年又推了推叶朔,再指指祈岚:“能麻烦你把这罐茶水交给他吗?”

    “给他?”叶朔撇了撇嘴,“他那么凶,还是不要了吧!”

    “这……”那少年听了意料之外的回答,登时表情一滞,竟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了。

    “这个白痴!是把我教他的东西都忘了么!”祈岚暗暗咒骂。但他现在却不得不为那个托少年救场。黑着脸转过身,硬邦邦的吐出两个字:“谢谢!”接着几乎是用抢的,从叶朔手里夺过茶水,又向那少年恶狠狠的道:“小子,算你识相,我会替你保守秘密的!”

    “喂!你这个人怎么抢东西啊!”叶朔很生气的喝道。又问那托少年:“你干嘛这么怕他?他说帮你保守什么秘密啊?”

    “啊……是这样的……”在祈岚主动的引导下,那少年也终于记起了他们事先商定好的台词:“他说只要我给他买一罐茶水,他就不把我是托的事情告诉其他人。”

    “有什么了不起的!”叶朔一听更愤愤不平,在后边咣咣地踢着祈岚的椅子:“你自己不也是个托么?神气什么?”

    祈岚顶着云星大师独门弟子的身份,走在外头一向是前呼后拥,追捧不断,待遇俨然就是个“小云星大师”,定天城出色的炼药师。

    今日却几次三番被叶朔顶撞,先怀疑他是拍卖会雇来的托(虽然这事怪不了叶朔,他本就在做和托一样的事,但他素来众星捧月惯了,评判事情向来只依自己的标准,他认为自己不是托,只是在帮自己的师父把丹药卖出它们应有的价格。)

    现在又直接骂他,早已是恨得咬牙切齿,但此际却不得不装作神色如常,瞥一眼手中的茶水,罐子在灯光下的确呈现出微弱的红色,这才放心的打开盖子,喝了一大口,又故意做出很美味的样子。

    叶朔看祈岚那副模样,顿时也感到喉咙一阵干燥。毕竟之前跟那个托少年聊了好半天,他还滴水未进,于是也连忙打开盖子。

    “哼,喝吧!喝吧!喝完了给我乖乖的滚到厕所去!”祈岚暗暗得意。这泻药发作的时间他精心算计过。大约会在一个半时辰之后发作,按照估计,刚好就是在九曲玄阴丹临近拍卖的时间!

    身为炼药师,这点根本难不倒他,只是不知道云星大师得知他的这位独门弟子,将所学药物知识用在这方面,他会作何感想。

    至于楚天遥这边,祈岚也另有一套后备计划应付。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