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这位道友,稍后在拍卖九曲玄阴丹时,能否帮忙抬价一次?”祈岚散开神识,开始向附近的一人传音。

    “嗯?”那人不知是谁在向自己传音,也狐疑的传音过来:“为什么?我并不需要那玩意儿。”

    “只要抬价一次就可以了!我也会号召这里的其他人一起帮忙抬价,万一真的运气不好砸在您手里,我一定支付全额款项。拍卖会结束之后,无论事成与否,我都会给您一笔可观的报酬!”祈岚再次传音道。

    “你是什么人?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那人还有些疑虑,但似乎也是为祈岚许诺的那笔报酬暗暗动心,停了停又传音道:“就算你说的是真的,但是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完事以后万一你不给钱,我上哪找你去?”

    祈岚心下偷笑,又故作镇定继续传音:“在下是焚天派郭阳云!我的名字你总该听说过吧?”呵呵,郭阳云你敢算计我,那我现在也算计你!祈岚心中升起一股报复的快感。

    “焚天派?焚天派的名声可不怎么好啊……”那人似是沉思了一下,“也罢,反正跑得了和尚也跑不了庙。到时候你要是不给钱,我就直接上焚天派寻虚无极掌门去讨!”

    听那人这么说,祈岚松了口气,又开始给下一个人传音。其中有些人受不住诱惑答应了,虽然还是拒绝的人比较多,但是毕竟他传音的基数大,所以答应帮忙的人还是积累到不少了。

    “哼,这样一来的话,那九曲玄阴丹一定可以被哄抬出一个天价!后边那个小子是无论如何也买不起了……至于报酬?就让他们问郭阳云去讨吧!”

    “一百五十万灵石!”此时的郭阳云一无所知,仍然在为天香魔骨图奋力喊价。

    “大师兄,刚才一直在跟我们唱对台戏的已经确认是破月派的人无误!”晋鹏话中带着怒气,“刚才我尝试与他们传音交流,亮出身份想让他们放弃竞争,但他们不仅没答应,还言词挑衅……”

    “可恶!这帮不长眼色的东西!他们一定是看凉城师弟不在,就以为我们好欺负!”高畅气得直想打人。

    “又是墨凉城!”郭阳云立马成为三人中最生气的那个。抬起手各自一个暴栗:“让你******再提墨凉城!让你******再提墨凉城!”

    “这位道友,稍后在拍卖九曲玄阴丹时,能否帮忙抬价一次?万一真的运气不好砸在您手里,我一定支付全额款项。拍卖会结束之后,无论事成与否,我都会给您一笔可观的报酬!”这时郭阳云脑中忽然响起一道传音。

    “你奶奶的谁啊?”郭阳云正在气头上,没好气的咆哮了回去。

    那传音很快就再次响起:“在下是焚天派郭阳云……”

    “去你妈的!老子才是郭阳云!”郭阳云当即暴怒。

    祈岚吓了一跳,但他仔细感应了一下,这灵魂波动是陌生的,跟那个传音威胁过他的人并不一样,也就没当回事,只以为是有些无理取闹的人在无端谩骂。在心底诅咒了一句,又开始给下一个人传音。

    “混蛋!”郭阳云气得狠狠把号码牌砸了下来,“你们先竞拍着!这里有个混蛋竟敢冒用老子的名字行骗!我非得把他揪出来不可!”一边怒喝一边跪在椅子上到处张望。

    晋鹏和高畅对视一眼,显然不知所措了。

    “郭阳云?”破月派那两名弟子也接到了传音,一时面色都变得有些古怪起来。

    “这灵魂波动……似乎不是郭阳云。何况要真是他,又怎会称我们‘这位道友’?”那女弟子发现了什么。

    “管他呢!”那男弟子稍一愣神后,却是玩心大起,“看样子这一回郭阳云是摊上事了啊!既然如此,我们怎么能不帮他‘火上浇油’一下呢?”

    “两百万灵石!”

    “两百二十万灵石!”

    拍卖场上,竞拍天香魔骨图的声浪依然如火如荼。

    “我出价,五百万灵石!”这时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忽然慢悠悠的响起。

    全场因为这一声财大气粗的喊价,都暂时陷入了一片寂静。这个报价,简直是比之前的价格一连翻了几倍还不止啊?

    “阿石,你这是干什么!”在全场都被暂时震慑住,而短时间内没有人再出价的时候,阮威却是急出了一头冷汗:“就算加价,也应该随着大流一点点的加,你一下子加这么多是干什么?我们的钱也不是白扔的啊!”

    “父亲别急。”阮石却是气定神闲,“直接出一个高价,才能让那些只是抱着玩玩态度的人息了竞争之念,尽快结束竞拍啊。何况我都想好了,这次的血也不会是出在我们身上。如果最后的成交价格真的太离谱的话,让祈少爷帮忙垫上就是了。”

    “哈,那祈岚还真是被你吃得死死的啊?恐怕他现在,都还仍然把你当成郭阳云吧?”一说到此事,阮威的脸上也难得的现出了一丝玩味。

    “咦?这个声音?是他!”一直在专心传音的祈岚忽然一怔,接着拳头就猛然握紧:“郭阳云!原来你也想要这天香魔骨图!哼,好啊,很好,今天只要有我在这里,你别想不出一点血就把这天香魔骨图拍下来!”猛地一举牌:“六百万灵石!”

    这个价格再次引起震惊!

    “六百十万灵石。”那个托少年也漫不经心的举起号码牌。

    “七百万灵石!”阮石的声音。

    “八百万灵石!”祈岚的声音。

    在这样的价格下,破月派两名弟子已经完全放弃了。

    这样的价钱根本不是他们这种普通弟子所能承受的。

    当初参与竞拍这天香魔骨图,本身也只是抱着无可无不可的心态,如果继续加价,万一吓跑了那两个财力浑厚的买家,在这种情况下竞拍成功,可不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如今还是小心为妙,免得为了一个鸡肋之物,莫名背上巨额的债款。

    所以此时他们只是抱着凑热闹的心态加了一点价位。

    而可怜的郭阳云还在四面找那个冒充自己的人,晋鹏和高畅都傻了,在这种情况下根本不敢加价。

    “八百二十万灵石!”叶朔也跟着喊了一句。一旁楚天遥的嘴角狠狠一阵抽搐,忍不住道:“你也来凑什么热闹!”

    叶朔撇了撇嘴:“反正也轮不到我买,看那托兄弟工作那么辛苦,算是帮他提升一下业绩了。”话虽如此,他也懂得见好就收的道理,知趣的放下了号码牌。

    那托少年闻言,满脸感动的看着叶朔,一副“你是我的大恩人”的样子,倒闹得叶朔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九百万灵石!”祈岚暗暗偷笑,接着又报出一个翻了近一成的高价。

    “九百五十万灵石!”阮石继续道。

    看着这一路飙涨的价钱,那些凑热闹的人也不敢乱玩了。场中只剩下他们两个还在一直喊价。

    “一千万灵石!”祈岚就像加价加出瘾来了。

    “哼,那祈少爷若是知道,现在他拼命抬上去的价格,最后都得从他的腰包里掏,恐怕他现在就不会这么卖力吆喝了吧!”阮威幸灾乐祸。

    这时候阮石忽然不说话了。

    “一千万灵石一次!还有人出价更高吗?”那拍卖师在问。

    祈岚神色一僵,额头的冷汗开始滑下来了。

    “一千万灵石两次!还有人出价更高吗?”拍卖师第二次问道。

    “怎么了,阿石,怎么不加价了?”阮威坐不住了,“虽然最后还是要让祈少爷掏钱,但一旦这天香魔骨图给他拍到手了,再让他吐出来可就千难万难啊!”

    “一千万灵石三次!成——”

    “一千零一万灵石!”这时阮石不慌不忙的又一次举起了号码牌。

    祈岚狠狠的吐了一口气。此时他背后的衣衫已经尽被冷汗打湿。

    “哼哼,吓吓他。”阮石悠闲的舒展着手脚,“让他再敢跟我玩?”

    受了这次惊吓之后,祈岚再也不敢胡乱加价了,最终阮石以一千零一万灵石的价格成功拍下了天香魔骨图。

    “兄弟,真是千钧一发啊!我看着都替你捏把冷汗了!”叶朔拍了拍祈岚的肩。

    祈岚捂着胸口,他已经什么都不想说了。

    ——另一边,黑市——

    “少爷的信?”鹜先生迟疑的从幻魅手中接过一封金漆密封的信。

    “让我帮他找一套威力强大的武学……说起来,那套远古心法倒是符合……只不过最后在拍卖场上的成交价一定会相当夸张,实在是有些不大划算啊……”鹜先生沉思着,又迅速的往下浏览着。

    “咦?少爷竟然也想要那九曲玄阴丹?”鹜先生哭笑不得的看着信的最后一段。

    “算算时间,现在拍卖会应该也已经开始了吧……嗯,拍卖场和黑市,一向也有一些生意往来。实在不得已,也只能我带上灵石,亲自走一趟拍卖场,跟他们做一回内部交易了啊……”鹜先生缓缓站起身,在邻近的柜子里翻找了一阵,取出一枚赤红浑圆的丹药。

    “流隐丹。无论是外形,还是功效,都跟那九曲玄阴丹相似。凭此物交换,再将报酬开得高一些,想来还是谈得拢的……”

    “幻魅,吩咐下去,我要出去一趟,这里你帮我照应着。”鹜先生向幻魅说了几句。

    当他跨出黑市大门的时候,整个人的气场似乎都悄然发生了一些变化。

    这一刻的他,不再是黑市神秘的管理者鹜先生。

    而是洛府的管家。

    ——洛鹜!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