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九曲玄阴丹
    在经历了天香魔骨图的轰动后,会场上又陆续进行了几件寻常装备的拍卖,分别被几名城中富户以略微高于起拍价的价格拍下,这也让台上那名拍卖师暗松了一口气。毕竟每件货品的成交价格,可是跟他们当月的奖金直接相关。

    “时间也差不多了……他怎么还没有反应?”

    祈岚曾在拍卖场负责处翻看过商品清单,对于时间的把握自然得心应手。听着一串熟悉拍卖品的名字相继在耳边掠过,另一边也会时不时的用余光偷眼朝后方打量。

    但他每一次冒险偷瞧,叶朔总在跟那个托聊得火热,丝毫不适也未曾显露。祈岚暗暗心焦,最后终是忍不住当先捧腹作态,滚倒在座位上,大声呻吟了一声:“啊!不好!肚子!”

    “你这是怎么了?”叶朔见状,也顾不得还在跟祈岚赌气了,连忙探过身子询问他的情况。

    “咳……唔……肚子好疼……”祈岚心中暗暗自得,表面却假作痛苦万分:“可能是刚才那罐茶水……”

    “茶水?”叶朔皱了皱眉,“那茶水我也喝了,并没有什么不对头的啊!应该不是茶水的问题,你是不是吃了别的不干净的东西?你现在还好吗,要不要我帮你叫拍卖场的工作人员过来看看?”

    “可能过一会儿就有了……”祈岚小声嘀咕了一句,在接到叶朔疑问的眼光后,连忙又发出了几声痛苦的呻吟,才匆忙遮掩而过。之后才听清叶朔的后一句话:要不要我帮你叫拍卖场的工作人员过来看看?这怎么能行!?于是连忙道:“不……不必了……我想去趟厕所就没事了,倒是你能陪我去一下么?”

    “啊,好!”叶朔没多想就答应了下来。扶着祈岚离开座位时,祈岚双眼深藏在兜帽下,却是不时朝着楚天遥偷瞟。见他始终坐在原位上闭目养神,倒是狠狠松了口气。

    他此前最担心的,就是叶朔听了楚天遥的提醒,会想起自己还需要竞拍九曲玄阴丹,那这抛砖引玉之计也就不便施行了。

    如今他既然并无多事之意,那么自己有信心,将叶朔完全摆布在股掌之间!

    穿过回廊,两人来到厕所,祈岚先打开一个隔间钻了进去,叶朔只好在外面等着他。

    祈岚靠在隔间的墙壁上,故意叫得天愁地惨,他这么做,无非只想让叶朔也受到自己的传染,让他感同身受。叶朔听着隔间内祈岚的声声惨叫,也是禁不住心生寒意。

    当然叶朔脑海中也冒出一个奇怪的想法,是不是因为祈岚是托,把商品价格抬高了,遭人报复?这倒也不是不可能,看来得好好劝劝他。

    “啊……唔啊啊……好疼……好疼啊!”正当祈岚惨叫得起劲时,本来一切如常的腹部竟然当真升起一阵如刀割般的剧痛!

    起初以为是心理作用,但在反复的静气凝神后,痛感却是有增无减。这阵痛楚来势汹汹,如电流般蹿升而上,很快就搅得他全身发麻。两腿一软就栽了下去,而与此同时,依然能听到外间的叶朔悠闲的哼着小调的声音,显然人家是什么事都没有。

    “怎……怎么会这样……”祈岚疼得脸都变形了,费力的用一只手支撑着对面的墙壁,还在苦苦思索着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感觉到另一只手中传来的痛感,才顺势望去,就见到已经被自己捏成一团的空罐。在明朗的阳光照射下,那罐身分明是很干净的纯白色。

    祈岚的瞳孔骤然紧缩!

    “白色的,怎么会是白色的……方才在拍卖场中我分明是确认过的啊!这茶水一直就拿在我的手里,他们也不可能有机会掉包……这世上当真有着移形换物之术?啊!难道是……”

    祈岚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费力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对精致铃铛。

    “这是刚刚,拍卖会开始前,有人拿到座位上逐一兜售的。

    我看这粉色的铃铛挺好看,也就拿了一对,它……它竟然是这种老派的铜黄色……”

    祈岚狠狠的将铃铛扔进了手边的垃圾桶。此时他已经完全明白了,问题就出在拍卖场特殊的灯光上。那是一种黯淡的粉色光线,被它扫射到的地方,都同样会呈现出一片迷蒙的粉色光芒。

    祈岚正是身处在这样的环境下,确认过手中的茶水罐明显呈粉色后,也就以为是在光线暗的地方,红色有些黯淡不明显。

    当时那两罐茶水都在叶朔手中,他自然是不知道自己跟那个托少年的约定,只是顺手把这一罐递给了自己……不对,当初似乎是他全没细看,就一把抢过来的……

    “啊啊啊啊!!”祈岚混杂着痛苦和不甘的惨叫声在厕所中回荡着。

    “叫得这么惨,一定很痛苦吧,好可怜啊……”叶朔同情的看了看隔间,想象着祈岚痛苦的样子,丝毫也没有意识到原本只差一步,落到这种境地的人就该换成他自己了。

    “下面要拍卖的,是一件用途广泛的宝物,名为‘九曲玄阴丹’!其效用有清热解毒、预防感冒、利咽之功效。更重要的是!以它为药引,可炼制出许多高级丹药,是每位高级炼药师不可缺少的辅助材料!

    同样也是修灵者居家旅行之必备,如果有人主修阴性功法,又即将面临突破障壁的关口,此丹也是一件绝佳的辅助之物!话说到这里,大家心中想必也都有数了吧?起拍价,十万灵石!”忽然,一阵经过灵力加持的声音清晰的响彻全场。

    “啊!”叶朔忽然一个激灵:“抱歉,我得回去竞拍了。先不能陪你了,你要好好保重啊!没有什么坎是跨不过去的!”

    “啊啊啊!回来!给我回来!”祈岚在隔间中痛苦的嘶吼。

    “真的很抱歉,我尽快拍下来就回来看你……”叶朔连连打躬作揖,接着就头也不回的转身朝着会场冲去。

    在他心目中,只有这九曲玄阴丹,绝对不容有失!

    “可恶啊啊啊!”隔间中只回荡着祈岚的狂怒咆哮,但他吼得再响,也无法把叶朔吼回来,倒把一个进来扫厕所的给吓了一跳。

    “大师兄!大师兄先别看了,是九曲玄阴丹啊!他们终于把九曲玄阴丹拿出来拍卖了!”晋鹏激动的在郭阳云耳边大喊。

    “哼,那小子是已经溜走了么?罢了,先完成掌门交待的任务,再慢慢寻那个王八蛋算账!”找不到冒充自己的人,郭阳云骂骂咧咧着,手中的号码牌高高举起,将满腔的怒火全化成了中气十足的一声:“十一万灵石!”

    “五十万灵石!”

    “一百万灵石!”

    谁料他喊价刚过,拍卖场各处忽然响起了一声接一声的报价声,此起彼伏,价格一个比一个夸张。相形之下,郭阳云此前的那一声喊价,就如同大海中一朵最微不足道的小浪花,很快就被淹没在这阵喊价浪潮中了。

    “******这是怎么回事?这帮人都疯了?”郭阳云擦了一把头上的冷汗,“这价格喊的,有点夸张啊……”

    “楚师兄!”叶朔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跟楚天遥打了个招呼,就埋头钻到自己的座位上,“竞拍怎么样了?”

    “原来你还记得竞拍啊。我还以为你为了乐于助人,早就把顾问抛在脑后了。”楚天遥的语气不无讥讽。

    “咳,怎么会呢,这不是看那位兄弟真的很辛苦嘛,楚师兄你就不要笑我了。”

    叶朔干笑了两声,凝神听了一会场中情形,眉头越皱越紧:“怎么回事?现在拍卖的当真是九曲玄阴丹么?价格怎么加得这么夸张?之前那位鉴宝室老者不是说过,往年的成交价大概也就在十五万灵石左右,可是现在才开始多久,价格都已经超过五百万灵石了!而且还完全没有停止的趋势!”

    这时那个托少年例行公事,也淡定的举起手中的号码牌,吓得叶朔赶紧把他抬起的手按下去:“我的托兄弟啊,您可别再添乱了!”

    “怎么回事?哼,我看这是明摆着的啊,价格会出现这种不正常的涨动,自然就是有人在成心弄鬼……”楚天遥淡定的分析着。

    “是焚天派的人?”叶朔也立时想起了在坊市中曾起过冲突,又口口声声将九曲玄阴丹纳为囊中之物的郭阳云一行人,“可是不应该啊!这样哄抬价位,对他们自己又有什么好处?他们为此也不得不砸更多的灵石进去啊!”

    “谁知道呢?也许就是典型的损人不利己,眼看着自己得不到,就同样不想让别人得到的心态。”楚天遥摇摇头“你还要拍么?价格再这么涨下去,恐怕就连把你那个远古卷轴卖了,都还买不起它。”

    “拍,当然要拍!”叶朔咬了咬牙,猛然举牌:“六百万灵石!”

    “七百万灵石!”

    “八百万灵石!”

    当即又是一阵竞价浪潮,将价格再次提到一个不可思议的高度。

    拍卖场中几乎每一个角落都在相继响起竞价声。这与以往两个大金主你来我往的竞争不同,这一回几乎每个人都在加价,但都只加价一两次,就撒手不理,似乎他们的目的并不在九曲玄阴丹,只为多体会一次加价的乐趣一般。

    但既然并不想要九曲玄阴丹,又何必要争相加价?一时间仿佛整个拍卖场的人都变成了托,都在费力的哄抬着那九曲玄阴丹的价格,转眼已是一路飙升到了一千万灵石!

    就连那台上的白发拍卖师,此刻都垂下手愣在了原地,从业这么多年,这样的事情前所未见!九曲玄阴丹的价格翻了整整一千倍!!

    局面已经完全失控!

    又或者,它只掌控在少数人的手中!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