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全场都是托 上
    偌大的拍卖场后排坐着两人,正在悠闲的品茶谈天,显得与这犹如潮水般沸腾的场面有些格格不入。

    “竟然能把气氛炒热到这种程度,那祈少爷的号召力,还真是不同反响啊。”阮威缓缓摩挲着拇指上价值不菲的红宝石戒指,听着依然在不断攀升的价格,眼中划过一丝淡淡的笑意。

    “说到底也是大家族的少爷。”阮石一手支着下巴,半张开的五指间还夹着一个细长空罐,随着指弯每一次有意无意在罐壁上的叩击,都会在内部震荡出一声声“咚”“咚”的闷响。

    “虽然他应该还不会蠢到自揭身份,但是今天我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跺跺脚震动四方!看在他替我们办事如此尽心竭力,值得称赞!”一边说着,大拇指懒洋洋的翘起一截,应景的做出一个“称赞”的姿势。

    “哼,你也别把人家当傻子。”阮威眯起眼,“还有你不知道的,那祈少爷可是一概以郭阳云的身份跟这群买家周旋,并许以重金利诱,当初你要不是多长了个心眼,现在恐怕就得被他反阴一把了!”

    阮威在陡然接到祈岚传音时,曾经愣住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等他回过神来,又不禁暗暗好笑,这不仅是笑祈家少爷的自作聪明,更多的还是笑他无意中为焚天派引去的这一桩大麻烦。

    一想到那成日高高在上、发号施令的虚无极,有朝一日会被一群贪红了眼的投机者堵上山门要债,那副场景只要想想,就足够给他增添好多天的乐趣了。

    “是么?”阮石听罢父亲的解释,扁了扁嘴:“一个聪明反被聪明误的傻瓜而已。我不关心最后竞拍到的那个冤大头知道一切都是骗局的时候,会不会当场暴跳如雷,甚至活劈了郭阳云,我只需要知道,价格抬到这个份上,那叶朔是绝对买不起了!

    就算他再找来几份远古卷轴都没用!这样一来,他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那个朋友去死了——”阮石的视线在拍卖场攒动的人头上一掠而过,最终准确的定格在了人群中毫不起眼的叶朔身上。

    那目光中的怨恨,如同正在展露锋利獠牙的两条毒蛇!

    “一千五百万灵石!”郭阳云红着眼,一把将号码牌狠狠击在了前一人的座位上,惹得那人怒目而视。

    “大师兄,真的还要加么?这已经超过我们这次带出来的钱的极限了啊?再这样下去,我们根本不可能买得起啊!”一旁的晋鹏无比担心。

    “加!”郭阳云几乎是含着血吐出了这一个字。又一次举起号码牌之后,他的表情就像患了牙疼:“比起腰包出血,我觉得掌门发火的样子更可怕……”

    “一千六百五十万灵石!”另一边的叶朔依然在做着最后的努力。

    此时一边的托少年推了推他,叶朔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只见一个好像在水里洗过一般的人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从头罩到脚的黑袍就像一件裹尸布一般将他裹在其中,一回到座位上,当即虚脱了一般瘫倒下来。

    “你回来了?”叶朔连忙关心的凑上前:“怎么样,感觉还好么?”

    你只看他的样子也该知道不好!楚天遥一向是个聪明人,茶水中被做过手脚是显而易见的,而从祈岚前后的种种异常反应来看,此事根本就是由他策划。

    目的暂且不得而知,但看眼前情形,很明显他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至于茶水在传递过程中是如何出了问题,或许就仅仅是一个单纯的意外了。不过事不关己,楚天遥也没有去多言提醒的心思,仅仅是在心中对叶朔这一番不愿恶意揣测他人的单纯再加一通嘲讽了。

    至于祈岚,更是已经没力气再去回应什么。此时此刻,被他骂得最多的一个人,不是那个假冒的郭阳云,反而就是叶朔!

    要不是有人要寻叶朔的麻烦,就不会平白把他拉下水;要不是叶朔拖拉着不肯把茶水给他;要不是叶朔运气好,刚好拿走了他留给自己的茶水……总而言之,一切都是叶朔的错!要不是叶朔,自己根本不用受这一番非人的折磨!

    此时虽然他的意识几乎都已经消散,却依然有一道仅存的信念横贯始终:无论如何,绝对不能让叶朔如愿竞拍到九曲玄阴丹!抱着这样的信念,他强拖着已经毫无知觉的右臂,将号码牌举过头顶。

    “这位托兄弟,我为你的敬业精神深表赞叹!”叶朔还完全蒙在鼓里,一边没费什么力气,就赶在他开口喊价之前把号码牌拦了下来,仍要附在他耳边,絮絮叨叨的叮嘱不止:“工作要做,性命更要顾,你看你现在都这样了,就别这么拼了啊!”

    祈岚欲哭无泪,被叶朔这么一打岔,他的意识倒是稍稍恢复了几分,耳边能隐约听到场中的惊天竞价声,这个价格已经高的出乎所有人意料了!

    这样一来,叶朔是无论如何也没戏唱了。凝聚起最后的力气,朝着叶朔狠狠瞪去一眼,接着就头一歪,仰倒在椅背上昏死过去。

    “一千七百万灵石!”

    “一千七百五十万灵石!”

    “如果价格再继续往上涨的话,我们恐怕也不能再往上加了……”破月派那女弟子咬了咬牙,“可恶,临行前明明答应过掌门,一定会拿这九曲玄阴丹回去见她……”

    “没事,师姐,继续加吧。”那男弟子却是神色从容的再次举牌。

    “怎么回事?”那女弟子皱了皱眉,“平时可没见你出手这么大方过?莫不是还私藏了小金库,一直瞒着师姐?”

    “师姐看你这话说的,我哪有什么小金库?”那男弟子耸了耸肩,在那女弟子的再三追问下,才压低声音道:“其实是这样,刚才无意中发现了一棵摇钱树……这次不管我们在拍卖会上开销多少,到时候都可以记在他账上。”

    说罢,扭过头朝后排座位一努嘴,示意那女弟子去看一个此时正仰面朝天,身子歪倒在座位上的黑袍人。

    那人兜帽塌了半边,隐约能看到帽檐下一张毫无血色,却依旧不失清秀的少年面庞。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