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风云汇
    就在会场大厅中正为九曲玄阴丹抢破头之际,拍卖场负责处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哦?鹜兄今日怎的有兴致亲自出山?快,快请进来!”拍卖场负责人大金牙的目光,在接触到门口站立的黑袍人时,当即放下手中的活计,主动上前迎接。

    “不必这么麻烦。”洛鹜眼见大金牙满室奔走,代他腾出桌椅,又殷勤的沏上热茶,冰冷的面容却依然不见一丝波动。只冷冷一摆手,道:“多年不见,你的生意倒是做得越来越好,这拍卖场的规模,可是连我也要叹为观止了。不错,当真不错。”

    “鹜兄过奖了。我上上下下操持这拍卖场,起早贪黑,劳碌得实不知鬓边又添了多少根白发!哪比得上鹜兄在黑市中安享清福,这才是真正令人称羡哪!”

    大金牙口头上谦逊了一阵,继而轻描淡写的将话锋引入正题,道:“却不知鹜兄是从何处搜罗到了稀世奇珍,快拿出来给老朋友开开眼界,我可真是有些迫不及待了啊!”

    黑市与拍卖场常有生意往来,彼此可说都是对方固定的出货渠道之一。但黑市向来只是派出几个机灵些的下人出面洽谈,这一次负责人亲自出马,很容易就让人在商品的珍贵程度上做起了丰富的联想,也正是由此,大金牙的胃口被狠狠的吊了起来。

    “正相反。”洛鹜在大金牙的对面坐了下来:“我今日造访,正是为搜罗珍稀至宝而来!”

    “咦?不知我拍卖场有什么东西能令鹜兄看得上眼?这真是荣幸之至了!”大金牙的惊异半是伪装,半是真实。拍卖场说到底也是正规的商业机构,经手的商品就算偶尔有几件贵重些,但也大多中规中矩,反而是黑市由于不限制货物渠道,什么千奇百怪、五花八门的东西都能在那里看到。

    宝物见得多了,自然也就见怪不怪,能让黑市的负责人如此郑重其事,这样的稀罕物当真是会出现在自己的拍卖场中的么?

    在他出神的当口,洛鹜已是取出一枚储物戒指,放在桌子上推了过去,接着又在另一侧,端端正正的摆上了一颗赤红色丹药。

    “一口价,我就以这流隐丹,外加二十万灵石,换你的九曲玄阴丹!”

    “九曲玄阴丹?”大金牙一怔,“你确定是九曲玄阴丹?”

    “这流隐丹与九曲玄阴丹功效相似,同样有着助人突破灵力障壁的能力,你拿去代替拍品,交给这次成交的买家。

    另外这二十万灵石,可以当做是我购买九曲玄阴丹的额外开销金额。如果没有异议,我希望可以尽快达成交易。”洛鹜简洁的将来意交待了一遍,随即就负起双臂静候。

    在他看来,这场交易应该是十拿九稳,却没有注意到随着他的叙述,大金牙的神情正变得越来越古怪。

    “这件事……恐怕是不大好办吧?”最终大金牙迟疑的开口。

    “有什么不好办!”洛鹜的脸色当即一沉,“你不要以为我不懂行。这九曲玄阴丹的市场价最高也就在十五万灵石左右,现在我直接给了你二十万!还附送一颗价值不低于此的流隐丹,难道你还觉得是自己吃亏了不成?这要不是看在我们两家多年合作的交情份上……”

    “不,不,鹜兄稍安勿躁。”大金牙圆滑的笑着,双手连连下压,“要在往日,这九曲玄阴丹的确不值什么钱,但是这一次,情况可就有些不同了,我觉得,还是等到竞拍结束,再跟中标的买家交易会比较合算。你听听,现在外头可是呼声正响啊?”

    “什么玩意!你这里的生意再好,与我何干……”洛鹜一句谩骂还未说完,见大金牙满脸都是“你听听,听听”的诡异笑容,也皱着眉头沉默了下来。

    只听了片刻,脸色就如见了鬼一般阵青阵白,吃惊中夹杂着震怒,道:“荒谬啊!荒谬!外头竞拍的真是九曲玄阴丹?都已经抬到两千二百万灵石了!这个价格十几颗九曲玄阴丹都买得下来了!这些人是怎么回事?忽然都疯了么?!”

    “这个,我也不知道啊……”大金牙一脸的笑意藏都藏不住,“客人们要加价,我总不能拦着不让他们加啊,你说是吧?不过鹜兄若是愿意等到外头的竞拍结果出来,再在最终的成交价上小小加上那么一笔……那我倒也是,非常乐意继续跟你做这笔交易的啊……”

    “哼,真有你的!”洛鹜没好气的翻个白眼,“从哪请来这么大群的托?怎么,几时做生意也开始这么不择手段了?你拍卖场待要向我黑市靠拢了?”

    “这话是怎么说的?”大金牙一本正经,“我们拍卖场一向是信誉至上,从不请托!况且,我就算当真要造假,也不会造得这么明显啊?价格一旦抬得太高,吓跑了买家,这拍卖品岂不就要砸在我自己手里了?”

    洛鹜心想那倒说得也是。

    默然半晌,耳中听得那拍卖价仍是像刹不住车一般一路朝前滚,忍不住低咒一声:“见所未见!莫名其妙!”

    “呵呵,是啊……”大金牙笑容扩大,“可是这样的客人要是多几个,我倒是很高兴的……鹜兄若是闲来无事,不妨随我坐在这里静观其变,且看它最后的成交价,究竟是能夸张到一个什么程度?”

    “我没你那么好的兴致。”洛鹜眸色一冷,“我就老实跟你说了,这九曲玄阴丹,你卖也要卖,不卖,也要卖!今天看中这东西的不是我,是这一位要。”手中快速翻转,一块通体赤红,刻有一只振翅高飞的朱雀徽章已是悄然浮现而出。

    “大师兄,真的撑不住了,咱们还是如实向掌门交待吧!”晋鹏哭丧着脸,就差没跪下来磕头哀求了。

    “可恶……”郭阳云此时纵然再心有不甘,也是不得不放下了号码牌。

    咬牙切齿的紧盯着破月派方向,那疯狂得足能将整座拍卖场焚烧殆尽的恨意,一字字自齿缝间迸射而出:“这样也好!那就让他们再多得意一会儿!等拍卖会结束之后,仍是依照我们的老本行行事……沿途截杀!我要让他们知道,不管他们出过再多的钱,也终究是为人作嫁!”

    而同一时间,楚天遥也做出了决定。

    “别争了,这些只加价一次的客人不足为虑,依我看真正的对手就只有焚天与破月两派!价格僵持到这份上,反正不管最后是谁拍到,另一方都一定不会善罢甘休。既然如此,那还不如等他们两败俱伤,我们再渔翁得利!”

    叶朔沉思半晌,也不得不承认楚天遥所言确是有理。事到如今,已经不是他想不想拍,而是他能不能拍的问题了。就算稍后的远古卷轴能拍到两百万灵石,那也及不上如今价位的一个零头!

    到时若是无法及时结清货款,再被拍卖场的人绊住手脚,耽搁了另寻解药的时间,那才真的是得不偿失!

    虽然沿途截杀一事,有违于他一向信奉的道德宗旨,但在他看来,今日这恶意抬价一事,根本就是由那两派所策划出的一场闹剧!既然如此,自己酿造出的苦果自己来尝,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公平……反正动手时注意分寸,只夺回九曲玄阴丹,别将事情做得太过火,也就是了。

    “两千三百万灵石!”在叶朔点头答应的下一刻,楚天遥以为已经将他说服,正要继续闭目养神,忽然叶朔又猛地举起了手中的号码牌,将价格再次提高了一个度。

    “你这是干什么?”楚天遥心猛的震了一下,道理都已经给他讲明了,这小子莫非真就如此冥顽不灵?

    “哼,不是很喜欢抬价么?就算拍不下来,我也要让他们多出点血!”叶朔一本正经的说着,他本对九曲玄阴丹势在必得,可如今这情形却不得不让他亲手放弃,自然是对焚天和破月两派心怀不满。

    “兄弟,你终于领悟到‘托的艺术’了!”叶朔的行为反而引起了身边那托少年的兴趣。

    “看来你很有天赋啊!”托少年孜孜不倦的夸着叶朔,“像做我们托呢……”托少年一边说着,一边也举起牌子跟着加价。

    楚天遥见他们玩兴正高,也只能无奈的笑了笑,又对叶朔叮嘱道:“适可而止,最好不要做出什么太显眼的举动,以免被那些大势力盯上。”

    “我知道的,楚师兄你放心吧。两千四百万灵石!”叶朔不慌不忙再次加价。

    “哦?是洛家少爷要?”大金牙正要试探着伸向储物戒指的手当即缩了回来,反而是掌心微微一推,笑道:“既然如此,那这个价格可就太寒碜了啊?你只拿这么一点灵石出来,岂不是跌了洛家少爷的身价?”

    “那你想要多少!”洛鹜双眼中喷涌着火焰,显然是没想到抬出洛家的后台,不仅没让那大金牙有所收敛,反而是刺激了他的奸商本性,变本加厉,“别磨磨蹭蹭的,痛快点开个价吧!”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