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最终归属
    “这价格么……也不是我现在能说了算的,就要看外头的成交价最后能炒到多少了啊!”大金牙朝会场方向投去一瞥,听着依旧在不断涨动的价格,满意的笑了一笑。

    “我看你真是想钱想疯了!”洛鹜狠狠一拂袖,“我告诉你,即便你现在不答应,我仍然可以按照黑市的方法办事!等拍卖成功之后,我再暗中派人截杀!真到了那个时候,你可就连这二十万灵石都拿不到了!你最好是仔细想想清楚!”

    “我当然知道黑市的方法。”大金牙双手交叉,支撑着下巴,“只是鹜兄明知如此,为何不尽早依样行事,反而先要来同我谈这笔交易呢?你可不要说,当真是为了顾念拍卖场和黑市的多年交情?”

    洛鹜经他这番发问,一时语塞。大金牙见他不答,淡淡一笑,好整以暇的又将话接了下去:“或许就是因为,送给主子的礼物,如果是杀人越货得来的,万一日后再给洛家少爷惹出什么麻烦,那就不好了……从某个方面来说,其实你还是非常尽忠尽责的。”

    洛鹜哼了一声,垂下的双眼间忽然翻涌起了惊天波澜,似乎是在迅速的做着什么决定。

    而大金牙则是悠然自得的靠在椅背上,说到商场上的老狐狸,比起他大金牙,洛鹜还是嫩了些。他倒是还想看看,洛鹜还能有什么办法。

    很快,经过思虑,洛鹜又重新抬起了头。

    “我用一件顶级情报来跟你交换!这个情报……绝对抵得上你外头那个荒唐的成交价!”

    “顶级情报?那就说来听听?”那大金牙还是无比淡定,“不过如果我认为情报并无价值,可是不会付钱的啊?”

    洛鹜狠了狠心,环顾见左右无人,才将身子凑近了大金牙。

    “……是关于「天宫门」即将再度现世的消息!”正当大金牙想嘲笑他惺惺作态时,一道传音忽然突兀的在脑中响起!

    “你说什么?”大金牙瞳孔猛然扩大,当场失声惊呼,连错手打翻了桌上的茶杯也不自知。

    等他回过神来,才努力调整呼吸,重新以传音交流:“那不就表示……‘那位大人’就快要回来了?快!你详细说说!”

    而此刻拍卖场中的竞价依旧如火如荼。

    “两千五百万灵石!”

    “两千六百万灵石!”

    “两千七百万灵石!”叶朔大喊。

    “两千八百万灵石!”那破月派男弟子哼了一声,手中的号码牌如标杆般高高举起。在他的连番惊人加价下,拍卖场中的竞价声已经渐渐稀疏了。

    “这位破月派的朋友,好大的手笔啊!”正在那破月派男弟子心中得意时,一道传音忽然在他脑中响起。

    “你是谁?”那破月派男弟子暂时停止了竞价,四面张望一番,却并未见到可疑人影,当即面色一沉。

    “在下只是碎星派中一无名小卒,见道友出手阔绰,好生仰慕,特来结识。不知道友是在何处发了大财?”那传音继续说道。

    “无可奉告!”那破月派男弟子见对方无意透露自己的信息丝毫,于是也不客气的回道。

    “呵……”那传音一声低笑,正要再度试探,这时另一道传音蛮横的插入进来:“你是阮石吧?怎么越活越回去了,竟还在我们面前自称无名小卒?”

    “晦气!”阮石低咒一声,但即使是被当场揭穿,依旧从容不改,继续传音道:“小弟只是想跟两位道友开一个玩笑,不想倒先被韩道友认出来了。”

    “师姐,这阮石是谁啊?”那男弟子名叫付莫生,是破月派一名新晋子弟,这一回也是初次下山历练,对各大门派的了解仅限于几个有数的精英弟子,如阮石一般自是不识。

    “他的实力在碎星派中也就处在中游水准,仗着父亲是门中长老,倒也小有势力。此外,据我所知,他跟罗师兄也是有着几分交情的。”韩娣月沉吟着向付莫生简单介绍了一下阮石。

    “是罗师兄的朋友!”付莫生当即双眼发亮。

    破月派精英弟子罗帝星,或许就与楚天遥在玄天派,以及墨凉城在焚天派一样,是受到门中弟子广泛追捧的偶像。付莫生在门派大赛上就被罗帝星的身手吸引,从此死心塌地当了他的死忠粉。因此一听说阮石竟是罗帝星的朋友,爱屋及乌,对他的戒备自然也是瞬间消除。

    “怎么,两位道友也是接到那冒牌郭阳云的传音,在帮他做哄抬价位的游戏么?”阮石又传音询问。

    “你也知道那郭阳云是假冒的?”韩娣月倒是抓住了一个感兴趣的问题。

    “这不是明摆着么?”阮石失笑道,“想必贵派在下山前也接到过虚无极掌门的亲自传令,吩咐我们助焚天派竞拍那‘九曲玄阴丹’。

    我想郭阳云就算是再蠢,也不会做这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事情……只是令我感到奇怪的是,那些人以为拍卖品即使砸在手里,也会有一个冤大头替他们付钱,这才有恃无恐。

    但你我明知那郭阳云是有人假冒,这份许诺自然也不可作数,按说是绝不该再上这个当才是。但二位道友却依然在不断加价,莫非是当真有把握,要将这九曲玄阴丹竞拍下来么?”

    “哪里的话呢,我们破月派你又不是不清楚,哪里有那么多钱?不过,你也提到虚无极掌门的亲自传令,这么说,碎星派也是担负着此项任务的。

    怎么一次都没听你出场竞价?阮石道友今日在这拍卖场上,可是低调得很哪?”韩娣月似是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不动声色的转移了话题。

    阮石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唉,我倒是想竞价啊,但是还没等我开口,那价格就已经一路飙上去了,我一穷二白的,可跟他们赌不起啊!不过二位道友既然不为竞拍,那么……或许就是看什么人不顺眼?现在这里,可还有几个人在竞价呢,如果道友愿意,我也不惜冒这个险,跟你一起把那个竞争者吓回去!”

    “别啊!”付莫生心思单纯,听他这么一说,连忙出声阻止道:“你可别再抬价了!实不相瞒,我们是当真想要竞拍的,刚才我无意中发现了一位大金主……”

    “大金主?你说谁啊?”阮石虽然早已预感到了什么,仍是佯做不觉的问道。

    “这……”付莫生这才醒悟自己说漏了嘴,吞吐了一会儿,才嗫嚅道:“那阮石师兄,我只告诉你一个人啊,你可别说出去了……”

    “嗯,你说,我听着呢。”阮石应答着。

    “说来也没什么特别的,我只是无意中录下了云星大师的弟子,定天城中祈家大少爷祈岚的惨叫声罢了。阮师兄,你要知道,这些世家公子素来爱面子惜名声,我不过就是想以此稍稍威胁一下他……”

    “呵。”阮石心中不屑,又暗自感到好笑。

    此时,拍卖场中的人渐渐停止竞价,九曲玄阴丹已被加价至三千万灵石!要知道九曲玄阴丹之前在拍卖会场的竞拍记录里,才只有十五万灵石,这价格,整整翻了两百倍啊!

    拍卖场中的人虽然受到“郭阳云”传音,得知无论如何最终“郭阳云”会给他们买单,但当九曲玄阴丹高到这种地步,那些加价者也不敢贸然加价了。谁敢肯定,郭阳云一定会出现,万一郭阳云来个死不认账,那自己岂不是要背上三千万灵石的欠债!

    于是那些加价者也都见好就收,不再继续加价。

    “三千万灵石,一次!”白发拍卖师情绪激动,他将要见证史上价格最高的九曲玄阴丹成交了!

    “三千万灵石,两次!”

    “三千万灵石,三次!……成交!”白发拍卖师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最终,九曲玄阴丹被破月派以三千万灵石的超高价成功拍到!

    可此时的破月派还不知,针对他们以高价拍得的九曲玄阴丹,一个阴谋正在拍卖场负责处实施。

    “怎么样?我这个大消息,究竟值不值外头那个价格?”洛鹜冷冷的问道,声音还是那样不带一丝一毫的起伏。

    “……”大金牙沉思许久,最终默默的将桌上的两件东西拢了过来:“好吧……念在跟鹜兄的交情,我这拍卖场的信誉也只有豁出去一回不顾了!”随即唤过一名小厮,半眯着眼睛,将那枚赤红色流隐丹递了过去:“立刻通知后台,将此物代替九曲玄阴丹,交给竞拍成功的买家。”

    小厮心领神会,也是一丝邪笑,便带着流隐丹退下了。

    而就在那大金牙又要去取储物戒指的时候,洛鹜忽然抬手拦住了他。

    “不忙。”洛鹜脸上逐渐浮起了一个扭曲的笑容,“我卖给你这么一个大情报,总得物有所值才成……不如,就把那‘远古心法’,也一齐送了给我吧!”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