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沿途截杀 上
    一处毫不起眼的住所内,叶朔紧紧地盯着对面的酒楼。在拍卖会结束后,破月派的人堂而皇之的住进了这里,为了监视他们,叶朔只好埋伏在附近。

    然而一连数日,那两人始终都只是待在房间之中,连饭菜也是命令工作人员直接送上门。碍于定天城中不得私斗的规矩,叶朔也只能耐着性子等候。

    “定是忌惮焚天派会在返程途中对他们不利。”楚天遥对这两人如缩头乌龟一般躲在房中的行为相当不屑,“让他们躲!还能在这里躲一辈子?”

    就在叶朔快等不及,就差要等到夜里去夜袭时,有两个穿着破月派服饰的人从酒楼正门走出来,他们身披深色披风,帽檐压得很低。

    “呵,终于是有胆子出来了。”楚天遥说着就要跟上去,却被叶朔阻拦:“不对,那两个人是假的!应该是他们故意布下的诱饵!他们现在……应该是从后门走了!幸好我之前曾经在他们体内留下了灵魂烙印,否则这回可真是要被摆了一道!”

    楚天遥看到叶朔对眼前的猎物视而不见,却去假模假样的硬充内行,本待出言讥讽,在听到“灵魂烙印”四字后,当即识趣的闭口不语。想到他竟已是在不知不觉中,将这些探测手段用得如此娴熟,假以时日,全面超越自己似乎当真会成为可能,又不禁暗自烦躁。

    叶朔与楚天遥顺着灵魂烙印一路寻找。破月派两人在乔装改扮,出了定天城之后,却不知还有两道黑影如跗骨之疽一般,紧跟着他们,一路悄然而随。

    从定天城前往定天山脉,除去叶朔他们来时需要翻越山岭和横穿平原的路径,还有一条捷径,从那里走,几乎可以节省三分之二的时间。

    只是那捷径是一片广阔的沙漠,那是片死寂的沙海,极少有人经过。韩娣月为了能尽快复命,减少节外生枝的可能,大胆的选择从沙漠中穿过。

    “师姐,我已经传讯给罗师兄了,但他直到现在都没有回复。

    ”一身墨色裰衣的付莫生此时已经全然没有了在交易室中威胁祈岚的气势,看上去有些忧心忡忡。

    “再翻过前面这座山头,就是定天山了,然而这片沙漠四面无人,又是空旷没个遮蔽处,焚天派的人如果想对我们动手,很可能就会选在这里!”韩娣月沉着脸。

    之前在定天酒楼中逗留多日,确是不乏拖延时间,等待着罗帝星率人前来接应之意,但对面至今都没有答复,若是再耽搁下去,万一焚天派的援兵当先赶到,那就更是走不脱了。

    左思右想,也只有带着师弟冒险上路。这片沙漠虽然目标很大,但同样是回山门的一条近道。何况还有另一个好处,虽然他们的行踪会被暴露,但是敌人同样没有地方隐藏,至少不会在偷袭下被打个措手不及。

    “到处都是单调的黄色,连一棵树木都没有,师姐,我们不会迷路吧?”付莫生望着绵绵黄沙与天际相接,不由得担心。

    他话音刚落,面前的世界忽然瞬息骤变!

    眼前起伏耸立的锯齿形沙丘与蒸腾的滚滚热浪,忽然尽数诡异的扭曲起来!不但如此,耳边仿佛还能听到阵阵幽冥鬼哭之声,一层层暗紫色雾气如水草般在两人身侧缭绕。

    展现在付莫生前方的是一派光怪陆离的奇异景象。

    “哼,低级的幻术也敢拿出来现眼,给我破!”

    韩娣月冷着脸,双手如闪电般结出一串印诀,末了凌空一指,一道强横灵力波动贯指而出,在空中一划,眼前的景象尽数如同被揭下的水幕般消散退去,现出对面三个衣衫不整,脸色却是格外阴鹜的人来。

    “韩娣月,你这次还真是给我惹出了一桩天大的麻烦啊。你说,我应该怎么教训你呢?嗯?!”

    为首的一人乱发披散,脸上布满着大大小小、或深或浅的淤青,不但如此,他的一只眼睛肿成了熊猫,但即使瞳孔被半耷拉下的浮肿眼皮遮住了大半,那交织在血红倒影中的仇恨却是分毫不减,惨烈得似乎要将那天与地一同焚灭。

    直到被拍卖场愤怒的客人踹倒在地的时候,郭阳云才醒悟韩娣月曾经向自己提起的“天大麻烦”究竟是什么意思。

    那长达一个时辰的辱骂追打,几乎完全摧毁了他的自尊。在一重深似一重的屈辱中,在他的意识中仅存的,就是对韩娣月的疯狂恨意。恨不得将那臭娘们千刀万剐,以泄今日之耻!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在为郭阳云的惨象唏嘘一番后,韩娣月也就淡然应道。“你该不会以为,是我冒你的名字鼓吹抬价的吧?我没你那么无聊!”说完她又加了一句:“哼,跟踪截杀?这还真是像焚天派会做的事情啊?”

    “少他妈给老子废话!”郭阳云红着眼一挥手,恶狠狠的吼出一声,“趁现在赶紧把九曲玄阴丹交出来!否则就别怪老子不客气了!”

    “韩道友,破月派一向就是我焚天派的下辖势力,这次虚无极掌门又是下了死命令的,这九曲玄阴丹烫手,你们拿着也保不住,还是趁着事态尚未恶化之前,趁早交了出来吧。”一旁的晋鹏也好言好语的劝说着。

    “哼,你们这几个窝囊废除了会借着虚无极掌门的名头,你们还会什么?背叛就背叛了,那又如何!想要九曲玄阴丹,就凭实力来拿!”韩娣月冷言冷语。

    她的话就犹如一道烈火,在已是势成水火的两方势力之间,真正的点燃了那一根岌岌可危的导火线!

    “哼,哼,好,好,实力,我会让你见识的!今天要不揍得你哭爹喊娘,我郭阳云三个字倒过来写!”

    郭阳云的眼珠疯狂乱转,几乎让人怀疑他神志不清,但下一刻,他就缓慢的抬起手掌,阴狠道:“这一招,原本是我为了对付墨凉城准备的,想不到这么早就要用在你身上!我将它命名为,擒魂!”

    那“魂”字一出口,就见他的五指猛然伸张,在半空中幻化成了五条狰狞的锁链,时而相互碰撞,呛啷有声,接着就猛然暴冲而起,对着韩娣月当头砸下!

    见郭阳云忽然动手,韩娣月和付莫生只得匆匆朝两侧跃开,而那锁链砸中的地面,立刻变为一个十平米大的深坑,阵阵烟尘弥漫,沙粒如雨般落下。

    这威力着实让人震惊!

    没给他们喘息间歇,郭阳云又是一扬手,五条锁链各朝五个方向散开,呈包围状无孔不入的将韩娣月周身笼罩。

    “灵晶盾!”眼见躲避不开,韩娣月也是当机立断,双手结印,一面三米许长的碧绿色方盾迎空浮现,将张牙舞爪的五条锁链牢牢阻隔在外。付莫生虽然技不如人,但也连忙在一旁朝盾面中注入灵力,以维持灵晶盾的效果。

    “挡?我让你挡?!”

    郭阳云骂了一声,手指曲伸间,三条锁链依旧停留在原地与灵晶盾僵持,另外两条却是已经缓缓后缩,直到拉开相当距离后,猛然如两条游走的长龙般,避开正面对撞,绕了个弯子直甩到二人后方,锁链前端缓缓并拢,呈利钩状高吊而起,挟雷霆万钧之势狠狠轰击在付莫生背部!

    “噗——”付莫生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身形当即栽倒。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