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让他装会逼吧
    被发现是迟早的事,毕竟荒无人烟的大漠上产生了灵力波动,谁都知道后面藏了人。本来叶朔就要拿到九曲玄阴丹,此时也不再遮掩,大大方方站了出来。

    “叶朔,果然是你!”

    郭阳云的双眼危险的眯了起来。

    刚刚主导过一场惨烈的战斗,虽然其中占据主要位置的还是十方杀傀,但这也足以令他心潮澎湃,沸腾的热血还未曾冷却下来,如今既然又有心怀不轨者主动上门,那他也是不介意好好的教训一下,以彰焚天派之威!

    “既然你一直就躲在边上,想必也已经看到了,破月派那两人想打我九曲玄阴丹的脑筋,最后他们的下场是什么!”

    郭阳云怪笑着一步步走近,回想起在坊市中的对话,他很快就弄清了叶朔的来意,同样的,这也令得他心中嗜血的杀意烧灼得愈发旺盛!

    “而你若是也想做同样的事,那我可以给你担保,你的下场也不会比他们好到哪里去!”未等叶朔回答,郭阳云便又是双手叉腰,大模大样的转向了楚天遥。

    这些精英弟子平日里高高在上,说起话来的口气,一个两个的都是完全不把低阶弟子放在眼里。如今也终于给他逮着机会,可以好好的嘲讽他们一番了!

    “楚天遥,想不到你也会做沿途截杀这种事!玄天派的门规,已经给你们抛在脑后了么?你们祖师爷若是泉下有知,在坟墓里也是会哭的啊!”郭阳云一边极尽尖酸的说着,同时应景的做出一个鄙视的手势。

    “又何需祖师爷显灵,我想你那份荒唐的账单,多半已经送到了虚无极掌门手上,他现在指不定就在怎么哭呢!当然等他哭完了,下一个也就该轮到你了。”楚天遥仍是一如既往的口才一流,轻描淡写的就将矛头牵带了过去,眼底依旧是寂然无波。

    “你……”郭阳云真是恨得头顶头发都要根根竖起。

    人生最大恨事,不在于你的丑事被闹得人尽皆知,而是在你的丑事已经被闹得人尽皆知之后,你身边的人还要一个不落的来提醒你,倒像是生怕你会忘记一般。

    何况楚天遥所叙之景,光是想想就让人心头发麻。盛怒之下,他一巴掌狠狠拍在十方杀傀身上,骂道:“只会逞嘴上功夫算什么本事!要耍嘴皮子,你跟它讲去啊!”

    一看到十方杀傀,面对楚天遥时曾一度溃败的胆气又重新聚拢起来,身形倏然闪退,一道得意的命令在空中落下:“十方杀傀,替我好好教训他们!”

    楚天遥看着眼前的十方杀傀,眼中也是涌上了一抹前所未有的凝重。对于这东西的棘手程度,他早就有所耳闻,今日一见,才知道传音中的可怕倒还是说得轻了。

    也因此,他几乎是立即就将周身灵力高度运转,在几个呼吸时间内就达到了巅峰,同时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展开全神戒备。

    叶朔曾在一旁亲眼目睹了十方杀傀的滔天之威,自然不会有所懈怠,也将灵力外放,在身周形成一层金光四射的“灵光盾”,同时灵魂感知全面张开,只要空气中有任何一丝不寻常的波动,都可以被他第一时间接收到。

    而在防守已经部署充足的情况下,对于和十方杀傀的战斗,他甚至还隐隐约约的有些期待?或许这对于见证他的实力,让他可以更准确的知道自己在修灵者中,是处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将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实在不行,真到了情况危急的时候,不是还可以召唤天苍兽么?他已经在有些恶趣味的想着,全力爆发下的天苍兽和十方杀傀,究竟会是哪一边更胜一筹。

    一阵微风吹过。

    十方杀傀纹丝不动。

    又是一阵微风吹过。

    十方杀傀还是纹丝不动。

    叶朔和楚天遥虽然依旧维持着防守姿势,心里却已是各有千秋。

    一旁的郭阳云却似是想到了什么,脸色开始变得阴晴不定起来。

    “大师兄……”这时一旁的晋鹏弱弱的开口,“十方杀傀的能量,是不是已经耗尽了啊?”

    “笨蛋!”被说中心事的郭阳云恼羞成怒,跳起来一巴掌狠狠扇了下去:“不说话会死!”

    接着他迅速调整表情,一副强撑出的趾高气扬被足足放大了十倍:“哈……哈哈,杀鸡焉用宰牛刀!对付你们这两只蝼蚁,还不需要十方杀傀亲自出马!”话虽如此,仍是以最快的速度取出储物戒指,将十方杀傀收了回来。

    他敢不慎重么?万一那两人动了歪心,再来打十方杀傀的主意,这可是掌门最看重的法宝之一,要是给弄丢了,他就真的不用再回焚天派了。

    “是么?真是可惜啊,我本来还很期待的。”叶朔歪着脑袋,虽然他对眼前的情况一知半解,但也看得出来,郭阳云这会儿似乎是不准备再动用十方杀傀了。

    “哈……啊哈,是啊是啊,我也觉得很可惜,咳咳,”郭阳云匆忙的打了几句哈哈,随即生硬的转开话题,“那个,楚天遥,你们接下来是不是一起上?那就赶紧来吧,我都接着!”

    楚天遥明知是激将法,仍是充分贯彻了一个精英弟子的秉性:“要收拾你这种货色,还不需要以数量取胜。”说着坦然的朝一旁退开了几步。

    “……你不出手的话,我也不会欺负后辈。”

    郭阳云左思右想,觉得如果这时候坦然应战,那分明是承认他比楚天遥矮了一头。何况对付一个新晋弟子,就算一招ko也没什么风光。

    于是故作大度的吩咐道:“晋鹏,高畅,你们两个给我上!”郭阳云已经在想象着,在自己两个争功心切的师弟呐喊着冲上去的时候,若无其事的转身离开,不去看那即将瞬间分出胜负的战局,也不去看翻滚在自己脚下哀嚎的叶朔,只在风中留下一道装逼的背影。

    然而还没等他跨出两步,背后转眼便是两道哀嚎声响起,而那声音再熟悉不过!

    郭阳云愤然回头,刚好来得及看到两具冒着黑烟的身影栽倒在自己脚下,正是他的两个跟班,以及对面一副“我还没怎么你们,你们就倒下了”的叶朔。

    “你……小畜生你做了什么!”郭阳云气得声音都在颤抖!就在刚才他还在幻想他一人在风中遗世独立的装逼样子,叶朔突然就给他杀了个措手不及!

    “我怎么了?”叶朔摊了摊手,“我没做什么啊,只是把他们打败了而已!”

    “我去啊!”郭阳云嘴上虽然骂得凶狠,心中却也在快速分析着局势。

    从刚才晋鹏和高畅冲上前,到双方分出胜负,几乎就在瞬息之间!那两人都是集气三段,竟然被一个蓄气一段弟子瞬间撂倒?而他甚至连对方是如何出手的都没看清?

    ……不,现在的重点不在于他是蓄气一段,而是他的真实实力究竟在何等境界?若是不弄清这一点就贸然攻击,那可是会吃大亏的……

    “在此之前能容我问一个问题?”叶朔忽然很认真的问道,“那个……你叫什么来着?我记得你是焚天派的,但就是想不起来……”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