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胜负分晓
    ps.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轰隆隆!——

    爆炸,全无预兆的再次响起。

    整个血之领域都被卷入了爆炸范围,不算宽阔的空间中交织着雷鸣电闪。一股炽热的波浪伴随着惊天动地的巨响席卷而开,滚滚浓烟如同铺天盖地的沙尘暴一般腾空而起,伴随着猩红色的火焰妖艳绽放,仿佛朵朵妖娆艳丽的彼岸花。

    猛烈的爆炸声不绝于耳,碎裂的土块不时被四散抛飞,撞击着领域薄膜,发出一声声空洞的闷响。

    一团团火花相继炸开,一连串的小爆炸往往又会引动开另一次大爆炸,循环往复,无止无休,偶尔还能见到其中穿梭着冲天的风旋,雪柱暗藏其间,炸裂开朵朵碎小冰晶,寒霜凝结成雾气,与那烟尘交相混杂,更是令人目不能视。

    直到爆炸的余波散尽,第一幕出现在众人眼前的,竟然是那凝气级强者阮威仰天喷出一口鲜血,接着身形轰然栽倒的场面!在他溃败的那一瞬间,整个血之领域也随之瓦解。

    而出现在他对面的,是仅仅因灵力过度消耗,暂时有些轻微气喘的叶朔。除此之外,他看上去一切如常,就连那满身的伤势,似乎都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怪物!

    这是围观众人对他唯一的评价。

    自己只能仰视的凝气级强者,如今竟然生死不知的躺在地上,那么若是换成自己?恐怕十个自己也了账了吧。郭阳云吞了吞口水,想到当初不止一次的挑衅,忽然有种后悔自己一度去惹叶朔的念头,自己能活到今天,是叶朔在对自己手下留情吧!想到这里,郭阳云又是一阵后怕。

    “他比掌门更可怕。”这个观念也是第一次从他心中升起。

    最震惊的当属楚天遥。旁人惊讶过后,或许只会将原因归结到“叶朔隐藏了实力”之上,那么即使同样是吃惊,在理解程度上总也好接受得多了。但是只有他知道,叶朔的确是货真价实的蓄气一段!并且还一直在为着不能突破境界而困扰!

    这应该还是他第一次与凝气级强者交战,竟然胜了,这说明了什么?虽然阮威只是一个凝气初等强者,换作自己,或许也不是绝对拿不下来。但即便拿得下来又如何?也不过是相当于同叶朔并驾齐驱而已!而他要的,难道仅仅是如此么?

    天影师兄离开之后,玄天派第一天才的光环就自然而然的落在了他的头上,他不想,也不能,让出这份荣耀。但如果叶朔今日的战绩被长老们得知,他的培养潜力自然是远远的超过了自己,到时候,还会有人来关注他,推崇他么?

    楚天遥的双拳,不知何时已是狠狠握紧。他的心似乎在悄然之间,又被黑暗所侵蚀了一块。

    就在旁观者们还在感慨着这场恶战,被正面击倒的阮威已经没有了反抗之念,他眼里心里剩下的唯一一个字就只有逃!然而才刚来得及着地一滚,一棵青头白萝卜就横在了他的颈边。

    “这样就想走了?把天魔化气散的解药交出来!”叶朔居高临下,正以一种不容他人反抗的气势看着阮威。

    “我没有解药!那件事与我碎星派无关!都是焚天派搞的鬼!”阮威心身俱疲,他这一次是真真切切自己挖坑自己跳了。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叶朔眼神依然冷漠。想拖焚天派下水,祸水东引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不信,我能有什么办法!现在安山林一役的主谋就在那边,你为什么不去问问他们!”阮威狂怒的眼神扫向郭阳云一众,转而又望向叶朔,但在触及到叶朔双目时,顿时收回了狂怒之色。

    他恨!当初是自己不屑解释,现在却是命攥在人家手里,不得不解释,谁知道解释了人家还不信!他堂堂碎星派长老,犯得着跟小辈撒这种谎么!

    “他们,我自然会去问。”叶朔云淡风轻的朝焚天派扫了一眼,吓得他们险些没当场把头埋进沙地里。

    “但是,那是在解决了你的问题之后!你没有办法,我有!你愿不愿意主动放开神识,让我探测?”就在阮威以为有了生机之时,叶朔忽然再次把话锋对准了他。

    “什么!这不可能!我怎知道你会不会弄甚手脚!”阮威愤怒中透着惊慌。

    其实他的顾虑也是有道理的,一旦放开神识,等于将自己最脆弱的精神领域毫不设防的示于人前。万一叶朔动了歪心思,在他的意识中随便搞点小破坏,就算他还可以活下去,也会成为一个终日神志不清的痴汉,与废人无异!

    “哦,看来你是不愿意了啊。那就没办法,我只能使用搜魂术强行查看了。到时若是一个不慎,对你的神识有所损伤,可不要怪我啊?”完全无视了阮威的据理力争,叶朔直接朝另一条路上下了论断。

    “啊!等等!我愿意!我愿意!”阮威连忙一迭连声的喊道。主动放开神识,至少对方的探测还可以柔和一些,若是使用搜魂术,蛮力冲撞之下,自己的神识不知还能保全几分!

    叶朔笑了一笑。其实他早已掌握了更高明的心神搜魂术,即使是直接强行查看,对他人的神识也不会造成任何损伤。只不过阮威老奸巨猾,能吓唬他一下也好。

    当即阮威缓缓坐起,叶朔也不犹豫,一手结印,一手按在他的头顶,意念集中,沉入阮威的神识搜索记忆。

    “安山林伏击一事,你没有亲身参与,仅凭旁人的证词也做不得准。万一是你儿子在说谎呢?”此时叶朔查看的,自然是阮威父子二人在碎星大殿中与天辰长老对峙的场面。

    “他没有说谎!好!我就给你看证据!”阮威集中神识,努力回想起一段他想给叶朔看到的记忆,并且顺着叶朔的神识,乖乖地推送到了前面。

    郭阳云私盗天魔化气散,最终被虚无极狠狠惩罚,消息传到碎星派,自是引起了一片的幸灾乐祸。阮威和阮石也在这些偷笑的人群之中,说过不少的酸言酸语。

    “嗯,看来这天魔化气散一事,倒还的确是个误会……”看到这里,叶朔沉吟着点头。

    “对吧!”阮威闻言一喜。

    “别忙,虽然此事揭过,但是……我之前还真不知道,原来是你把我的消息卖给黑市的啊?”叶朔的下一句话就像一把刀,瞬间将他刺了个透心凉。

    阮威如同被人一把血糊在了脸上,只能一个劲儿的赔笑道:“哈,误会……误会……”

    “我的消息并没能让你大赚一笔,反而是倒贴了一笔灵石,真是不好意思啊?”叶朔面上虽然神色如常,心里却是暗暗庆幸。还好当初没有在冲动之下,直接杀去找拍卖场算帐。否则冤枉了人家,到时候的自己只怕是要更加“不好意思”了。

    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