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悲剧的祈岚
    当叶朔在另一边大出风头时,祈岚正跪在家族大厅中受罚。

    “逆子!给我继续跪下去,到太阳落山之前不准起来!”此时正如一头怒狮般满室游走的高瘦中年人,便是在这定天城中富甲一方,声名显赫的祈家家主祈方。

    驰骋商场多年,他却依然不失一身墨香所熏陶出来的书生气质。如果不是他手中正持着一根藤条,且藤条外侧由于抽打得过于用力,已经隐约泛起了毛边,或许第一眼留给旁人的印象,倒要以为他是个文质彬彬的教书先生了。

    “老爷,岚儿都已经跪了一天一夜了,再这样下去,我怕他的身体会吃不消啊?”祈夫人看着儿子苍白的脸色,以及被磨出了两洼鲜血的膝盖,忧心忡忡。

    祈岚从小到大,在家中一向都是娇生惯养,如此重罚还是第一次。尤其是那瑟缩成一团的小小身影,眼神中天性的活泼灵动已经尽被恐惧取代,恨不得将额头都埋到了地面的阴影里去。这就更是令祈夫人心如刀绞。

    祈方一把甩开了祈夫人,恨恨道:“一天一夜算什么?我还嫌罚得太轻了呢!

    你是不知道,这败家子近日的手笔是越来越大了,前一天早上,我忽然发现他的户头里少了一千万,刚开始也没太当回事,只以为是钱庄管理人员的疏忽,但是等我拿着账单前去查询的时候,他们竟然告诉我,那笔钱已经划到了拍卖场的账户上,款子的去向明明白白!

    我又到拍卖场询问,哼,这才知道,这逆子仗义疏财,替同伴支付一千万巨款的消息,在这拍卖场竟然都已经传遍了!就连扫地的工作人员也能津津乐道……我走在大厅里,人人都像看一个大笑话一样看着我祈方!我这辈子的脸都要给他丢尽了!”

    祈夫人劝道:“岚儿喜爱结交朋友,这也不是什么坏事……”

    祈方重重一声冷哼:“朋友?他交的好朋友!真是朋友,怎么会眼都不眨的问他借一千万,又直到现在都不见归还?这兔崽子外头厮混的那群狐朋狗友,我看一个个根本就是拿他当冤大头!

    人家随便吹捧你几句,你就找不着东南西北了,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拍胸脯保证所有人的消费都记在你账上了?再这样下去,我祈某人就算有再多的家产,也会被你这个逆子如流水一般的败光!如果自今日起断了你的经济来源,再看你那些朋友还有哪一个会正眼看你一下?”

    祈方恨铁不成钢的又挥了几下藤条,缓过几口气又继续说:“这还不是最令我生气的地方……相比之下,那一千万倒还算小意思了!我都打听清楚了,这逆子竟然还想帮朋友垫付3000万的拍卖款,而且交易的拍卖品,还是一份市场价最高也不超过15万的九曲玄阴丹!

    你那些朋友有毛病,你也有毛病!最后要不是及时的出现了一个冤大头,现在你爹没准就是躺在病床上跟你说话了!”说到恨处,在祈岚额角狠狠戳了一指头,骂道:“我真不知道你是中了什么邪!你老子的钱是跟你有仇还是怎么着?”

    这次连祈夫人也忍不住帮腔道:“这可真是,咱们家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你爹他平时做生意很辛苦……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你也真是太不懂事了!”

    在父母的连番喝斥下,祈岚一动不动的跪在地上,咬着嘴唇始终不敢开口。他现在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虽然他在拍卖场的一切遭遇都是受人两番威胁所致,严格说起来他也是受害者,但一旦据实招供,就不得不把他曾经在拍卖场替师父哄抬价位、以及恶意在旁人的茶水中下泻药诸事也老老实实的说出来。

    父亲虽然对金钱看得重了些,但平素的为人一向是正直本分,要是知道他干了两件性质如此恶劣的事,到时候的怒火,可就远远不是现在这么简单了……

    正在祈岚跪在堂中,饱受煎熬的时候,门外忽然有家丁前来通报。

    “老爷,夫人,门外有位姓叶的年轻公子求见,他说是来找少爷的。”

    “姓叶?”祈方和祈夫人对视了一眼,眼中同时闪过一抹浓重的惊恐之色。“莫不就是那个替岚儿付了3000万的冤大头?这个时候找上门来,会不会……就是讨债来了?”

    “老爷,怎么办,见是不见?”祈夫人女流之辈,一惊之下,登时没了主意,只将疑问的眼神投向丈夫,等他决断。祈岚也竖起了耳朵。

    “……见!躲能躲得过去么?说到底也是咱们理亏。”祈方沉沉的叹了口长气,交待了家丁退下后,又低声向祈夫人叮嘱道:“待会儿请他进来,若是他不提这3000万债务,你我也不要提。一旦他主动提起……哼!那是这逆子惹出的麻烦!让他问这个逆子去讨,我绝不负这个责任!”

    听了父亲的这番话,原本就气色不佳的祈岚更加的脸色苍白。

    与大厅中紧张的气氛不同,此时的叶朔正舒舒服服的坐在祈府待客的偏厅中,品尝着一壶上等的庐山毛峰。四面打量着祈府的回廊小园,亭台楼阁,再次发出了一声由衷的感叹:“这房子真大!祈岚兄弟每天都能住在这么漂亮的地方,他一定很幸福!”

    再次回到定天城的时候,叶朔仅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在路边随意抓了一个路人询问祈家所在。那路人听说他不知道祈家,竟还露出诧异之色。

    在他一番熟悉得如同自家的指路下,叶朔和楚天遥没费什么力气就找到了祈府。映入眼帘的是一栋豪宅大院,富丽堂皇,在邻舍的一排低矮平房中显得格外鹤立鸡群。这也让叶朔再次感叹了一番有钱人的好处,似乎完全忘了他自己眼下也是身怀三千万巨款的超级富豪。

    叶朔并没有等太久,一会儿,祈岚就走了进来。

    被叶朔评价为“一定很幸福”的他此刻却一点也不幸福,虽然特地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但连日的疲惫却依然毫无保留的沉淀在他脸上。

    尤其是双腿已经酸麻得没了知觉,膝盖更是会时不时的传来阵阵刺痛,让他根本连直立都是难行。

    因此一到此地,顾不得客套,先一下子栽进了对面的椅子里。让自己的腿好好地放松了一下,才冷着脸问了一句:“你有什么事?”一想到叶朔此来可能正是为了讨债,就更是让他提不起好气来。

    “祈岚兄弟,你的家可真气派!”谁知叶朔一上来正事不说,先叽里呱啦的将祈府夸了一通。祈岚耐着性子把他的赞美听完,看他仍是没有引入正题之意,才不得不再次耐着性子,把开始的问题又重新问了一遍。

    这一回叶朔才连忙坐正,一边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掏出一颗丹药递了过去,小心地问道:“是这样的祈岚兄弟,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帮我看看这颗九曲玄阴丹有没有损坏?”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