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十字路口
    在他看到那中年人滚出房间的那一刻,心中就已经有了盘算,虽然此人的卑劣行径令他极为不齿,但无论如何,自己此来是为交易九曲玄阴丹,总算那少年也已经安然脱身,他也没必要再为了死脑筋的抱打不平,将解药的最后希望平白葬送。因此他上前与主人寒暄时,仍是撑着天真的笑脸,装作诸事不知。

    然而在叶朔的心底,其实也隐隐存在着一丝感慨。

    若是换了过去,他是绝对会坚定的跟这等奸邪小人划清界限。那时的他,心思单纯,凭着从几个民间故事中听来的传统道德观,心头就像是横着一架刻度严明的标杆,始终笃信着黑就是黑,白就是白。

    但在这几个月的生活中,他也渐渐看清了世界并不是如他所想的一般清澈见底,黑与白之间更是交杂着众多的灰色地带。

    好比宫天影与安云的恩怨纠葛,谁是谁非?好比禁咒的渊源,即便禁止了咒法的本身,只要人心中的贪欲和恶念依然存在,能够行凶的灵技仍是数不胜数的,如此岂非是治标不治本?灵界大陆永远不可能禁绝所有的灵技,否则的话,他们这些修灵者也就没有必要存在了。

    就说这一次的截杀行动,对他始终抱有的信念就更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冲击。虽然此事还要追溯到安山林一役,他不过是向几个寻衅上门的恶徒以牙还牙,但仅仅为了空无的门派之争,一群无冤无仇的人就要打得头破血流,究竟有何意义?争了,抢了,最终得到的又是什么呢?

    从小听来的故事里,只会教人去走正确的道路。但故事里却没有说过,如果正确的道路,并不是能够使你前进的道路,又该作何抉择。

    不久之前,他还敢于对岩洞中的卓逸王直言相斥,然而现在的他,对于作奸犯科虽然依旧愤慨,却是已经逐渐的可以为了满足切身利益,与自己看不过眼的人虚与委蛇,真不知该说他是变得成熟了,还是变得世故了。

    也许有一天,他会变成一个连自己都不认识的人。

    正在叶朔心中思潮起伏时,那中年人木先生阴沉的声音将他带回了现实:“这是什么意思?九曲玄阴丹与那远古心法有何关系?”

    叶朔回过神来,忙回答:“是这样的木先生,我们只是想问一下,不知您手头是否还有剩余的九曲玄阴丹?如果有的话,我愿意出高价收购!”

    木先生冷哼一声:“九曲玄阴丹?有啊。一口价,3000万灵石!”

    在木先生由于抱病错过他心心念念的远古心法后,却意外得知他的一颗九曲玄阴丹在拍卖场被拍出了史无前例的天价。

    接过魔晶卡的时候,他的心中除了模糊的不真实感,更多的则是一种嘲讽,为那群拍卖场冤大头的愚蠢而掀起的嘲讽。他也嘲讽自己这滑稽的际遇,得到了一大笔横财,却与自己的中意之物失之交臂。

    此时提起,不过是借此发泄一下心中愤懑,根本没指望过对方当真会给钱。

    然而大出他意料之外,叶朔对他这狮子大开口,不仅全无谩骂之意,反而还像松了一口气般,连声应着:“有,有。”一面从怀里掏出一张魔晶卡,端端正正的摆在桌上,语气平和,仿佛这钱不是他自己的一般,说道:“3000万灵石都在这里了。木先生,九曲玄阴丹呢?”

    毕竟叶朔最担心的是木先生手里也没有多余的九曲玄阴丹。只要货源无恙,钱财就只是小问题了。

    木先生目瞪口呆的盯着桌上的魔晶卡。以他的眼力,自然能认出这一张确是由拍卖场亲自颁发的贵宾级金卡,他自己不久前也才刚刚拿到了这么一张。最令他吃惊的,还是叶朔这一掷千金,却连眼睛都不眨的行为。莫非这小子是比拍卖场那群蠢货更冤的大头?

    冷静下来后,木先生几乎是立刻就做出了决定,板着脸喝道:“小伙子,你太心急了,我还没有说完。我开的是两个条件,第一,是3000万灵石。”

    一边说着,掌心轻轻覆盖上了魔晶卡,似乎是担心叶朔改变主意,再将魔晶卡从自己手中抢走一般,“而第二个。”木先生脸色随之覆上一层阴云,“明人不说暗话,二位刚才想必就在门外,亲耳听到了我与那天霄阁使者的谈话。如今那份心法就在他的手里,我的第二个条件,是要你们替我夺回心法,并且,让他再也不能开口!”

    木先生在叶朔第一句提到“远古心法”时,就已经知道自己的秘密全给他听去了,顿生灭口之念。

    念在此地与天霄阁相距遥远,那少年一时半刻还赶不回去,也就暂且静下心,先听听他们打算说些什么。

    在叶朔拿出魔晶卡后,他心里已经将他与另一个强大势力划上了等号,虽然不知道支持着叶朔如此多财力的背后势力是哪个,但出手这么阔气,那势力的背景一定不一般。

    于是一个歹毒的计划也就应运而生。先由这两人代自己解决了那个天霄阁的少年,解了自己的燃眉之急,到时就算天霄阁追查起来,凶手也会直指这两人背后的大势力,到时就任由他们“两虎相争”去吧。

    同样是灭口,何不先将这两人的价值开发到极致,再由自己渔翁得利?

    “这怎么行!”叶朔当即变色,“我可以替你夺宝,但绝不能替你杀人。”

    或许这一刻,他已经站在了命运的十字路口,叶朔并不知道自己今后会走向何方?即便此时他的双手依然干净,但日后如果当真面临到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绝境,他是否也会麻木的踏过敌人的尸体?是满手血腥的登上巅峰,还是遵从良心的碌碌一生?

    坦白说,现在的他,对这些问题还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但最起码,在力所能及之时,他仍然会选择坚守心中的道德:“我实话跟你说吧,其实这远古心法就是我……”

    正当他要照实说明时,楚天遥忽然不动声色的将他拦下,笑道:“好,我们替你走一趟就是了。惹不起天霄阁,难道还惹不起一个落单的走卒?”

    木先生正中下怀,大笑道:“好!好!还是这位小哥爽快!那木某就在此恭候二位的好消息了?”

    叶朔虽然并不同意杀人夺宝,但他也相信,楚天遥是不会做出这等丧尽天良之事的,于是默不作声的紧随其后,径行出门。

    就在他们二人离开后,木先生冷冷注视着两人的背影,招手唤过一名家丁,吩咐道:“你悄悄跟上去,务必亲眼确认过目标死讯。此外,有机会的话,就把他们两个也一起干掉!”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