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记忆篡改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定天城外,一处空空旷旷的小平原,猛一张望,与不久前爆发过一场门派大战的地带很有几分相似。

    正在快速前行的两人忽然停下了脚步,其中一人冷不丁回身扬手,灵力波动掀起一阵疾风。隐蔽处一个贼头贼脑的人猝不及防,直接被一股吸力扯得飞了出来,紧接着又是一道灵魂攻击汹涌而出,那人的目光立即化为空洞。

    攻击者,也就是楚天遥,此时一手扣在他的脑门上,一手掐诀,显然是在搜索记忆。

    “哼,早知道那个木先生没那么容易信任我们,多留一手果然是不错的。”

    楚天遥默默查看那人的记忆片刻,接着手印变动,再度反手扣下,一层层紫色光晕顺着那人头顶注入。

    少顷,那人便是双眼一片呆滞,侧着身子直直的倒了下去。

    叶朔看着栽倒在地,生死不知的那人,脸上掠过了一丝犹疑,轻声道:“就算是被主人派来盯梢,这也罪不至死吧?况且如果他从此下落不明,木先生一定会怀疑的,楚师兄你……”

    “我当然没有。”仿佛看出了叶朔在想什么,楚天遥不屑的一摆手,“我只是用御魂心法修改了那人的记忆。木先生既然一心想要那天霄阁使者的死讯,我就给他死讯。

    等这人再度清醒之后,他会记得自己曾经一路跟踪我们来到这里,亲眼看到我们与那少年大打出手。至于战斗模式,就照搬了你先前跟阮威的那一场,我将那时的场景融入到他的脑中,同时让他以郭阳云的视角代入。

    由于战斗太过激烈,他直接给余波震晕了,醒过来之后才看到那名少年的尸体,于是匆忙回来复命。这样一来,两边就都交代得过去了。”

    叶朔听得双眼越来越亮:“原来还可以这样!楚师兄你真是太厉害了。不过其实我之前就很想问了,这远古心法是我亲身修炼过,也是我拿到拍卖场去拍卖的,那我直接在玉简里刻录一份交给木先生,不就好了么?就像我之前帮你刻录的那一份一样。那他也用不着叫我们去为他杀人夺宝了。”

    楚天遥摇头:“你还没有看懂么?如果你当场坦白,是否足以取信还暂不去提,更重要的是,那木先生曾经对天霄阁的使者出手,却给那人溜了。

    他害怕若是放此人活着回到天霄阁,便会后患无穷,因此这远古心法他要,那使者的命,他也要。至于你我,为防机密走漏,原本也是在他的灭口范围内,但经过‘杀人夺宝’的这一出,杀了天霄阁使者的账也就记在了我们的头上。

    在他心目中,我们从此以后必定会守口如瓶,因为我们背的债比他更重,那么再灭不灭口,也就无所谓了。因此他给那家丁的吩咐也只是,有机会的话就一网打尽,如若不然,也不必勉强。”

    “原来是这样。”叶朔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忽然茅塞顿开,“楚师兄你果真心思缜密,比我厉害多了。”叶朔心里无比佩服楚天遥,同时也不忘感叹一下木先生的阴险,“他的疑心病这么重,整天防这个,防那个的,大概人生有一大半都是算计过来的,倒也可悲,早晚有一天会作茧自缚。”

    修改记忆这部分内容,叶朔曾在心法里看到过,但是这并不是仅仅拥有强大的灵魂力量就足够了,而是需要相当精密的控制能力。

    并且记忆环环相扣,又是植根在一个人自己的思维中,想要毫无违和感的插入一段伪造的记忆,又要始终不被对方发觉,这绝对是一个技术活。因此到现在叶朔也都只是一知半解。

    再加上把刻录的心法交给楚天遥也没有多久,他就已经修炼得这么纯熟了,叶朔不免感叹他的天才之名果然不虚,“什么时候我也能像楚师兄这样呢?”

    “那是自然,否则怎么当你师兄?”楚天遥在叶朔的面前一笑了之,然而当他侧转过身,目光投向天际之时,被一片蔚蓝倒映的心湖之底,却是透出了几分难言的落寞。

    “呵,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拼尽全力,仅仅是为了不被你超过?这种痛苦,一路走来一帆风顺的你,又怎么会理解呢?”

    澄澈的碧空依旧潋滟如镜,一行离群的孤雁遮断了归途。

    不久,叶朔和楚天遥又回到了木先生府中。

    木先生依旧坐在那间小屋里,脸上表情阴晴不定。身前跪着那两名手下,两人哆哆嗦嗦,似乎正在汇报些什么。

    “咔吱——”门忽然被打开,叶朔大大方方的走进来,倒是坐在一旁的木先生被猛然吓了一跳,但他很快就稳定了情绪,面无表情道:“你们可真快呀?”

    叶朔从怀中掏出一份卷轴,又看了那跪在地上的两名手下一眼,目中自然而然的掠过了然之色,淡淡道:“看来,先生的下属已经向您禀告过了,这便是心法卷轴。”说着,随意的将卷轴抛了过去。

    木先生下意识的双手接住,不可置信的看着手上的卷轴,好似看到了全天下的宝贝都堆到了自己面前。

    许久,木先生才缓缓抬起一只手,像是触摸着一件易碎的瓷器般在卷面上轻探了一下,确认宝物无恙后,才猛地将它捧在了怀里,如同抚摸爱人一般细细抚摸着它,眼中闪动着难以言喻的狂热:“我终于……我终于得到了!”

    猛然,他的动作停住了!

    “不对!这不是远古心法!”木先生的脸上,被欺骗与失望的愤恨交织在一起,令他干枯的皮肉都显出了几分异样的扭曲,“这卷轴看起来如此崭新,怎么可能是拥有千年历史的上古心法!”

    闻言,叶朔几乎是不假思索的道:“上古卷轴有强大的灵力庇佑,纵然时光流逝,也看起来焕然一新。”他现在是越来越佩服自己睁眼说瞎话的能力了。

    他这话说得言之凿凿,表情又是诚恳万分,木先生疑惑而又不信任的神情,也跟着稍许缓和了些。

    “此话当真?”他缓慢的问道。

    “千真万确!”

    木先生又仔仔细细,上上下下的端详了一遍卷轴。“小子可能你不知道吧,当时这卷轴在拍卖会场时,我亲眼见过,它似乎不长这个样子吧!”木先生的眼睛微微眯起。

    “呃……”没想到木先生会这样问,但叶朔仅仅只是愣了一瞬间,连忙接口道:“这也是上古卷轴的功能之一,为了防止他人对它有觊觎之心,它有时也会改变自己的外表。而他们在会场上展出时的,恰恰是它的伪装形态。”叶朔说得就跟真的一样,虽然他觉得,连他自己都不信这鬼话。

    “看来你是不打算跟我说真话了!”木先生似乎失去了耐心。

    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