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神秘的修灵者
    金碧辉煌的赫连府大厅中,如今却是一片愁云惨雾。

    “唉,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天了,凤儿还是没有一点消息。那些前来应征的修灵者,当初个个吹嘘得自己有万夫不当之勇,一等拿到了钱,竟然都是有去无回!

    我赫连正诚手头上虽然有几个闲财,但这么多年来,我敢说自己从未做过一件为富不仁之事!上天为何要这样惩罚我?如果凤儿有个三长两短,我纵有万贯家财,又有何益!”

    眼前那一袭黛青色宽袖开衫的中年人,正是本次事件的主角,拥封城首富赫连正诚!

    然而此时的他却是愁眉不展,全没有了平日里一呼百应的派头。负着手在大厅中来回踱步,足下的青砖仿佛都要被他踏平了三尺。

    在他的身旁,还分立着几名服色各异的中年人,既是赫连正诚的兄弟,也是这赫连家的挂名长老。

    耳听着兄长的担忧,也不由回想起了多日积压的郁结,身材矮小的三长老脾气最是火爆,此时忍不住愤怒道:“要是那些人当真是给魔兽吃了,我也不去提它!怕只怕,他们从一开始来应征,根本就是动机不纯!

    拿了钱以后,别说他们有没有去过溪临山谷,我看就连他们到底是不是真正的修灵者,都还有待考究!”

    赫连正诚一听之下,更是怒目圆睁:“岂有此理!那群混蛋简直就是趁火打劫!救不出我女儿,我赫连正诚难道还要平白奉送上一笔跑路费,供他们吃香的喝辣的?下一次如果再有应征者上门,我定要好生考核一番,让他们给我当堂试演,且看究竟是有几分真才实学!”

    二长老则略有担忧道:“当堂试演固然是好,或许就可以息了一些投机取巧之人的歪心。所为难处,只在于我们几个都不是修灵者,就算对方当真要弄甚古怪,我们也未必判断得出,这却要如何是好?”

    其他几名长老也都犯了难。毕竟在凡人看来,一些高明到了极处的戏法也能以假乱真,又如何才能知道他没有事先动过手脚?

    “呵,几位长老放心,你们虽然不是修灵者,但我是啊。不管他们耍什么花招,都绝对瞒不过我的眼睛!”正在几位长老一筹莫展之时,随着一声低笑响起,一名墨衣修灵者就如凭空冒出来一般,在大厅之中缓缓显形。面对着几名长老的惊愕注视,仍是神色如常的躬身施过一礼。

    “你……你是怎么进来的!”赫连正诚的脸色,虽然由于那人周到的礼数,而略微好看了几分,但在他刚毅的眉眼间,依然还有着一丝藏不住的怒意。这群下人都是怎么看门的!若是让人知道他赫连府的大门可以任一个外人来去自如,这还成何体统!

    “唔,以凡人的工艺,建造起来的稻草屋,摆着看看或许还过得去,但又如何能阻挡住修灵者的脚步?”那墨衣修灵者饶有兴趣的将一只手贴在墙壁上,沿着瓷砖的花纹缓缓触摸。

    “哼,敢自称是修灵者,你有什么证据?”赫连正诚如今也被骗得精了,“虽然你的出现方式的确离奇,但这也仅仅是私闯民宅而已,一些身手高明些的蟊贼同样做得到!”

    “愚蠢的东西。太过小看修灵者可是会吃大亏的——”那修灵者却是不耐再与赫连正诚废话,双眼中寒光一闪,两道灵魂尖刺倏然凝聚成形,半空中二分为四,准确的贯穿房中众人颅脑。

    随着他攻击发动,四人的双眼都呈现出片刻的空洞,转瞬又恢复如常,赫连正诚当先俯首道:“是,全凭修灵者大人吩咐。”其余几位长老也跟着躬身下拜。

    这一招在灵魂攻击中,只是一种极其粗浅的运用。纯以蛮力冲击中招者的思维中枢,令他在意识受到影响之下,听从自己的命令,对于平常的行为活动却并无妨碍。那修灵者在灵魂一道本就颇有造诣,如今对付的只是个丝毫反抗之力没有的凡人,自是一举收效。

    “老爷,门外又有两位修灵者求见,自称是佣金猎人,看到布告后前来应征的。”这时一名家丁奔入房内,在赫连正诚身旁禀报道。

    “知道了,你下去吧。”赫连正诚挥了挥手遣退那家丁后,转目望向那墨衣修灵者,等他指示。

    那墨衣修灵者略一颔首:“无妨,你们自便。我自会在暗中分辨。”

    赫连正诚喜动颜色,道:“那就拜托修灵者大人了。”

    在赫连正诚的心目中,前来应征的所谓修灵者多半极不靠谱,在他亲眼看到被家丁引入大厅的那两人后,这种观念便又在心头加深了几分。

    只因对面那两人的年纪,实在是太轻了一些,从身形看来,似乎也并不怎么能打。暗中叹了口气,虽然他心中已经将这二人剔除了名单,但必要的流程总还是应该走上一走。清了清嗓子,朗声道:“你们是赏金猎人?是在城里看到布告,前来应征的?”

    “回老爷的话,正是。”叶朔点点头。

    赫连正诚哼了一声:“好,你们有什么本事,先在这里给我试演一番。不过我先提醒一句,如果只是抱着侥幸念头,前来招摇撞骗,那我劝你们还是打消这份心思。”

    他这话着实说得极不客气,楚天遥心高气傲,往日谁不是拿他当精英弟子巴结着,哪受得起这份侮辱,当即面色一沉,冷冷道:“赫连老爷难道没有听说过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道理么?如果你不相信我们,那我们现在就可以走。”

    反正他也想得清楚了,要调查玄天派被冒名之事,只需找到溪临山谷即可施行,根本不必假手于什么首富的帮助,更不是求着来给他救女儿的。

    偏偏叶朔说那样太过打草惊蛇,既然溪临山谷的半魔人会用玄天派的名头作恶,自然早就想好了应对的方法,贸然前去只会着了对方的道。

    一群半魔人而已,能有什么智慧!然而最让楚天遥感到不爽的却不是半魔人,也不是赫连正诚一副“你们一群骗子”的态度,而是叶朔。过去叶朔只是他的一个小徒弟而已,先不说修为上两人目前的实力究竟相差多少,现在他居然要听从叶朔一个新晋弟子的话,这是他骄傲而又自我的自尊无法忍受的。

    “用人不疑?”赫连正诚冷笑,“那每个人都来我这里说一句用人不疑,我都要毫无保留的相信他,恐怕我这房契上早都改了名字!

    既然你们是来应征,不给我露几手真功夫,我怎么知道你们有没有救出小女的能力?万一不过是借救人名义来打秋风的,我这酬金先付给你们,岂不成了肉包子打狗?

    况且真的勇士,不畏惧任何挑战,你们越是推三阻四,就越是让我觉得你们做贼心虚!”

    “酬金的事倒是不急……”叶朔才说了一半,就被楚天遥狠狠踢了一脚,这才回想起自己如今扮演的是赏金猎人,不为酬金,难道还真是为做好事来了?有意补救道:“我的意思是,酬金的事可以慢慢商议,倒是有关溪临山谷那一群强徒,可否先同我们详细说说?”

    “现在究竟是我在考你们,还是你们在考我?”赫连正诚沉下了脸。

    “这种事情无所谓。赫连老爷如此富有钻研精神,再拖延下去,只怕要直接去给令千金收尸了。丧礼不如从现在就开始筹办起来?对了,也别忘了给你自己留一口棺材。”楚天遥言辞极尽尖酸。

    “楚师兄你不要冲动。”叶朔一脸无奈,早知道楚天遥这么暴躁,就让他直接去临溪山谷打半魔人好了,看着快要吵起来的两人,叶朔只能主动请缨:“赫连老爷,那就由我来表演好了。见笑,见笑。”

    手掌一动,空气中游离的火元素自动聚拢,不一会儿就“噗”的一声在他手上燃起了一团小火球,远看就如同戴着一层火焰手套一般。叶朔略微屈伸五指,将手掌中的火苗又变幻了几种造型,才看向赫连正诚道:“这样可以了吗?”

    赫连正诚的面部表情却不见松动:“这一点三脚猫功夫,就是杂耍卖艺的也能玩!我虽然是外行,但好歹也曾听说过,修灵者是可以使用灵技的——”

    “灵技啊……”叶朔苦思冥想,他会的灵技也不少,但是……真要他使用出来,估计这赫连府早就被夷为平地了,即使把握好力道,叶朔环顾了一下厅堂,估计这厅堂也该毁了。

    思来想去,还真没什么适合在室内展示的。叶朔心里抱怨,这赫连老爷还真爱难为人。忽然,在目光接触到赫连正诚的双眼时,叶朔灵敏的感到一丝异样。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