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首富的黑暗
    这赫连正诚器宇不凡,目光看似炯炯有神,但眼神中却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游离涣散,叶朔曾使用过搜魂术,赫连正诚眼中的涣散,与当人心神被控制时毫无焦距的目光十分相似,但却又不尽相同。

    他知道有一种灵魂攻击,可以使人如同傀儡一般受制于人,却自身毫无察觉,被施术者则会因为受到了灵魂攻击而目光游离。

    若是这样,叶朔感到这件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他隐隐有预感,一个针对玄天派的阴谋正在逐渐张开大网。

    然而比起这些,叶朔更愿意是自己多想了,其实赫连正诚只是年纪大了,眼神不太好。

    “怎么了?半天不说话,是黔驴技穷了吧。”赫连正诚忽然冷笑道:“我来帮你想办法吧,我看你一个人表演也太寂寞了,不如就让他们来陪陪你!”

    说完双掌一击,厅堂内立刻冲出一群彪形大汉。从衣着看来,他们都是这赫连正诚府的保镖,人高马大,肌肉发达。

    赫连正诚右手一挥:“我不强求你将他们全部打倒,但只要你给他们碰到了一片衣角,就算你输!我给你半个时辰的时间,看你能坚持多久!”

    叶朔本来还在为难中,赫连正诚这一番话反倒是为他解了围。当即答应了下来。

    这些彪形大汉虽然看似体格强悍,但终究是普通人,叶朔仅仅是脚踏太虚游龙步,就在这群彪形大汉中穿梭自如,那些大汉一次又一次扑击,都被他轻松躲过。

    不要说那些大汉能不能碰到叶朔的衣角了,有时两个人动作太激烈,还迎面撞在了一起,叶朔还不得不分神,以灵力发出气旋为那些大汉做缓冲,否者以那些大汉冲撞的冲击力,估计有好几个大汉要当场殒命在厅堂里了。

    “老爷……”赫连正诚规定的时间还没有到,那些大汉却已经表示撑不住了,纷纷停下脚步,站在一边不停喘气。

    “哼,你这套功夫就只是逃跑用的么?真遇到了敌人,你一个人溜得比谁都快,那又有什么用?”

    纵然赫连正诚刚才也曾经短暂的为叶朔的身法所动容,但他的意识仿佛不再是自己的,回过神来,立刻又是面罩寒霜。“我说过了,我要看的是攻击型的灵技!是威力强大的灵技!如果你拿得出手的仅止于此,那我想,现在就可以‘送客’了。”

    叶朔皱了皱眉。就算之前几次刁难还可以理解为赫连老爷情绪不佳,这一回就很明显是在找茬了。应征的条件这么苛刻,他到底是找勇士还是找女婿?……等等,找女婿?哈哈哈,叶朔突然同情起赫连家的未来女婿了,现在找一个勇士都这么严格,将来找女婿不是要上天了!

    旁边一直沉默不语的楚天遥忽然说道:“威力强大的攻击灵技,当然有了。只是这里地方狭小,手脚施展不开,万一到时一个不慎,毁损了家具,这个责任算谁的?我可不想佣金还没拿到,先倒贴了一笔。”

    赫连正诚皮笑肉不笑,朝门外一摊手:“请上演武场。”看来他为了测试这一次的应征者,还真是动足了一番脑筋。

    叶朔跟着楚天遥去了演武场,一路上为赫连正诚表示担忧。他的这位师兄最近脾气异常暴躁,看来赫连家的演武场要倒霉了。

    演武场边,赫连正诚笑眯眯的站着,他的思绪似乎被某种邪念所缠绕,已经控制不住地等着他们出洋相。

    叶朔还在打量着演武场,楚天遥手中已经凝聚起了一条暗紫色的灵力长鞭,竟是要直接施展最强灵技暗影千重斩!

    叶朔突然想到了什么,刚想阻止,楚天遥充耳不闻,一鞭挥出,灵力直冲天际,重重抽击在不远处的一层琉璃瓦顶上。威力所至之处,轰然炸裂,整间矮屋都在激烈的震荡中崩解成了碎块,阵阵硝烟升腾中,下一波灵力风暴又至,扩散之处,细小砖块尽数爆为粉末。

    “怎么样,现在相信了么?”楚天遥扫了一眼手中正在逐渐消退的暗紫色电花,这才将不屑的视线投向那嘴巴张得足能塞下一个鸡蛋的赫连正诚,“你应该很清楚,我们可没有事先在你的房子里埋过炸药。”

    叶朔则是“我的担忧果然成真了”的生无可恋状,虽然因为一些他无法理解的原因,楚天遥变得越来越暴躁,但是……“楚师兄,虽然现在我也算是半个富翁,但你要是这样拆人家房子,总有一天会把我赔光的。”

    “你们!”赫连正诚看着崩坏成大块大块碎片的房子,又惊又恼,“怎么平白无故拆人房子?你们打算怎么办?”赫连正诚说出这话的时候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要赔的话,我把我师兄抵押在这里好了。”叶朔说着把楚天遥往前一推。

    叶朔!楚天遥心里怒火滔天,看着还一副兴师问罪状的赫连正诚,顿时恶狠狠的盯着他。

    赫连正诚被楚天遥的眼神盯得头皮发麻,又想到叶楚两人的确有实力,若是真的惹恼了他们,估计接下来轰成渣渣的就是自己了。

    “是……是是,是小人有眼不识泰山,请二位勇士在此稍待,小人这就去给二位准备酬金。”赫连正诚点头哈腰,唯唯诺诺,全然没有了之前用鼻孔看人的架势,几乎是一路小跑,躲进了屋子里。

    “我本来还觉得这琉璃瓦顶挺好看的……”叶朔还没说完就被楚天遥打断了。

    “那都是他自找的。就当是治他的疑心病了。”楚天遥显然对赫连正诚的态度还不能完全释怀。

    “修灵者大人,您方才都看到了吧?敢问这两人是否值得信任?”赫连正诚回到房内,头一件事就是先向那墨衣修灵者请教。

    “呵,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看你想先听哪一个了。”

    那修灵者坐在太师椅上,随手拈弄着花瓶中斜伸出的枝叶,半晌之后,见赫连正诚便只是垂手侍立,似乎并不敢在自己面前主动发问,也只是满意的嗤笑一声,提高声音道:“好消息是,他们的确是货真价实的修灵者。至于坏消息么——”

    指尖微一加力,半截枝叶应声断折,“他们全部出身玄天派!如果你记性够好,应该不会忘记,这一次那群魔物的背后人是谁!”

    “可恶!原来跟那群魔物是一伙的!怪不得,怪不得自称赏金猎人却又说不要佣金?我之前就觉得那两个小子有古怪!是了,怪不得一出手就是如此穷凶极恶!

    哼,好啊,一方面绑架了我女儿,一方面又来扮好人索要报酬,还真是两头都不肯落空!我这就去把他们抓起来,跟玄天派交换人质!”在灵魂攻击的作用下,赫连正诚对那修灵者的任何话都不会怀疑,满室张望,最后在墙角边的兵器架上抄起一把大刀,骂骂咧咧的就要往外走。

    “慢着。”

    那修灵者不慌不忙的吐出两个字,走上前接过赫连正诚手中的长刀,手指轻拭着刀锋,笑道:“你现在出去,别说能不能抓得住他们,就算真给你得手了,如果玄天派不承认怎么办?

    况且,你以为这赫连府是铜墙铁壁,对玄天派而言却如入无人之境,他们当然可以轻易的救出同伴,无须同你做这笔交易。到那个时候,你还不是自己吃哑巴亏?”

    “这……还是修灵者大人想的周到,那您说我该怎么办呢?”赫连正诚稍一细想,不由冷汗涔涔,询问道。

    那修灵者将长刀一丢,赫连正诚忙不迭的上前接住,修灵者丝毫没有理会,顺手提起一个箱子,揭开箱盖,朝着桌上一倒,登时哗啦啦的灵石倾泻而出。在赫连正诚愕然的注视下,抬手迅速一抹,一层灵力波动悄无声息的融入其中。

    “这就是你打算交给他们的报酬,我已经在其中加入了精神印记,只要他们把这些灵石带在身上,不管走到哪里,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等到他们跟玄天派的同伙会合,再将这群歹人一网打尽,游街示众,到时人赃俱获,我看他们还有什么话说!就让舆论来还您赫连家一个公道!哼,玄天派,是时候让世人看看他们的真面目了!”

    “大人真是神机妙算!小人马上去办!”赫连正诚喜上眉梢,匆忙将灵石拢入箱中,立刻提着箱子跑了出去。

    “嗯,你去吧。”那修灵者嘴角的笑意,在赫连正诚躬身退出后,终于扭曲成了一个狰狞的弧度。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