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 幽冥离火
    还未容楚天遥细想,四面的树枝一阵剧烈震颤,交叉的枝叶呈天罗地网之势齐向正中盖下。

    “哈哈哈,你不是很喜欢分真假么?那我就让你享受个够!”树枝怪人狂笑着,枝条狂乱舞动,几次佯攻又立即收回,但只要楚天遥稍一疏忽,便会有从刁钻方位拐出的横枝瞬间打实,仓促迎战下,即使以楚天遥的修为,仍是吃了几次不大不小的暗亏。

    虽然每一次的攻击力道算不得重,却是当真狠狠抽进了楚天遥心里。他堂堂玄天派精英弟子,如今竟然在受一只树人的戏耍,一旦传扬出去,他颜面何存!

    “魔罗天爆!”

    在又一次的包围攻击到来之时,楚天遥眼中也是猛然涌起一股厉色,脚下微一错步,手中已是缓缓凝聚起一个黑紫色光球,内部交织着电闪雷鸣,泛滥开的道道白光即使在表面也是清晰可见。

    随着光球直径成倍扩大,球体中传来阵阵令人心悸的灵力波动,激撞的气流撕扯开一圈空间裂痕。

    外侧张牙舞爪的树枝似乎也感应到了危险,缓缓回缩,有意避其锋芒。

    “晚了!”

    敌退我进,树枝怪人的示弱举动刺激得楚天遥更加疯狂,脚跟回旋借力,在蓄势达到最高点后,猛然挪转身形,将光球朝上方狠狠甩了出去。

    光球与树枝刚一接触,立时激荡开一片大面积的能量风暴,在黑紫色光环的笼罩范围内,枝条就如同是残火遇清泉,以一种蛮横的姿态被尽数摧毁,炸裂成片片碎屑,飘散无踪。

    楚天遥松了口气,傲然收掌而立,正要以同样的嘲讽回敬那树枝怪人几句时,却见暗处那四张面孔丝毫不曾露怯,而紧接着,随着它们树冠稍一颤动,就如草木回春,本已经断裂的枝条再度发芽,以可见的速度迅速伸长,几个呼吸时间就重新恢复了原状,而且是比方才更加张扬的舞动了起来。

    “没有用的!只要是有阴影的地方,一切有形之物皆为吾之身!你们是无法逃脱我的掌控的!还是老老实实的受死吧!”那树枝怪人仰天长笑,盘绕头顶的枝条结成了一顶天然冠冕。

    “有阴影的地方?……阴影……”

    叶朔一面躲避着树枝的攻击,望着那四个从外表看不出任何差别的树枝怪人,渐渐陷入了沉思。况且这漫天乱飞的树枝,也让他感觉格外的熟悉。

    ……想起来了!当叶朔再次一跃而起,躲过了脚下蹿出的枝条,紧跟着又是灵活的一猫腰,避过背后一击时,一道灵光终于在他脑中闪现。

    他想起来是在什么地方遇到过了!

    当初在玄阴洞中,那穿山石兽就曾召唤出无数藤蔓,即使炸断依旧会再次重生,而他真正的弱点,却是在于他的本体。眼前这一幕如此的熟悉,也就是说,这树枝怪人应该也是有着独立的本体,隐藏在某个他们暂时没有发现的地方……

    光凭躲避是看不出玄机的,必须要主动出击才可以!

    叶朔手中瞬间凝聚出数个灵力光球,看也不看,随意朝着四面八方投撒。在观察着树枝的移动轨迹时,他的眼角忽然微微一跳,随即狠狠的凝聚在了某一处!

    是地面。

    在树枝进行毫无规律的摇摆时,地面总会出现一些不自然的浮突。并且是树枝朝左移动,这细微波动就朝左;树枝朝右,这细微波动就朝右。之前由于环境幽暗,再加上眼中尽盯着上方树枝的攻击路线,倒将这一处细节忽略了过去。而他也相信,这绝对不仅仅是自己眼花而已。

    “火!”叶朔一扬手,一头火龙直飞天际,仰颈长啸,火光霎时将大殿各处照得一片通明。

    果真!

    原本还算平整的大殿地面上,如今起起伏伏布满盘根错节的树根。这应该就是在黑雾升起时出现的,那时叶朔和楚天遥被四面凭空出现的树枝怪人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又加之大殿本就昏暗,使得他们直接忽略了地面。

    “这么简单的事,我怎么就没有想到!”看着地面上的树根,叶朔顿时明白,这树根才是那树枝怪人的本体!那树干一样的躯体,不过只是掩人耳目罢了!

    他曾见过主干被锯掉,却依旧能恢复生机的树木,也见过本是枝繁叶茂,却因为根部坏死而逐渐枯萎的植物。

    对于树而言,最重要的,不就是它的根么?

    眼见大殿通明,隐于暗处的本体暴露,树枝怪人也顿觉不妙,地面一阵波动,交错的根须如同小蛇一般蠕动起来,眼看着就要钻入地底。

    “太晚了!”随着叶朔一声令下,大殿再次烈火滔天,原本昂扬的火龙俯冲而下,须臾间将所有根须包裹其中。

    四面树枝怪人牛蛙般大的眼睛同一时间眯了起来,嘴角也出现了不自然的抽搐,从躯体延伸而出的枝条更是发疯一般的狂舞,显然这烈火焚身的滋味让它痛苦万分。

    看起来叶朔似乎是占尽了优势,但他的眉头却皱了起来,“为什么……没有变化?”

    虽然树枝怪人表情痛苦,根须也在烈火中不住颤动,但在这烈焰大火中却并没有消失,也看不出一点受伤的痕迹。

    “很痛啊!”树枝怪人大叫起来,“臭小子!我要抽死你!”说着忽然根须暴涨,小蛇一般粗细的根须顿时变得如同人的大腿一般粗,在根须的支撑下,四面的树枝怪人飞腾向半空中,交错的枝条在空中汇集,织成一张大网欲将叶朔包裹其中。

    “火咒没有用?”正在大网即将罩住叶朔的瞬间,叶朔忽然一个转身,竟凭空消失了。

    “灵遁术么?”楚天遥暗自寻思,“树枝怪人比起穿山石兽,更加智慧,想用对付穿山石兽的方式对付它,只怕行不通。”

    叶朔使出灵遁术并非是像当初对付穿山石兽那般为了接近根须,只为了能争取些时间,既然不知道究竟怎样才能伤害到树枝怪人,不如使用御魂心法探测一番,如果使用心法探测,说不定可以探测到这树枝怪人的真正弱点。于是他便避开树枝怪人的耳目,躲进暗处。

    叶朔正待释放心法探测,但就在施放灵魂的那一瞬间,脑海中猛然响起一声尖叫,叫声尖厉直刺人心,而后又是千万声尖叫响起,竟使得叶朔一阵心神恍惚。

    “幽冥离火……”

    叶朔捂住头,使用御魂心法需要释放出自己的灵魂,在这一刻,他的灵魂是无比脆弱的,顿时就被大殿两旁的幽冥离火所干扰到。

    “好烦人的东西!”叶朔双手一挥,一股极强的冲力从掌内暴涌而出。劲风所及之处,两旁的幽冥离火在容器中东倒西歪,更有甚者被刮出了容器外,脱离了容器,这幽冥离火在空气中暴露了一会儿,就化成了一道青烟消逝。

    叶朔本想先将幽冥离火全部除去,却敏感地觉察到,在幽冥离火脱离容器但还未消逝的时间内,树枝怪人的枝条仿佛很惧怕一般,不敢触及那块区域。

    “莫非?它害怕幽冥离火?”

    在叶朔的有意操纵下,大殿内四处分散弥漫的幽绿火焰,突然急切地翻腾起来,火焰中的灵魂也明显变得焦躁不安,在临空腾起脱离容器,汇至一处后,旋即形成一股绿色旋风,尽数对着树枝怪人呼啸而去。

    树枝怪人看着铺天盖地的幽冥离火向他袭来,眼中顿时出现了一阵难以名状的恐惧之色,“他……他是怎么发现的!”

    还未来得及树枝怪人做出什么反应,绿色旋风已然携带着死亡的气息扑向地上蠕动的根须。在幽冥离火触及根须的瞬间,绿火顿时蔓延,顺着根须一路向上,直至树梢。

    树枝怪人从树根到枝叶皆被绿火尽数席卷其中,那从心底发出的惨烈叫声响彻整间大殿,那是比起幽冥离火中扭曲灵魂的哭喊,更加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此刻的树枝怪人,本体被焚烧的痛苦已然算不上什么,灵魂上的痛苦占据了它所有的意识。就像魂魄在被撕咬拉扯,仿佛它意识的存在,就是为了感受痛苦。

    那些离火中的灵魂本就是被树枝怪人所迫害,才变得连孤魂野鬼都不如,本身所带的痛苦加上对树枝怪人极端的恨意,更是形成一种直击魂魄的伤害。

    原本枝繁叶茂的躯体逐渐枯萎萎缩,直至变得如木炭一般焦黑,幽绿色的火焰在树枝怪人躯干上晦暗了又明晰、明晰了又晦暗,它们的生命已经到头,却始终不愿就这样化为一道青烟。它们要将自身所受到的痛苦,千倍百倍的还给树枝怪人。

    在树枝怪人的根须尽断,四个身躯也被焚烧掉三个的时候,叶朔忽然出手,熄灭离火,拖出那被烧得只剩下一半的最后一个身躯。

    没有了根须,树枝怪人不过只是一个会说话的木桩子,他瞪着双眼惊恐的看着叶朔,无法想象接下来自己的命运会如何。

    “为什么要救它。”楚天遥显然对叶朔的行为不满,这让他吃了暗亏的烂树,他恨不得树枝怪人被烧得连灰都不剩。

    “这可不是救。”叶朔摇摇头,拖着树枝怪人说道:“快给我们带路。”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