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暗洞中的少女
    阴冷漆黑的暗洞里,似有着少女呜咽哭泣的声音。

    “呜……谁来救救我……”少女缩成一团,不住的发着抖。她穿着一身华美的衣衫,淡粉色长裙直拖到地,外披敞口纱衣,腰间松松的系一条橙红缎带,裙幅褶褶如雪月流动,显然是富贵人家的姑娘。

    只是此时的她,满脸泪痕,头发散乱,美丽的大眼睛里满是恐惧,价值不菲的衣服上沾着泥水,又有多处撕裂,隐隐露着白玉般雪白的胳膊与双腿。

    “别哭了!”一声大喝响起,吓得少女浑身一抖,说话的是一个青面魔兽,可能他并未做什么特别可怕的表情,可即使他面无表情,也是一副青面獠牙的骇人面孔,不要说此时的他心情异常烦躁。

    少女被他那可怕模样吓得不敢出声,身体却是越发抖动的厉害。无助与绝望充斥着她的整个内心。

    “早就和大哥说过了,下山抢点金银财宝就可以了,非要把人家大户人家的闺女抢过来。现在好了,来了一个哭哭啼啼的丫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青面魔兽无奈地看了一眼少女,心里默默抱怨着。

    他对人类女子并没有特别大的兴趣,充其量顶多是长得好看点的食物。但是食物长得好看有什么用,对于他而言,人类吃起来味道也不好,还不如山林里的野猪好吃。更何况,青面魔兽又看了一眼少女,那么瘦,肯定一点肉也没有!

    暗洞里就他一个,其实也挺无聊的。首领大哥跟他说,最近一定会有修灵者拿赎金来换人质,叫他好生看管着,不管怎么样,得保证活着。

    “保证活着就可以啦。”青面兽人又再一次看向少女。他身为兽人,虽然外表似人非人,平时习性也因为和半魔人住久了,如同魔兽一般茹毛饮血。但偶尔有些地方还是与人相近的。

    既然少女不能用来吃,而自己又无所事事,这里也没有别人,那不如用少女来做些有意思的事吧。青面兽人胡思乱想中,突然冒出一个邪恶的想法,不由地露出一丝诡异邪笑。

    虽然人类比不上女性兽人带劲,但是……青面兽人看着少女藏在衣衫后时隐时现的曼妙身体,也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

    “你要,你要做什么!”原本埋着头缩在角落里的少女感到有似乎有人在接近她,一抬头,就和那青面兽人**高涨的眼神对上。她顿时心里一紧,几乎是立刻想到最坏的结果。

    “求求你,放了我吧……”眼泪啪嗒啪嗒打在冰冷的岩石地上,少女几乎是跪倒在地上哀求,“只要放了我,不管你要什么,我爹一定会同意的……”

    少女双手捂着眼睛,她多么希望这一切只是一场可怕的噩梦,下一刻,她就可以醒来,她还是那个美丽的赫连府大小姐,而不是一个即将遭受摧残的可怜少女。

    “哼嘿嘿哈!”青面兽人听了少女的话,发出了一阵令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的可怕笑声,“不管我要什么?我现在只要你哦!”

    就在青面兽人得意间,原本被封上山石阵的洞门发生了些许松动,一些细小的石块开始从中掉落。但那青面兽人此时满脑邪欲,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一切,在他的眼中,只有身前的娇小可人儿。

    “不要,不要……不要过来……”少女瘫软在地上,她想要逃,可身体却使不上一星半点的力气,反而四肢就像没有了骨头一般,她刚想站立起来,就立马一个踉跄倒在地上。而青面兽人狰狞的脸却是离自己越来越近了!少女几乎是认命了一般闭上了双目。

    “轰!”

    “呃啊!——哇呜!——嗷呀!”伴随着一声巨响,少女只觉得一阵山崩地裂的剧烈震动,而后便是身前的青面兽人发出一连串的惨叫。

    少女不知前方发生了什么,心里害怕,但又十分好奇,半天才胆战心惊地睁开眼睛。只见不远处暗洞门口的山石阵已经全部被破坏,或大或小的石头散落了一地。至于青面兽人,他被山石阵中最大的那块石头压在地上,暂时呈半死不活的状态。

    有人来救我了!看着眼前这一切,少女的心情如同从地狱来到天堂,心里满是抑制不住的喜悦之情。她几乎是立刻爬了起来,正要跑出暗洞,一个少年快步走了进来,手里还像拖死猪一样拖着一个样貌奇特的……树人?

    那树人脸庞奇大,而且面色发青,不知道是他原来就长成这样,还是因为被人打得鼻青眼肿的。半截身体就像被烈火烧过的树枝,还冒着黑烟,散发出一股焦味。此时他两眼翻白,正歪着嘴巴,口齿不清的说道:“居然,居然用蛮力打开了山石阵……”

    “姑娘?”叶朔甩手把树枝怪人扔在地上,见眼前的少女盯着自己不说话,于是问道:“姑娘你是赫连家的……”

    叶朔话还没说完,少女就一下扑入了他的怀中:“嗯嗯,我就是赫连凤!你是来救我的吗!”赫连凤说着又把头抬起来,认认真真地看着叶朔,两抹红霞浮上了她绝美的脸蛋,下一秒又抱住了叶朔,“太好了……呜……”赫连凤把脸埋在叶朔胸膛,居然哭了起来。

    “赫连姑娘,你……自重啊……”叶朔被赫连凤的举动弄得一阵尴尬,但是怀中的少女哭得梨花带雨,总不能一把把她推开。于是他也只能拍拍赫连凤的背:“别哭了啊,马上就可以回家啦。”

    “嗯嗯。”赫连凤点点头,抹了抹眼泪,又轻轻的垂下了头。似乎意识到自己之前的失态,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嗷嗷啊!”

    被石块压住的青面兽人不合时宜的叫了一声,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压在身上的巨大石块掀开。站起身来才发现,那本该是自己猎物的小丫头,如今居然和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小子抱在了一起。

    刚才是自己一时大意,想着一些那啥啥的事情,才会被飞来的巨石压住,青面兽人随便给自己编了个理由。他怎么说也算是溪临山谷半魔人山寨战斗力二线的主力人员,心里总是会有一种没来由的自信。虽然那小子破了山石阵,但是,应该也就这种水平了吧。

    想到自己的好事被坏,顿时又是一阵极其强烈的不爽。“小丫头,你可真不简单啊!”青面兽人冷哼一声,目露凶光,“首领说了,只保证你活着,这来救你的小子,呵!呵!呵!”

    赫连凤被青面兽人吓怕了,一见他又站了起来,几乎是腿一软又要昏倒下去。幸好叶朔连忙扶着她,才使得她不至于摔倒。

    赫连凤一想到叶朔在身边,顿时心又安定了些。她几乎是对叶朔一见顿生好感,毕竟在那样的情况下出现救她于水火之中,叶朔在赫连凤心里就如天神降临一般,让赫连凤无比的安心。

    对于青面兽人的这番话,叶朔并没有太多反应,只是将赫连凤护在身后,而后指了指地上,那几乎被烧成一块木炭的树枝怪人。

    青面兽人顺着叶朔手指的方向看去,面上的表情逐渐由戒备变为疑惑,最后化为讥讽。

    “这是什么?一棵烧焦了的树?老子又不怕树!”青面兽人嘲笑着,还走过去踹了几脚,“这究竟是个啥?用来唬人的吗?”

    “呃啊……”被踹的树枝怪人艰难的发出叫声,好证明其实他是活物,“阿青你胆……子大了……敢……踹我……”

    “诶呦!还会讲话啊!”青面兽人又狠狠地踹了一脚,“说的什么啊?大点声啊!”他说着还把耳朵往树枝怪人身上凑。

    “阿青……你去死吧……吃翔去吧……”树枝怪人仿佛拼尽了一生所有的力量,最终从喉咙里传出这样一句话。

    青面兽人嘲笑的神情凝固住了……而后变得不可置信,“是树大长老?!”青面兽人连忙站起来,跑到远处看了看,又走到近处看了看,又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端详一番,要不是这熟悉的声音和说话的方式,他实在是无法把眼前这个、狼狈得像一颗被烧焦的树一样的树人,和平日里永远一派高深莫测的大殿护法树大长老联系起来!

    “真的是树大长老啊!”青面兽人跪倒在树枝怪人身前,在他心里,大殿护法树大长老在半魔人山寨是与首领大哥一样强大的存在,是所有兄弟们马首是瞻的对象,而如今……而如今却……

    “是那小子干的吗?”青面兽人心里一凉,如果真的是那小子干的,那自己刚才的挑衅行为……他顿时慌乱地一抬头,暗洞里空空落落,哪里还有叶朔的影子。

    “呼——”他吐了一口气,还好叶朔没把他当一回事,否则他就要和树枝怪人一样倒在地上动弹不得了,“嗷嗷,太好了,他走了,呼呼。”青面兽人不住地拍着自己胸脯,全然没有注意到一旁的树枝怪人对他翻了个超大的白眼。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