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 烈火流云
    “什么卖船?”胖三哥船上,原本同样在休息的船工们顿时一个激灵,全部都站了起来,围着胖船长,争先恐后的嚷道:“船长这怎么回事?当初来你船上工作的时候,说好了干十年的。现在才一年刚过去,你船不要了,难道让我们去喝西北风吗?”

    “这,这……”胖船长一阵尴尬,转向叶朔赔笑道:“小哥你看,我船上的兄弟们都要吃饭,既然我把这船卖给你了,那以后你就是他们的老板了,记得按时给他们发工资啊!”

    “靠,老胖子,你还好意思提工资。”一个高瘦的船工站了起来。“跟你签了三年约你说三年太短了,不能一年一年发,要等三年满了才发,现在都第四年了,tmd老子的工资在哪里?”

    面对这样的质问,胖船长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此刻一旁看热闹的二瘦子说话了:“对面那位小兄弟,你刚来这里,不知道三胖子干的那些缺德事。买他的船?他的船都快坏了!不如买我的船吧,质量有保证!”

    “二瘦子你才缺德呢,居然敢抢我的生意!”胖船长在甲板上气得直跳脚。

    船工们看着两个船长一副要打架的模样,非但没有劝,反而唯恐天下不乱的向码头上其他船主喊道:“有位大财主,要出十万灵石买船啊!”

    他们不喊还好,这一喊,瞬间周围的船主都沸腾了。“大财主来买我的船啊!”这样的叫喊声此起彼伏。

    虽然船主们都在努力的吆喝、费力地介绍着自己的船有多么多么的好,叶朔却是一句话都没有听进去,因为他早就离开了那里,而且几乎是逃走的。

    真是太可怕了!叶朔第二次发出这样的感慨。

    这码头上的船似乎是按照等级排列的,越是往南,船则是更加的高级。

    在一群中等大小的船只中,一条黑色大船显得十分显眼,它正停在码头边,而它的甲板上,有着大量的灵兽正在被打包。

    大大小小的灵兽们被装进一个个四四方方的箱子里,箱子狭小而又肮脏。

    其中一只大鸟模样的灵兽,很不安地扑腾着它的两只翅膀。“吱吱吱——”它似乎显得很焦躁,喉咙里不住地发出哀鸣。箱子上遮盖的布条挡住了它绝大部分的身躯,但它的翅膀还是从缝隙中透了出来,华贵的金色羽毛在太阳下闪着金光,令人目不斜视。

    “呵呵,又是从拍卖会场买来的灵兽吧!”附近一艘船的船夫冷笑一声,“这么做也不怕遭报应。”

    其他的船夫也是一副了然的样子,个个神情冷漠,怕是这种场景见怪不怪,习惯已久。

    不但是关押大鸟灵兽的箱子发出哀鸣,其他箱子里的灵兽们或是焦躁不安地叫着,或在嘶鸣,或在咆哮。装货的船工们习以为常,大多没好气的踹一踹箱子也就不管了,由得它们去。

    叶朔在黑色大船前停了下来,每一只灵兽的哀嚎与怒吼几乎是直击他的内心。它们……非常的痛苦。在御魂心法的作用下,叶朔几乎可以第一时间与那些灵兽感同身受。

    “它们,并非自愿。……而且,它们还有主人!主人去哪儿了?主人……!”叶朔本是在通过御魂心法,细细分辨灵兽们的情感,却在听到某一句话时突然瞪大了眼睛。

    当御魂心法发挥到极致时,叶朔甚至可以通过灵兽们的嘶鸣声,分辨它们想要表达的内容。于是此刻灵兽们仿佛都拥有了人类的语言。向叶朔控诉着他们所遭受到的待遇:“主人,被杀死了。那些人,为了夺走我们……”

    “吱——”一声刺耳的嘶鸣惨烈至极,几乎划破天空,是那大鸟灵兽。

    它绝望了,它愤怒了!

    装载它的箱子被它的利爪划破了一大道口子,巨大的翅膀从内部伸出,呈弧线状展开,它的翅膀太美了!

    在阳光照耀下,就如琉璃一般五光十色。

    先前华贵的金色羽毛,仅仅只是翅膀尖上的那一点。而它翅膀上的羽毛,则是红色的。

    大片的绯红似一团火焰,如烈火在熊熊燃烧,但又在阳光下折射出五彩缤纷的光芒。利爪与喙呈黑金色,同样光彩夺目,引得码头上的围观众人一阵阵惊叹。

    但那黑船上的船夫却没有他们那么好的心情欣赏。

    “货物要逃走了!快派些人来!”装货的船夫在船上大喊大叫。他还在喊叫中,突然觉得脖子一紧,还未回头,又是一阵剧痛,只看到淋漓的鲜血从自己脖子上流淌下来。

    原本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围观众人见此情景,顿时像受了惊的小兽,一边尖叫一边向四面逃开,生怕自己成为下一个受害者。原本好好站着的叶朔瞬间被四散的人流冲撞了好多下。

    此刻,那大鸟灵兽已经完全脱离了箱子的枷锁。在杀死欲要呼叫救兵的船夫之后,它展开巨翅腾空而上,每煽动一下翅膀,便是一阵飙风,引的黑色大船左右摇晃。

    它飞上船帆,双爪紧紧抓着桅杆,如一只美丽的火凤,君临天下,目空一切。

    “这红色的大鸟……看起来似乎在哪里见过!”一阵熟悉感掠过叶朔心头,他逆着人流向黑色大船跑去,在那红色大鸟再一次展开翅膀的时候,顿时,他想起来了!

    “这是烈火流云!”当初叶朔在坊市的灵兽院里看到过。但并非实物,是一副它的画像。

    总共约莫有十幅画像挂在灵兽院的后墙上,当时叶朔只是匆匆一瞥,但却唯独记住了烈火流云那展翅翱翔的身姿。

    当时灵兽院的老板还在他面前大夸特夸:“烈火流云,是赤炎火凤的分支,也是其中最高贵的一种。寿命长,且智慧灵巧,也是飞行灵兽中非常少见的稀有品种。性格奔放,热爱自由,飞行速度快,攻击力也高,是一种不可多得的空中座机。当然,以它心高气傲的性格,是很少会同意做人类的契约兽的。”

    说完这些,灵兽院的老板忽然表情一变,似笑非笑道:“但也不是没有,而且它一旦与它的主人达成契约,便会忠心耿耿,护卫他的一生,是不是很不错呢?……如果想要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价格就和登天了一样。诚心想要的话,还可以去拍卖会场撞撞运气。”

    那时叶朔的重点都放在九曲玄阴丹上,并未对灵兽院老板的话有多少留意,现在想来,这就是拍卖会场所谓的“特殊”交易。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