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 荒神峰的乌合之众
    那青衣人先是仗着人多势众,拦下了少女的脚步。少女一阵急躁,猛然将长剑甩上半空,趁此空隙,双手结印飞快变动,青色长剑凌空化为一道巨大虚影,朝着黑船狠狠劈下。

    “轰隆!”

    一声巨响震得人耳朵发疼。本以为黑船被这一劈,就要变成一条废船了,没想那黑船只是左右摇晃了一下,竟是毫发无伤。

    可黑船上的人却没有那么走运了。长剑虚影的攻击,似乎是有着指向性的,船上的船工没有什么事,大多只是被巨大的冲力撞得飞了出去。但那些青衣人却是浑身数道划痕,原本的青衣染上一片血红。

    后续的攻击远远没有停止。那些青衣人都七荤八素的歪倒在了甲板上,如果仔细看,还能看到他们衣衫上的划痕仍在增加,鲜血也是越生越多,仿佛有着许多看不见的利刃在不断的刺伤他们。

    紫衣人则更惨,他几乎是处在虚影攻击的正中间,身上不但有着数道渗着鲜血的划痕,更是被巨大的冲力拍得飞了起来,狠狠地撞在船栏杆上,又从栏杆上狠狠的掉在了甲板上。

    “大哥啊,怎么办?我们撑不住了!”一名矮个男子急切的回头,询问他们的紫衣人头领。

    “靠,你们这群狗娘养的,还说什么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老子养了你们那么久,一个个都是废物,废物!”

    紫衣人那里的情况显然是很不好,先前的攻击割伤了他的右侧大腿,此刻已是血如泉涌,或许是割到了大动脉,止都止不住,还不说他毫无缓冲的从高处坠落,更是雪上加霜。

    “他娘的老子还指望你们来救我!”

    紫衣人左右一打量,抓住个空袭,连忙连滚带爬,拖着他受伤的腿跑向了船舱内。

    胜负如何一目了然。

    周围的围观群众,也一个个落井下石,纷纷拍手叫好:“荒神峰的人也有今天!”

    叶朔对于这样的结果并不意外。早先他已经通过灵魂力量,感应到了那所谓荒神峰门人的真实境界。

    那群青衣人大多都处在蓄气水平,而那紫衣头领,虽然比青衣人高了不少,却还是没有突破集气级,全然不是那少女的对手。所以当码头上的那些路人说着“荒神峰怎么怎么可怕”的时候,他丝毫不以为意。

    荒神峰的嚣张,完全是因为无知,所以无畏。

    “我好像又‘一不小心’知道了一些拍卖会的内幕啊!”叶朔拍拍脑袋,不过拍卖会内幕这些事情他也懒得管,当务之急还是要尽快找到一艘船。

    “不对!”叶朔刚想离开,却突然停下了脚步。

    一股强大而奇特的灵力正在涌动!

    它就像平静湖面的一缕涟漪,正在向四周层层散开。

    这灵力的主人不像是人类!叶朔顺着感觉一路寻去。最终,他的目光在烈火流云身上停下。

    此时的烈火流云还是趴在甲板上,但却安静的让人感到诡异。而那少女正在解开烈火流云身上的锁链,她的脑海里满是久别重逢的喜悦,丝毫没有感受到烈火流云的异样。

    “姑娘快走,不要靠近它!”叶朔连忙冲着少女疾呼,可是却来不及了。

    烈火流云突然暴跳而起,双翅大张,全然不顾在自己身边的是昔日的主人。少女被烈火流云突如其来的动作猛的掀飞,搅动起的气流直接将她卷向空中。

    少女此时是满脸的惊讶与不可置信。

    眼见就要撞上黑船的船杆,她还是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待她发现自己的身体即将撞上船杆时,几乎已经来不及躲避了。

    少女正闭上眼睛,等待着剧烈的撞击,可预想中的疼痛却迟迟没有来临。她睁开眼睛才发现。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陌生少年,已经稳稳地托住了她的身子,两人缓缓地落到了甲板上。

    此刻甲板上传来一阵嚣张的笑声:“哈哈哈!老子还有杀手锏!”

    那声音少女十分熟悉。就是那她想要将其千刀万剐的紫衣首领!

    “既然我得不到烈火流云,那其他人也别想得到!”紫衣首领从船舱内走了出来,“我已经给它喝下了灭灵汤。我倒想要看看,这喝下了灭灵汤的烈火流云,还认不认你这主人!”

    “你,你这卑鄙小人!”少女气得恨不得把紫衣首领给撕烂了。

    叶朔还在疑惑那灭灵汤是什么东西,虽然一时不解,但情势已经容不得他再去细想了。

    烈火流云已经陷入了癫狂状态,吱呀吱呀的胡乱叫着,翅膀也是毫无章法的乱挥,似乎要破坏掉它眼前所见到的一切。

    趁着烈火流云发狂,四处破坏的空隙,那群青衣人和原本黑船上的船工,连忙连滚带爬,互相搀扶着跑了。

    叶朔并未追击,因为摆在他眼前更大的麻烦,还是那烈火流云。此时它正在空中翻卷着身体,每翻卷一下,便是引得一阵飙风,强风猎猎,刮在身上如刀割般疼痛。

    一些靠近烈火流云的船帆,已被划开了好几道大口子,那些船上的船工都慌不择路的四散跑开。

    烈火流云每靠近一艘船只,都能听到扑通扑通的几声响,那些个胆小的船工们纷纷从船上直接跳进了海里。

    匆忙间叶朔只能替那些船只架起灵晶盾,使船上的船工免受伤害。

    “流云,流云,你怎么了?你看我一眼,是我呀!”少女挣扎着跑到烈火流云身前,但烈火流云正眼都不瞧她一眼,一声嘶鸣,翅膀一挥便将少女拍飞。

    少女在空中连打了好几个滚,飞出好远。

    那少女似乎再也不是它的主人,而是一个随随便便的垃圾。

    但那少女似乎还心存一丝侥幸,锲而不舍的呼唤着烈火流云:“流云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

    “啊!”原本躲在船舱附近看着烈火流云大闹码头的紫衣首领,忽然被人狠狠的踹了一脚,并且准确无误的踹在了他受伤的右脚伤口上。

    “呜哇!”紫衣人痛苦的抱着自己的右腿,没好气的狠狠瞪一眼踹他的人。那是一个他并不认识的少年。而且还穿的像一个家丁一样,想来也不是什么厉害角色。

    “小子,干什么?你想打……”他还没说完,就被那少年一把拎了起来。

    “灭灵汤,可有解药?”少年冷言问道。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