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三章 看不见的博弈
    但是这一次却与之前全然不同,南宫无忌就像是早已看清叶朔的想法,知道叶朔会去探测他的灵魂一般,他从身上释放出另一种精神力量,克制着叶朔的行动。

    这两种力量相互博弈,僵持不下。这种暗中的缠斗在外人看来,只是叶朔与南宫无忌在相互注视罢了。

    人鱼公主不明所以,双手紧紧捂着,有些担心的看着叶朔。同时,她莫名的感到一种心慌,头也有些眩晕,甚至眼前的景象开始出现一阵短暂的重影。

    大银牙则是一脸茫然,悄悄戳了一下大铜牙,“奇怪呀!老大这是在做什么!?他们怎么都不动啊!?”

    大铜牙也是一脸的莫名其妙,他摇摇头道,“虽然是不知道,但是……老大毕竟是老大,他这么做一定是有他的道理……诶?你说,他们不会是对上眼了吧?”

    “两个蠢货!”一直沉默不语的少女发话了,“我知道你们蠢,没想到这么蠢!不知道的话,就乖乖的给我闭嘴!”

    少女的脸色很不好,一脸的阴沉,她的内心早就想把叶朔千刀万剐。在过去,凡是她想杀的人,从来就没有一个能活着的!

    所以……那个人……哼!少女恶狠狠望向叶朔,你早晚都得死!我绝对!我绝对要亲手杀了你!

    虽然少女毫不掩饰她的恼怒之情,只是她似乎也忌惮着南宫无忌,没有南宫无忌的同意,她也不敢贸然出手。

    此刻她正在注意着叶朔与南宫无忌的变化。

    虽然两人并没有什么大动作,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叶朔眉头略微皱起,而南宫无忌脸上也渐渐没了之前的风轻云淡,神色变得严肃起来。

    他们……这是在做什么?

    莫非是?少女突然灵光一现,灵魂攻击?

    她知道灵魂攻击的存在,能释放灵魂攻击不是什么难事,但是真正的高手无需结印,无需任何技能的施放,仅是心念一动,在无形中就能探得敌方脑海的一切,甚至让敌方内心崩溃神智不清,控制对方的一切思维,那是从里到外的溃败。

    莫非这两人在进行着看不见的灵魂攻击?南宫无忌能不动声色的使用灵魂攻击倒不是什么稀奇事情,但是那小子……少女的眼神变得阴狠起来,他也可以吗?这么说我还真是小看他了。

    少女不会灵魂探测,但若是在周身铺开一层灵力,集中精神感应,或许能够一窥一二。她默默闭上眼睛,感受着周身的一切细微变化。

    周身原本平静的灵力波开始产生一阵又一阵的波澜,随后波澜越来越密集,一层一层速度越来越快,灵力的波动已经完全超出了少女的控制,“快停下来啊!”少女额头沁出一层细密的冷汗。

    那灵力波动仿佛是有了自我意识,明明是从少女体内释放出的,但少女却根本奈何不了它。

    随着灵力波动的范围越来越大,它每波动一下,少女就感觉自己的身体被狠狠地冲撞了一下。随着灵力波动的频率越来越快,灵力波动的冲击力也越来越大,最后竟是一种极其强烈的痛苦从心底升起,少女疼的直接倒在了地下。

    “那是……”虽然身体十分痛苦,但少女已基本已经明白,在那她看不见的地方,两种极其强烈的灵魂力量正在死死纠缠。

    若是将一切都具象化,或许少女可以看到,叶朔与南宫无忌周身正环绕着一层薄雾,薄雾之外,暗色的气旋正在快速移动。

    而在那暗色气旋再以外,是一种如同薄纱一般的物质,正在两人之间缓缓飘动,那薄纱一接触到叶朔身外的暗色气旋,瞬间灰飞烟灭,当接触到南宫无忌时亦是如此。

    若是更加仔细的端详这层薄纱,就会赫然发现,这层薄纱竟然是由无数细小粒子组成的。看起来的缓缓移动,实则是那些细小粒子正以接近光的速度移动着!

    那些细小粒子飞速向前,撞击着黑色气旋,每撞击一下,就有大量能量波动产生,这能量波动完全不亚于一次强大灵技的释放。

    只是由于它只作用于灵魂之上,波动的释放又是指向性的,故而神经大条的大铜牙和大银牙丝毫没有感受到什么不妥,而人鱼公主身为人鱼贵族,天生就有极其敏感的精神力量,因此感到了眩晕。

    至于那少女,主动释放开了灵力波动后,她等于没有一丝防备的暴露在了那几亿多的细小粒子中,结果可想而知。

    “她怎么了!?”大银牙被少女吓了一跳,“好好的怎么就倒下了?”

    “我也不知道啊!”大铜牙也是一愣,“可能是刚才灵技用的太多了?体力透支?”

    大铜牙与大银牙一致觉得这个理由很有道理,也不去过多关注少女了,他们现在更在意的是南宫无忌与叶朔,那两人见面了之后就这样什么都不做,光站着不动,这让他们实在是难以理解。

    “雪影,海鬼王没有告诉你,让你别太逞能么?回去复命吧,就说这小子已经死在拍卖场了。”南宫无忌这般说道。

    在他说完之后,那被称呼为雪影的少女只觉得浑身的痛楚在一瞬间消失,身体立刻恢复原状,看来这场看不见的博弈已经结束了。

    雪影沉默半晌,似乎是在思考什么,但最后还是抬起头,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大银牙和大铜牙,转身离开。

    “蓄气一段。”南宫无忌似笑非笑,“很少见啊。我真是有些迫不及待想看你带走海月水母了。想要取走海月水母,必须要得到水母王,它在暗室的玻璃缸里。”

    南宫无忌伸手指指青铜大门,“从里面进去就可以了。”

    “我们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难道你没有暗自盘算什么阴谋吗?”人鱼公主发问道,她对南宫无忌有一种强烈的敌意与不信任感。

    “刚才不是说了么,我南宫无忌一向以诚待人。公主信不过我,这和我没有关系。”

    “这……”人鱼公主一时没了主意,转头看向叶朔。

    “公主,请回吧。”叶朔说道:“接下来的事情,我来就好了,您还是快回人鱼海域,免得女王担心。”

    叶朔眼里多了一层不可辨明的意味,“还请先生,以诚待人。”说完,竟是头也不回的走进了青铜大门。(未完待续。)

    ...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