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 尘埃落定
    “我是从何处得到此剑的?”听着司徒煜城的话,叶朔脑海中浮现出南宫无忌那张神神叨叨还很可疑的脸,以及……“我南宫无忌一向以诚待人。”

    “这个……一个奇怪的人送的吧?”叶朔显然没用听出司徒煜城话里的意思,他看了看文殊剑,自言自语道,“拿这个去对抗海鬼王,不知道有没有用。”又有些担忧的说道,“会不会把颜雪影一起给砍了!?”

    最后叶朔摇摇头,“管他呢!也得先能砍得过再说啊!”

    司徒煜城看着叶朔一脸怀疑的模样,都快跳脚了,居然会有人怀疑文殊剑的实力啊!那小子心里到底怎么想的啊!他到底知不知道他手中的兵器是什么啊!!那是一剑斩杀九幽鬼巫的破魔之刃啊!

    司徒煜城的心里已经在开始咆哮了,叶朔再不上去,他就要上前去抢文殊剑了!!

    此时的海鬼王经过变异,更是变得诡异恐怖,此时他上身的鳞甲厚重得就如同是穿着一层精钢的铠甲一般,从手到胳膊,从身体到脖子到脸上,一层一层的叠加上去,不露出一点缝隙,在脸上只露出一排狭长的眼睛。

    他忽然嘴巴一咧,露出一排像鲨鱼般密集的尖锐牙齿,闪烁着森然的寒意,而他的舌头则是如同蛇信子一般,一吐一收。

    而他的下半身,更像是一条被放大了百倍千倍的毛虫,扭动着肢体,十几只爪子在肢体边舞动着。

    但此时的海鬼王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想要战斗的意思,他现在的行为更像是一条大虫子,整个身躯都趴在海面上,在海面上缓缓地蠕动着。

    忽然他一个转身,似乎是要逃跑了。

    也就是在海鬼王转身的那一瞬间,一股森然的寒意袭来。寒光一闪,磅礴的剑气,直逼变异的海鬼王。

    叶朔终于是下定了决心,舞动着文殊剑,朝着海鬼王疾奔而去。

    海鬼王窜进海里,又猛然蹿起,蹿起之时,还挟裹着一层海浪,那海浪环绕在他的身躯周围,如同一层天然的保护膜。

    他的八只眼睛四下转动着,提防着叶朔的突然暗袭。

    但叶朔根本没有必要暗袭,叶朔感到当他越是靠近海鬼王时,手中的文殊剑寒光越是强烈,似乎有着一种未知的,奇妙的力量在其中涌动着,那种力量仿佛能让人感到心神激荡,将叶朔原本心里的不安感一扫而空。

    叶朔的心里莫名的涌现着一股强大的自信,区区海鬼王,何足为惧!?

    只需一剑,便可将它斩杀。

    在这股强大的自信之下,叶朔毫无技巧可言,直接一跃而上,跳至海鬼王上方,将长剑猛的劈了下去!

    时间似乎在这一瞬间停止,变异的海鬼王身体停在了半空中,就连脸上的神情也凝固住了。

    原本,在他周身环绕的海水是被他加注了灵力的,海水变得坚不可摧,若是有力量作用其上,就会像灵晶盾一般,把攻击反弹出去。

    但是此刻,被注入灵力的海水丝毫不像灵晶盾,反而就像是易碎的玻璃,一剑下去,四分五裂。

    海鬼王还不放弃,蠕动着身体想要有所动作,但任何抵御,在文殊剑的攻击下都不值一提。

    海鬼王八只细长的眼睛中,只用一道剑影,正在不断的扩大着!

    先前的得意也好,睥睨也好,不可一世的海鬼王,如今的脸上,有的只有恐惧。

    他能够感受到自己的意识,正在不受控制的消失着。

    而他所附体的那具身体,也正在不受他控制的与他的意识分离着。

    他现在就连想要把他的精神集中起来都做不到,一切都是在徒劳,“不可能……不可能啊……我,我是不灭的啊!”

    当长剑刺穿他身体的那一瞬间,华光闪现,一道剑气呈开天辟地之势,一往直前,海鬼王的身体就像是出现了重影一般,居然缓慢的变为了两具。

    两具海鬼王的身体在一片华光之中分离,其中一具显得很沉重,当两具身体彻底分开之时,他就立刻掉落了下来。

    下落的过程很快,但在下落过程中,那具身体也逐渐开始变化。

    它身上的鳞甲也好,剩下的尾巴爪子也罢,通通都开始消失不见,等它重重地砸在海面上的时候,已经恢复成了一个少女模样,那少女正是被附身的颜雪影。

    虽然衣衫破旧,满是划痕,满是血迹。脸上,身上也是伤痕累累,但无论如何,终究她是恢复了人类的模样。

    “姐姐!”颜雪梦连忙奔跑着冲过去,虽然距离有些远,但她几乎是瞬间就到达了颜雪影掉落的那片海域,她把颜雪影从海里捞出来,看着昏迷不醒的姐姐,颜雪梦连忙探测她的生命迹象,在发现颜雪影一切安然的时候,颜雪梦竟是抱着她的身体大哭起来。

    这哭,是悲也是喜。悲的是她这多灾多难的姐姐,从小备受嘲讽歧视,如今又被海鬼王这般折磨,变成了那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颜雪梦心里愧疚又心痛。喜的是无论如何,海鬼王已经被除去,姐姐也变回了正常的模样,只要姐姐还活着,以后一切都可以好起来。

    而海鬼王的另一具身体则显得轻飘飘,它悬浮于上空,呈半透明之势,已经完全被那华光所包裹,躯体上有一层黑色的烟雾,正在徐徐散开。

    那是海鬼王的意识正在逐渐消失,等黑色烟雾全部消散,也是海鬼王彻底死亡之时。

    “母亲!?你怎么了!?”正当众人注视着远处海鬼王的消失,心中的石头即将落地时,沫儿公主却是忽然惊叫起来。

    众人回头一看人鱼女王,这才发现,人鱼女王的身体也在逐渐消失!

    此刻,人鱼女王的身体也逐渐变得有些透明,有着淡金色的小黄点正在从她的身体上散开。

    那些淡金色的小黄点飘飘忽忽,没有离开人鱼女王的身体多久,便化为了一片虚无。

    此时的人鱼女王,灵魂气息也正在逐渐减弱,灵力波动更是萎靡的不成样子。

    正在为颜雪影治疗的颜雪梦见状,毫不犹豫的向人鱼女王释放出治愈之术,“明月清心·花雨沧海!”

    治愈术的白光温柔的轻抚着人鱼女王,只是那淡金色的小黄点依旧不断地飘散着,治愈之术根本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颜雪梦并没有放弃,“幽凰梦引·紫玉琉明!”

    但是纵然是更高一阶的灵力治愈术,依旧不能阻止人鱼女王躯体的消散。

    “怎么会这样!”沫儿公主看着治愈术没有用,顿时心里不安,一种死亡的离别在她的心中萦绕不去。

    颜雪梦皱了眉头,这样的情况她还未曾经历过,“我再试一下!”她说着就要再次释放出治愈术。

    “没有用的,不要再白费力气了。”却是人鱼女王发话了,她的声音很轻很轻,生命的气息已经微弱到几乎令人感受不到了。

    “为什么啊!?母亲,一定会有办法救你的!”

    “没有用的,获得力量,本来就是要付出代价的。血祭之术,这代价不单单是那一千名人鱼士兵的生命,同样作为咒术的受益者,我也是要付出代价的。我的生命早已走到了尽头……”人鱼女王说这话时,没有太多的留恋也不舍,只是她看向沫儿公主的眼中,透着一丝无奈。

    “身为女王的我,最终将我的生命献给了人鱼一族,这是我的荣幸。”她这样说着,嘴角竟还有着淡然的笑意。

    “怎么会呢!”沫儿公主听见人鱼女王这样说,已经是泪眼婆娑,“可是母亲,我需要你啊!如今我们打败了海鬼王,人鱼一族百废待兴,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您去处理呢!”

    “沫儿,你长大了,很多事情,你应该去做了……你要……”也许,人鱼女王尚有还没说完的话语,但是她已经再也无法说出来了。

    最后仅剩的淡金色小黄点飘荡向空中,化为一片虚空。

    沫儿公主的怀抱中,已是空无一人。

    死亡就是这样,突然的,毫无防备的出现在人眼前,接受也好,不接受也好,此刻它已经带走了沫儿公主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沫儿公主似乎还没有立刻反应过来,也或许是她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她跌落在海面上,居然一脸茫然的问,“母亲呢?她到哪里去了?”

    一时间,没有人敢回答她的这个问题,众人沉默不语着。

    好半天,沫儿公主眼中才恢复一点点神采,这神采却是流露着悲伤的光芒,“母亲,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她看着空旷的海面,欲哭无泪。

    不远处,海鬼王彻彻底底的烟消云散,这一次,海鬼王,彻底死去了。

    叶朔还不放心,释放出灵魂力量在周围海域仔细探测了一遍,确认没有发现海鬼王的气息之后,才往众人那边走去。

    他将文殊剑握在手里,左看右看仔细打量着,文殊剑还是那平淡无奇的模样,完全没有能量波动。

    没有想到这把剑居然这么厉害!?叶朔心里暗中感慨,俗话说,真人不露相。可能剑也是这样的?

    看来这一次,以诚待人的南宫无忌没有坑自己啊。终于是靠谱了一会啊。就在叶朔这样想的时候,突然,“咔擦”一声……

    文殊剑断了!!

    它就这样在叶朔眼睁睁的注视下断成了两截。

    “啊!!”这是司徒煜城的惨叫声。

    他简直比叶朔更激动,几乎是炸起一路水花的在海面上狂奔,向着叶朔那里冲过去。

    “文殊剑!!它怎么断啦!!”司徒煜城的声音听起来特别崩溃,都带着颤音了。

    “我也不知道啊?它就这样,断了。”叶朔的表情特别的无辜,刚才文殊剑断裂的时候,他就有点被惊吓到,但是现在比起文殊剑,司徒煜城的反应才真的叫让人惊吓。

    “你很在意它吗?”叶朔把断开的另一截剑拾起来递给司徒煜城。

    司徒煜城是双手颤栗着接过去的,他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心痛的一抽一抽的。

    有生之年,终于亲眼见到了文殊剑,而且还亲手触碰到了它,但是,它却断了!

    从文殊剑方才斩杀海鬼王的表现看来,的的确确是货真价实的文殊剑,但是古籍上并没有记载它一用就断啊!司徒煜城特别的痛心疾首。

    “看来要去找一个铁匠铺,重新锻造一下了。”叶朔从意犹未尽的司徒煜城手里,将残剑拿了回去。

    “铁匠铺!?”司徒煜城的表情就是一脸的“你在和我开玩笑嘛!”要是铁匠铺能够锻造文殊剑,那个铁匠铺简直可以上天了!

    “叶朔,你真的不知道文殊剑的来历吗?”司徒煜城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他先前只是以为叶朔是不愿意暴露文殊剑的行踪,才一副这把剑没什么大不了的态度。但是从叶朔的种种暴殄天物的行为看来,除非他是真的演技高超,要不就是他真的不知道文殊剑的来历。

    叶朔摇摇头,说道:“这是别人送的。”

    “那人和你关系很好吗?玄天派的大长老??”司徒煜城继续追问。

    叶朔摇摇头:“不是,那人和我的关系,应该……还挺不好的吧?”

    “那他为什么要送你这么贵重的东西啊!”司徒煜城双手抓着脑袋,他怎么就遇不到这种事情啊!

    “贵重?可是它断了。”叶朔特地把断成两截的文殊剑举到司徒煜城的眼前晃,司徒煜城连忙转移视线,真是多看一眼都觉得心痛,他心里默默哀叹。

    最后司徒煜城终于是把文殊剑的来历告诉了叶朔,看着叶朔的反应,司徒煜城更加确定了叶朔先前确实不知情,他又感到了他的心无与伦比的疼痛。

    说话间,叶朔与司徒煜城来到了颜雪梦她们所在的海域,除去了海鬼王,但是姑娘们似乎都很难过。司徒煜城刚想询问,叶朔就已察觉到了异样。

    他没有听到人鱼女王的声音,又加之姑娘们之间悲伤的氛围,他差不多明白了。

    叶朔正担忧的看向沫儿公主,沫儿公主突然站起身来,“各位,人鱼一族的事情,多谢了。”她的语气极其的平静。

    ...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