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三章 探听而得的秘密
    推荐: ?

    炼药房里,比赛依旧。

    叶朔离开以后,周玲琅浑身散发着一种危险的气息。她阴恻恻的看着前方的药鼎。

    “为什么,为什么……”她的嘴里不断在低声重复着,“到底要侮辱我到什么时候,才能罢休!”周玲琅忽然双手紧握,将手中的原材料狠狠的捏住,随后用力将它们砸进药鼎,她手中拿的简直就不像是原材料,而仿佛是他的仇人一般。

    “哇,这颗丹药的品相可真好。”主持人看着祈岚手中的“开阳蓄力丹”说道,“不管是从色泽,还是质地,还是纹路上来看,都堪称完美。每一种原材料的调配比例都刚刚好,还有那淡淡散发着的药草香,真不愧是上一届大赛的冠军配置出来的!”

    那主持人真想再夸几句,却被祈岚打断了,“既然这样,那就快点宣布我晋级,我忙着呢!”祈岚丝毫不在意主持人的夸赞。

    倒是主持人脸上有些挂不住,匆匆宣布了祈岚晋级决赛。

    祈岚一离开炼药房之后,立马四下寻找着叶朔。

    炼药师公会,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奇怪的是,祈岚在工会里面绕了半天,都没有看到叶朔的踪影。

    “师兄,他到底到哪儿去了呢!?”祈岚自认为对炼药师公会中的各种建筑熟悉的了如指掌,“我应该都找过了呀?”

    祈岚又四处绕了一圈,“早知道让师兄比完赛在大厅等我了……咦?他不会是迷路了吧!”祈岚特地不放过任何犄角旮旯的地方,终于在一个十分偏僻,平常都不会有人去的小林里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里是炼药师公会的一个偏院,早年是个种植培养药材的地方,后来种植药材的地方有了新场地,这里也就荒废了。树木没有了专人修剪,一下窜得老高,长得遮天蔽日。当初留下没有搬走的一些草药,也肆意生长着,很多长得起码有半人高了。

    那里本来有一个景观台,现在也已经荒废了,而此时祈岚瞧见叶朔正把身体藏在景观台附近的一根柱子后面。

    祈岚心下不免有些好奇,朝着叶朔走过去。

    “师兄,你在做什么呢?”祈岚还没有靠近,忽然觉得周围刮起一阵细微的风,周围的景色忽然模糊了一下,但是很快又恢复如常。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祈岚总觉得周身似乎和周围植物景物之间隔了一层透明的薄膜。

    祈岚向叶朔那里看去,才发现叶朔正在朝自己拼命的做着手势,好像是让自己轻声一点,不要发出声音,并在招手,示意自己过去。

    “这是在做什么?”祈岚有些不明所以,但他还是小心翼翼,蹑手蹑脚的挪到叶朔身边。

    等祈岚靠近叶朔的时候,才发现叶朔周身也有一个透明的类似薄膜一般的物质存在,当两人靠近之时,那两片透明薄膜忽然就融合在了一起,将他们两个一起包裹其中。

    此时,叶朔才做了一个放松的表情,然后指了指不远处。

    祈岚把脑袋从石柱后面移开,不远处正站着两个人,他们似乎在交谈些什么。

    “这两个人是……?赤云世和充书瑶!?”祈岚不由得叫出声来,很快发现了自己的失态,连忙把嘴给捂上。

    “现在就没必要这么紧张了。我已经在我们俩周围建立了一层结界。可以完全把我们两个的存在气息,与周围隔断。”叶朔看着祈岚的那副模样,不由得觉得有些好笑。

    原来刚才祈岚发现了那层透明薄膜,这是叶朔所建立起的结界。

    “没有想到,居然还有能够把人的气息,阻隔抹去的结界!”祈岚原本只是单纯的以为,结界只能够用来阻挡攻击,或是让人困在一个小地方,外面的人进不去,里面的人也出不来。

    他现在心里更加想要学习灵技了。

    “可是,师兄,你能听见他们在说些什么吗?他们讲话声音怎么那么小?”祈岚伸长了耳朵也无法听清那赤云世和充书瑶的谈话。

    “可以呀。”叶朔漫不经心的回答道,转头看了一眼祈岚,忽然明白了什么,在空中打了个响指。

    瞬间,结界之内便传来了两人交谈的声音。

    “你听不见赤云世和充书瑶说话,是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开口讲话。他们的交流是直接依托灵魂力量,通过神识传导的。这样倒也方便了我,本来我的听力也不怎么样,但是他们用神识传导,我要获取他们的信息是件很容易的事情。”

    叶朔正在向祈岚解释时,忽然充书瑶的声音响起,“师傅,你先不要忙着责怪徒儿。输了比赛,的确是徒儿的错,都是徒儿大意了。但是,徒儿已经想好了,接下来的行动,接下来……”

    顿时,祈岚和叶朔他们两人集中精神仔细听。

    “接下来的行动,说得倒轻巧。书瑶,你何时开始自己安排行动了?”赤云世的声音很冰冷,而这冰冷之中更透着一股杀气。

    “师傅,徒儿并没有想要自作主张的意思。徒儿,只是想要将功补过,毕竟之前的失误都是徒儿的错。”充书瑶的声音压得很低,完全没有了往日的娇媚之感。

    “徒儿知道,师傅想让徒儿在这次炼药师大赛中取得冠军,让师傅在整个炼药师公会中扬眉吐气一回。但是徒儿虽然被淘汰了,玲琅师妹依旧晋级了比赛,玲琅师妹若是能取得此次比赛的冠军。同样也是为师傅争光啊!”充书瑶回答道。

    “这个好像有点不对吧!”祈岚的眉头皱了起来,关于复赛,充书瑶根本就是故意输的,怎么到了这里就……

    从她和赤云世的对话中看来,充书瑶并不想输,但是还是不小心输掉了比赛,莫非是,她在欺骗赤云世?

    叶朔从先前试探周玲琅时,就已经从她的反应中,觉察出了事情不大对劲。

    现在看来,的确是充书瑶在欺骗赤云世了。虽然并不知道具体缘由,但这也不是叶朔现在最关心的。

    若是能让他们两者相斗,叶朔到也处于一个有利的位置。

    现在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充书瑶要对祈岚,下灵降之术,而且现在灵降术是否解开,只有充书瑶一个人知道。叶朔又不免开始担心起祈岚来了。

    叶朔现在就怕是万一充书瑶要做什么事,用以谋害赤云世,却是让祈岚成为一个替罪羔羊。若是这样,他绝对不会原谅充书瑶。

    “让玲琅取得此次比赛的冠军。呵,玲琅,是什么水平,我会不知道吗?

    纵然周玲琅曾经是天才,但她如今心高气傲,太过自负,容不得半点挫折,她早已陷入了炼药师的瓶颈期。

    上一届比赛,复赛中的失败,更是让她信心大减,彻底怀疑起自己的能力来。

    周玲琅,光从心态上而言,就早已彻底失去了炼药师的资格,她接下来的路,不是彻底堕落,就是变得疯狂,从而走向毁灭。即使取得冠军,不过是昙花一现,她还有什么价值?

    何况,她是否能取得冠军,尚且是个未知数!”赤云世对于周玲琅的评价,异常尖锐,而且毫不留情,周玲琅完全不像是他的徒弟,相反更像是一个没有用了即将被抛弃的棋子。

    “这也未免太过分了。”叶朔对于赤云世这态度十分不满,虽然说周玲琅的确是爱吵闹了一些,但终究还是个十岁出头的孩子。

    赤云世作为周玲琅的师傅,明知道她在炼药之路上遇到困难,非但不是指引她走出困境,反而是见她毫无作用了,便丢弃她。

    也许从一开始,赤云世就没有把周玲琅,当作自己的徒弟,会收她为徒,也许只是因为那少女有着“天才炼药师”的光环。

    若是此时,叶朔能够看到充书瑶的表情,便会发现,当赤云世说出这些话后,他身边的充书瑶,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

    “但是师傅,只要让比玲琅师妹实力更强大的炼药师,在决赛之中失败。玲琅师妹不是自然就成为冠军了吗?”充书瑶说道。

    “呵呵,原来你也知道这一点,那么当初海选之时,居然还会帮云星大师那两个臭徒弟。”赤云世语气中带着揶揄。

    “师傅,我不是先前跟你提到过吗?我在祈岚身上下了灵降之术。

    毕竟我们自己人不方便动手。自然要找一个替罪羔羊。那么云星大师的首徒,上一届炼药师大赛的冠军,不是一个最合适的人选吗?正是因为这样,我才要保他进入决赛,替我们动手。”充书瑶缓缓说道。

    “我靠!充书瑶这个死女人,她想对我做什么!?”被人提到了自己,而且还是以这种方式,这种内容,祈岚气得差点跳起来,只想上去一巴掌拍在充书瑶脸上。

    还好叶朔连忙抓住他,“现在冲出去,我们就全暴露了!”

    祈岚又气鼓鼓地钻回柱子后面,“真是太可恶了,还好被我发现了!还找了什么借口,说是为了周玲琅,切!鬼才信!”

    “可是充书瑶,你能保证这一次你一定成功吗?说来奇怪,以你现在的实力,复赛之时,是犯了多大的错误,是有多么的不小心,才会失败呢?”赤云世追问道。

    “师傅,如此不光彩的事迹。就不要再让徒儿提起来了。”充书瑶此时的语气竟然带着一丝委屈与内疚。

    “天啊,这演技还挺不错的嘛!!”祈岚在柱子后面冷冷的嘲讽道。

    “所以师傅,徒儿有一个不情之请。”充书瑶又补充说道,“虽然徒儿已经在祈岚的身上下了灵降之术,但巫术的修行,徒儿还是有些力不从心,尤其是灵降之术……徒儿担心到时候无法掌控全场,但是接下来的决赛容不得有半点的失误……”

    “所以……?”

    “所以徒儿想请求师傅的帮助。”充书瑶的语气又变得一如既往的娇媚,“决赛之日,师傅,您是评委,自然会出现在比赛场地上,到时候师,傅您只需要用您的灵魂力量暗中支持我就可以了。你的灵魂力量比我强大得多,有了您的帮助,必然可以掌控全场,做到万无一失。”

    “哦?那么你要怎么感谢我呢。”赤云世这话说得不怀好意。

    “感谢,哈哈,师傅,你当然知道我会怎么感谢你了~”充书瑶娇笑起来。

    “后面的内容就有些少儿不宜了……”叶朔收回了自己的灵魂力量,“我们差不多可以离开了。”

    “真是世风日下,道德沦丧!”祈岚很鄙视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影,“就这么光天化日之下……我的眼睛都快要瞎掉了!”

    “眼睛要瞎掉了,还看这么认真?”叶朔一把揪过几乎已经把整个身体探出石柱外的祈岚,“现在不是应该担心你自己身上的灵降术吗?”

    “啊!”叶朔的话顿时让祈岚吓出一层鸡皮疙瘩,“对啊!对啊!师兄,我们快回去研究对策吧!”

    很快,两人疾步离开了小林。

    他们在房中商量了一下对策。叶朔并不了解灵降术,祈岚思来想去,决定去找云星大师。

    先前云星大师去帮叶朔炼制“九霄丹”了,但时间计算下来,云星大师现在也应该回来了。

    事不宜迟,叶朔与祈岚连忙去了云星大师的办公室。

    办公室内,很安静,“难道师傅还没有回来?”祈岚特别担心。

    “现在不是应该好好准备决赛的吗?难道是炼制丹药时遇到了什么困难?”云星大师的声音懒洋洋的响起,叶朔定睛一看,靠墙处,云星大师正整个人躺在一张软床里面,他似乎睡得很舒服。

    “师傅啊,快救我!十万火急!”祈岚连忙扑向云星大师,“我被人下了灵降术啊!”

    云星大师支起半个身体,对着祈岚道:“又是充书瑶?”

    “又是她!”祈岚忙不迭的点头,“难道师傅,你有什么帮我解除灵降术的方法!?”祈岚就像是抓到了最后一刻救命稻草。

    “方法……自然是没有。”云星大师说的不缓不慢。

    看过《邪世帝尊》的书友还喜欢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