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 血如残阳照满山
    推荐: ?

    黄昏日落时,正是夕阳无限好。

    傍晚的栖霞山是最美丽的,正如它的名字,日暮晚霞缭绕于山林之间,远处残阳如血,这一切,本该是壮美的自然奇观,但在今天,炼药师大赛决赛之日,落日时分的栖霞山,比往日的景色更加血红。

    漫天的血,满地的血。打湿了树叶,渗进了泥土,染红了整个栖霞山。

    晚霞与血光相互交织,竟是生出了一种诡异的协调感,这一日的栖霞山,尸山遍野,是染血的地狱。

    栖霞山顶,平台上原本的几万人,现在只剩下了约莫几百人。死去的人连个全尸都无法保住,他们的身体大多被斩成了几十块,就像被切碎的肉丁,放在集市上卖的猪肉,内脏流了一地,丝毫看不出,他们曾经也是一条鲜活的生命。

    方才围住平台的血衣人,并未直接攻击,而是放出了一根根银线,数百根银线相互连接,形成一张巨大的如同蛛网一般的大网,从空中罩下来。

    血衣人并非是要捉住这数万人的观众,当这巨大的银线蛛网接近那些惊慌中的观众时,他们才猛然发现,这银线闪着森然寒光!

    银线细而锋利,能削石如泥,何况是普通人的血肉之躯,普通人一经银线的触碰,瞬间被细密的银线分尸,血肉组织一块一块掉落在地上。

    平台之上地处空旷,所有人都暴露在外,没有可以躲避的地方,银线蛛网长驱直入,也许当银线蛛网最终落在平台地面上时,整个栖霞山顶,将会成为一座由尸块堆积而成的山峦。

    纵然有人想抵抗,很多时候也是徒劳无功。灵技攻击在银线蛛网之上,根本就是以卵击石。那银线蛛网似有一种特殊的能量附体,所有的灵技一经触碰银线蛛网,就瞬间化为一片虚无。

    当然也有例外,当叶朔没有任何技巧的灵力光球轰击在那银线蛛网之上时,银线蛛网下落的趋势居然是为之一顿。

    叶朔见到攻击有效,随即在光球之上,注满了雷电元素,那雷电元素霎时顺着盘根错节,密部的银线,像控制着银线蛛网的血衣人传导而去。

    雷电元素一经触及到血衣人的身体上时,顿时幻化成一道道电花,那些血衣人显然没有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许多人被电流电到,奔涌的电流在他们体内狂窜,他们只觉得浑身一阵酥麻,双手仿佛没有了知觉,手中的银线也顿时脱落。

    但手中银线脱落的血衣人不过才几人而已,血衣人的数量太多,银线的密布范围又太广。这样的攻击并无多少效果。

    目前看来,叶朔也只能让银线下落的速度放缓,并不能直接消灭它。

    慌乱的人群见到叶朔似有能力抵抗银线蛛网,顿时向他那里聚拢而去。

    叶朔见状,在顶部上方支起一层巨大灵晶盾,将众人悉数笼罩其中。但灵晶盾的防御不是长久之计,当银线蛛网触碰至灵晶盾时,灵晶盾的最顶部居然是有了融化的痕迹,银线蛛网不断地向下渗透,看来最终突灵晶盾,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眼看灵晶盾也正在被银线蛛网割裂,叶朔正想取出他的能量兵器,不知道有了能量兵器的加持,是否可以突破这天罗地网一般的银线蛛网。

    正在叶朔想要行动时,忽然金光一闪,数道咒符凭空闪现,随后附在灵晶盾之上,这咒符似有加固灵晶盾的作用,银线蛛网下落的速度又减慢了几分。

    “这是太虚教的天丝化气缚灵阵。不但普通灵技的攻击对其无用,能量攻击,更是只会让它吸收能量而变得更加难以对付!哎……光听这名字就知道很难对付了吧!”

    说话的是萧云峰,数张金色的咒符环绕悬浮于他的左手之上,而他的右手,正抓着充书瑶的领子。

    充书瑶被抓着衣领,略有些呼吸不畅,人也显得十分狼狈,她头发凌乱,额角的发丝胡乱的黏连在脸上,脸上更有着在混乱中被人无意的袭击到而产生的淤青。

    但她对这一切全然不在意,她眼中只有那个被她抱在怀里的女孩儿,“玲琅,你醒一醒啊!”

    “只是惊吓过度而昏了过去。”叶朔查看了一下周玲琅的状态,又看了一眼四周的惨相,“现在还是让她昏迷着比较好。”

    “要被破了。”萧云峰看着头顶的灵晶盾,“而且我们被盯上了。”

    叶朔看着萧云峰并不紧张的样子,问道:“你有办法?”

    “一二三四五,人有点多……”他忽然这样说的,“但是没有办法,只能尽力而为了。”

    他这样说完,脚下四散开一道环形阵法,阵法呈暗紫色,华光流转,并且在不断扩大。当暗紫色阵法笼罩住五人,也就是叶朔,祈岚,充书瑶,周玲琅,以及处在阵法正中间的萧云峰时,突然,暗色紫光冲天而起,脚下的阵法也是快的速度旋转起来。

    随后,高速旋转的阵法猛然碎裂开来,变成一地的晶莹,周围的人吃惊地发现,原先阵法中的五人,已全然不见了踪影!

    就在下一秒。他们头顶上的灵晶盾轰然裂开。随着灵晶盾的裂开,银线蛛网也顿时下落,原本以为尚且能够安全的人群,立刻被银线蛛网撕成一块一块,再也看不出全貌。

    同一时间,评委台已经残破不堪,严格的说,它已经是一堆废墟了。

    赤云世正站在这堆废墟之上。

    “云星。”赤云世的嘴僵硬的一张一合,如同提线木偶一般,嗓中的声音更是沙哑无比,如同两块粗糙的木块在相互碰撞,全然不是人类能够发出的声音。

    “你……这是服下了什么诡异的丹药!?”云星大师支起身体,勉强,他还能站得住。

    云星大师身为一名劲气级的强者,对于赤云世,他本是不曾畏惧的。赤云世实力不强,从修炼境界上而言,他可能刚刚突破聚气级。

    但方才……赤云世已然达到了敛气级的巅峰!

    就在不久前,评委台上,一些实力较为强大的公会长老已经自发的开始组织赤云世。

    “三元归一!”三名长老集聚一处,霎时他们周身阵法环绕,三名长老齐心合力,将各自的丹元汇集一处,聚集于一处的丹元,相互融合,能够看到其中的暗流涌动与宛如实质的灵力波动。

    “三元归一是何等强大的阵法。”赤云世点点头,居然开始解说起来,“这可是三位长老们的杀手锏。就这样轻易的使用出来对付赤某。看来赤某很得三位长老的器重呢!”

    赤云世双手结出一个诡异的印符,却是动作迟缓僵硬,好似那根本不是他的手,但随着他的结印完成,那三名长老的脸色也变了。

    “怎么会?!”

    “灭。”仅是简简单单一个字,那三名长老的身体忽然从中间猛烈的炸开,化为一滩滩血泥。

    “只是一个爆裂术而已,何必摆出如此惊恐的表情。”赤云世用手弹了弹衣上的灰,看到有长老的血染在了他的衣裳上,他不由得皱了皱眉。

    “你们的血,盖住了我衣衫上原本的鲜红,真叫人恶心。”

    三位长老虽然失败了,但评委台上的其他长老并未胆怯,云星大师与他们一起,一同来对付赤云世。

    但不久后,长老们能清楚的感觉到赤云世的灵力初开始并不生猛,却是后劲极强,强大的劲气连绵不绝,能量的涌动好似无穷无尽,他每一次的攻击,都是直击灵魂深处!

    “灵力内敛,锋藏于内,这是……赤云世你已经达到了敛气级!?”公会会长失声叫喊出来。刚才赤云世的表现,完全是已经达到了敛气级的迹象,而且,他已处在巅峰,同时,他的能量还在不断的上涨,如有可能,怕是还会再次突破境界!!

    “这……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公会会长惊愕的看着赤云世,“不可能……”

    “不可能?”赤云世顿时变得凶神恶煞,“你居然说不可能!?好啊,好啊,让你看看,什么才是敛气级的实力!”

    时间回到现在,赤云世足不点,在空中逐渐走向云星大师,而后缓缓下落,落到地上时,看到了炼药师公会会长的残破尸体,忽然恶狠狠的向会长头上猛踩一脚。

    霎时,会长的头颅脑浆四溅,被赤云世一脚踩得稀烂。

    “什么炼药师公会的会长,还不是,死状如此不堪!”他愤恨至极,踩了一脚仿佛还不够过瘾,又是一掌击向会长残存的尸体,尸体所在的地面瞬间下陷了几米,形成一个深坑,而深坑之内会长的尸体,已化为一滩血水。

    “不就是一个会长么,还不是我要你死你就死!”赤云世盯着深坑,双目充血。

    “你彻底疯了。”云星大师看着赤云世的眼神,竟是带着几分怜悯。

    “你那是什么眼神,你在同情我!?可笑啊,云星,你看看你自己的处境,应该同情的是你自己!”赤云世力聚于掌上,“断岳·裂天·灭世!!”

    随着他手掌挥出,猛烈的罡风骤起!

    同时一层层异常波动仿佛是从栖霞山山体内部传来的,山岩涯壁在这股力道的冲击之下,都出现了轻微的凹凸不平,有的则是已然裂开了深深的缝隙。

    忽然之间,云星大师所在的山石忽然裂开,一道汹涌的灵力气浪冲天而起。是那道气浪劈开了山石!

    云星大师被掀至空中,顿时空中又是一阵阵惊天动地的大爆炸,威力之强,明明是在半空中爆炸的,但是它强大的余震,竟是使得整个栖霞山都在颤动!!

    那一阵阵大爆炸,就像在天空中绽开的一朵一朵烟花一般。

    “云星你看,这多美的烟花。在这壮丽的烟花之中死去,这种死法不算亏待你吧!”

    赤云世回首栖霞山染血的山顶,那是已经破败不堪,满目疮痍,尸骨如山的山顶。

    血衣人已经用银线切断了所有在平台上的人,他们完成了任务,已经离去。

    山顶上,除了赤云世以外,再没有一个活人。

    “明明我的计划,是这样的完美。事情变成这样,都是你们的错!”

    如果按照他的计划,充书瑶因为她自己之前的失败而对祈岚怀恨在心,中途用灵降之术搞垮祈岚,而自己作为她的师傅,及时发现了充书瑶的行为,随后做出大义灭亲之举,抹杀掉这个知道了太多的女人。

    而后周玲琅没有了最大的竞争对手,也不会因为压力过大而中途就失败。

    那么他赤云世的徒弟,就是这一届炼药师大赛的冠军!

    随后,太虚教的杀手,也就是那些血衣人突然出现。

    他们涌现在平台之上,冲上评委台,并且袭击炼药师公会的会长。先前赤云世早已散布出云星大师与太虚教的人有着密切的来往,此番有着太虚教标识的血衣人突然出现,必然会有人怀疑到云星大师头上。

    到时候他只要让那些血衣人的首领,杀了公会的会长之后,拥戴云星大师为下一任的会长。

    此举必然会遭到其他工会长老的反对与反感。他们自然会认为这一切都是云星大师的策划。云星大师的徒弟输了比赛,所以他恼羞成怒,召集了太虚教的血衣人杀害了会长,并且自己取而代之!

    到时候赤云世自己再出手,当着平台上数万观众的面,击败了成群的血衣人,最后取下云星大师的首级。

    他赤云世,会在这一天成为一个英雄,他会在数万人的见证中,成为炼药师公会的新会长。

    但是,现在他的美梦已经彻底破灭了。

    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那么既然失败了,为什么不让他败得更彻底一些呢!”赤云世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

    他要让整个山顶之上,看到他失败的人通通都下地狱!一个都不留!

    “等等……”赤云世闭上眼睛,细细的用神识搜寻了一番,“真正该死的人,竟然还没有死!!很好,我就让你们在苟活一会。”

    看过《邪世帝尊》的书友还喜欢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