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章 前尘旧事
    推荐: ?

    栖霞山脚下,充书瑶眉头紧皱着,满身都是冷汗。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舒了一口气,她的脸色惨白,看起来身体状况很糟糕,但她的表情却是放松下来的,“赤云世的气息消失了。我已经觉察不出他的生命迹象了,看来赤云世的确已经被打败了。”

    “那,多谢你的帮忙了。”一旁的萧云峰说道。

    “谢我?为什么要谢我?除掉赤云世,一直都是我唯一的目的,我只是在帮我自己罢了。”充书瑶靠着一块青苔长得略少的岩石坐下,“倒是你,为什么会帮我?莫非你与赤云世也曾有过结怨?”

    “结怨可能有一点点。主要是赤云世的那个手下,太麻烦了。但主要还是为了防止你死去。”萧云峰的表情看起来有些略微的嫌弃。

    萧云峰口中赤云世的手下,应该是指叶琳。充书瑶心中暗想道,也不知是什么时候,赤云世与叶琳有了联系,这让自己差点陷入了被动,不过这都已经过去了。她没有料到叶琳会是赤云世的手下,却也没有料到一直在叶琳身边的萧云峰会突然反水。

    “我的命,有这么值钱吗?还需要防止我死去?”充书瑶苦笑了一声,忽而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莫非你是想追查我身上巫术的来历吗?你是阴阳密宗之人,和我之间的联系,也就只有巫术了。这样的理由只怕是最有可能的了。”

    充书瑶又沉思一下,道,“所以,你才要保证我还活着,我如果被赤云世杀害了,那么这份线索就消失了。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当叶朔说要上山去帮助云星大师,并且消灭赤云世时,你竟然是直接把咒符交给了他,而不是亲自动身前去帮忙。当时我还奇怪,你的咒符,怎么就这样轻易的交给了别人。

    现在想来,这是因为我说,如果需要我使用灵降术控制赤云世的话,在哪里也一样,即使是在山下,我也能控制他,所以我不上山。你害怕我逃走,所以你要留在这里,看着我,对不对。

    在你心里,线索要比你的咒符还重要。

    ”充书瑶一口气把她的猜测统统都说了出来

    萧云峰没有否认,看样子是默认了。

    “但是恐怕你要失望了,我所学的巫术的来历……”充书瑶摇摇头,脸上竟是露出一个无比凄凉而悲伤的表情。

    “你想知道我为什么要杀赤云世吗?”

    “没有兴趣。”萧云峰摇头道,“我只想追查你身上巫术的线索。”

    “这就与我身上的巫术有关。”充书瑶回头看了一眼陷入沉睡的周玲琅,脸上又出现了些许的怜爱。

    “我在很小的时候,就被赤云世收为了徒弟,那个时候的我,大约比现在的玲琅还要小一些。

    和我在一起,同时被赤云世收为徒弟的,还有另外一个女孩,她的名字叫叶飘零,她比我小两岁,是一个孤儿,她的名字,是收养她的道观主人帮她取的,那时正是深秋,无边落木萧萧下,萧索寂寥,寒叶飘零。

    充书瑶说起往事时,仿佛进入了无边无际的回忆之中。而萧云峰听到“叶飘零”这三个字时,脸色忽然惊变,“果真是她吗?”

    不过萧云峰虽然想知道叶飘零的下落,但是他也未催促充书瑶,等待着她接下来的话语。

    “阿飘,她非常的聪明。很多东西,她几乎是一学就会,在炼药方面也有着十足的天赋,她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天才,就像玲琅一样。所以,她一直深受赤云世的喜……”

    充书瑶似乎是想说喜爱,但她却硬生生地将“喜爱”两个字憋了回去,“所以,她一直都是赤云世争名夺利的工具。

    赤云世希望凭借这个天赋异禀的徒弟,能在炼药师公会里站稳脚跟,所以他一直严苛的训练她。

    我与阿飘,一起长大,关系情同姐妹,赤云世对她的利用,我统统都看在眼里。阿飘是一个叛逆又高傲的人,在一次炼药失败之后,赤云世对她冷嘲热讽,随后阿飘就选择了离开炼药师公会。

    她去了哪里,我并不知道,赤云世不允许任何人去寻找她。后来,过了很久阿飘才回来,当她回来时,她就已学会了巫术。不对,应该是阴阳术。她学的应该是阴阳术,只不过,她不但学会了阴阳术,更是连阴阳术中的禁忌之术也一并学会了。

    我不知道阿飘的这份技法是从何而来的……之后我们的交流都十分的短暂,回来之后的阿飘就像变了一个人那样,原本她是很活泼开朗的,至少很爱说话,但是自从那次回来之后,整个人便变得寡言少语。

    我知道她学习阴阳术,是因为有一次我撞破了她的修炼。但阿飘并没有生气,相反是教会了我灵降之术。只不过,她对自己是从何学的阴阳术,一直讳莫如深。她不愿意告诉我,我也不曾强求。阿飘教会我灵降术之后,她告诉我,这个世界太危险了,人要学会保护自己。

    我一直想要参透这句话的意义,但却无法明白……

    之后的我们还在炼药师公会研习,但是自那以后的阿飘,她的炼药技艺,却是再也没有进步,泯然众人了。

    赤云世当然十分生气恼怒。后来,赤云世下令让阿飘去炼制一种极其危险的丹药,那种丹药炼制起来,失败率级高。赤云世说,如果阿飘失败了,是要接受惩罚的。

    后来阿飘还是失败了,赤云世所谓的惩罚,居然是,把阿飘制成药引!!”

    说到这里,充书瑶极度的狰狞与痛苦,“他怎么可以这么做?别的先不说,这是活生生的一条人命。这在炼药师公会是明令禁止的,但是他居然……把活人制成药引!”

    充书瑶十分痛苦地捂住胸口,过往那血腥残忍的一幕,又再次浮现在了她的眼前,“阿飘……她的尸体……她被砍成了好几段,扔在了药池里,她被杀害的时候还睁着眼睛,我躲在角落里,我都看到了……

    都是我的错,我明明知道赤云世的恶行。

    却是迟迟没有勇气,向炼药师公会揭发他……”充书瑶忽然潸然泪下,“我以为我就这样,可以把这个血腥的秘密藏在心里,继续过我安稳的日子。直到我发现赤云世对待玲琅的态度越来越像当年的阿飘,过往所有的一切,统统都再一次浮现,我甚至在梦中,梦到了阿飘满是鲜血的脸……

    我不能再让这样的悲剧重演,非但不能让悲剧重演,我还要让他为当年的行为付出代价!当初的证据已经被毁了,我也不指望炼药师公会能给我一个公道。所以,让他一命抵一命吧!”

    说到最后,充书瑶紧握着双拳,指甲深深的嵌进了肉里,已是满手都是鲜血。

    充书瑶说完话后,半天没有人再出声,一阵诡异的沉默。

    “所以,你这一次才在炼药师大赛之际,特地布下了一个局,让赤云世往里跳吗?”萧云峰问道。

    “是啊,但是没有想到赤云世竟如此丧心病狂。要拉着整个山顶的人一起与他陪葬。”充书瑶抬起头,望向萧云峰,“所以关于我身上的巫术,也就只有这些了。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吧,让你失望了。”

    “不……”萧云峰的表情变了变,“我得到了很有意义的线索呢。你能确定叶飘零她已经不在人世了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被萧云峰这样问道,充书瑶的语气瞬间变得不友善起来,“难道我还要用这种事情跟你开玩笑吗?当初是我亲眼所见……”说到这里,充书瑶的情绪又开始不稳定起来。

    “哦?”萧云峰点点头,若有所思,“我的意思,并非是你在说假话。只不过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

    十年前,阴阳密宗藏书楼失窃。四本秘籍宝典丢失,其中有一本便是记载了大量巫术学说的‘无相鬼谱’,这么多年来,此事一直都没有线索。

    直到半年前,失踪的四本秘籍宝典忽然回到了藏书楼。被归还的书中还夹着一张纸条,纸条上留言只有短短几个字,‘多谢。’署名是叶飘零。所以后来阴阳密宗开始查询此事,便查到,那名叫叶飘零的人,曾经是炼药师公会的成员。这也是我来到炼药师公会的原因。”

    “什么?半年前?”充书瑶觉得自己的心跳都慢了半拍,虽然她还是下意识的告诉自己,只是一张留言的字条而已,也许是后来得到秘籍宝典的人代写的,但心中还是抑制不住的兴奋,虽然希望渺茫,但是也许,阿飘当初用了特殊的手段,躲过一劫,现在还活在人世呢!

    萧云峰没有理会充书瑶的激动心情,而是从怀中掏出了一个模样朴素的玉简,他将玉简握在手中,那玉简忽然就投影出一张纸来,“当初看到字条时,按照字条上的墨迹,的确是不久前刚刚写下的。你看一下,这字迹。”

    充书瑶顺着投影看去,这一看之下,她吃惊地差点跳起来,“没有错,这的确是阿飘的字迹!!”

    栖霞山顶一片昏暗之中,静静地伫立着一个石雕,是石化了的赤云世。

    在炼药师公会的广场之上,有一个初代公会会长的石雕,曾经,赤云世就放下过豪言壮语,他赤云世会青史留名,会和初代会长一样,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雕像,供后人膜拜。

    而如今,他成了一个石雕,这样讽刺的死法,只怕是赤云世自己都没有想到的吧。

    云星大师看着那石雕,摇摇头,他似乎刚才是用尽了一切的力量,如今,确认赤云世已经死去了,云星大师再也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一个踉跄跪倒在了地上。

    黑暗中又窜出两个身影,祈岚连忙跑过去一把扶住云星大师,“师父,师父,你还好吧!”

    “我不好啊……!”云星大师只觉得自己浑身骨头都发酸,而后整个人都砸在了祈岚的身上。

    叶朔也连忙赶来,他不会什么治愈术,但由于先前被强行灌进了大量的知识,凭借着这些知识,他也能算得上是个半吊子的治疗师。

    叶朔运用最简单的方法,将自身的灵气灌入云星大师体内。

    充沛的灵气在云星大师体内环绕,滋润着他受伤的细胞与关节,修复着他体内的损耗。

    不多时,云星大师的脸色变好了起来,原本惨白的脸上,渐渐有了血色。

    “刚才是你们阻止了赤云世吗?”云星大师问道。

    祈岚忙不迭的点头说道,“嗯嗯,是的,是我们。”随后又像是底气不足那般,“师兄负责捆住赤云世,我负责给师兄加油!!”

    “哈哈哈!”云星大师慈爱的抚摸着祈岚的脑袋,“太好了,你们都没事。”

    叶朔环顾了一圈满目疮痍的山顶,向云星大师问道,“师父,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云星大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不论是炼药师公会,还是整座定天城,恐怕都将元气大伤。后续的处理必然十分麻烦。”

    云星大师说着忽然挥动双手,不知用了什么特殊的方法,山顶之上突然泛起了点点荧光,那荧光从虚空中出现,飘飘洒洒,纷纷扬扬,缓缓的落地。当它们落在那满地的尸块之上时,那些血腥尸块也化为了荧光,消散在了一片虚无之中,“希望他们来世不必再遭受这般劫难。”

    祈岚看着这场景,心里堵得慌,有一种说不出的难过。云星大师看了出来,拍拍他的肩说道:“现在已经很晚了,我们先回到公会再说吧!”

    说到回去,叶朔突然想起来,萧云峰还有充书瑶他们还在山脚下,他拿出玉简想要联系他们,却发现玉简之上有一条未读的留言,是充书瑶的,周玲琅已经被她送回了炼药师公会,萧云峰也已经自行离开,至于她自己——“伤心之地,无须多留,就此别过。”她这样写到。

    看过《邪世帝尊》的书友还喜欢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