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四章 星宿罗经仪
    推荐: ?

    从天澜秘境外部向上望去,只能看到大小不一孤峰,那些孤峰陡峭的耸立着,好似野兽的獠牙,令人情不自禁心生畏惧之情。

    “什么都没有啊!?”太虚教首领的下属们,也跟着二长老一起抬头望去,却是什么也没有看见,山峰上只有一些形状诡异的石块,有些甚至连石块都没有,孤零零的,丝毫没有生气。

    “废话,要是轻而易举的被你们看见了,哪还算的上什么高人!?”太虚教首领恨不得向他的属下们扇几个巴掌,这种问题都问得出,实在是太让他丢脸了,为了掩饰尴尬,他咳了一声,说道:“亦或许并没有什么高人,只是有赖于天命不亡我等,正巧来了一阵冰雪风霜罢了。”

    那二长老并未理他,只是自顾自地摇了摇头。

    文渊说道:“不论怎样,那霞光禁制总算是过去了。还是快离开这里为好。”

    太虚教首领也不想在此处多停留太久,他刚抬起脚想要离开,却发现那三名老者并未有移动的迹象,他便又停下了脚步。

    虽不知这三名老者的实力究竟如何,但至少比普通状态下的自己要强得多,若是能够跟着他们,总比自己带着四个没有用的手下,在这充满危机的秘境外,四处瞎转来的好。

    何况看他们的样子,已经有了回到入口处的对策?

    二长老早已看出了太虚教首领的心思,但也没有揭穿。在他心目中太虚教首领就和那些没有多大本事,却贪得无厌,为了得到宝物甘愿铤而走险的寻宝者没什么两样。

    秘境之中时常会出现这些人,但他们的结局大多都是被秘境之中的机关干掉,死无全尸。所以在二长老看来,让那太虚教首领多活一段时日,也算是大发善心。

    毕竟天澜秘境不同于其他普通秘境,光是外围禁制,就已经很让人头疼了,不知道这个前来寻宝的拖油瓶能坚持到什么时候,能帮着就尽量帮着他,帮不得的也就随他去了。

    反正依照他的实力,最后能不能进到天澜秘境内部还是个问题,自然不会对他们结拜兄弟三人,最后寻找宝物的旅程产生什么威胁。

    “江云兄,看来这下得靠你了。”二长老转身向那持剑人说道。

    那叫江云的持剑人,将长剑收好,很快便从储物戒指之中翻出一个罗盘来。

    那罗盘的底座由整块白玉雕刻而成,平整光滑。内盘则有一种特殊金属打造,金色的表面却泛着一层银光。

    那罗盘看起来精密无比,虽仅只有一人手掌大小,但内盘构造上上下下竟分了四十余层,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符文标识,看来又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宝物。

    “星宿罗经仪!?”太虚教首领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这罗盘的模样,他曾在一幅古画上看到过,他记得清清楚楚,这是星宿宗不外传的秘宝之一!

    星宿罗经仪可探风水,辨阴阳。这世上人鬼殊途,但传闻,当年星宿宗宗主,可凭此星宿罗经仪,游走阴阳两界。

    当年太虚教教主也曾想夺得此物,献给他的主上,但还未等太虚教动手,星宿宗竟是被全宗灭门,上下千口人无一幸免,星宿宗不外传的三大秘宝也同一时间失踪,从此便下落不明。

    没有想到那三大秘宝之一的星宿罗经仪,竟是会在此刻再度现世!

    “真是奢侈啊!江云兄,看来此次前来天澜秘境,果真是没有少花功夫。竟用这星宿罗经仪来探路。”文渊看着江云手中的星宿罗经仪,啧啧称奇。

    “小弟真是客气了。不过只是一个星宿罗经仪,算不上大材小用。”江云摆摆手,随后左手托着星宿罗经仪,右手掐诀,念起咒文来。

    “这还不叫大材小用,什么叫大材小用!?”太虚教首领在心中默默吐槽,“天澜秘境外部的禁制,虽说凶险了一些,但也用不着拿出这般宝物吧!况且他对这宝物的态度,也实在不像是对待一件宝物应有的态度。

    ”

    忽然,他表情一僵,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当年星宿宗被灭,宝物失踪。如今宝物却出现在那三个老头手上,莫非……!?

    太虚教首领被他心中的想法吓了一跳,这三个老头,莫非就是当年灭星宿中的罪魁祸首!?他的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但是很奇怪,依照当初星宿宗的实力,即使是太虚教出手,也不是简单三两下就能解决的。

    能在一夜之间将一个鼎盛时期的宗门瞬间灭口,实力必然不简单。但是,方才那三个老头在霞光禁制中的表现,怎么看都不像是有能力,将数千人在一夜之间杀害的实力超群者。

    “难道是之前他们都在掩藏实力吗?因为有我们这些外人在,他们实在不方便?”太虚教首领沉思了一会儿,“这般说来,倒也说得过去,只是他们的演技未免也太好了。”

    太虚教首领疑惑着,但又转念一想,“但事实情况若真的是这样,那我岂不是危险了!?他们三人想要联手灭我,不是就像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那他们为何又迟迟不动手。留着我的时间越长,不是会更耽搁他们的时间吗?”

    正在太虚教首领还在思索中,江云已经发动了星宿罗经仪,随着他的咒文越念越急,那星宿罗经仪竟是如同星光一般璀璨闪耀了起来!

    “起!”江云大喝一声,将星宿罗经仪抛向空中,看的太虚教首领心中一颤,“这是要做什么!?”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要去接住了。

    众人并未理会太虚教首领的行为,正在太虚教首领张开双手等待着星宿罗经仪落入自己手中之时,那星宿罗经仪就如同被钉在了空中一般,并不下落。

    星宿罗经仪仅仅在空中悬浮一瞬,顷刻便星光大增,它的大小足足扩大了百倍!

    不但如此,它的范围还在继续扩张着,天澜秘境外部,八人的头顶上仿佛笼罩着一个金色的天空,璀璨的星辰在闪耀,而这金色的天空,更在向远处不断的延伸着,一直延伸到他们目力无法看清的地方。

    叶朔与祈岚站在山峰上,看着天澜秘境上方这一夸张的异变。

    从上往下看去,那星宿罗经仪就像一张金色的大网,将整个天澜秘境遮天蔽日地遮盖起来,在遮盖的同时,它的上方还有如同流星一般涌出的一道道金线,那些惊现散落在半空中,在无形的空气中泛起一道道涟漪,成千上万道金线,如同一场华丽的流星雨,浩浩荡荡地洒落在天澜秘境周边。

    “师兄,这是怎么回事!?”祈岚有些紧张的抓着袖子,“你说那些金色的光会不会也把我们给包住?”

    “这应该不会,这罗盘的笼罩范围应该只是在天澜秘境,并不会将这里也包裹住。只不过,那真是好强的力量!”叶朔一边回答着,眼中竟是露出了一丝期待感,“我能够感受到,星宿罗经仪正在透析出一股股强大的灵力,好似无穷无尽,贯穿天澜秘境外部的每一个角落!”

    “什么?贯穿天澜秘境外部的每一个角落!?至少从外面看来,这天澜秘境,占地也要有个好几十亩啊”祈岚都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么大的范围可不是开玩笑的。

    太虚教首领同样也是很惊恐的看着那片不断向外扩张着的金色天空,这种压迫感,是他从前从未感受过的,如同泰山压顶一般,让他喘不过气来。

    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金光,不断的扩张扩张……而他的那四个属下早就抱在一起,缩成了一团。

    “收!”突然之间,江云双手结了一个印。

    那片金色的天空,顿时不再扩张,但却是光芒异常的闪耀,在光芒笼罩下,大地都泛起了金色。

    而后,这片金色的天空以一种肉眼无法跟上的速度,急速的收缩,一眨眼,已经是缩成了一张普通规格的方桌大小。安静的悬浮在江云的胸前。

    众人连忙围上去查看,只见那星宿罗经仪表面已经改变。此时,它的表面,居然是立体成像的天澜秘境外部的地图。

    天然秘境外部的景象,由此看来,一目了然。更令人啧啧称奇的是,这地图还是活的!在江云意念的控制下,那地图可以放大缩小,当地图将八人所在的区域不断放大时,竟是可以从那里体地图上看见,有八个缩小的人影,围着一张方桌一般的立体地图不断的看着什么。

    “真是奇了!”太虚教首领抬头往天空望去,这种感觉就好像自己是天空中的神明,正在俯视大地上的生灵一般。而当他抬头向天空望去时,那地图中的他也是瞬间抬起头向上望去。

    “真不愧是星宿罗经仪!”二长老也看的满眼放光,“有此宝物,江云兄真应该早些拿出来,也省得我们先前会迷路了。”

    “哎。”江云说道:“还不是先前低估了天澜秘境外部的禁制,总以为区区外部禁制不会厉害到哪里去的。我本是想等到了秘境内部,才将它使用出来。”

    江云说着,忽而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对了,几位请看。”

    他将星宿罗经仪上的立体地图,稍稍缩小了一些,这样能够看清八人周围的一切环境与地理构造。

    “这是……”文渊指着立体地图上,一块似乎是气流一般的东西,“这流动的,是何物?”

    江云微微一笑,“这便是我想告诉各位的,由星宿罗经仪形成的立体地图,非但能够看到我们本来肉眼就能够看到的一些地貌特征,还能够显示出人眼无法看到的空间乱流与空间裂缝。这一段流动的气旋,便是我们附近的一处空间乱流。到时候离开此地,一定要小心避开这空间乱流。”

    “是啊,有了这宝物,即使没有天澜秘境的地图,我等也能来去自如。”二长老欣喜的点着头。

    太虚教首领张大了嘴巴,这星宿罗经仪果真是名不虚传。难怪当初教主会选定它作为礼物献给主上。

    一时间,那太虚教首领竟是起了歪念。“我若是能将这等宝物,带回去交给教主,教主必然是大大有赏。不对,有什么奖赏能够比得上这等宝物?我若是得到了他,又何必将它交给教主!?”

    太虚教首领还在做着他的白日梦,却不知此刻,那三名老者已经将他围住了。

    “小子,我们三人并非是大恶之人。所以现在给你个选择。”二长老对他说道。

    太虚教首领瞬间回过神来,他心中一冷,这三名老者并非等闲之辈,莫非他们是担心自己对宝物有所企图,所以要处理掉他!?

    由于太虚教首领的确是对宝物有所企图,他更是坚定了这一想法,“任务没完成,还死于非命,未免也太衰了吧!”他心中暗自说着,左右看了看他的四名手下,“那么,要用那招吗?”

    “你不用这般紧张,我们会放你一条生路的,只要你按照我们说的做。”江云接着说道。他用手指在星宿罗经仪轻轻画了几画,很快,那立体地图上,出现了一条红色的线路。

    “按照这线路走,便能绕开附近的禁制与陷阱。很快便能离开天澜秘境所在的区域。这线路你记下了吗?”

    “我……”太虚教首领犹豫不决。

    “他们真的这般好心想要放我走?莫不是假意要放我走,趁我放下戒备之后,再趁机偷袭我?”他心中暗自想着。

    “这……这条线路是先要走到天澜秘境入口的,看来我们还能同行一段路。一起走,也好有个照应。”太虚教首领随意找了个理由,就是不愿意先行离开。

    “也罢,也罢。”二长老说道,“那我们便同行。但若是到了入口处,你还不愿离开。那就休怪我们下手太重了。”

    太虚教首领默不出声,算是默认了。

    江云将那星宿罗经仪缩小成手掌大小,举在手中,便与众人一起出发了。

    看过《邪世帝尊》的书友还喜欢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