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血魁
    <>按照星宿罗经仪的指示,八人没有用多少时间,就回到了天澜秘境入口处,一路上,也没有遇到什么禁制阻挡,或是触发了任何的机关,顺畅无比。

    “地方到了,你还不离开!”江云看着太虚教首领喝道。

    此刻文渊却是拉了拉江云,在他耳边低语,“江云兄,我思索了一下,只怕现在放他走,恐有不便。”

    “哦?”江云侧过身,示意文渊继续讲下去。

    “这小子和他身边的其他人已经见过了我们的法器,难保他从此地出去以后,不在外面大肆宣扬。何况,他若是说出去,有人正在强行破解天澜秘境,那即是我兄弟三人成功破解了入口禁制,也不过是在为他人作嫁衣裳。那些闻声而来的人,势必会对我们造成阻碍。”

    二长老站在一旁,约莫也看出了江云与文渊的心思,他快步走向二人,脸上虽是面不改色,却是以极严厉的语气向他们两人传音道:“当初离开灵境台,不是约定了不再杀生了吗!?”

    “二长老……”听了二长老的传音,文渊抬头看了他一眼,但似乎并不想让步,“那就让这小子昏迷个几天几夜!”

    太虚教首领再傻也不会看不出,这三名老者并不想放过他了。

    他暗自戒备,正想看看那三名老者接下来该如何对付他时,却不想文渊已经对他率先发难。

    一阵黑气袭面,只见文渊不知从哪里取出了一串黑色的锁套。那锁套的模样看起来极为怪异,通体呈黑色,更是有一层层黑色的烟雾,从锁套之上涌动而出。

    太虚教首领一偏身,便躲过了文渊突如其来的袭击,他飞身一跃,便跃开了三名老者数十丈,但文渊手中的黑色锁套,却像是认定了他一般,在他身后紧追不舍。

    若这锁套仅仅只是这样,不足以让太虚教首领为之忌惮。这锁套的真正可怕之处,在于他之上的黑烟,不多时,那黑烟已经笼罩了附近不大的一块区域。

    等太虚教首领回过神来时,已发现自己处在这一片黑烟区域中了。黑气并不浓烈,相反还有些稀薄,只是让太虚教首领感到周围的光线似乎变了一些。

    但他却猛然睁大了眼睛,那些黑气,那些在他身体周围的黑气,似乎变成了固体状。太虚教首领的身体,就这样逐渐地被固定在这片黑气中。

    文渊见时机已到,再次抛出锁套,那锁套直奔太虚教首领而来,不偏不倚,正套在他身上。文渊口中念诀,锁套顿时收紧。

    只见太虚教首领缓缓掉落在地上,两眼翻白,已经毫无意识。

    “二长老,这样总归可以吧!把这小子扔在这儿,等我们出了天澜秘境才帮他解开,反正这荒山野岭的也不会有什么人来。”文渊一手抓着锁套的一端,将太虚教首领整个人在地上拖了过去。

    “那他的四个属下呢?”江云指了指一旁抖抖缩缩的四人。

    “他们应该成不了什么威胁,看他们的胆子,现在就已经吓破了胆,应该也会老实。就让他们在这里,看着他们的上司。”二长老说着,转身向那四名属下,“在这里看着你们的上司,不要动歪脑筋,否则就跟他一样,在这里挺尸。”

    那四名属下脸上浮现出了一种极为恐惧的表情,几乎是怕到连身体都在颤抖。他们嘴张了张,但是却紧张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看起来一副要急哭了样子,但又像是因为恐惧而有些在失神。

    “有这么好怕吗?这胆子也太小了吧!又不是真的去送他们见阎王。何必露出这种见到鬼了的表情?”二长老在一旁摇摇头,“这群乌合之众果真是难成气候。”

    “也罢,也罢。”江云摆摆手,“就当是此次寻宝之旅的插曲,无妨。”

    没有了太虚教那五人扰乱心情,这三名老者显然是心情变轻松了许多,“事不宜迟,还是尽快打开天澜秘境等路口吧。”

    “师兄,你说,等他们打开了天澜秘境的入口,我们什么时候进去呢?”祈岚站在山峰上,他看得出,那三名老者已经开始行动了,于是问道:“要是入口一打开,我们就进去,被他们发现了那不是很尴尬吗!?”

    “这倒是没所谓,大不了进去的时候,掩藏一下自身的气息。反正秘境之内的宝物,除了天澜花,统统都是他们的,有了天香魔骨图的指示,应该花不了太多时间就能出来了。”叶朔回答道:“但还是真应该感谢他们,替我们开路。”

    两人正在说话间,忽然,祈岚指着入口处一处地方,惊奇道:“那是什么!?”

    显然叶朔也已经发现了,照理说那块区域,是太虚教首领所在的方位,那是两块岩石之间,方才文渊将被索套锁住了的太虚教首领扔在了那儿。

    然而那块区域的空气,出现了一层诡异的波动,就像是将一块石块扔进了平静的水面,泛起了一层一层的涟漪,但那涟漪却是四四方方的,呈矩形状向外散开。

    那三名老者专注于眼前的入口,并未对身边的异象有任何的察觉。

    叶朔默默将灵魂力量聚于那片区域,“这种感觉是……有一种强大的力量正在复苏!?然而,这似乎是一种极为危险的力量!”

    事不宜迟,为了尽快明白那片区域发生了什么,叶朔将自己的神识附在被包裹在那片涟漪之中,太虚教首领那四名属下之一的身上。

    神识附体的那一瞬间,叶朔先是感到一阵混沌,随后是一阵记忆交融之感,而下一个瞬间,眼睛便顿时恢复清明,由于叶朔以其中一名属下记忆交融,情感也是共通的,他能够感觉到那名属下心中传来的一阵一阵对于死亡的惧怕感。

    “叶朔”眨了眨眼睛,发现前方是三张表情已被恐惧支配的人脸,这是太虚教首领剩下的那三名手下。

    究竟是看到了什么他们会如此的害怕!?

    也许他们从先前太虚教首领昏死过去,不省人事时就已经开始恐惧,那么,难道说……先前他们脸上露出的恐惧表情,并不是怕那三名老者会对他们不利,而是……他们在害怕太虚教首领!

    “叶朔”回身想要看清那两块岩石之间太虚教首领的情况,却发现那两块岩石之间,已被一种黑紫色的雾气所笼罩弥漫,一点也看不清内部的情况。

    “唰——”黑紫色雾气之中,一双如同恶鬼一般枯瘦的爪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破黑紫色雾气,下一秒已再

    <><>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