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六章 血魁 二
    推荐: ?

    天澜密境入口处,那三名老者尚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下一刻却是一道血光冲天而起,而那血光的源头正是那黑紫色的浓雾。

    此时,那黑紫色的浓雾如同滚滚翻涌的浪潮,又好似煮沸的开水。它不断涌动着,而它的颜色也逐渐由黑紫色变成了纯黑色,那是一种浓重到化不开的黑色。

    不过那道威力看起来极其猛烈的血光,并未对前方的三名老者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因为在他们身前,出现了一道晶莹剔透的半透明薄膜。

    那层薄膜在阳光的照射下流光溢彩,它的体型看似十分纤薄,然而却是坚硬无比。

    那侵略性极强的血光,在与它撞击之后,也颓势尽显,先是前进的速度猛然一滞,而后连红色的血光也是逐渐暗淡了下来,迟迟无法将那层薄膜穿透。

    而这层薄膜正是叶朔在血光冲来的一瞬间,支起的灵晶盾。

    那道血光逐渐暗淡了下去,然而前方那黑色的浓雾又开始起了新的变化。浓雾笼罩的范围正在逐渐的缩小,它不断的收敛收敛,最后竟然是聚成了一个人一般的模样。

    就像是一个黑色的鬼影,悠悠地站立在前方。

    但若说这是人的体魄,那也未免有些恐怖了。那黑色浓雾聚成的人形,大约有两三米高,上身长下身短。四肢粗壮,手臂极长,那手臂一直拖到膝盖以下。头颅却是极其的细小,与身体完全不成比例。举例来说,就像是一个普通的人,他的头被砍掉,换上了一根柱子。

    那三名老者被这诡异的模样所震慑到了,一时间也顾不得那名突然出现的少年了。至少他们能看得出,这少年绝对不会和对面黑色浓雾是一伙的。

    江云手中的剑,还在不住的震颤。江云气急败坏,一把将它扔在了地上。“废物!”他咂咂嘴,低声骂了一句,而后手袖一挥,再次从虚空中幻化出一把长剑来。

    那柄长剑的模样看起来十分的笨重,形制如同上古时期的青铜剑,剑身宽而短,上面有着形状规则的花纹,那花纹纹路简单,线条笔直,还带着一丝粗野的气息。同时,剑身周围还环绕着一种黄绿色的淡光,使得整柄长剑都看起来有些发黄,更是让人感到年代久远。

    “名风古剑?”二长老略微瞄了一眼,看样子,他的这位小弟开始动真格了,只是这么早就把名风古剑亮出来……算了,由得他去吧!

    二长老不再把注意力放在江云的长剑上。

    眼前的那团黑色浓雾才是现在最大的敌人,才是最需要注意的目标。

    而此时,前方的那团黑色浓雾再次起了变化,这一次变化的速度不快,但是由于众人无法弄清它的这番变化究竟会有怎样的结果,所以都没有冒失的率先发动攻击。

    那团黑色浓雾,依旧在收敛,但速度不像先前那么猛烈。而它的边缘处也变得平滑起来,它看起来越来越不像一团浓雾,而是成了实体。同时,它的颜色,逐渐由黑转红,先是暗红色,而后成了鲜血一般的殷红。

    “血魁!它要现出真身了。”叶朔看着前方的变化,忽然说道。

    “血傀??那是何物?”江云握紧手中的名风古剑,疑惑道:“这是一种傀儡吗?血傀儡?”显然江云是将血魁理解成了一种傀儡,江云心中甚至还在焦急的想,那么操纵傀儡的人又在何方呢!?

    “不!”二长老对于异兽妖物素来有些研究,他先前只是觉得这变化略有熟悉感,只是却始终无法想起那是什么东西。

    但听到叶朔这么一说,“血魁”这两字顿时提醒了他,没有错,联想到先前那太虚教首领的模样,血魁出现的地方是原本放置太虚教首领的两块岩石之间,而太虚教首领的那三名属下也忽然失踪了……

    没有错,通常情况下,血魁看起来人畜无害,甚至性格还有些胆小懦弱,与普通人无异。

    但是那血魁若要显露出真身,便是满身血气,性格血腥残暴,喜好杀戮。它同时更是要食人血肉,吸人精魄!

    这种诡异的生物,本以为只是在书中见到,没有想到,这一次却是能亲眼所见。二长老不知是该庆幸还是该感到不幸。

    血魁的实力,和一些高品级的魔兽实力相当,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想要对付血魁,绝非一件容易的事。

    但终究关于血魁实力的记载,二长老也只是从书中得来,所以他也不敢保证书中记载一定正确。对于他们兄弟三人的实力,二长老很清楚,而那突然出现的少年,至少从他方才的表现上来看,绝不是弱者。

    “那么是否可以……”二长老心中盘算出一个计划,那么不如先让那名少年前去对付血魁,先试探出他们两者的实力,随后他们兄弟三人再看情况行事。

    此时,那血魁的变化已经完成。

    那片浓雾并非是颜色由黑色变得鲜红,而是它鲜红的身体正在逐渐将那黑色的浓雾吸收。随着黑色浓雾吸收完毕,它的样貌也彻底显露在了众人面前。

    它的身体通体血红,看起来似乎没有皮肤,就像一个人被扒掉了皮,露出了皮肤下方的经脉血肉。而它那细长的头颅上,长着一双硕大的眼睛,将它那本来就狭小的头颅,衬托得更加畸形诡异。

    由于头颅细长,所以它那双诡异的眼睛是竖向排列的,瞳孔很大,几乎遮盖了整个眼眶。除了眼睛,它的头颅上什么都没有。

    叶朔看着那血魁的模样,心里忍不住一阵反胃,他一直觉得自己的忍受能力够强了,先前海鬼王的变异他也看见过,同样是一种类似人类但是却非人类的形状,但他都从来没有这样一种难受的感觉。

    血魁的模样诡异到让人忍不住背脊发凉。不单单是叶朔,那三名老者同样是这种感觉。江云这下是彻底能够理解,先前的那柄长剑会发出那样的震颤了,剑同样是有灵性的,当遇到实力超乎自己几倍还多的事物时,剑身上的剑气,同样会萎靡不振。

    好在此时他手中的那把名风古剑,剑气并未有衰败的迹象。这也确实令他放心不少。

    那血魁似乎是刚刚苏醒,并没有主动攻击前方的四人,而是处在一种迷茫的情绪中。

    “先不要攻击它,主动出击,只会让它恼怒。”二长老说话间开始往后退,“一旦惹怒了它,它的攻击性极强。”

    叶朔听到二长老这般说,于是回头道:“老先生,你对这血魁的属性很了解吗?”

    “这……”二长老略微一愣,随后便冷静下来,“了解自然是说不上。老朽先前连这是何物都没认出来,倒是这位……”那二长老仔细端详了叶朔一下,忽然说道:“你是一位炼药师!?”

    由于叶朔之前离开炼药师公会,并未换上新衣服,还穿着一套炼药师公会会员外出时的一套制服,胸前也同样配置着炼药师公会的一枚胸章,二长老能够认出他的身份,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呃……这个算是吧……”叶朔随意应付了一下,他并不想在这件事上面做过多的解释。

    二长老双目低垂,心中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但却又好像没有想明白什么,面有异色,但却被他很好的掩盖了起来。

    他扯开话题道:“对于血魁,老朽只是在书中看到过。倒是这位炼药师先生一眼便认出来了,想必,也是见多识广。”

    叶朔心里一阵无语,他能够认出血魁,是因为他把神识附在了太虚教首领属下的身体上。当然这些他也懒得解释,只不过这二长老说的话,总给他一种阴阳怪气的感觉。

    现在根本就不是客套的时候,血魁就在他们面前,即使二长老只是在书中了解了血魁的属性,那也应该快些把对付血魁的方法说出来,而不是在这里东拉西扯。莫非那二长老根本就不愿意说出来!?

    毕竟时间不能再耽搁下去了,现在是血魁精神尚未恢复,所以没有主动攻击他们,而当它的意识清醒了,难保不会立马动手。

    叶朔正要开口询问,二长老又突然说道:“这血魁的厉害之处,绝非是我们兄弟三人能够对付得了的。我们兄弟三人,只是略学过一些灵技,就凭我们的三脚猫功夫,估计也不过是给那血魁塞牙缝的。”

    他说着又叹了一口气,“都怪我们兄弟三人太过贪心。竟想到这天澜秘境一探究竟。但却不知这秘境尚未开启,没想到这一次是不单是没寻到宝物,更是惹上了此等血煞之物。哎,真是大不幸啊!”

    “咦……”叶朔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正常。看来这二长老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在离天澜秘境入口处不远的山峰上,注意了他们半天了。什么“略学过一些灵技”“三脚猫功夫”,这三人可是有着极大可能性,就是当年一夜之间灭了星宿宗的罪魁祸首。

    所以这二长老在自己面前哭惨,是想要自己动手灭了血魁,而他们站在一旁看热闹吗?叶朔心里默默的想。

    “是啊,面对此等血煞之物,我们这三个老人家,还真是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说话的居然是江云,他已经把名风古剑反手立于身后了。

    “若是有人能够抵挡得了这血魁,实属是上天垂怜!我等之大幸!”文渊也在一旁插嘴说道。

    叶朔听着他们的话,满脸的黑线。这三个老家伙的默契也太好了吧,就这样唱起了双簧,不对,这应该算是三簧。只不过这目的未免也太**裸了,自己又不是傻子,摆明了他们三人是让他去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不知道……”二长老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叶朔打断了,“不知道,二长老您的赤炎金轮是否能够对付得了呢?”

    叶朔本来也想跟着装傻,说自己其实也实力不济,但后来觉得这未免也太假了,于是直接把一切挑明——“你们从出现在天澜秘境入口处的所有一切,我都看在眼里。”

    四人之间的气氛急转直下,二长老脸上的表情更是变了几变,最后更是尴尬的笑笑,“果真是位高人啊!”

    二长老又想说什么,却是已经来不及开口了!

    前方的那只血魁,竟是突然之间暴怒了起来。它仰天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响亮而又凄惨,好似地狱烈鬼的呐喊声,震的人耳朵发疼,脑袋发胀!

    文渊想要捂住双耳,却发现他的整个身体都不受控制起来。

    血魁的这声叫声并非是像普通的一些魔兽,它们通过叫声是在发泄自己的情绪,亦或是在示威。

    而这血魁的叫声,是一种极其强大的灵魂攻击,它能让人的神志意识产生混乱,甚至四肢僵硬,经脉逆流,最后爆体而亡。

    三名老者并非是等闲之辈,其中灵魂防御力最差的便是文渊,但他也已很快的稳住了身形,二长老再次拿出他先前使用的法器,赤炎金轮紧握在手中,那赤炎金轮自身便带有一种防御,将血魁发出的那阵噪声与二长老隔绝开来。

    江云手中的名风古剑似乎也有同样的效果,至于叶朔,他从来就不曾对灵魂攻击产生过什么困扰。

    所以当那三名老者,正在各自抵御灵魂攻击时,叶朔已经抛出手中的黄色咒符,那是先前萧云峰教给他的,叶朔觉得那黄色咒符的定身效果实在是太好用了,于是一出手,便是率先使用它们。

    随着咒符的金光大涨,那血魁已然被一排咒符团团围住,此时,那黄色咒符上血色的咒符开始发光,“定!”叶朔一声喝下,那咒符之中的血魁顿时就像一块形状奇异的木雕,一动不动了。

    “就这么轻易定住了!?”二长老瞪大了眼睛。

    “不,这只是暂时,撑不了多久的。”叶朔回身向二长老问道:“书中有记载过关于血魁的应对方法吗?”

    看过《邪世帝尊》的书友还喜欢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