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十七章 不速之客
    推荐: ?天澜秘境内不分昼夜,叶朔与祈岚本想按着天香魔骨图走,但他们却惊讶地发现,其实整个天香魔骨域那两层,他们所得到的那张地图图纸,是在表面的第一层的。

    而他们现在所在的方位,从天露泉的巨坑之中落下,顺着泉水流经地下河,才来到了他们现在所在的这个地下溶洞中,这里的地形错综复杂,也与他们得到的那张地图,图纸上的方位完全对应不起来。

    叶朔与祈岚已经兜兜转转了好久,时间也不断的在流逝。由于不分昼夜,他们也不知道究竟困在这溶洞中困了多久。

    好在峰回路转,叶朔在用灵魂力量向前探路之时,忽然发现了一个,离开溶洞的出口。两人这才从四通八达,交错相通的溶洞之内走了出来。

    两人走出溶洞,才发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平原。平原之上长满了紫色边缘的叶子,幽绿色花瓣的奇异植物。

    两人对视一眼,决定换条路走,因为这奇异的植物先前在溶洞中也出现过。这奇异的植物,并非只是看起来诡异,它那紫色边缘的叶子上充满了毒素。先前祈岚就不慎被那紫色叶子的毒素所沾染到。

    所幸叶朔在离开炼药师公会之时,还带了一些能够解百毒的清毒剂。祈岚这才没有多少大碍。

    而现在平原之上,放眼望去,全是这些奇异植物。而且相比溶洞之中还大了不少,枝繁叶茂,茎根粗壮,大约有三四人高,就像一棵棵长得像花似得大树。

    但是要绕路的话,就得从溶洞外的石壁上攀沿而上。可谁又知道石壁之上会有什么东西等待着他们,也不知走这条路,还要花多少时间才能够回到天香魔骨域的第一层空间。

    然而时间不等人,叶朔与祈岚在溶洞之中并没有感觉到时间流逝的有多快。但事实上,自从那一批前来天澜秘境入口找失踪的村民的人离开之后,已经过去了多日。

    在外界得知天澜秘境被人强行打破之后,关于这个消息早已传得满城风雨,已经有大队的人马迫不及待的进入了秘境。

    这一批又一批的人马之中,既有没有多大本事,仅仅是来秘境捞一把的人,也有实力强大,想要在这天澜秘境之内,寻到稀世宝物之人。

    天澜秘境,西南。

    这里是一片广袤的平原。大红大紫的花朵开得妖艳,开得热烈,清风席卷起道道沙浪,打着盘旋一路扫荡过拔节的苇尖,空气中弥漫着清新的野草香气。一眼望去,仿佛是一块安详乐土。

    然而,就在下一刻,随着一阵剧烈的能量风暴,裹挟着空间通道悄然显现,并从尚未稳定的传送口中吞吐出几个人影后,这里的静谧也被正式宣告打破。

    忽然出现的这几名不速之客,俱是一身焚天派装束,只领头的少年另披着一件宽松的栗色长袍,华稠锦缎,两只空荡荡的袖管被甩在身后,随着他不断加快的步伐,正一上一下,有节奏的跳动着。

    面上虽是挂着一脸温煦的笑容,但旁人若是听到他的名号,便绝不会因其眼下所展露出的单纯无害,而心存半点轻视。

    焚天派墨凉城。作为举派公认的天才,更是七大门派比试会最有力的冠军争夺者,他的实力早已奠定了他的地位。

    而紧追在他身后,一路将骂街进行到底的熟悉身影,正是焚天派名存实亡的大弟子郭阳云。

    “墨凉城!你已经无视老子一路了!再不给我把这个问题说清楚,咱们不算完!”终于,当几人再次跨过一处小土坡时,郭阳云索性在原地站定,脚底狠狠刨着地上的泥土,歇斯底里的咆哮起来。

    墨凉城的脚步,也随着这句话停顿了下来。背对姿势只维持了片刻,就缓慢的侧转过身,与紧赶而上的几人相对而立。

    此时他的眼中沉淀着一片深邃,犹如暴风雨来临之前,海面上的平静假象。

    落在最后的两人,自然就是郭阳云那万年不变的跟班:晋鹏和高畅。此时他们都是战战兢兢,同时在心里不住祈祷着:城门失火,可千万不要殃及池鱼啊!

    僵持半晌,墨凉城先开了口:“师兄,你这一路除了喊着我的名字骂骂咧咧,就没说过一句有意义的话,却要我回答你什么呢?”

    郭阳云一肚子的话,给他堵得险些背过气去。大喘了几口,才愤愤道:“还在明知故问!好,我……我就是要问问你,这支队伍,到底谁才是队长?你我两个,到底是谁说了算?”

    墨凉城依旧是轻言慢语:“谁是队长都没有关系。我所在乎的,只是尽早完成师父交待下来的任务,难道你不这样认为么?”说到这里,他一向舒展的双眉竟是有了几分聚拢的趋势,目光也是愈发犀利。

    郭阳云虽是已经再三克制,一听这话,还是给气得跳了起来:“好!你无所谓是吧!那这一路到底是谁拿着鸡毛当令箭,管东管西,指挥这指挥那?我之前想去玄武玉,你说浪费时间,好我忍了;我分明看见潜夜派的几个小崽子鬼鬼祟祟,说不定就是发现了什么隐秘的洞府,我想跟上去探个究竟,你又跟我来一句不该管的事别多管!还有……还有……”

    他见不得自己的指控无人响应,竟是当场拉起了友军:“还有晋鹏,你还记不记得,之前你看到一只野兔形的灵兽,要不是墨凉城拦着,也许你现在已经收伏它做你的灵宠了!再有你高畅,之前咱们经过风烟峡谷的时候,就连你想方便一下,他都不答应啊!他墨凉城管天管地,还管人……”

    “好了大师兄……”正在极力假扮透明人的晋鹏和高畅忽然被点名拉进争端,心里对郭阳云不是没有埋怨的。

    此时一见墨凉城淡然的视线朝自己这边一扫,都是连忙摇手撇清道:“凉城师弟做的也没有错啊。那只野兔灵兽,后来我在百科图鉴上查到过,其实是一种相当危险的凶兽。

    平时伪装成单纯无害的样子,一旦有人擅自去捉,立刻就会被吞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的!还有那风烟峡谷,本来就是险地……

    往来的罡风说不准什么时候会出现,卷进其中的人畜都会被切成碎片。还有那里长年弥漫的瘴气,吸得多了,更是会令人头昏脑胀,迷失方向,最终生生的留在那里做活死人!这些在临出发之前,掌门都是警告过咱们的,只怪我们自己没听仔细,怨不得凉城师弟……”

    “哈!”郭阳云一声冷笑,拉来的友军不仅没能给自己缓解半分压力,反而是一转身就投了敌,也由不得他不气得胃疼。

    “很好,墨凉城你够狠,你是师父的头号宠儿,你是焚天派最耀眼的天才!我们都是给你拖后腿的废物,行了不?但是即便如此!现在你这个天才,还不是跟我们这几个废物在执行着同样的任务?

    这也就说明了,在师父眼里,你,我,”双指朝着墨凉城凌空一比划,又反向朝着自己的胸口狠狠一戳,“还有他们两个,”摊掌在几人之间划个半圆,又恶狠狠的补充道:“根本就是同一档次!不要总是自以为高人一等!”

    “唔。”墨凉城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在郭阳云以为他已经理解了自己的意思,嘴角开始得意的上扬后,才微笑道:“九曲玄阴丹的教训还近在眼前,师兄可千万不要忘了。如果你的办事能力,真有你自夸的那么靠谱的话,这一次师父也不用专程派我跟着你们了,你说对么?”

    “你……你……对你个头!”郭阳云的暴跳如雷,一遇上墨凉城的风轻云淡,最终似乎都只有撞得头破血流的份,连唯一憋出的一句反驳也幼稚得如同小孩子吵嘴一般。就连一旁的晋鹏和高畅也是面有揶揄之色,更是气得他一阵跳脚大骂。

    “你少拿师父来压我!小子你虽然叫我一声师兄,倒要问问你眼里有过我这个师兄么?不管怎么样,我入门比你早,辈分比你高……”

    然而伴随着他那一串标准不带卡壳的骂街出口,墨凉城却是已经自顾自的掏出了传音玉简,一面迅速查阅着几条未读简讯,脸上露出了少许深思之色。同时注入神念,与对面进行着简短的交流。

    晋鹏和高畅只注视着那块玉简几次暗淡而又亮起,而墨凉城最终的反应则是了然一笑,直接举到口边回道:“好,我知道了。”

    便翻手将玉简收起,抬起眼皮瞥向郭阳云,淡淡道:“师兄,听说在争夺九曲玄阴丹那次任务中,你曾经和破月派发生过一些冲突?”

    “……是,又怎样?你忽然问这个干什么?”正骂得起劲的郭阳云忽然听了墨凉城这一句没头没脑的问话,杵在原地愣了半天,才没好气的答应了一句。他再怎么头脑简单,也不会以为墨凉城是想为此事替他打抱不平。

    墨凉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与其说是在给他解释,倒不如说是在向众人宣布他的一个决定:“破月派的罗帝星刚刚传讯过我,说他发现了一处隐蔽的空间通道。从入口设置的结界强度,以及周边的种种环境迹象看来,很有可能是通向天澜秘境中的三大险地之一。所以他邀请我暂时联手,同往一探,至于进入后的诸般宝物归属,大家各凭本事。

    我琢磨着,这提议倒也可行。因此稍后大家见了面,你主动给之前被你招惹过的那几人道个歉,这事也就算是过去了。既然稍后便要同心协力,我还是希望尽量摒弃前嫌,不要因为你,再闹出什么不愉快,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不好意思,我想我不明白!”郭阳云的眼睛瞪得像牛一样大,鼻孔里呼哧呼哧的朝外喷着粗气,而他此时的表情更像是被人兜面打了一拳,“是,你说的我都承认,我确实跟破月派发生过冲突,我还把他们打得人仰马翻!那又怎么样?

    他们本来就是我们焚天派的下辖门派,打了也就打了,再说那天也是他们想独吞九曲玄阴丹,是他们先挑事的!没叫他们来山门前下跪磕头,就已经算是便宜他们了,现在你竟然叫我给他们赔不是?

    他罗帝星想探索险地,又没有把握,所以想拉上你壮胆,这是他有求于你啊!为什么你还要上赶着巴结他?墨凉城!你身为强者的尊严到哪里去了?还不仅是如此,你这简直是在玷辱我焚天大派的威名啊!就是师父他老人家知道了,也绝不会让你这样做的!……”

    “我没有时间听你那么多理由。一句话,你不肯道歉是不是?”墨凉城的声音冷了下来,通常在他难得严肃的时候,也就代表着他是真的动怒了。在这一刻,他周身的灵压都在提升,方寸之内的气流都有着暂时冻结的迹象。

    “不肯!我不会道歉的!打死我也不道歉!”偏偏郭阳云就是不识相,当此情形,仍是朝着地上吐了一口,歇斯底里的嚷着,“你墨凉城自己爱给人家道歉你就去!你就算想抱着破月派大腿叫他们亲爹我也不管你……”

    “那你识得这块令牌不识?”话音未落,墨凉城手中已是出现了一块寒光闪闪的铁牌,牌面上盘绕着繁复的花纹,“下山前是师父亲手将这令牌鉴交给我,嘱咐见之如见他老人家亲临!我的话你可以不听,如今我是代表师父命令你!再问你一遍,你到底道不道歉?”

    “这……你……”郭阳云双眼发直的瞪着墨凉城手中的令牌,气得嘴唇都哆嗦了起来。这块令牌在焚天派的意义他当然很清楚,甚至不需要再看第二眼,他也知道这绝不是仿冒的。

    虚无极一向偏爱墨凉城他知道,却不想如今连这代表着无上权威的令鉴也可以交了给他!他也相信,哪怕是墨凉城现在就给掌门传讯,他得到的答复也还会是一样。

    ...

    看过《邪世帝尊》的书友还喜欢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