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一章 你就是叶朔?
    推荐: ?天澜秘境之内,两方人马对峙着。

    叶朔这回眼瞧着那少女有生命危险,没多想就出手救下。

    接着才看清双方各自穿着,罗帝星虽是特立独行,但他背后那两人却是来自破月派,且都是一副气定神闲模样,也就自然而然将他们归为了一路。

    “……哦?你是哪条地缝里蹦出来的杂碎,没听错的话,你是在教训我?你可知道我是谁?”罗帝星这些年已经听惯了奉承,当他的权威罕见的受到挑衅,最初的惊疑过后,眼中的杀机再度大盛。

    虽然这少年的元素控制手段的确令他称奇,但也不过是一些偏门手段罢了,还怕他凭这一招翻过了天?

    更何况,根据叶朔的说法,他同样是来自定天山脉。七大门派中有数的精英弟子,他总算也是一一认识,既然是他闻所未闻之人,想来也不会有什么了不起。

    再加上他从叶朔身上感应到的灵力波动,仅仅是刚刚踏入聚气级,而他却是早已达到了聚气五段巅峰!比之墨凉城也仅仅一线之隔!此人不来招惹还好,既然非要多管闲事,他杀一人是杀,杀更多人也是杀!

    “这不是……居然是你们两个!?”祈岚忽然认出了什么,他指着罗帝星身后的韩娣月与付莫生。

    这两个人的样貌深深的印在了祈岚的脑海里,当初在拍卖会场,就是他们两个逼着祈岚付下巨款。

    这一次居然又见到了他们,真是狭路相逢。

    “哈哈!”韩娣月很明显也是看到了祈岚,忽然扬嘴一笑,“原来是当初在拍卖会场上,趁机……”

    “你闭嘴!”眼看着韩娣月要说出他心中最不愿意提到的事情,祈岚难得的暴怒了一回,他这一声大喝,把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也是让罗帝星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

    “怎么了,祈岚少爷?我还什么都没说呢!”韩娣月继续笑语盈盈的,毕竟是祈岚有把柄在她手上,虽然自己也的确趁机捞了一笔,但她才不信,祈岚会有这个胆子,当面把自己打一顿。

    即使祈岚真的恼羞成怒,朝自己动手,韩娣月微微一笑,她还真想看看罗帝星大展身手的模样。

    祈岚内心一阵凌乱,他心中早就把破月派的人从头到尾,都骂了一顿,但是,现在的情况的确是对他不利。

    虽然破月派只有三个人,但是那个罗帝星……这四周的尸体想必都是他所为,他看起来实在不是一个可以轻易招惹的对象。

    踏入天澜秘境后,祈岚就变得谨慎了很多。虽然祈家的势力,足以让他在定天城中横着走,但是,这天澜秘境中势力众多,就连许多偏远城池的人马,也在得到消息后,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如果自己在这里不明不白的给人杀了,祈家恐怕连凶手都追查不到,只能说是死了白死。

    虽然身边有着叶朔,安全系数可以提高很多,但是……叶朔现在急于获得天澜花,他也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原因,而让叶朔牵扯进来,耽搁了行程。

    “师兄,咱们还是快走吧……”祈岚小心的拉了拉叶朔的衣袖,“那个人一看就不是善茬,咱们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再说如今天澜秘境内势力众多,各自都为宝物打破了头,一等离开这里,谁还认识谁啊?

    那个,我们要的是天澜花不是吗!?师兄,我们要抓紧点时间,去把天澜花拿到手啊!”

    祈岚抓着叶朔的手就要走,忽然传来一人讥讽的笑声,只见韩娣月冷笑道:“没有想到祈岚少爷是这么胆小的人,我不过就说了几句话,你这就要认怂了。果真是做贼心虚呀!”

    祈岚听着这话几乎是青筋暴起,但他还是告诫着自己,不能逞一时意气,千万要忍住。

    叶朔却是一副没有想要离开的样子,看着祈岚说道:“你真的要走了?”

    祈岚被这样一问,紧握的双拳更是一紧,口中却还是说道:“走!随便他们怎么说,我不和他们计较这些。”

    “那好,我们走。”

    “叶朔!别走!帮帮我们吧!”那少女看到叶朔竟似真要掉头就走,急得在他背后大声喊道。

    “你看,现在是有人要把我们留下了。”

    叶朔对祈岚说着,转了个身,“你……”叶朔一向有不记人脸的毛病,听那少女唤出自己的名字,回头对她多看了两眼,一张熟悉的脸渐渐在记忆中浮现了出来。

    “你是,烈火流云……的主人?”

    此事还要追溯到叶朔出发前往人鱼岛之前。当时他为了找到一艘可用的船,在码头上反复奔走,刚好撞到了拍卖场的地下交易,被捉走的烈火流云还发了狂。

    当时自己和这少女为了制服发狂的烈火流云,还真是颇费了一番苦功。

    而在此事了结后,叶朔又接连经历了激战海鬼王,以及炼药师大赛的重重风波,如今再见到那少女,码头混战的一幕幕重新浮现在脑海中,竟是有了种恍如隔世之感。

    也不知怎的,叶朔对于动物的亲切感远远胜过人类。好比最初一心惦记宝宝,颜雪梦对他而言就只是“宝宝的主人”。如今虽然记起了那少女,记忆中闪过的第一个名字却仍然是“烈火流云”。

    “……对,就是我,我叫秋若蕊。”

    那少女秋若蕊听了叶朔的称呼,一时又好气又好笑,但眼下还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叶朔,我知道你是个好人,如果你今天走了,我和几位师兄就都会没命的!求求你,帮帮我们,我知道你有这个能力的!”

    “叶朔?”听到这个名字,罗帝星的眼神忽然变得极其古怪起来。

    “你是玄天派的叶朔?”

    “是。又怎样?你认得我?”叶朔莫名其妙。

    他再怎么不记人,也还记得自己跟眼前这人绝对是素昧平生,为何他在提起自己的名字时,却是一副自己欠了他百八十万的架势?况且他分明是只知道名字,却不识得自己的长相,想到郭阳云曾被人冒名作恶,莫非自己的名字也曾经给人顶了,还招惹上这个煞星?

    “呵……原来是你。可惜啊,如果你肯好好的躲在玄天派就没事。……但是既然是你!现在就算你再想走,我也不会放你走了!给我老老实实的受死吧!”接下来的发展,无形中似乎更在验证叶朔的猜测。

    罗帝星是当真跟这个名字有仇,而且如今更是将他对这个名字的恨意,全都发泄在了自己身上。

    “所以这位师兄……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叶朔一脸无语,虽说最开始他就已经决定为了祈岚留下对付破月派的人,但是莫名被人这么仇恨,总归也想弄清楚原因。“我不认识你啊,你为什么要杀我?”

    自从他第一眼见到罗帝星,就从这个人身上感到了一股极危险的气息。以他的实力,一看就是门派中精英弟子级别的。

    而自己一个小小的新晋弟子,就算因为在门派大赛上的表现,勉强有了一点小名气,那应该也只够在低阶弟子中逞逞威风,为何会引得一个精英弟子如此仇恨自己?

    记忆中跟破月派唯一有过的一点交集,就是那一场九曲玄阴丹的争夺战。但当时成功竞拍下的既不是自己,事后用一只傀儡把他们打趴下的也是焚天派,要说人家是为此事报复,也未免太过牵强。

    罗帝星此时的表情简直就是狰狞:“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你没有必要知道那么多,只要给我记住,现在既然是我要你死,你就非死不可!”

    叶朔还不知道,罗帝星并没有认错人。他所指的“受人之托”,其实就是阮石。作为七大门派中,唯一一个有资格跟他走得近些的,即使只是为了有一个人近距离见证自己的辉煌,但相处得久了,罗帝星对他倒也有了几分朋友间的关照。

    早在叶朔第一次与碎星派发生冲突之时,阮石就曾向罗帝星痛诉过自己对此人的恨意。当时他根本没放在心上,事后在阮石的再三抱怨中,他也算是模模糊糊的记住了这个名字。

    当阮石决定利用赫连正诚父女,向玄天派展开复仇计划,却在溪临山谷一败再败后,他也曾经传讯前来,声称此番是孤注一掷,如果三天之内还没有消息,或许就是遭遇了不测,恳求他为自己报仇。之后就关闭了联络。

    罗帝星这一回终于有了几分重视,接连几次传音,阮石那边都再也没有了回应。但他留在玉简内的灵魂烙印却并未消失,也就是说他现在没有死,只是不知道失踪到了哪里去。

    以罗帝星的性格,就算叶朔当真害死了他的朋友,他也不会为了义气,千里追杀,所以此事也就暂时搁置了下来。但如今既是他自己送上门来,顺手将他清理掉,也不会花什么力气,那又何乐而不为。

    此事真正激怒罗帝星的,是在于他想罩着的人,竟然有人敢去为难,那是不把他罗帝星放在眼里。比起兄弟之义,还是自己的面子更令他看重一些。

    没等叶朔反应过来,罗帝星已经一道灵力光球甩了过来。叶朔化掌为刃,与他的攻击正面相抵。没出一会儿,已是感到掌缘被灼烧得一阵火辣辣的,脚底也在地面拖出了一道深长沟壑。迫不得已,神念稍一灌注,空气中游离的火元素已是迅速聚拢,如同一件火焰纱衣般在他的手臂上套了一层。

    有了这层加持,叶朔周身的灵力波动也是再度提高了一截。借着风势狠狠一扬手,硬是将那团霸道的光球攻击扫飞了出去,直直撞进数丈外的平地。只听“嗵”的一声,就如同是在空地上投下了一颗大炸弹,惊天的爆炸席卷起层层漩涡,激起的沙土足有十几米来高。

    而在一切风平浪静后,地面上出现了一个直径五六米左右的巨大陷坑,似乎还在无言的见证着,那一击的威力究竟有多么强大。

    “看来,有两把刷子么。”罗帝星静默的看着一旁的深坑,对叶朔的实力算是有了一个新的认识。但仅仅是如此,仍然不值得让他正眼相待。

    “但是很可惜,你今天遇到的是我!”话锋再转,这是连舌尖上都流转着的刻毒。微微眯起的双眼,如同两条锁定了猎物的毒蛇。

    “叶朔,你要小心啊!他是破月派罗帝星,不仅实力在七大门派中数一数二,更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咱们最好不要跟他硬碰,还是制造机会逃走为上……”秋若蕊在一旁紧张的出声叮嘱。

    虽然她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似乎都是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导致罗帝星忽然把矛头转到了叶朔身上,害得他现在想走也走不成,她现在真是开始后悔把叶朔也拖下水了。

    “罗帝星?”叶朔将这个名字在嘴边念了一遍。似乎是在哪里听说过,但是已经记不起来了。连名字都记不起来的人,真的会跟自己有过什么不可解的深仇大恨么?

    罗帝星听在耳中,微微冷笑:“不错,但我更希望你称呼我‘血罗刹’。无名小卒没资格直呼我的名字!”话音未落,又是一连数道灵力光刃闪电般的击向叶朔,如同一场光影的狂欢。

    叶朔沉心静气,见招拆招,将袭到眼前的灵力光刃逐一挥开。一面也不忘架起灵晶盾,将祈岚和秋若蕊罩在其中,免得他们被奔走的气刃误伤。

    在双方试探性的交手过数招后,罗帝星猛然一戟挥出,同时上身大幅度前倾,一道紫黑色华光几乎是紧贴着他的眉眼平行处暴涌而出。强劲的气流一路呼啸过处,竟是生生撕扯开了一道狭长的空间裂缝。

    这天澜秘境的空间本就极不稳定,一处波动稍一紊乱,激撞的灵力横波透过空气不断传导,又将成片相邻的空间也卷了进来。

    祈岚和秋若蕊看在眼里,那裂缝刚成形时,不过半截手掌长宽,而等袭到叶朔头顶之时,已是扩散到了足以将他整个脑袋都吞吸进去的无底黑洞。

    ...

    看过《邪世帝尊》的书友还喜欢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