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二章 棋逢对手
    推荐: ?一时之间,天地异象也相应而生,乌云层层堆积,沙飞石走,阴风怒号,触眼一片肃杀之气。可以说,现在就是罗帝星自己想控制这道空间裂缝,也已经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

    “怎么会这样!?小心呐!!”只见猛烈的阴风之中,秋若蕊奔走而出,正想释放出灵晶盾救叶朔。

    “别乱来!”祈岚一把拖住她,“相信我师兄吧。你别去给他添乱,就已经是在帮他了。”

    “可是……”秋若蕊跺了跺脚,“你真的了解罗帝星么?我不否认叶朔的实力,但是他这一招,除了焚天派的墨凉城,只怕绝大部分的精英弟子都接不下来!那你说,叶朔他打算怎么应付?”

    “我怎么会知道!”祈岚虽已极力镇定,但他急促的呼吸声还是泄露了他的慌张,“只是如果是师兄的话,就一定可以有办法的……”

    叶朔凝视着眼前的空间裂缝,在这一刻,他的心跳同样加速起来,但那并非是因为慌张,而是一种,遇强则强的兴奋感。

    不知何时,他开始喜欢上了在一次次面对强敌中挑战自我、突破自我,也许在骨子里,他同样有着好战的血统。

    脚跟朝外侧一旋,身形略微后移,同时双手迅速结印。这不同于任何一套灵技的印诀,但随着他的动作,围绕着那道空间裂缝的四方灵力,忽然都掀起了新一轮的波动。

    大量游离的元素自动聚集而起,凝固成了一方方晶状的粒子,层层平铺,四道晶光闪烁的盾牌以可见的轨迹在空中逐渐成形。此时围观众人也隐约看出了他想做些什么,都不禁为这大胆的举动捏了一把冷汗。

    “——灵晶盾,封!”最后叶朔一声大喝,印诀猛然扣下。悬在额角的一滴冷汗也终于滑落下来,啪嗒一声敲打在地面上。

    伴随着上方最后一道盾面的推移,光匣成形,那可怖的裂缝已是被牢牢封锁在了其中。

    黑暗中依然交织着电闪雷鸣,似乎因为被限制住了活动范围,令其中的空间乱流都变得尤为狂暴起来。

    几条电蛇四面乱窜,挣扎着要冲出盾面,而在叶朔的控制之下,那层晶盾也正不断朝当中收缩,盾面与闪电的几次碰撞,最终都是险而又险的强行将电花压了下去。

    在盾面已经压缩到只剩拳头大小时,内部的裂缝猛然朝外一翻,轰然炸裂,爆溅开一团缭绕着黑烟的硕大火球,犹如引燃了一场小型雷暴。

    漫溢的冲击力与盾面相互碰撞良久,终是彼此抵消,一齐消散在了这片正在缓缓恢复原状的空间之中。

    祈岚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也许连他自己都还没有意识到,从当初在拍卖场上,两人的相看两相厌,时至今日,叶朔在他心目中的形象,已经不知不觉的高大到了这种程度。

    仿佛只要站在他的身后,就可以心安理得的享受他的庇护。在这个时候,似乎他已经把昔日那天之骄子的光环丢到了脑后。

    “将空间裂缝封锁到一个更小的空间里,再让两个空间彼此抵消……原来如此,还真是有趣的做法啊。”罗帝星舔了舔嘴唇,显然叶朔能够在这一招下活了下来,令得他也是隐有动容。

    “但是啊……好运不会永远眷顾你。再试试我这一招如何?”简短的赞许过后,罗帝星片刻不停,长戟横至身前,抬手在虚空中寸寸抚过。

    在他灵力灌注后的戟面上,逐渐焕发出了一层层幽蓝色的暗光,如同跳动的鬼火一般,邪气空前大增,似乎有什么沉睡的怪物,正要从其中苏醒。

    看出了他要动真格的,叶朔连口气都顾不上喘,赶忙摆出架势,严阵以待。

    然而在叶朔如临大敌之际,罗帝星却是忽然停了下来。

    从口袋中掏出一块正在发光的传音玉简,匆匆扫了一眼,脸上的表情忽然变得格外尴尬,如果叶朔没有看错的话,甚至还显出了几分委屈。就如同是两个小孩拌嘴吵架,最后其中那个吵输了不服气,蹲在地上扁着嘴要哭的小孩一样。

    一向冷血无情,嗜杀成性的罗帝星,看了一条消息之后很委屈?这不止是叶朔,就连祈岚和秋若蕊也宁愿相信是自己看错了。

    然而紧接着,就像是为了证明他们没有看错,罗帝星极不自然的主动开了口:“……今天就算你运气好,我还另有要事,恕不奉陪。等到七大门派比试会上,我再跟你一较高下!”

    “咦?可是……”叶朔才刚嘟哝了一声,罗帝星又是匆匆打断道:“你少啰嗦!如果连那种程度的比赛都不够格参加,那可是会让我很看不起的啊——你不会那么窝囊吧?嗯?叶朔?”

    “呃……”参加倒是能参加。

    但是听说到时候为了确保公平,不是要精英弟子跟精英弟子打,普通弟子跟普通弟子打的么?但是我还不是精英弟子啊!——在罗帝星强势邀战后,叶朔默默的将一长串解释咽了下去,干笑道:“也行啊。其实只要你别动不动就杀人,我也是可以跟你好好较量一下的……”

    “看来这个无聊的比赛,在这一届,终于会变得稍稍令人期待一些了啊……”得到了满意的答复,罗帝星默默颔首,自言自语了一句后,似乎是忽然才想起一旁瑟缩的几名潜夜派弟子,唇边缓缓勾起一丝冷笑。

    “我罗帝星,一向敬重强者。既然那几个人是你想保,我可以给你一个面子。但是为了让他们长长记性,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我还是要给他们一个教训!”

    罗帝星话音未落,随手挽出个枪花,光影盘旋,煞是好看。

    然而下一刻,出现在几人眼中的,竟然是一道鲜血的轮盘!潜夜派几名弟子的一条手臂,就在那光影缤纷间悄然离体,又在高速回荡的风刃中被搅成了碎末。

    而罗帝星便在那几人的嘶声惨呼中,冷冷一笑,扬长而去。

    “众位师兄……”秋若蕊见到这么血腥残忍的一幕吓得直接跪了下去,她双手捂着嘴,泣不成声。

    身边的祈岚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楞在了当场,口中不由得说道:“他怎么怎么残忍……”

    当然,受到惊吓最大的莫过于那潜夜派的几名弟子,在一瞬间他们还未弄清发生了什么,就看到自己的手臂飞出,并且被搅成了碎末。由心底升起的强烈恐惧感,让他们惨烈的大叫起来。

    但是叫了几声,那几名潜夜派弟子的声音逐渐停了下来,意料之中的剧烈疼痛并没有出现,这反倒是让他们方才的模样显得有些滑稽了。

    不但是疼痛没有出现,先前撒了一地的鲜血肉末,现在已经完全没了踪迹,一切就像没有发生过那样,他们的手臂……还好端端的安在自己身上。

    祈岚站在附近,清楚的看到那些潜夜派弟子断掉的手臂上先是一个模模糊糊的虚影,随后浮现出一条真实的手臂来。他们的衣服也完好无缺,显然不是断后重生,而是从一开始就没有断掉过。

    “幻象么……?”秋若蕊似乎是认出了什么。幻象是幻术的一种,时常用于迷惑敌人,来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居然是如此逼真的幻象……”秋若蕊已经差不多知道是谁释放出了这幻象,救了他的师兄们。

    其实叶朔才是他们中最紧张的那一个,从先前的短暂交流中,他就已经知道罗帝星是一个凶性残忍之人。要是真做出了什么大开杀戒之事,也不足为奇。

    所以叶朔一直率先提防着罗帝星对周围的人动手,在罗帝星突然朝那些潜夜派弟子下手之时,叶朔下意识的在潜夜派弟子身上释放了一道幻象。

    罗帝星的攻击其实早已被挡下,由于幻象的原因,众人看到的通通都是叶朔所制造出来,潜夜派弟子们被砍掉一条手臂的景象。

    其实以罗帝星的修为,只要他稍加注意,不难察觉出他所施放的技能根本就没有攻击到那些弟子。只是一方面,由于他走得急,另一方面则是他对自己极大的自信,他罗帝星不可能失手。

    “那个人,不久之后,还会再见面……”叶朔直起身,望着罗帝星远去的背影。

    “祈岚,我们走吧。”叶朔招呼祈岚,这一场在周围人看来,凶险至极的激斗,对叶朔而言,不过只是路途中的一场小插曲,正如他先前出手阻止的一些风波一样,并不值得一提。

    但是对于那些潜夜派弟子而言,却意义大大不同,对于他们来说,先前的他们是真的算得上从鬼门关爬了回来。原本是阎王索命,他们都不抱任何活着的希望了,但却被人施以援手,活到了现在。

    那些潜夜派弟子自然是感激的一把鼻涕一把泪,但是除去感激之外,他们还有一丝后怕。毕竟他们还要在天澜秘境之内活动,万一在与罗帝星那个煞星狭路相逢,几乎毫无疑问,他们会尸骨无存。

    所以跟着眼前这个叫叶朔的少年,是最好的选择。

    然而叶朔却拒绝了潜夜派弟子一路同行的请求。那些潜夜派弟子只当是叶朔不愿意带着他们那些拖油瓶,但祈岚却知道缘由,那些潜夜派弟子跟着叶朔才叫真的会遇到危险。毕竟接下来寻找天澜花还要进入各出险地,叶朔一个人哪里顾得了这么多人?

    当然叶朔也没有完全拒绝,留下传声玉简,并告知了他们附近的安全线路,若是遇到了实在无法自己解决的危险,可以通过传声玉简寻找他。只不过到时候叶朔有没有时间赶回来,这就不一定了。

    而至于另一边。

    罗帝星行色匆匆,脸色阴沉得能拧出水来。韩娣月和付莫生紧随在后,谁也不敢先开口说一句话,只能默默的传音交流。

    “刚才的讯息应该是墨凉城发的吧?他到底说了什么,怎么会让罗师兄这么生气?”

    “你问我,我去问谁?咱们还是小心点,免得在见到墨凉城之前,罗师兄先拿咱们开刀……”

    想到无意中惹怒罗帝星的后果,竟是令得两人同时一阵背脊发凉。各自小心的缩了缩脖子,连呼吸也不敢稍出大声。

    而独自一人疾行在前的罗帝星,手中正紧紧捏着那块传音玉简,仿佛想将它和对面那张挑衅的笑脸一起捏成粉末。

    “喂,罗帝星,我已经到了半天了,你该不是迷路了吧?”

    只要一想起那个人,玉简中的这句传讯就会重新在脑中浮现,每个文字都烙印着它背后的光圈,一再放大再放大,在眼前招摇的来回跳动。

    “墨!凉!城!”

    “……墨凉城?只有你一个人?郭阳云没跟你一起来么?”韩娣月皱了皱眉头。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这位焚天派的天才,要说完全不紧张也是太抬举她了。若是放在平常,她必然是不敢这样对墨凉城说话的,但现在或许因为罗帝星在身边,让她的胆气也更足了几分。

    “够了。方才这件事不都是亲耳听到的么?那现在还啰嗦什么?都给我安分一些,别让人家讥笑咱们破月派没有容人之量。”还未等墨凉城答话,却是罗帝星先将话柄接了过来。不由分说的做个“噤声”手势,接着才抬起头直视向墨凉城,皮笑肉不笑的道:“凉城兄弟还真是准时啊?自归元秘境一会,别来无恙?”

    墨凉城仿佛从此时才注意到罗帝星一般。将眺望远方的视线收了回来,语气中仍是带着惯常的懒散:“很好啊。不过恕我多嘴问一句,咱们是继续待在这里听你叙旧呢,还是趁着空间通道还没消失,尽快赶过去碰碰运气?”

    罗帝星强撑起的笑容微微一僵,但他也算是喜怒不形于色,很快就镇定如常。朝着另一侧的一条羊肠小道一摊手,做个恭迎姿势,微笑道:“就在前面不远,我来带路,凉城兄弟请。”

    墨凉城神色漠然,一言不发就拐了过去,罗帝星冷冷一笑,也随后跟上。

    ...

    看过《邪世帝尊》的书友还喜欢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