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三章 险地——天枢 二
    天枢之内,罗帝星一行人依旧急速的向前行进着。当然他们的气氛也依旧保持着微妙。

    “什么天香魔骨域三大险地,我看也不过如此。”罗帝星一边轻蔑的说着,一边也忍不住再次把视线投到了墨凉城身上,“从刚才到现在,你就一直在看什么?到底有没有专心听我说话?”

    墨凉城此时正在翻看着一张巴掌大小的图纸,等他已经上上下下翻了个遍,才懒洋洋的应道:“哦,这是天香魔骨图的仿品啊,据说是拍卖场那位神秘的幕后大老板流传出来的。

    我觉得看看上面标记得明明白白的机关暗道,比听你瞎分析有价值多了。不过我也没拦着你分析啊,毕竟根据我听到过的传闻,凡是他经手过的东西,都会变得特别不靠谱,所以还是多留个心眼比较好。

    所以你说说你的想法,大家集思广益,这也是完全可行的。”

    罗帝星眉毛狠狠一跳,一把从墨凉城手中抢过地图,粗略一看,只见山川河流历历在目,分别用不同颜色的笔迹勾绘而出,清晰可辨。

    地图右侧高低起伏的,正是他们之前所经过的丘陵,在丘陵之后,是一段不断向上的高坡。而走过了高坡,则是由两条竖线勾勒出来的万丈悬崖。悬崖之上有一条细细的黑线,将两边峭壁连接在了一起。而那条细细的黑线,也正是被罗帝星摧毁的那座古老破旧的悬索吊桥。

    而顺着地图再向左望去,就是他们现在所在的区域了。附近所有的地势都与地图上的一模一样,就如同是一片缩小版的天香魔骨域。

    进入天澜秘境内域后,一路经过的峡谷湖泊,机关暗道,此时在记忆中与地图一一对应,也是相继得到了验证。

    于是他对这地图的真伪更是确信无疑,脱口赞道:“这地图记载得很详细啊!哪有什么不对?我看分明就是你太杞人忧天了吧?”

    墨凉城歪了歪脑袋,表情无辜:“哦?是我太杞人忧天了么?”

    罗帝星眼下已是跟那位素未谋面的幕后人绑在了一起,一旦中途改换口风,那同样也是在质疑他自己。何况地图的确是他刚刚亲自验证过的,再加上图纸想必是虚无极运用手段得来,他绝对不会将一张明知有问题的图纸交给自己的得意弟子。

    心思更坚定了下来,据理力争道:“对啊,你应该也知道拍卖场最近的传闻吧?连自己的老巢都给人端了,那位大老板现在充其量也就是孤家寡人一个,要是再敢做什么坑蒙拐骗之事,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么?”

    墨凉城若有所思,缓慢的点了点头,表情看起来更加无辜:“哦,那或许是我太杞人忧天了。你觉得是真的,那就是真的吧,你相信就好。”

    罗帝星一阵志得意满,沉浸在墨凉城被自己说服的快感中。又行出一程,来到一片风景与之前所见全然不同的地方。

    为何说是全然不同,因为他们自从进入天澜秘境,无论是进了天香魔骨域,还是现在的天枢,所见到的场景,大多诡异无常,有像梦境一般颠倒的,也有怪石嶙峋,满是奇特地貌的。最不济,也是充满了能量风暴,暗藏凶险。

    而此刻,他们的眼前,居然是一个美丽的花园广场!

    墨凉城能够感觉到,这花园广场之内,气息平和,没有空间裂缝,能量也趋于平静,不存在能量风暴一说,还有,这花园广场,绝对不是自然形成的,人工雕琢的痕迹太过明显。

    中间一条白色大理石大道,宽度在四五米以上。两侧以红砖作为边缘的分界。

    而在红砖之后,则是种植了大量的灌木。灌木丛之后则是许多的树木,只是那树木并不常见,外貌看似与银杏树差不多,但它的叶子确是呈渐变的橙色,而树枝的枝干为紫色,显得尤为怪异。

    一切平静美好,在这片秘境之中,像是一个难得的世外桃源。

    而这条大道的最前端,则是一个巨大的雕像。

    墨凉城仔细观看着地图,最终将图纸从眼前缓缓下移,平面上凹凸有致的龙头图案,与眼前一座栩栩如生的高大龙头雕塑相映成趣。

    “根据地图的标识,这里有一道机关,开启之后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墨凉城扫了两眼地图,接着又费力的仰起脖子,打量着几乎高过他半个头顶的龙头,似乎并不急于去开。

    “哇,那凉城师兄你还在等什么?快开啊!快开啊!”

    韩娣月和付莫生早已双双窜了出来,两人一脸兴奋的凝视着高耸的龙头。毕竟从这周边的环境看来,不像是有什么危险机关的样子。说不定是哪个许多年前来到天澜秘境的高人,在这里埋下了大量的宝藏,只为寻得有缘人将它发现。

    想到这里,两人脸上迸出了一串又一串的小星星。如今多半已是在幻想机关开启后,会直接从天上降下两座金山银山来。

    墨凉城没搭理他们,目光略微偏移,与另一边正踱着方步,缓慢迈到前方的罗帝星遥遥相对。

    两人之间早已是默契十足,视线仅是稍一交汇,已算达成共识。而此刻的罗帝星,虽不至于像他的两名同门一般喜形于外,但细观他眼中罕见的狂热,对宝藏的垂涎之心显然也是溢于言表。

    按照他的想法,此地既是上古秘境,没准就有当年的某位高人随手扔下的秘籍或是法宝一类,若是能得到,必然可以让他在修行的道路上迈出一大步。

    双方各无异议,墨凉城也不多废话,直接抬手将龙头扳了下来。

    短暂的寂静后,那龙头紧闭的嘴巴忽然张开,从中射出了一道喷泉。

    龙头下方的四人,除墨凉城早有防备的架起了一道防护罩外,其余几人都被浇了个正着。

    片刻之后,当那龙头终于心满意足的闭上了嘴巴后,原地只留下了三个浑身湿透,如同刚从海里捞出来的人。

    “你看,我就说很不靠谱吧。”墨凉城顶着一身金光灿灿的灵光罩,以及旁边三只落汤鸡哀怨的眼神,一脸平静的说道。

    ……

    韩娣月和付莫生虽说被淋成了两只落汤鸡,但这泉水并没有浇灭他们心中的希望。两人还在幻想着,说不定那喷泉只是考验,在喷泉过后,一定还埋藏着大量的宝藏。

    于是他们两个站在那龙头前,迟迟不愿意离开。不愿意离开的还不止他们两个,罗帝星愤恨的看着那龙头。那只龙头栩栩如生,张牙舞爪的样子,在他看来更像是无言的嘲讽。

    罗帝星面无表情,将大量的灵力凝聚于手掌之上,“我倒要看看这机关背后究竟是什么?!”

    “轰——”一声剧烈的响动之后,龙头整个被炸裂而开,四分五裂的倒在地上。这阵冲击十分强烈,连附近的红砖与大理石也被掀起了不少,两侧种植的树木被大量的劈倒,地下的泥土也如沙尘暴一般涌动而起。

    最可怜的莫过于韩娣月和付莫生,完全没有想到罗帝星会突然发难,他们两个本就浑身湿漉漉的,又被巨大的冲击力掀倒在了一边,倒下之后飞扬的泥土也跟着落地,纷纷扬扬的洒在他们身上。

    由于身上是湿的,落下的泥土几乎全部都粘在他们身上,以至于他们两人看起来就像是沼泽地里爬起来的。看见自己这副模样,韩娣月几乎都快要哭出来了。

    而在龙头被震碎之后,它连通着地底的半截身体似乎在传出什么声音来。

    “哗——”那龙头的后半部分,应该是连着地下河水,那龙头就像是开关一样控制着水的流速。而如今,龙头被毁,地下河水喷涌而出,须臾之间,就差不多要将这小广场掩住了。

    “无聊!”罗帝星冷哼一声,“造这机关的人简直是无聊透顶!”

    墨凉城还是将自己封锁在灵光罩里,他并未马上答话,脸上却是笑意不减。

    而作为最悲催的受害者,韩娣月和付莫生根本连抱怨都不敢抱怨一句。他们再迟钝,也能够感受得到前方两人之间,那一触即发的危险气氛。

    ***

    原本一片虚无的空间之内,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空洞。这空洞先是如同手掌一般大小,随后逐渐扩大。伴随着它的扩大,周边区域的能量明显的开始不自然地流动起来。虽然这流动十分的微小,但是谁都知道,一旦能量平衡被打破,那么等待着众人的将是一场巨大的能量风暴。

    这空洞是一道人为的空间裂缝,它划开了这空间所在的区域,正在连接向另一端的空间。而空洞之内,则因为空间平衡被打破,而产生了许多道乱流。

    更让人称奇的是,在悬崖的另一端,一个一模一样大小的空洞正在同时形成。

    这两个空洞,不,应该是同一个空洞。将两个所处于不同空间的区域,通过空间的牵引,连接在了一起。

    这意味着只要踏入这个空洞,穿过空间乱流,就可以到达悬崖的另一端。

    这一幕潜夜派的弟子看得瞠目结舌。他们原先还在焦急寻找着能渡过山涧的方法。不过,其实他们心中也知道,即使悬索桥没被破坏掉,他们也不一定有胆子走上去。没有了悬索桥他们也能宽慰自己,至少能够晚一些见到罗帝星。

    叶朔想了想,他们这一队人马,他,祈岚,赫连凤,还有潜夜派的弟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靠谱的组合。

    依照潜夜派弟子的实力,别说驭风而行,他们可能连御剑飞行都无法完成,只有秋若蕊可以勉强一试。而赫连凤……赫连凤说,她想拿一根绳子捆住自己,然后把绳子挂在树上,之后像荡秋千一样荡过去。

    然而,这险地之内,哪里来的这么长的绳子给她?就算能够找到绳子,两边悬崖相隔这么远,估计绳子还没甩到对面,就已经掉下去了。

    至于祈岚,他恐高。

    祈岚已经开始脸色发青了。他整个人背对着悬崖,再也不敢看悬崖一眼。

    叶朔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到底要怎么才能把这么一堆人给送到悬崖另一端去啊??

    他正在郁闷着,脑子里也开始出现了如同赫连凤一般的奇怪联想。例如,他放一个灵力光球,像打魔兽一样,把潜夜派弟子全部轰过去。想想当初被叶朔轰击过的魔兽妖物,大约也能飞出个百米,这些弟子的重量肯定没有那些魔兽妖物重,那飞出去的距离肯定也是要远得多。

    叶朔看了看那些潜夜派弟子,他们脸上正露着一种不知道是焦急还是高兴的表情。

    算了,要是真的用这种方式,那些弟子到底是**凡胎,也不似魔兽妖物一般皮糙肉厚,估计即使能够到得了对岸,他们也早就升天了。

    不再去想那些不靠谱的方法。叶朔突然也有点想念那三名老者了。要是有二长老在,他的瞬移之术,说不定就可以将众人瞬间传送到对面的悬崖。可惜,那三名老者原先是怎么也甩不掉,走到哪儿都会遇到他们,现在难得想要他们的帮助,却是连个人影也看不到。

    “瞬移之术……”叶朔忽然想到,其实所谓的瞬移之术,也就是将施法者所在的这片空间,立刻传送到另一片空间。由于两片空间通常都相隔很远,因此也产生了能够瞬间移动的错觉。

    同样当初在人鱼领域的时候,海鬼王也曾通过空间叠加之法,让他的人马在极短的时间内,穿梭自如于不同的区域。

    而先前,叶朔还在天澜秘境入口处的时候,他还记得那些被太虚教首领骗来的可怜探路者,那些探路者离开入口,在向外逃亡的过程中,不小心闯进了一道空间裂缝中。没想到那道空间裂缝的另一处连接端,居然还是在入口处,他们又被传送了回来。只可惜那些冒失的闯入者,没有避开空间乱流,而失去了性命。

    “那么倘若人为制造一道空间裂缝,是否就可以将悬崖对面的区域连接过来?”叶朔的脑海中,忽然有了这样一个极其大胆的想法。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