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六章 幻境 亦真亦幻
    <>眼前,是顾问与赫连凤的惊叹。四周,是如同炼狱一般火海滔天的恐怖景象。

    毁天灭地,只在眨眼之间,移山填海,心随意动……这样的力量,谁不希望拥有呢?

    但是,叶朔并没有展现出拥有了这样强大的力量后,而产生的激动或是兴奋感。他忽然变得很沉默。

    这份沉默来源于他对于这份力量的认同感。

    同一时间,幻境之外,那是一个幽蓝色的世界。梦魇之神半闭着眼睛,她很满意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眼前的三人悬浮在空中,他们就像是睡着了。当然也可以这么说——倘若他们的心脏不再跳动,它们与死了又有什么分别呢?一个沉浸在幻境中永远无法醒来的人,一个失去了灵魂与意识的人,就算拥有一颗跳动的心脏,他又是否能够被称为活着呢?

    梦魇之神发出了一声轻蔑的冷笑。从来都没有人能够从她制造的幻境中逃离出去。因为那幻境严格的说,并不是她制造的,而是由身处幻境之中的人自己制造出来的。每个人心中都有着不愿意面对的那一面,每个人的心中都有被掩藏在表象下,不愿提起的那一面。

    因为不愿提起,不愿接受而选择逃离,选择躲避。如此一来,又如何能够逃离得了自己制造而出的幻境。“愚蠢的人啊……永远在这个亲手创造的世界里安息吧!”

    梦魇之神嘴角上扬,那么现在,是时候该毁去他们的肉身了。“死亡吧!”梦魇之神喃喃自语,像是在吟唱着古老的歌曲,又像是在吟咏诡异的咒语。

    她眼前的三人——罗帝星,墨凉城,叶朔,他们三人脸上的神情并不祥和。罗帝星的脸上,是不可置信的惊讶,无奈,最后化为了对自身的嘲讽,他眉头紧皱,似在痛苦的深渊中挣扎。而墨凉城,没有任何的挣扎,他俨然已经放弃了,他的脸上满是绝望与自责。

    而至于叶朔……梦魇之神吟咏的咒语戛然而止。为什么……叶朔的神情看起来那么的微妙,他似乎在笑。是的,他在笑,这份笑容之中,还有一份淡定从容之感。

    这是梦魇之神第一次感到诧异,在幻境之中的人不应该露出这样的表情。闯入梦魇之域的人有很多,身中幻境的人也不少,这也是梦魇之神第一次看到,有人身中幻境还能够露出这样的表情。难道说,他的幻境还停留在美好的那一面,还尚未开始堕落吗?

    不可能,关于这一点梦魇之神并不怀疑。眼前的三人是同一时间进入幻境的,虽然幻境之内的时间,根据个人的情况不同,有长有短,但是幻境之外的真实时间却是一样的。这个时候,他的幻境应该早已堕落了才是。

    难道说他没有什么害怕的事物吗?他没有什么不愿意面对的事物吗?还是说他所害怕的,也恰恰正是他所想要的?

    梦魇之神嘴角化开一个弧度,倘若是这样,那可真是有趣,但是仅仅只是有趣而已。也许那人在幻境之中无法堕落,但在现实之中,他依然会死亡。

    “吾不会放过任何一个闯入梦魇之域的无礼之人……”梦魇之神再次闭上眼睛,吟唱依旧。

    不久后,他们三人身上果然产生了变化。在一片幽蓝之中,忽然出现了一根根红色的细线,细线多而密集,它们互相缠绕交织,如游蛇一般绕上了他们三人的身体。

    那些红色的细线似乎有什么特殊的能力,一经缠绕上他们三人的身体,与细线所接触的皮肤边缘,竟然是统统都泛起了红色,并且逐渐在与那些细线相融。

    一切看起来都像是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中,然而突然之间,梦魇之神却是猛然瞪大了眼睛。

    “织幻线居然被挡下了!”

    所谓“织幻线”,便就是那细密的红线了。织幻线是一种通过吸收他人的幻境,来获得自身能量的宝物,同样,通过吸收织幻线的能量,也是梦魇之神提升自己修为的一种手段。当织幻线将他人的幻境吸收走之后,那被吸收幻境的人将会灵力俱散,筋脉断绝,彻底死亡。

    可是现在,梦魇之神能清楚的感受到,织幻线受到了阻碍。她再一次操控织幻线吸收眼前三人的幻境,然而当织幻线环绕在叶朔周身的时候,却忽然停止不前。

    为何眼前之人的幻境无法被吸收?

    梦魇之神找不到答案,因为这样的情况她第一次遇见。梦魇之神不由得再一次加大了吸收的力道,这一次,她不再像之前那样悠闲雅致,口中吟咏的咒语猛然变得急促了几分。在急促的咒语之下,织幻线越发的鲜红,如同细密的血丝,艳丽的几乎能够渗出鲜血来。

    果真,在梦魇之神加大了吸收的力道之后,叶朔周身的织幻线也开始逐渐靠在他的身体上,紧紧贴着他的皮肤,像一条一条吸血蠕虫,吸食着鲜血一样。

    梦魇之神缓缓地舒展开了她的眉头,眼前三人的幻境在她的脑海中一掠而过。对于身处幻境中的情景,她见过许多,所有的结局也都大同小异。这些幻境对她而言,不过只是提升修为的一种精气罢了。她没有太多的**去一一查实。

    然而,忽然间梦魇之神却是在脑海中某一道一掠而过的幻境之中,看到了一只巨大的邪眼。

    那只邪眼正在注视着她。

    明明这只是幻境中的一幕,为何会让她如此心惊胆战?梦魇之神能够确定,那只邪眼的确是在注视着她。那种感觉,就像一只看不见的眼睛在窥探着,随之而来的是一种巨大的压迫感。

    “那个人的幻境之中……究竟出现了什么?”

    梦魇之神,在天澜秘境之内,早已有了百年修为。但这百年的修为,似乎在这份压迫感之下,根本不值一提。掌控着整个梦魇之域的梦魇之神仿佛就像一只蝼蚁,轻轻一下就能将她捏死。

    那是梦魇之神百年来第一次感到恐惧。而让她感到恐惧的,并不单单只是那只出现在脑海中的邪眼,更是由她所操控的织幻线,居然如同不受指挥一般,将那些她吸收走的幻境统统又反向收了回去,再一次回到那眼前三人的记忆中。

    那鲜红的宛若游蛇一般的细密织幻线,这一次,竟是缓缓的在梦魇之神的周身流动,它们就像红色的轻烟,将梦魇之神包裹,梦魇之神那张美丽而死寂的眼睛中终于出现了一丝波动——那些织幻线,竟是要将她反噬!

    不论梦魇之神愿不愿意,此时的她正在被带到一个,由她从来看不起的区区人

    <><>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