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一章 幻境 我是“陌生人”
    <>在墨凉城的幻境之中,多了一人,然而幻境中的一切并无多大的改变。那个本应该出现的陌生人,也就是红阳谷的余孽,却是全然没有了踪影。

    而在墨府,起初,墨重山的戒心真是提到了极致,一连几日,叶朔都能够感到他正在有意无意的观察着自己。当然,以叶朔的灵魂强度,再加上对幻境的完全掌控,自然是不会让墨重山看出任何破绽。

    在此期间,墨重山也曾经借着探病为由,专门寻叶朔攀谈过几回,话里话外,都流露着对他出身来历的浓烈好奇。虽然说辞较为隐晦,叶朔也听得出这是在试探自己的口风,不过他毕竟是从小听着民间故事长大的,对那些走南闯北的生意经大概都有个谱儿,此时要虚构出一个异乡游子的身份来敷衍墨重山,自是张口就来,对答如流。

    相似的白手起家经历,已经令墨重山添了几分好感,同时在几次深入的交流中,墨重山发现叶朔的不少人生观念也与自己一拍即合,这一聊顿时聊出了几分相见恨晚,对他的戒心也是彻底放下了。

    叶朔自然是不知道,那个本该存在于幻境中的红阳谷余孽,他在墨府中的行为,却是与叶朔无意的行为惊人一致。

    在墨府待了一段时间,叶朔觉得墨重山和那些家丁确实对他很不错,这个家也确实让他越来越感到温馨,难怪墨凉城会沉溺在里面了。

    在那一瞬间,他竟然有了一种不愿意打破这份美好的感觉。至少,在这个世界里,墨凉城过得很好,自己这个外人,又有什么理由来打破他的生活?不如让墨凉城在这里平静的生活下去。但是在片刻的犹豫之后,叶朔忽然间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他竟然会冒出这样的念头,难道是他正在被幻境潜移默化的改变着!?

    叶朔被惊出一身冷汗,看来在这幻境之中,自己的意识是万万不能松懈片刻,否则,就会被这幻境所同化。叶朔在这片刻的心软之后又立刻提醒自己,这些都只是心魔,如果留着他们只会让墨凉城越陷越深。

    之后的日子波澜不惊。叶朔以为会出现的“真正的红阳谷余孽”也一直没有踪影。“莫非是在这幻境中,那红阳谷余孽已经不存在了?”虽然幻境之中有些逻辑,在现实中并不能行得通,但在幻境中的每一次改变,都有它改变的原因,那红阳谷余孽消失的原因又是什么?

    莫非是……叶朔心中忽然出想了一个奇异的想法,莫非是自己在幻境中的存在,取代了原来的那名红阳谷余孽?幻境有着自我修复的功能,为了让幻境中的世界按照原先的故事进展,幻境会进行自我的修复?

    叶朔正在房中思索着这个问题,在他的脑海中却忽然响起一道声音。

    那个神秘的声音冷冷的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被打断了思绪的叶朔先是一愣,而后立马反应了过来:“墨孤城?”他又停顿了一下,“你真的是墨孤城么?或者应该称呼你,心魔?你终于肯出来面对我了?”

    墨孤城还是平静的语气:“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你给我记好,如果你敢对我的家人做出什么事的话,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

    叶朔皱了皱眉。正面交战他倒是不怕,怕的是万一墨孤城借着“剿灭红阳谷”的名义,躲在外头再也不回来了。

    这片幻境看似是一个完整的世界,但其实只有墨凉城眼中所见的范围才是真实存在的。如果在墨凉城脑中的定义就是:哥哥在红阳谷,那么在主人亲身前往红阳谷之前,自己是没办法找到墨孤城的所在地的。就算他可以利用沟通幻境的能力,同样虚构出一个红阳谷,与墨孤城也会是处在不同的时空。

    为了将这个心魔引回来,叶朔在酝酿了一下情绪之后,故意回答得恶声恶气:“让我付出代价?好啊,那你就快点回来吧,回来我让你们一家团圆!”

    或许是幻境中也存在着某种规则,这个心魔必须遵守他所扮演的“墨孤城”的行为逻辑,敌人没有挑衅之前,他还可以漠视不理,但在家人的生命受到直接威胁后,他就必须回来收拾那个仇家。否则,不合逻辑!

    这些消息叶朔都是从幻境中直接获取到的,他也不知道这一切是为什么,或许就类似于,要让一部机器正常运转,所有的齿轮都必须按部就班?

    而在他说过这句话之后,对面就再也没有任何回应了。叶朔躺在床上,默默的叹了口气,他知道墨孤城已经看出自己的企图了,他应该也正在赶回来的路上,那么,自己必须提早行动了。

    ——也许叶朔不知道,接下来,他又将开始重复那红阳谷余孽的行为。这幻境中的一切,似乎就像一场无法逃离的轮回,叶朔最终会重复原来幻境中的悲剧吗?

    数日后,叶朔便要开始行动。他假装伤势痊愈了,看似很爽快,伤口也在他的一个念头间迅速结痂。还没等墨重山犯愁如何送客,便是主动向主人辞行。同时为了晚上的计划,还专程在城中最大的酒楼定了一桌宴席,表面称是要感谢墨老爷的救命之恩。但是,在满满的几大只酒坛里,却都已经撒下了药性极强的慢性迷药。

    当晚三人便在墨府中,推杯换盏,把酒言欢,没多久都有了几分熏熏然。途中墨凉城的传音玉简忽然亮起,这是对方要与他传讯通话的信号,为不打扰父亲和客人,墨凉城告了个歉后,提前避到了自己的房间,才接通传讯。

    见到墨凉城的悄然离席,叶朔自然猜到那是墨孤城,他立刻散开灵魂力量监测。

    房间内,墨凉城的玉简刚一开启,墨孤城严厉而略带不耐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墨凉城!你是不是把什么来历不明的人弄到家里来了?现在,立刻,把他给我撵出去!”

    墨凉城身子瑟缩了一下,看起来有几分委屈,小声的解释道:“就算是陌生人,可是他也不是什么坏人啊……再说也用不着我赶,等他跟爹喝完酒,自己就会走了……”说着话还时不时小心的向房间深处挪动,似乎是害怕这样不礼貌的质疑会引起外间客人的反感。

    在墨凉城的心里,墨孤城对他的态度,果然一直都是一块莫大心病。这时他已经近似六神无主,否则以他的实力,未必就察觉不到自己的灵魂探测。

    而在对面,墨孤城当场破口大骂:“你就是个猪脑袋,被别人卖了你都会帮别人数钱!我现在不想跟你解释那么多,你只管照着我的吩咐去做!怎么了,是不是我说的话你都不听了?

    <><>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