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一章 血魁!?
    <>洛沉星的声音越来越轻,说到最后已是轻如自语,幻魅全然听不真切,不过他也不会主动发问,只是默然的凝视着光幕上的激烈战斗。

    “砰——”颜雪影竟被文渊一把拖倒在地,狠狠的摔倒在了地上,但她也同时绊了二长老一脚,二长老重心不稳,又抓了一把江云,而江云正在与文渊和阵,于是乎,扑通扑通,四人同时狼狈的摔倒在地上,半天都爬不起来。

    “那个女人到底在想什么?现在这是打架的时候么?”罗帝星看着这场莫名其妙的战斗,简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叶朔叹了口气。他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赞同起了罗帝星的说法。

    “不是。她只是被控制了。”墨凉城却是很快的看出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有人正在通过玄冥妖戒对她下命令。而且,是我的错觉么?总有一种正在被人窥探的感觉,真是让人不舒服。”

    “哈哈哈,不愧是墨家的子孙!”洛沉星看着光幕中,正皱着眉朝头顶四面张望的墨凉城,忍不住狠狠一拍巴掌,“不愧是定天山脉的第一天才!眼光就是精准!”

    称赞过几声后,笑容也变得更加玩味:“但是那又如何呢?你还是什么都做不了。就算你再博古通今,你也破不了我这个局——”

    “那,有没有什么办法救她啊?”叶朔问出这一句话,心里其实也并没抱多大指望。“一见这三个老者,必然倒霉”的定律原来是真的,他们身上到底是带了多少的霉运,难道这是三个衰神转世吗?!

    “没办法。”墨凉城就这样一锤子敲碎了所有人的心,“如果只是有人远程操控还好说,但是现在她戴着那个戒指,就像是在脖子上套了项圈,外人是帮不了的。”

    时刻观察着这一边的洛沉星已经被逗笑了:“这还真是个不错的比喻。”他的视线略微一抬,此时才落定到了叶朔身上,“他竟然也在这里啊。那个毁了拍卖场的小子,让我们洛家在定天城失去了一个重要的生意渠道,这笔账我可真得好好跟他算算。

    说起来,南宫无忌那个老狐狸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丢下这么个烂摊子给我收拾,以我洛家的势力网竟然都找不到他的下落,还真是好本事……”

    “炼化了九曲玄阴丹之后,对我的修为果然大有进益。就可惜那更重要的御魂心法没能拿到手……本来已是十拿九稳之事,谁想最后杀出来的竟然会是天霄阁!

    虽然不知道,这种一等一的势力为什么会屈尊来邑西国的一个小拍卖场,不过这已经无所谓了……更重要的是,落到他们手里的东西,就绝对拿不回来了。看来想得到御魂心法,还得从那小子身上入手。嗯,这样也就不能那么快处理掉他了啊……”

    “少爷,”幻魅难得的开口了,“如果是那个小子,在他来这里之前,我曾经跟他战斗过。”

    “哦,是么?”洛沉星一挑眉,暂时将视线从光幕上收了下来,“把你们的战斗经过传给我看看。”

    幻魅也不多言,双手一掐诀,两人的脑部便被一层暗淡的幽蓝色光线连接了起来,这正是“意识共享”的传讯方法。此时他只须在脑中调动与叶朔战斗的那一段记忆,也就可以自然而然的同时被洛沉星所接收。

    天露泉中的战斗场面,此时陷入了一种奇怪的胶着。

    颜雪影虽是一副要将那三名老者置于死地的样子,但她终究留有一分最后的理智。

    她一方面在戒指的操控下,疯狂的攻击向那三名老者,另一方面,她不断地想要脱离那戒指的控制,因此她的攻击看起来,虽然凌厉而狠辣,却始终无法一招致命。也因此,她似乎是拼尽了全力,也并没有对那三名老者造成压倒性的伤害。

    那三名老者一边抵御着颜雪影的攻击,一边相互使着眼色。

    二长老虽是老谋深算,但如今这一连串的变故,也使得他的行动开始变得犹犹豫豫。按理说他们三人若是认真起来,必然可以拿下颜雪影。但是,这周围的旁观者们,就真的是像现在这样,仅仅只是旁观吗?

    先不说星宿宗的那个少年,颜雪影攻击他们,说不定是幕后另有主使。他们贸然擒下颜雪影,等于就是惹了幕后的主使,可现在他们却连真正的幕后主使是谁都不知道!纵然他们最后杀了颜雪影,那也不过只是一个听命鬼,到头来,那幕后主使照样该追他们追,该杀他们杀。

    二长老正在寻思中,一时有些入神,而文渊正在颜雪影的猛攻之下不断的后退着。面对颜雪影,他已经渐渐失去了耐心。到底是杀还是留?文渊看向二长老。二长老却并没有理会,似乎是在想什么心事的模样。

    文渊一时间不知所措,顿时便被颜雪影抓了一个空,等到江云意识到要去支援文渊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颜雪影右脚一蹬,从地面跃起,随后凌空一个翻转,手中的长鞭便是狠狠地挥向文渊。文渊下意识的向后躲去,却不想一脚踏空。

    原来身后早已没有了退路,“扑通”一声之后,文渊整个人如同一块巨大的石头砸进水面。他整个人都掉进了天露泉,哗啦哗啦溅起了大片的水花。只是那透明水花之中,隐隐带着几丝鲜红。

    众人并未当一回事。因为天露泉当初叶朔与祈岚也一同掉下去过,顶多浑身变得湿漉漉罢了,而且天露泉由于它特殊的水质,密度极大,无论多重的人,只要掉了下去,不一会儿也就浮了上来。所以说,人想要在天露泉里淹死,恐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是让所有人都大惊失色。表情最为惊恐的便是二长老了。

    二长老与其他人不同。其他人都大惊失色,是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而二长老,当他在发现文渊即将坠入天露泉之后,他的神色变得僵硬而骇人,这表情之内有那么一瞬间的,如同阴谋败露之后被揭穿而产生的惊恐之色,但这表情仅仅只是一瞬间的闪现,很快便被隐藏在了一片阴霾之中。

    “文渊!”江云正在天露泉边上,惊恐的冲着泉水大叫。

    然而,没有任何的回应,在他眼前的只有一滩血水。不过只是眨眼的时间,文渊的身体,就这样在天露泉中迅速的腐蚀成了一滩血水……这一滩浓厚的血水,带着腐尸的气味,久久都没有散开。

    “文渊……”江云再也不顾身旁还有着颜雪影的攻击,他半跪在天露泉水的边上,两只手紧紧地握成了拳状。<>

    <><>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