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三章 星宿宗宝藏
    <>叶朔连“星宿宗”这个名字都是第一次听到,更别提辨认什么纹章了,正有些犯难,墨凉城却对他点了点头:“没有错,这的确是星宿宗的纹章。”

    叶朔这一下再无迟疑,扶起那仍在不住咳血的少年,将星宿罗经仪朝他面前一递:“那,你就拿回去吧。”

    “什么?”那少年眼中却没有丝毫感激,反而是筑起了一层更深重的戒备,“你想干什么?你想得到什么好处?”

    “好处……”叶朔苦笑了一下,“既然这星宿罗经仪是你们星宿宗的镇宗之宝,我现在物归原主,本来就是天经地义啊,跟好处又有什么关系?”

    那少年怔了一怔,忽然失声惨笑,笑声中仍有大量血水不断从他的口齿间漏出:“说得真是冠冕堂皇啊……我不信!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不求回报,就白白助人为乐的善心人?

    你……你……我知道了,你现在表面说不求好处,其实只是想要我念你的恩,然后就会心甘情愿的为你卖命一辈子,是不是?是不是?哈哈哈,被我说中了吧,你们这些小人,肚里有几根肚肠我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不要在我面前假惺惺了,你还是直接开个价,我一定会凑到足够的钱,来向你买回这星宿罗经仪!”想到自己又将要回到那暗无天日的抢掠生活中,一阵阵的悲苦,自嘲,忍不住又是狠狠踢了两名老者几脚。

    “喂,你这小子能不能别这么好心当成驴肝肺?”赫连凤气鼓鼓的冲了上来,狠狠推了他一把,“因为你遇见过坏人,所以世上的所有人都是坏人么?叶朔已经说要把星宿罗经仪还给你了,你爱要不要,难道还是我们在求你吗?”说着拉了拉叶朔,“他不要就算了,我们走。”

    “等等!”那少年忽然激动起来,扑上前一把抱过了星宿罗经仪:“我要!我要!”

    叶朔默默的叹了口气。世上总有那么些固执的人,跟他好说好商量是讲不通的,非得把他打一顿,或者骂一顿,他才能舒坦。其实他并不喜欢做这种事,现在赫连凤主动来替他唱黑脸,倒也是帮了他一个大忙。

    然而在星宿罗经仪交接完毕,叶朔和赫连凤刚准备要走,这一边忽然又有了新的变故。星宿罗经仪揣在那少年怀里还没捂热,忽然就是自动从他的手上飞了出来,高高悬浮在半空,似乎并不打算要承认他这个主人。

    那少年仰首望着星宿罗经仪,半晌后忽然就直挺挺的跪了下去,纳头便拜。

    “圣物!是不肖子孙无能,使圣物失落在外,至今已是十年有余。而今不肖子孙已经手刃了灭宗贼人,星宿宗的光复,还要多多仰仗圣物,不肖子孙在此,恭迎圣物回归!”

    在他反反复复将这段话念了数遍,额头也在地面上磕出了血,半空中的星宿罗经仪却仍然没有任何的下降之意。嗡嗡的摇晃半晌,再次冲着叶朔的方向扎了下去,稳稳的停靠在了他的怀里。

    “你……这……为什么……”那少年的脸色本就苍白,此时更是有些白里泛青,“圣物为什么会认你为主……这不可能啊!你只是一个外人,你不具备我星宿宗的高贵血统,你……你究竟是用什么肮脏的手段欺骗了圣物?”

    在他刚刚拿到星宿罗经仪时,自然也可以感应到其中并没有被种下任何的灵魂烙印,而如今星宿罗经仪却会自动飞向叶朔,这种情况显然是宝物自动认主。这一幕已经令那少年周身的血液逆流,身子再次不受控制的抽搐起来。

    叶朔面对着这尴尬一幕,一时也是无话可说,当初星宿罗经仪一次次从三位老者身上自动飞向他,也曾是把他们气得几欲吐血。叶朔本来也确是有些担心,这种情况会再一次发生,但想那少年既然是正统的星宿宗血脉,宝物应该会愿意回到他的身边才对。却不想,仍旧是闹成了这样……

    “你在胡说什么啊!”又是赫连凤听不下去,“什么叫肮脏的手段,你嘴巴放干净一点!外人又怎么了,你星宿宗的血统很高贵么?那现在你们还不是死得一个都不剩了?血统再高贵又有什么用?

    你不是说这‘星宿罗经仪’是圣物么?那么它就一定可以鉴别,谁才是真正值得它跟随的主人。你看看你现在这副样子,连路边上的乞丐也比你好几分,你配得上拿你的圣物么?

    与其在这里怨天尤人,不如自己找个地方去闭关苦修,哪天等你的实力值得圣物认可,它自然就回去了!否则,你再缠着我们也没有用!”

    赫连凤本就极是伶牙俐齿,这一段话除了说到“星宿罗经仪”时,为这绕口的名词略有些卡壳,此外几乎都是一气呵成,连口气都不带喘一下。

    “修炼……已经不可能了啊……”似乎赫连凤的话确是说到了那少年心坎上,他此前的气势逼人已经消散而空,踉跄的向后跌退了几步,看上去却是更加的失魂落魄,“我这具身体……我这具身体早就已经千疮百孔了!但是你说得对,我配不上圣物,我这副窝囊的样子,的确是已经配不上圣物了,哈哈哈……”

    “你也不要太沮丧。”宝器认主一说虽然属实,但叶朔仍是难免有几分占人爱物的愧疚感,想了想又安慰那少年道:“要不,这里还有这么多宝物,都是那三位老者生前搜刮得来的,按照你的说法,或许也有不少是你们星宿宗的吧?

    你把它们都拿去吧,然后重新建立起一个宗派。即使不能修炼,但你也未尝不能成为一个很好的管理者。我想,你既然有这么多年卧薪尝胆的毅力,那就没什么事是做不成的。”

    光幕另一端,沉默了许久的洛沉星看到这里,忽然当机立断的掏出玉简,对准光幕开始刻录起来。

    “这样真的好么?”墨凉城也踱到了三人身边,“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啊,你直接给他这么一大堆宝物,要是一个弄不好,也有可能是害了他。”

    叶朔点了点头,他起初倒的确是忘了这一茬。想到这里冲那少年道:“可以把你的传音玉简给我一下么?”

    那少年僵硬的扯了扯嘴角:“我,没有传音玉简。”

    叶朔这回真的一愣:“没有?可是传音玉简,在修灵界中也是一种非常普遍的传讯工具啊……”

    那少年的笑容更是苍凉:“活在这个世上,没有任何一个值得联络的人,要传音玉简又有什么用呢?当初宗门统一配备的那一块,我也早就卖掉换钱了。”

    “这……”对方竟然没有传音玉简,这

    <><>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