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五章 螳螂捕蝉黄雀后
    <>另一边,天澜秘境出口。

    洛沉星一路紧赶慢赶,终于在出口前截住了那名星宿宗的少年。

    “你……”那少年迟疑的看着他,在见到他抬手掀开兜帽时,目光凝注了一下他中指上那枚耀眼的朱雀戒指,立刻很快的道:“哦,你是洛少爷吧!见过洛少爷!”一边躬身行了个大礼。

    洛沉星唇角勾起浅笑:“不用这么客气。我来只是想问一下,我黑市的服务,你可还满意啊?”

    那少年也露出了笑容:“满意,当然满意。虽然最后他们三个并不是我亲手所杀,但要不是靠了黑市和洛少爷,我这全宗血仇真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才有机会报了。洛少爷的大恩大德我铭记在心,您就是我这一生的大恩人!”

    也许是血仇得报,叶朔的帮助也令他的心态有所软化,此时他再说话时,语气已是显得平和了许多。

    洛沉星依然是笑容亲切:“那么,这报酬,是不是也该结算一下了?”

    “报酬?什么报酬?”那少年一怔,“我在黑市进行委托的时候,早就已经将报酬付清了呀!”

    洛沉星脸上挂着温文的笑容,一步一步的向他走近,在他肩上缓慢的轻拍了几下,手势下滑时却是闪电般的贴近了他的胸膛,中指上的戒指射出一道红光,如同一道最锋利的利刃,准确的洞穿了那少年的心脏。

    “……”那少年瞪圆了眼睛,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这一击已经是在最短时间内断绝了他的所有生机。最后他依然是瞪着一双难以置信的眼睛,目光中还充满了不甘和悲伤,缓缓的朝前栽倒。

    洛沉星却在他栽倒在地之前,先一步抬手托住了他,嘴巴凑在他的耳边,轻言慢语的似乎是在说给这具尸体听:“你的满门血仇,现在已经报了,我想,你大概也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吧。你这一生已经完了,一个只能修炼低级灵技的废物,就算我不杀你,你也早晚会死在别人手上。

    如果要怪,就怪那一笔天降横财吧。宝物动人心,那也需要足够的实力来守住,守不住的话,它对你就只是灾难。所以不是我害死了你,是那个叶朔自以为是的天真害死了你,你要恨的话,就尽管去恨他吧。

    不过我会让你的灵魂长伴我左右,陪着我一起成就大业,这对于你这样的废物来说,或许也是最好的结局了吧。”

    手中的戒指依旧红光蔓延,正在从那少年的身体里抽出一缕稀薄的灵魂,而这灵魂很快又通过戒指,被洛沉星所吸收,成为了增强他灵魂的一点微不足道的养料。

    在那少年已经形神俱灭之后,洛沉星抬手一招,从他身上自动飞出了一颗储物戒指,一把攥住之后也就放脱了他,注视着那少年“扑通”一声倒地,溅起了一地烟尘。仍有些厌恶的朝外侧挪了挪,似乎在避免被灰尘溅污了袍角。

    将那储物戒指又在手中掂量了两下后,顺手朝一旁不知何时出现的另一名黑衣人抛了过去:“幻魅,拿着这个戒指,以星宿宗宝藏为引,继续到这天澜秘境中引发新一轮血战吧。”

    幻魅接过了戒指,也跟着看了那少年尸体一眼,淡淡道:“此人无足轻重,少爷为何要杀死他呢?”

    洛沉星冷冷一笑:“有些人死了,会比他活着更有用,明白么?”一边缓缓在那少年身侧蹲了下来,打量着他死不瞑目的双眼,微笑道:“他已经死了,死无对证。凭着我们之前刻录下的那段画面,你说其他人会怎么想呢?

    ——首先结合画面,放出宝藏的消息,让所有人都看到,宝藏是被这个星宿宗遗孤带走了。那么,他们就会开始寻找他。

    等到局面进展到白热化之后,再‘适时’的让他们发现这具尸体……所有人一定都会认为,是叶朔当着其他人的面,虚情假意的把宝物让给了他,却在一转身之后,杀死了他,独吞了宝物。

    虽说他的同伴一定会为他辩解,但是在旁人看来,他们都是同党,一丘之貉的证词又有谁会相信呢?

    当时那段画面里的叶朔,表现得是多么大仁大义啊……你瞧瞧他现在的眼神,是不是很像被最信任的人背叛之后的痛苦呢?对了,那么还有两件事……”

    从尸体身上翻出了传音玉简,简略翻看之后,将其余一些赫连凤原本保留的灵魂烙印全部抹除,只留下了叶朔的灵魂烙印,再将玉简揣回了他的口袋里。

    接着将尸体翻了个身,让他仰面朝天的躺着,手中的戒指猛然腾起一串火花,朝着尸身正面轰下。登时将胸前轰出了一个鲜明的窟窿,直通到了后背。洛沉星抬脚一踢,又将那尸身翻了回去。

    “别这么看着我啊,我可没有鞭尸癖好。”洛沉星看着幻魅吃惊的眼神,淡淡一笑,“只不过到时候那些来检验尸体的修灵者当中,我估摸着也会不乏几个行家。到时候他们可以很轻易的检测出致命伤是怎么来的……但是现在,看不出来了。

    我还记得你之前给我看的战斗经过中,叶朔好像就是有这么一招,是可以不用结印,直接召唤空气中游离的火元素,如臂使指,呵,倒也有趣……现在这个伤口,像不像是他弄出来的啊?如果他在那些追踪者面前也施展出这一招,那这个冤狱就更加可以坐实了……不,是一定会坐实的。”

    洛沉星抬起视线凝望远方,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微笑道:“叶朔啊叶朔,你今后的生活一定会变得非常麻烦的。他们不会为了给星宿宗遗孤报仇而追杀你,却会为了这大批的宝物而追杀你。你……又能撑多久呢?我还真不免有些同情你了啊!不过谁让你要惹上我洛家呢?那我也只能说你是自作自受了。”

    独自感叹了一阵,又转向幻魅道:“等这边的事处理完了,你回去以后就吩咐下去,那两个人,可以让他们回去了。他们可是我即将打入定天山脉的重要棋子,但愿能够物尽其用才好。”

    “少爷最近似乎对这定天山脉格外关注?”幻魅这一次真的是有些好奇了。

    洛家的府邸,原本是在邑西国最繁华的都城,定天山脉这一带相对而言却是穷乡僻壤。以前少爷要是没事,等闲是不会到这边来的,但最近他不仅是亲自住到了定天城的黑市总部,而且亲手操办过多件事宜,也往往是与定天山脉相关。幻魅以前还真没见过,少爷对哪一件事有这般上心。

    “哈哈,那是因为,最近的定天山脉要不太平了啊。”洛沉星神秘一笑,猛地抬手

    <><>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