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九章 鱼又被烤了
    “那该怎么办?等它在河底失血过多,然后慢慢死掉?”赫连凤看着鲜红的水面发问。

    “等!?怎么可能有这么多时间用来浪费!”楚天遥从进入比赛就没来由的心情烦躁,他本想一举拿下噬血龙,但在寻思良久之后,还是觉得晚些出手较为妥当。

    但是,这一路上,除了他之外的其他人,竟是一点紧迫感都没有,反倒是显得他楚天遥得失心太重,一副输不起的样子。照他们这种速度,还没走到伏龙谷,噬血龙早就出世,早就被人抢走了!

    楚天遥烦躁之下,想也没有多想,直接将灵力注于手掌之上,“轰!”一声巨响,整条河流被劈开,奔腾的水中,有着一个橙红色的物体飞出,正是半死不活的鲤鱼精。楚天遥再反手一个螺旋风暴,将那鲤鱼精整个从水中剥离开来。

    一阵巨大的螺旋风暴掀得鲤鱼精猛一个后仰,还没等它重新稳住身形,另一阵反向的劲风又吸得它朝前方一头栽倒。司徒煜城一剑劈下,刚猛的剑气直接将鲤鱼精的身子切成了两半。

    “干掉一只巨魔,得到的经验值果然多啊。”众人各自接收战果时,叶朔忍不住感叹道。

    玄天派和幻光派的联盟,与破月碎星的相互勾心斗角不同,是真的做到了将每一次的经验值平均分配。经过这一次与鲤鱼精的战斗,两派的三名主力队员,司徒煜城,楚天遥,以及叶朔,都已经升到了黄阶初级,其他人大都也稳定在了橙阶高级。

    经验值分配完毕,众人正要离开,叶朔却是看着倒在地上,身体正在逐渐消失的鲤鱼精,愣愣的出神。

    许久,他竟是开口说道:“好想烤鱼啊……”

    “什么!?”楚天遥以为自己听错了,其他人的反应也是大同小异,齐玎莎皱了皱眉头:“拜托,这条鲤鱼又不是真的鲤鱼,只是灵力幻化的产物诶!你不会是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赫连凤不屑道:“怎么会不知道!?谁说要把鲤鱼精烤来吃了!”

    一片巨大的周围布满结界的比赛区域,任凭发挥的比赛准则,还有一条鲤鱼……这一切,简直像极了当初的炼药师大赛。

    叶朔似乎是想起了一段被他刻意封存在脑海中的记忆……那时的他,在炼药师公会初来乍到,却没想到最后竟会发生那般惨烈的事。还有云星大师……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还有不知为何会盯上自己的太虚教……叶朔叹了一口气,忽然觉得自己变得多愁善感了很多。

    “喂!!叶朔!?”赫连凤摇了摇他,“你倒是说句话啊?告诉她你知道这条鲤鱼精是假的!”

    被赫连凤在耳边一吼,叶朔顿时清醒,现在正在进行七大门派比试会的比赛,应当全心全力的放在这方面才是。<>

    于是他随便编了一个理由糊弄过去:“可能……肚子饿了吧?”

    “呵呵,叶师弟还真是有趣啊。”司徒煜城在一旁忍不住笑了笑。想吃鱼就立刻想要打火烤,这么真性情的修灵者还真是难得一见。

    “……有趣倒是有趣了,你不知道他平时让我有多伤脑筋。”楚天遥皱了皱眉,当着其他门派的面这么不知检点,他有一种自己的脸都被丢光了的感觉。到时人家再提起玄天派,难道就以为门中都是这么一群“真性情”的修灵者么?

    为掩尴尬,只能生硬的转移话题道:“司徒兄,海鬼王领域一役我都听说了,我这个师弟,承蒙你多关照了。”

    司徒煜城一怔,随即摆了摆手笑道:“哪里的话,反倒是我受了叶师弟的很多关照啊!”想到当初在海底的那一场场惊险厮杀,要不是靠了叶朔,剿灭海鬼王的任务或许还真没那么容易完成。

    “是啊,叶师弟的实力确实很强。”一直冷着脸的姜碧莹也开口了。

    赫连凤就像从地底冒出来一般,忽然就凑到了姜碧莹面前:“很高兴你欣赏叶朔。但是,你千万不要打他的主意哦!因为他已经有未婚妻了,那就是我!”说到最后四字,赫连凤骄傲的挺了挺胸脯,向所有人宣示着她对叶朔的所有权。

    一个两个的都是这么不让人省心……楚天遥真是用尽了他所有的涵养,才能继续在司徒煜城面前挤出笑容来:“那我们接下来就去红箭林打野猪吧。”

    于是时间线回到现在,玄天派一行人出现了红箭林,恰巧看到杨浩正在被红箭野猪疯狂追逐,一旁的流影和潜夜两派却是无能为力的样子。那种感觉,就像是一人在被野猪追杀,其他人在一旁看热闹一般。

    “哼!”楚天遥冷哼一声,“可笑!”他最终说的是可笑,但在心中却是一种极大的愤恨,为什么这种级别的人,能和自己进行同一场比赛!或者说,自己为何会和这种炮灰出现在同一种比赛中!?

    众人留意着红箭野猪,倒也没有发现此时楚天遥的表情开始变得略带狰狞。

    杨浩被野猪抛向空中,狠狠地落在了地上,等他狼狈的从地上爬起,就顿时躲了起来。在他往林中窜逃的时候,流影和潜夜两派的其他弟子也都缩成一团钻进林中。

    “哼!”齐玎莎见状,冷哼一声当先展开攻势,“紫雾幻影剑!”紫色光圈笼罩成了阵阵迷影,一层层的向野猪袭到。<>

    然而剑气光圈与野猪的身体相触,竟然像是落到了一堵极其坚硬的墙壁上,齐玎莎的手腕都震得隐隐作痛,那红箭野猪依然是毫发无伤。

    “这野猪皮糙肉厚的,用普通的剑技恐怕是伤不到它吧。”楚天遥缓缓张开手掌,“魔罗天爆——”一个紫黑色的巨大光球瞬间在野猪背后成形,在笼罩范围逐渐将野猪的身子完全纳入后,楚天遥狠狠收拳:“爆!”

    流影和潜夜两派弟子埋头躲避爆炸的气浪。当他们再抬起头时,就看到野猪顶着一身被烧焦的皮毛,再度向楚天遥冲了过去。

    “百病缠身!”此时拦在楚天遥身前的竟是俞若珩,对着野猪轻飘飘的推出一掌。就见那野猪的动作果真是变得迟缓了下来,就像是患了重病一般,显得有些萎靡不振。

    “这是?”司徒煜城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攻击方式,大为好奇。

    俞若珩向他微笑了一下,一面向众人解释道:“这是百草堂一种特殊的攻击方式。因为我们长期为病人诊治,自然知道各种疾病分别是由哪些病菌而起。只须将这些病菌合理利用,就可以对敌人达成真实生病一般的效果。

    这一招‘百病缠身’,也就有着将敌方的速度,攻击和防御同时削弱的效果。现在知道了吧,就算是医师,也同样不是好欺负的!”

    “好厉害!”叶朔由衷的称赞了一声,右臂上已是缭绕起了一头火龙,迅速的朝着野猪轰了过去。

    野猪被打得双蹄直立而起,痛苦的嘶吼了一声,此时赫连凤也从侧面笔直踢来:“赫连凤飞踢!”

    野猪被这一下直接踢飞了出去。沿途撞断一排树干后,倒在地上就再也不动弹了。

    “……厉害!”流影派和潜夜派的弟子都看傻了眼。“我们完全束手无策的红箭野猪,他们三两下就解决了……这就是我们跟那些精英门派之间的差距吗?”

    虽然他们也很想分一点经验值,但是实在是……没有那个立场开口啊!

    “这些人怎么办?”在玄天派众人已经走上前吸收经验值时,司徒煜城瞥了一旁那些个可怜巴巴的弟子一眼,问道。

    楚天遥皱了皱眉,显然是没有想到司徒煜城竟然也会发这样的“叶朔式善心”。如果现在发问的是叶朔,他直接就不想理会了,但是司徒煜城毕竟也是幻光派的精英弟子,如今两派又处在合作之中,总是需要给对方一点面子。

    这才耐着性子回答道:“司徒兄,现在不是讲究见者有份的时候。况且刚才要不是我们来得及时,他们早就已经被淘汰出局了,现在还想来瓜分我们的经验值,凭什么?”

    “啊……哈哈……经验值我们自然是不敢奢求的。<>”杨浩看出楚天遥神色不愉,连忙主动打起了圆场:“我们等在这里,只是想要感谢一下几位的救命之恩……接下来我们会继续去打野兔精赚经验的,哈……哈哈……”

    既然对方已经表态,司徒煜城也就不再多言。两派默默将红箭野猪的经验值完全吸收,彩虹罗盘也是达到了主力队员黄阶高级,普通队员黄阶初级的程度。随后楚天遥展开地图下达了指令:“走吧,去下一个地方。”两路人马紧跟着浩浩荡荡的离开了。

    ***

    夕阳照耀下的金河谷,河水一片浮光跃金,如同一条流动的星河。

    在玄天派离开后不久,一路狩猎巨魔的焚天派终于也来到了这里。

    在墨凉城用最快的速度斩杀了鲤鱼精之后,众人相继将经验值吸收完毕,正要转身离开,就听背后“呼”的一声炸响,熊熊火光冲天而起。

    等他们转过头,就看到原本躺在地上的鲤鱼精尸体已经被烧成了灰烬,郭阳云站在一旁,两手还维持着结印的状态,一脸的错愕。

    晋鹏吓得缩了缩脖子:“大师兄,你看它就那么不爽么?非要把它毁尸灭迹了不可?”这大概也说中了在场众人的心声,除了墨凉城依旧一脸淡漠外,就连那向来最是低调的邢树珉,此时也表情怪异的打量着郭阳云。

    “啐,真他妈晦气!”郭阳云吐了一口,“今天起得太早,到现在肚子饿得人心烦,老子就想烤条鱼垫垫胃,还一不小心给烧成灰了!按理说我用的火候也是正好的啊,这鱼它怎么就这么不经烤呢!”

    “天啊,大师兄你到底有没有好好看过规则啊!”高畅暗暗扶额,“这些怪物都只是长老们用灵力虚构出来的,被我们打败之后就会消失,然后过一段时间,它们又会在原地刷新出来。大师兄你竟然说想把它烤了吃……”

    “那怎么办!”郭阳云烦躁的吼了回去,“我现在真的饿啊!你们说带的干粮必须等到三餐饭点才能吃,这还好几个时辰呢,我怎么撑得到那个时候!这么饿谁还有力气战斗?要不把你烤了吃?”

    “反正战斗的一直都是凉城师弟,你也就是跟着吸收经验而已,再忍忍吧。”邢树珉忽然不咸不淡的开了口。

    “啊!你这小子平时话不多,难得说一句话就那么气人!”郭阳云气得双脚跳了起来,“墨凉城,你要是不让老子吃饱,我现在就坐在这里不走了!”说着气呼呼的盘腿坐了下来,一副不给食物就坐到比赛结束的架势。

    墨凉城淡淡的看了他两眼,淡淡道:“哦,那随便你吧。反正你现在也有绿阶初级了,大概也能混到个c。你在这里饿上三天,等比赛结束之前我们再来接你。”说着头也不回的转身而去,晋鹏和高畅有些为难的冲着郭阳云挥了挥手,也紧追而去。

    “回来!你们给我回来!”郭阳云在原地跺着脚高喊了一阵,眼见众人越走越远,也只能连滚带爬的追了上去。

    “墨凉城,我现在越想刚才那只鱼就越饿!都是你非要来打什么鲤鱼精,那你说现在要怎么办!”

    “不要想就没事了。”

    “……”

    “哈哈,阳云贤侄还真是有趣啊。”

    “是啊,现在像这么真性情的修灵者可不多了啊!”

    评委席上,如潮的吹捧声又一浪一浪的响了起来。

    虚无极面带从容微笑。但也许只有焚天派的弟子才看得出来,他现在的微笑正是极度恼火的前兆。

    “……郭阳云这个白痴!”

    竞技场中,直到天际已经被晚霞染遍,各门各派已经做好了露宿的准备,红箭林中仍能听到几声断续的哀叹。

    “啊,为什么这野兔精的经验就那么低呢!”

    本书来自//x.html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