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二章 苦斗噬血龙
    “万剑诀!”面对噬血龙,楚天遥果断出招,一轮密集的长剑圆盘在半空结成,剑锋流转出森然寒意,就像是那由长剑组成的曜日,如雷点般迅猛的袭向噬血龙。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噬血龙见剑阵来袭,原本呼啸而前的身子陡然顿住,在半空呈极限的角度扭转腾挪,电光火石间,噬血龙勉强避开了剑阵的正面袭击,但它身后的鳞甲却被剑气所伤,剑气劈开了它的护体鳞甲,虽是没有伤及皮肉,但鳞甲裂开,已是让噬血龙怒不可遏。

    碎裂的鳞甲如同一场石雨,巴掌大的鳞甲碎片飞扬而下,流影派的几名弟子眼见碎甲落下,匆忙四处乱窜,甚至孙二花和张伟还撞在了一起,一时半会儿没爬起来,顿时被落下的鳞甲正正砸到,脑袋开花不说,彩虹罗盘中的经验值还在不断的下降。

    噬血龙翻腾着身体在空中乱窜,它的龙尾每一次舞动,都会掀起一阵猛烈的旋风,几下之后,它像是蓄满了力气,再一次的扫动起了尾巴。

    而这一次的扫尾趋势与之前大大不同,噬血龙竟是在尾部放射出一道笔直的闪电,闪电直劈而下,凡是闪电经过的地方,无论是空气还是岩石,都泛起一层热焰,远远看去,仿佛有着一团火焰在空中燃烧着。

    楚天遥竖起封狱剑抵挡,剑身上已是燃烧起了一层火红色的气浪,妖异如红莲业火。那正是封狱剑本身的灵能被他所激发了出来,正如此剑之名,“封狱”,封印的地狱之火。两层能量彼此碰撞,不断抵消,爆溅开一簇簇的碎小电花。

    眼看闪电的光泽正在变得越来越暗淡,楚天遥即将获得这一场短程消耗战的胜利,忽然,那本已势微的闪电再次光芒大盛,瞬间突破了封狱剑的防御,顺着剑身一路传导。楚天遥只来得及看到剑身上银光一闪,蹿动的电流就已经透过长剑蔓延到了他的全身。

    在旁人眼中的楚天遥,身上就像是挂起了一层巨大的蛛网,只是那蛛网的本质却是高速游走的电流。

    噬血龙的眼中,再度掠过了嘲讽的笑意。显然刚才它只是故意示弱,有意令楚天遥放松警惕后,再灌注灵力一举功成。与其他只会凭本能攻击的巨魔不同,这一只显然已经拥有了不低的灵智,对它来说,攻击这些人类还是次要的,如何消遣他们,才是它更感兴趣的问题。

    当电光散去之后,楚天遥的彩虹罗盘已经从青阶初级跌到了绿阶中级。这看得他的心都揪起来了。一开始救下杨浩时,听他战战兢兢的说这噬血龙的攻击很高,被它打一下起码会掉一格的经验值。<>因为说这话的是流影派的一介弱者,楚天遥也没放在心上。

    之后他面对噬血龙的攻击,没有立刻选择躲避,而是冒险硬抗,就是想试探一下这噬血龙究竟有多大本事。

    如果流影派的人在它面前只有挨打的份,而自己却能轻易的抵挡下所有攻击,到时候就可以极大程度的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当那道电流有着消散趋势时,他也是由于假想背后的流影派会是如何目瞪口呆,这才稍稍分心。

    如今的情况就是面子没挣到,经验值连掉两格,还用自身的经历给队友做出了血的教训,这一下自然就没有人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楚天遥怄得都快要吐血了!

    “萝卜冲天炮!萝卜冲天炮!”叶朔对着噬血龙连开两炮,齐玎莎为了替楚天遥缓解压力,也主动迎上前:“紫雾幻影·第五重!”

    严格的说,这样的攻击对于噬血龙并没有造成多大的伤害。反倒是因为叶朔特殊的能量兵器,噬血龙的眼中闪过了一丝不可置信的神色。而这份不可置信也使得它的身形为之一顿,竟是仿佛情不自禁的张开了嘴,似乎是想要咬那大萝卜一口。

    而接下来的冲天炮也顺势打进了噬血龙微张的嘴里。噬血龙龙身上有坚固的鳞甲护体,但它的嘴和喉咙里却没有什么防御,这一下萝卜冲天炮,竟是打的噬血龙身形不稳,难得的开始向后撤退。

    不过噬血龙稍稍后退了一些距离,便立刻有了经验,大嘴紧紧的闭着,扫动着龙尾,仅仅只是以龙尾刮起的旋风,便轻易挡住了齐玎莎的紫雾幻影剑。巨大的旋风刮的齐玎莎几乎站立不稳,勉强以剑抵挡,才挡住紫雾幻影不被反弹而打到自己身上。

    “看上去还是不行啊。”在距战场有段距离的草丛中,孙二花正在摇头叹息,“他们的实力对付红箭野猪倒是很轻松,可是比起噬血龙,还是有一定的差距。

    现在其他门派多半也该知道噬血龙出世的消息了,我担心还没等他们打出结果,就会有其他人介入进来。到时候,我们就彻底没机会了。”

    “那也不一定。”李明拍了拍她,“噬血龙都出世这么久了,要来早该来了,既然到现在都还没动静,多半就是都在等着做渔翁。我就盼着,他们打得越厉害越好,都打到精疲力尽,我们再上去一网捞。

    虽然怪物的攻击不会对他们造成伤势,但是连续战斗之后,消耗的体力是实实在在的啊!到时候咱们就拼一把,队员之间相互攻击可不会掉经验值,还怕耗不过么?”

    流影派的弟子普遍很弱,并且他们也的确拥有着一切弱者的潜质。<>他们总是有着无穷的自我安慰,觉得现在实力弱,只是因为自己还不够努力。必要的时候只要拼一把,就一定可以把所有人都踩在脚下。

    但是这份被他们寄予厚望的“必胜信念”,却也是一次次的在紧要关头抛弃他们,否则,他们在平时的训练中,也就不会一直坚持不下去了。

    “我倒觉得吧,他们人多,也没准直,直接就能把噬血龙耗死。然后自己也被淘汰出局,那经验值就都是我,我,我们的了。”

    也不乏这种成天幻想着天上掉馅饼的。

    至于杨浩,他则是觉得自己特别的有心眼:“说起来我真的很奇怪!潜夜派到哪里去了?他们通知了玄天派,但是自己却没有跟过来……”

    张伟咧嘴一笑:“怕了老大呗!”

    杨浩没理会他的吹捧,他正在把自己想象成周建,从他的角度去分析潜夜派的心理:“潜夜派知道,我们还在这里。到时候两方互相牵制,谁想乱中取利都不容易。

    所以,他们就干脆选择绕开我们……对!没准他们现在正不知道躲在哪里,虎视眈眈的准备冲上去给噬血龙最后一击呢。”

    说到最后,杨浩一拍大腿跳了起来,“绝对不能给他们抢了先!我们现在就悄悄的,悄悄的摸近过去,先进入了战场范围,一旦发现噬血龙快不行了,陈顾毅你马上装肚子疼,吸引玄天派和幻光派的注意,李明你在边上大惊小怪,孙二花和张伟,我们三个全力攻击。战术都记住了吗?”

    当众人都像做贼一般狠狠一点头后,杨浩气势汹汹的猫下腰,朝着身后一招手,一行人都是小步小步的摸近了战场。

    楚天遥为防有人夺食,神识早就大幅度散开,此时自是轻易的感应到了背后那几股微弱的灵魂力量。这些人都是紧握着彩虹罗盘,目中贼光四溢,估计正巴不得玄天或是幻光有人被淘汰呢。

    “……一群上不得台面的无赖。”楚天遥在心中自语了一句,等到那几股灵魂力量继续移动,隐隐已经踩到了战场的边缘时,忽然闪电般的回转过身,手中印诀已成:“绝对领域,禁锢!”

    一层外部为暗紫色,中间缠绕着一层银白色光芒的薄膜瞬间形成,从流影派众人脚底扩散而出,在他们的头顶连接成了一个方方正正的四方形囚笼。

    在绝对领域之中,任何的五灵元素都会照常存在,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压迫效果,仅仅是将敌人禁锢在这一个限定范围之内。他们的声音和攻击都是无法传到外界的,但是,施术者却依然可以对他们进行攻击。说起来,也是一种极佳的战斗辅助手段。<>

    “放我们出去!快放我们出去啊!”杨浩狠狠的拍打着领域的障壁。现在就被禁锢了,那他趁乱抢噬血龙的计划怎么办?!

    “哎哟,哎哟,肚子好疼啊……”陈顾毅连忙是提前装起了肚子疼。

    另一边,司徒煜城和叶朔仓促的闪避开了噬血龙的两发攻击,正准备酝酿灵技还击,旋身时一眼就看到了战场边缘的变故。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后,由叶朔冲上前暂时抵挡,司徒煜城则是脚尖在半空一点,准确的落到了楚天遥身边,打量了一下领域中龇牙咧嘴的流影派弟子,皱眉问道:“天遥,这么做是不是过了点?他们也是友军啊!”

    楚天遥冷哼一声:“什么友军!他们偷偷摸摸跑到这里是想干什么,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平时流影派固然与我等交好,但现在这是在比赛,其他门派的参赛队员,全部都是敌人!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在我眼皮底下做渔翁的。”

    司徒煜城皱了皱眉:“那你觉得,我也是你的敌人?再说何必把别人想得那么坏,说不定他们也只是想帮我们的忙而已啊……”

    楚天遥不等他说完,就狠狠打断道:“司徒兄你别再那么天真了行不行!你现在对他们发善心,如果是你要被淘汰出局的时候,你再看看他们会不会发善心把经验值送给你?”

    皱眉看着叶朔与噬血龙的战场爆发开了一团火光,双方都是被震得后退开了数步,连带着自己脚下的地面也隐有震颤,更是一阵烦躁,提高了声音道:“我已经告诉过你了,这是比赛,输赢才是第一位的!”

    评委席上,虚无极盯着光幕中意气风发的楚天遥,一时间若有所思。

    虽然是对头门派的弟子,但是就这句话而言,倒还是很对他的胃口。而且,他自信不会看错,在楚天遥的眼中,除了燃烧着对力量的渴望,还有着一种埋藏得很深的仇恨。

    他的心中,是积压着一股怨气的。也许是怨恨着自己的弱小,也许是怨恨着那个埋没了他的师父,也许是怨恨着那个最近大出风头的同门师弟……无论如何,当这份怨恨被真正的完全引爆时,威力绝对不会亚于当初的安云。

    那么……虚无极略微交叉起了双手,安云已经废掉了,想不到啊,竟然这么快就让我找到了一枚更好的棋子。利用着他,瓦解玄天派,一统六门指日可待!不过,要如何让这枚棋子发挥出最大的效用,还是需要仔细计划一下才行……

    与虚无极的心情正相反,了尘道长此时的表情就像是被人当胸打了一拳:“唉,冤孽啊,冤孽!想不到天遥闭关数月,他内心的阴暗面一点都没有减少,反而是更加的深重了!难道真的是我这个当师父的,近来对他的关心太少了么?”

    “天遥内心的阴暗面?”天绝道长好奇的探过了头,“这天遥,他可一直是你的得意门生啊!这件事你怎么从来没跟我说过?”

    了尘道长又是一阵长吁短叹,这才在断断续续的感慨中,将楚天遥的改变从头说起。从他偶然发现了楚天遥对禁咒的痴迷,到宫天影的下山,再到因为一份玄天秘法,楚天遥在言辞间对叶朔流露出了明显的妒忌,而且,他的得失之心也正在变得越来越重……

    了尘道长说得一脸沉痛,连本来乐呵呵的天绝道长也受气氛所染,面色跟着愈发的严峻起来。

    就在两人同时一声长叹后,常夜白忽然冷笑一声,用不以为然的语气插话道:“了尘道兄,你真是年纪越大就越多愁善感了,心思简直比我们这些女人还多。

    照我看天遥师侄并没有说错什么,参加了比赛就全力以赴,离开了赛场大家还是朋友。比赛么,谁要是敢说压根就不在乎输赢,那不是虚伪,就是没有出息!都学着你们去把友谊放在第一位,难道大家想看到的就是赛场上你谦让我啊,我谦让你的?”

    一旁的碎星派掌门瞟了了尘道长一眼,缓慢拈弄着长须,酸溜溜的吟道:“啊呀,这真是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赛场之中,司徒煜城也被楚天遥堵得半晌没了言语。只能重将目光投向愈加激烈的战圈,道:“这一招绝对领域看来还挺好用,你能不能对噬血龙也来一下子?”

    楚天遥看出司徒煜城已是认同了自己。不论他是真正被自己说服,还是为了面前共同的敌人而暂时妥协,总之这一局还是自己赢了。当心中被虚荣涨满之时,面色也重新恢复了惯常的平静,应道:“我试试吧。”一面缓步走向噬血龙,双手已经在迅速结印。

    “绝对领域……”

    然而还没等他最后一个印诀扣下,噬血龙双目中忽然红光大盛,楚天遥与它眼神才一接触,就感到脑中一晕,思维都停滞了片刻。等他再回过神来,脚下已是道道红光缭绕,并且正在不断向上攀升。

    红光当中竟还蕴含着极强的束缚力,楚天遥陷在其中,只觉半点动弹不得,很快就在红光的彼此交织之下,被缠绕成了一个人形蚕茧。那蚕茧周围也是时刻闪烁着丝丝血气,显然蚕茧中正在进行着一系列惨无人道的攻击。

    说来倒也讽刺,他前一刻还在用绝对领域禁锢别人,下一刻,却是他自己也陷入了敌人的禁锢之中。

    本书来自//x.html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