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四章 花落谁家
    伏龙谷内,黑色的岩石上布满了道道裂缝,或巨大或细小,还有更多的裂缝正在源源不断的出现着。那些巨大的裂缝里,可以看到鲜红的岩浆在流淌。噬血龙每一次的巨吼,都使得地底的岩浆激烈的滚动,伏龙谷内的战斗已经进行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玄天幻光和噬血龙的苦战依然在继续着,面对噬血龙,没有人能够以一人之力将其击倒。在无数次的尝试与磨合之下,众人的联手攻击已是变得越来越有默契了。

    “百病缠身!”俞若珩见缝插针的施展出了辅助技能。

    叶朔对俞若珩略一点头后,周身立时就缭绕上了一层火焰,火光熊熊的一拳对着噬血龙的鼻子就轰了过去。噬血龙也挥动起了粗短的脚爪,和叶朔一来一去的进行起了肉搏攻击。

    双方几乎都是以攻代守,虽然每次被噬血龙的爪子擦上一下,经验值也会稍微掉上一点,但是在彩虹罗盘上微弱得几乎看不出来。

    这也另有一层好处,只要牢牢的缠住了噬血龙,让它暂时无法使用法术攻击,而它的物理攻击在俞若珩的百病缠身之下,也会出现一个大幅度的减弱,那么即使是拼着两败俱伤的和它硬碰,经验值的损失至少也还是在可承受范围内的。

    并且叶朔有自信,自己给予噬血龙的伤害,也绝对不会比它给自己的少!

    原本司徒煜城是打算和叶朔联手进攻,但看到现在这一副肉搏战的场面,他的泰山重剑反而容易误伤,一时倒是插不上手了。

    “葬花龙破!”赫连凤逮住时机,终于是又酝酿出了一波新的攻击。

    “呜嗷——”噬血龙的双爪都有些略微蜷缩了起来,刚才有一个瞬间,众人差点以为它就要四分五裂了。攻击、速度和防御的双重削弱,也是令噬血龙大怒欲狂,缓缓张开了嘴巴,口中正在吞吐出一个黑紫色的光球。

    由于噬血龙的速度变慢了很多,叶朔清晰的看到了它储备攻击的这一幕。在那一缕黑紫色刚刚在眼前亮起,叶朔已经闪电般的结出印诀,封到了噬血龙的口边:“灵晶盾!”

    随之响起的,是一声沉闷到了极致的爆炸。

    由于灵晶盾的反射效果,噬血龙的攻击还没等正式吐出就被反弹回了肚里。这一场原本又可以砍掉一批经验值的大爆炸,最终是在它自己的身体里炸了个外焦里嫩。再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只浑身冒着黑烟,龙鳞也被炸得掉了一地的秃毛噬血龙。

    赛场外的观众席上。

    “打啊!打啊!师兄加油!”祈岚一边啃着火腿面包,一边挥动着拳头为叶朔呐喊助威。<>

    虽然他并不是定天山脉的人,但是为了一睹叶朔在赛场上的风采,最终是以连喝了十天四师伯的补药为代价,才换来了一个以百草堂弟子身份出席的机会。

    只不过那补药实在是苦得让人心有余悸,每一碗竟然都有一种不同程度的苦,苦得让他都开始怀疑人生了。这也让之后的祈岚养成了一个经常在嘴里含一块糖的习惯,否则他就会觉得嘴里时不时的还会泛出苦味来。

    那十天的地狱生活也改变了祈岚的炼药师人生,让他下定决心,今后再炼药的时候,不仅仅要注重药效,味道也绝对是不能忽视的!

    在他身旁的顾问刚好与他形成了鲜明对比。手里拿着一罐茶水,时不时的就凑到嘴边轻轻啜饮一口。看着光幕上叶朔的比赛,竟是有种在茶馆听说书的悠闲。

    考虑到祈岚吃多了火腿面包可能会口渴,他当初还专门多准备了一罐。然而祈岚一看到这眼熟的包装,立刻就会想到当初在拍卖场的辛酸往事,忙不迭的摆手拒绝。

    当时顾问还说了一句:“其实并不怎么苦啊,比四师伯的补药好多了!”顿时祈岚都恨不得拿面包去塞顾问的嘴了!

    “祈岚,声音轻一点,会吵到其他人看比赛的。”顾问拍了拍祈岚。看到祈岚现在兴奋的样子,简直比他自己上场比赛还激动,这也让顾问觉得一阵好笑。

    到底是叶朔的朋友啊,就是具有着与他相同的特质。

    当初自己和叶朔一起去听说书的时候,到了战争戏那一篇,叶朔也曾经是在台下大喊“打得好!”,还为此挨了其他听众不少白眼。如今祈岚的样子,恰恰是和当年的叶朔如出一辙。

    “对了,顾问师兄,你为什么没有和师兄一起参加比赛呢?”祈岚安静不了多久,又忍不住好奇的向顾问问道,“明明你也应该是很厉害的啊!”

    “嘿,我吧,的确是实力不行。”顾问随便打了个哈哈掩饰过去。“其实我对参加比赛也真没什么兴趣,现在他们在上面拼命,我就优哉游哉在下面看着,这也挺好的。”

    是啊,他本来就没有什么成为盖世强者的宏愿。只因为那是叶朔的梦想,他才愿意在这条路上陪着他走下去,一直陪他走下去……

    “不应该啊……”祈岚若有所思的啃了一口面包,“你是师兄的朋友,师兄那么厉害,他的朋友也应该都是很厉害的才对啊!”

    顾问笑了笑:“那你不也是叶朔的朋友么?”

    祈岚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顾问的言外之意,顿时有些不高兴的喊了一声:“顾问师兄!!”

    赛场内。<>

    赶在“百病缠身”失效前的最后几个回合,众人齐心协力,又是打出了一发气势惊人的大爆炸。噬血龙周身的血光也是一再虚化,幻光派的两名普通弟子,顾鹏涛和严宇驰,此时甚至取出了彩虹罗盘,做好了随时吸收经验值的准备。

    当噬血龙周身晃动的血光渐趋稳定时,它冰冷的双眼中,也是掠过了一道阴邪。在它身后那条不断摆动的短尾巴,忽然毫无预兆的急剧伸长,转眼已是抡成了一道长鞭,重重的抽击在顾鹏涛和严宇驰胸口。

    在这两人都是经验值狂掉之后,噬血龙的攻击依然没有结束。尾巴略微一卷,就将顾鹏涛提了起来,控制着他的身子,朝着地面狠狠一甩,“砰”的一声,地面被砸出了一个八尺深坑,顾鹏涛也在坑里被摔得灰头土脸。经验值再次掉了一大格。

    这噬血龙似乎是将先前没能淘汰楚天遥的怨气都出在了顾鹏涛身上,尾巴提着他时而甩到东,时而甩到西,地面也被砸得尘土飞扬。顾鹏涛的彩虹罗盘从黄阶中级一路跌到了橙阶低级。

    司徒煜城怒喝一声,主动冲上前攻击噬血龙,但噬血龙却是生受着他的劈砍,仍然没有放弃对顾鹏涛的打击。

    “砰——”顾鹏涛的经验值掉到了红阶高级。

    “算了吧,他已经没救了。”楚天遥冷漠的摇了摇头。“你现在把自己置于险地根本就不值!只要稳扎稳打的再放几发攻击,噬血龙的经验值大致就可以到手了。难道你想跟着他一起被淘汰吗?”

    “啪——”顾鹏涛的经验值掉到了红阶中级。

    司徒煜城一句不答,再提一次灵力冲到了噬血龙面前,提起泰山重剑对准它的喉咙刺了过去。这是要害攻击,噬血龙绝对不可能再像刚才一样硬撑了,不过,他也根本就没想过这一剑能刺中,他所要的,也仅仅是吸引它的注意力而已……

    “砰——”顾鹏涛的经验值掉到了红阶初级。这时噬血龙的尾巴忽然放开了它。

    果然,噬血龙已经不能再忽视眼前的攻击了,又或者这个人类的挑衅让它更加恼火。双爪挡住了长剑的进袭,尾巴迅速回旋,一把将司徒煜城卷起,就将他朝着半空抛了出去。接着,半空中开始出现了大量的血线,一道接一道的穿过了司徒煜城的身体。

    那血线密密麻麻,接连不断,就像是一片密集的激光网。司徒煜城几乎就被射成了刺猬,在这样高强度的攻击中,他的罗盘色阶也是以一个惊人的速度急剧下坠。

    绿阶中级……黄阶高级……黄阶初级……

    顾鹏涛刚一得到自由,就连忙一骨碌爬了起来。<>刚才司徒煜城都是为了救自己,才会那么接近噬血龙,否则以他的实力,绝对不会这么轻易就被抓到的。

    都是自己害了队长,如果队长因为我出局了……这虽然仅仅是一次虚拟的比赛,仍是让顾鹏涛感动得眼眶湿润。但同时,他也正在为司徒煜城捏着一把冷汗。

    橙阶高级……橙阶中级……橙阶初级……

    终于,在彩虹罗盘一路跌到橙阶初级时,噬血龙才收回了血线,司徒煜城的身子也被狼狈的砸在了地上。

    看样子这么强大的一招还是有些限制,而且如果仅仅是一招法术攻击,就会将参赛者一直杀到出局,未免也太不给人留活路了。构建空间的众位长老,对这一点还是考虑得很周到的。

    “……你这又是何必呢?”楚天遥皱了皱眉。司徒煜城的举动在顾鹏涛眼里是伟大,在他眼里根本就是愚蠢。

    为了救一个普通弟子,不惜冒着出局的危险?你出局了你们幻光派还有谁能参加擂台大赛?到时候门派的最终成绩照样是会很难看。对于这种只顾一时义气,毫无大局观的“叶朔式善良”,楚天遥真是深恶痛绝。

    司徒煜城喘了几口粗气,以泰山重剑拄地,缓慢的撑起身来:“我……身为队长,绝对不会眼看着任何一名队员在我眼前出局的!”

    “队长!”严宇驰这一下也被感动得一塌糊涂。队长的英勇更是激起了他满腔热血,转向噬血龙,“飞燕剑,归巢!”严宇驰大喝一声,将手中的长剑扔了出去。

    这一招名为,“飞燕归巢”,正是如同其名,长剑飞击而出后,会以极快的速度不断的反弹,瞬间看起来就像是千万把剑一般。反弹过后,长剑会再度回到手中,以便于下一次攻击的发出。

    “九转回春诀!”俞若珩双手掐诀,在每一名队员的脚底都旋开了一片淡绿色的光圈,而在光圈之中,一道椭圆形的绿色光幕将各人笼罩其中,天地灵气自动聚拢,飞快的补充着众人在整场战斗中所消耗的体力。

    “竟然是治愈之术啊!”另一边,绝对领域中的李明揉了揉眼睛,“这么看来,就算他们打败噬血龙之后也不太可能精疲力竭了,毕竟还有辅助队员在……这一次倒是失算了。”

    “失算什么?”杨浩没好气的瞪过去,“你主修的不也是治愈之术么?现在你跟我说你忘了这茬?”

    李明苦笑着摸了摸脑袋:“唉,我懂的那点治愈之术,连一只流浪狗都治不好,所以我也不好意思说我学过治愈之术了。”

    “到现在为止,全是不顺心的事!”杨浩一拳狠狠砸在地面上,“我一直在想,潜夜派到底到哪里去了啊!为什么还是没出现?我宁可给潜夜派那群卑鄙小人把经验值得去,都不想让楚天遥那个伪君子拿到!竟然二话不说就禁锢我们,实在是太气人了!”

    对楚天遥的声讨引起众人一致附和后,杨浩又突发奇想:“对了,要不发挥我们乌鸦嘴的功力,现在大家一起祈祷‘潜夜派快出现’,说不定就能把玄天派的好运气给叫光的——”

    众人都是狠狠一点头后,各自双手合十:“潜夜派快出现,潜夜派快出现……”

    虽然杨浩等人不断地祈祷着,但他们祈祷的好运却并没有出现,潜夜派是连半个人影都没有看见,反倒是玄天派越打越猛,噬血龙竟是有了败退之感。

    杨浩的心情都掉落到了低谷,“既然是乌鸦嘴,说不定得反着来。”他顿时又想到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这样吧,跟我一起祈祷,玄天派一定能够获得噬血龙的所有经验,其他人一点经验都分不到!说不定这样的结果就是玄天派一点经验都得不到,经验都被其他人给抢了!”杨浩说完,竟是觉得自己说的很有道理。

    其他人跟着附和,甚至李明还应和说:“大不了鱼死网破,谁都别想得到噬血龙的经验。我们一起被淘汰好了!”

    忽然,在噬血龙的背后出现了一道足有半人高的灵力漩涡,正是与通知单上所绘的“空间乱流”一模一样!

    空间乱流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众人都是暗叫一声糟,连忙撤回攻击各自躲避。毕竟这个时候就算是挨上噬血龙一爪,也比直接被吸进空间乱流好啊!

    尤其是李明,真的是好的不灵坏的灵,不过就是一句,“大不了鱼死网破一起被淘汰”,如今看起来竟是要成真了。

    在仓皇躲避的众人间,赫连凤最是惊恐,她刚才冲得太前面了,此刻周身几乎已经被空间乱流所包裹,正处在避无可避的危险状态。赫连凤也是头次见到这样的情况,顿时惊慌失措,连躲避都忘了躲,竟然是傻愣愣的愣在了当场。

    “赫连姑娘,小心!”叶朔一把拉过赫连凤,却不慎用力过猛,将赫连凤拉得扑倒在了他的怀里。

    “啊……叶朔……”赫连凤的身子紧紧贴着叶朔的胸膛,听着叶朔有力的心跳,双颊立刻飞快的染上了两朵红云。

    “哈哈哈,空间乱流!玄天派那些人这回该哭了!”流影派反应慢的其他人还在绝对领域中一阵手舞足蹈,丝毫没有注意到身为队友的李明脸上欲哭无泪的表情。

    于是很快,当他们看到空间乱流正在飞快的向自己冲过来的时候,脸色顿时齐刷刷的变了。

    这绝对领域的特性,可是从内到外攻击无效,但是从外到内的攻击是畅通无阻的啊!难道他们会身处在禁制之中,直接被这空间乱流给一口吞了,然后全派出局吗?

    “不要啊!快走!快走!”杨浩声嘶力竭的吼着。

    评委席上的流影派掌门也是紧张得冷汗直流。

    那道空间乱流在绝对领域前盘旋了一会儿,接着就在流影派众人目眦尽裂的注视下,略微拐了个小弯,朝另一个方向飘走了。

    六个人在同一时间,不同场合,重重的松了一口气。他们觉得自己身上的衣服都已经被汗水浸透了。

    “……空间乱流?等等!既然这里刚刚才出现过空间乱流,那么,即使这片空间再产生小范围的灵气紊乱,应该也不会引起外头太多关注了吧?”楚天遥忽然敏锐的抓住了一个契机,而他的双指也是迅速一绷,一层紫黑色灵力悄然缭绕。

    “玄泽鬼劲!”

    当然,楚天遥也没有在所有人面前大模大样的施展。他首先还是提起了封狱剑对准噬血龙,一面将凝聚了灵力的双指隐藏在剑身下方,暗劲顺着剑锋传导而出。到时即使是外头的评委们看到了,多半会觉得他只是施展了一招特殊的剑技而已。

    “砰!”

    这突兀的一击就像是一发炮弹,顿时将噬血龙的腑脏部位打成了中空,它的身子也在受到严重的侵蚀,右半边的身体直接粉碎消失,其后虽然又慢慢的恢复了,但明显已经只是徒有其表,仅仅是徒劳的维持住它的外形而已。

    实际上,这半边身体就等于是废了,已经不再具有任何攻击力了。连带着它周身的血光,此前尚自是一再被削弱,到了这一刻,终于是彻底的黯淡无光。

    “咦,这是?”评委席上,虚无极忽然饶有兴味的眯起了双眼,“真是有趣,这枚棋子竟然比我想象的还要有趣得多——”

    “好厉害啊!”赛场中的叶朔和司徒煜城则是全未看出端倪,见到楚天遥一招重伤噬血龙,都是惊喜不已。这时,他们也准备好给噬血龙最后一击了。

    “泰山飞岩式!”

    “风雪冰天!”

    噬血龙再度嘶吼连连,但这几声嘶吼与先前的中气十足全然不同。那是几乎快要亡命于此的绝命之吼。

    噬血龙勉强再度转了一个身,摇动着它的龙尾,它似乎想要再度以龙尾掀起旋风,但伤痕累累的尾巴却无法再大幅度的甩动开。只能左右摆了摆,龙头一歪,迅速的朝着另一个方向飞去。

    然而噬血龙所逃走的另一个方向,恰巧正有另一队人马赶来,正是破月派。

    “风咒·乱刃风!”赵青见了飞到面前的噬血龙,下意识的使出风咒攻击。

    而后的场面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噬血龙灰飞烟灭了。

    没有错,噬血龙竟是灰飞烟灭了。在赵青攻击力并不强的乱刃风攻击过后,噬血龙极度痛苦的扭曲着身体,随后,一粒粒黄金粒子从它周身散射而开,而噬血龙的本体也变得越来越模糊,最后竟是变的半透明起来。

    “哗啦!”仿佛是什么东西破碎的响声,半透明的噬血龙就在众人的注视下化成了晶莹的碎片,烟消云散了。

    本书来自//x.html邪世帝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